他在突破的時候,可是體驗過葉天傾引動天地靈氣,灌輸進他經脈的。

如果在戰鬥的時候,葉天傾還能夠將靈氣灌輸給他,那他可就牛逼大發了。

「多謝殿主支持,在有了這神兵利器的幫助之下,若是在有殿主為我提供靈氣的支援,讓我不用擔心體內真氣衰竭。」

「那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將那豹千鈞按在地上摩擦,讓他在百招之後,便是失去還手之力的。」

他興奮的說着。

葉天傾面帶微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而此刻,全場則是再度沸騰。

因為大家都看到葉天傾了。

「這位就是雪滿天的主子嗎?」

「看起來好年輕啊。」

「不朽五品境界?這太弱了吧?」

「不對勁,我感覺他好年輕啊,似乎才不到三十歲。」

「啊,什麼……三十歲都不到,就已經是不朽五品了?」

「這好厲害啊!」

「雖然他現在很弱,但能夠讓雪滿天臣服,足矣說明他乃是一個大勢力的子弟,現在可能就是出來歷練的。」

「沒錯,而且像是這種大勢力出來歷練的弟子,身邊肯定有至強者的保護。」

「我懷疑這位的身邊,暗地裏肯定有主宰九品保護。」

大家紛紛猜測。

葉天傾聽到他們的猜測,忍不住笑了起來。

他身邊可沒有主宰九品的保護。

有的就只有吞天至尊,這位領悟九條大道,可以斬殺主宰五品的至尊級高手保護罷了。

當然!

葉天傾還也星核,可以飛快的潛入地底。

只要他不被秒殺,給他潛入地下的機會,那就算是主宰九品,也沒辦法將他斬殺的。

除非對方也有遁地的寶貝。

而且對方那遁地寶貝的遁地速度,還必須要比星核快,有機會追上葉天傾才行。

如果對方不能遁地。

對方那遁地的寶貝,也沒有星核快速,不能夠快速的追上葉天傾的話,那主宰九品就真的沒找了。

畢竟,在地底可不是在陸地之上。

更重要的是葉天傾的厚土星核,可以完美的隱藏葉天傾的氣息,只要他遁入地底,就可以完美的隱藏氣息,讓對方無法發現和察覺到他的存在。

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雙方距離拉開的稍微多一點,那葉天傾就無懼所有境界的修者了,那怕是主宰九品。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就在南宮玥跟自己的綠萼商量著怎麼瞞過蘇蔓的時候,掩月院裏南宮雲煙正在大發雷霆。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南宮雲煙將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發出一聲巨響。

跪在地上的小丫鬟哆嗦了一下,斷斷續續的說道:「先生讓您以後再也不要給他寫信。」

「不可能!」南宮雲煙猛地站起身,煩亂的在房間里走了幾圈,又質問道:「將當時的情形,一字不漏的都告訴我!」

「是……」

一刻鐘后,南宮雲煙神情陰冷的問道:「你說南宮玥哪個賤人領了標題不但沒有被嚇到,反而還興高采烈的走了,然後六如先生就派人給我送口信說,不讓我再給他寫信?」

「是,是這樣沒錯。」小丫鬟聲音低低的回道。

看她的樣子,好像恨不得將自己埋進地里才好。

南宮雲煙看到她這樣就氣不打一處來,上前一腳將其踹翻在地,吼道:「給我滾!」

小丫鬟被踹的後腦勺着地,「嘣」的一聲巨響,可即使這樣她也不敢掉眼淚,只低低的道:「奴婢告退。」

「滾,給我滾的遠遠的!」

南宮雲煙怒吼著喊道。

小丫鬟退出去后,房間內再無其他人,南宮雲煙抖手摸向臉上的面紗,眼中迸發出濃烈的恨意。

南宮玥,你別以為你收買了六如居士就能逃過一劫,我看蘇蔓哪個賤人怎麼抬位正室。

……

南宮玥偷偷摸摸的回到金玉院后,第一時間就去了桃源找上官晏。

可沒想到她去的不是時候,上官晏並不在桃源。

看着空空蕩蕩的桃源,南宮玥惆悵的想到:早知道還不如在學堂上課呢,起碼不會這麼無聊。

南宮玥來找上官晏其實是想商量一下要怎麼散播那個消息的,可沒想到人根本就不在。

她歪頭想了想,轉身立刻興沖沖的往外走去。

這次她學乖了,不從金玉院外的臨風院過,而是從桃源的正門出去。

就不用害怕被娘親逮到了。

當然,她也知道這樣不是長久之計,必須的趕緊想個辦法,將她要專心寫文章的事告訴娘親。

南宮玥帶着綠萼悄悄的從後門出了府,主僕兩人坐車直奔蘇府而去。

車上綠萼不解的問道:「小姐我們這是要去那啊?」

南宮玥看了看單純的綠萼,壞笑着說道:「當然是要將綠萼你給賣了,然後用你的賣身錢,在晉安城在買一座小院子,這樣我就可以想去哪就去哪了。」

綠萼:「小姐您說的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咳咳,好吧!」南宮玥綜綜肩道:「我說實話,我們其實是要去找三位表哥。」

「找三位表少爺?幹什麼?」

見綠萼滿頭問號,南宮玥卻使壞不肯在多說一句。

很快,馬車就停在了蘇府門前。

蘇府的看門小斯一看到定北侯府的馬車,一人上前問候,一人立刻去了後院通稟。

「表小姐,您來了!」小斯諂媚的說道。

「嗯,我三位表哥在家嗎?」南宮玥在綠萼的攙扶下,下了馬車,溫聲問道。

「回表小姐,大公子去了鋪子裏還未回來,二公子正在書房教導三公子詩書。」

南宮玥看了小斯一眼,淡淡的說道:「哦,那我去書房找二表哥,你在這兒守着吧。」

「表小姐不認識府中的路,不如小的……」

「不用了,我認識!」南宮玥快步進了蘇府,沒在理會一心想要巴結自己的小斯。

現在巴結自己,以後如果她真的倒霉了,這樣的人恐怕會第一個跳出來詆毀她。

果然,南宮玥的身影一不見,小斯臉上的笑臉立刻消失不見,還十分不屑的對着她的影子「呸」了一聲。

當然南宮玥是不可能知道這些的,她剛走到書房門口,就聽到裏面傳來一聲十分響亮的怒吼聲:「蘇清華你今日若是不將這一百個大字寫完,你就等著大哥將你遣返回江陵吧!」

遣返回江陵,這……也用不着這麼狠吧?

南宮玥放緩腳步走過去,只見先前來通稟的小斯正哆哆嗦嗦的站在門外,不敢進去。

她有點納悶,二表哥在罵三表哥不爭氣,怎麼下人也嚇成這個樣子?

「表小姐,」小斯一見到她立刻像見到了救星一樣,高興的說道:「您是二公子三公子的表妹,應該不用小的通稟,小的先行告退了哈。」

說完,不等南宮玥反應過來,就一溜煙的跑走了。

她看着小斯逃命一樣的架勢,心裏更加好奇,於是走上前,非常有禮貌的叩響了房門。

「扣扣。」

「不管門外是誰敲門,你給我聽好了,一百個大字你也寫一遍!」書房內傳來蘇青陽冷酷聲音。

南宮玥:很好,她知道為什麼那個小斯會拼着得罪她的危險,也要先逃之夭夭了。

「表哥是我!」南宮玥輕輕敲響房門,笑着說道。

「唰。」

下一秒,房門被人從內拉開。

蘇青陽手拿一把摺扇,一臉溫文爾雅的出現在她面前。

「小玥兒你怎麼來了?你是知道我有難,特意趕來救我的嗎?」蘇青華奮力擠開蘇青陽,露出一個雞窩一樣的頭,充滿希望的問道。

南宮玥:「……」

旁邊,蘇青陽額角青筋亂蹦,一邊提醒自己不能在小玥兒面前失禮,一邊惡狠狠的將蘇青華的腦袋摁回去,:「小玥兒怎麼來了?是來找大哥的嗎?」

「嗯,我是來……」

南宮玥話還沒說完,蘇青華的腦袋又冒了出來,可憐巴巴的說道:「小玥兒你先救救我,只要你救了我,下輩子我願意當牛做馬來報答你!」

「……」蘇青陽無力的看着這一幕,半晌后也不在強裝溫和了,直接拍開蘇青華抓着南宮玥袖子的手,一腳將其揣進了書房深處。

「乒乒乓乓。」

一陣巨響過後,蘇青華徹底安靜了下來。

南宮玥鎮靜的捂住小嘴,見蘇青陽尷尬的看過來,就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悄悄指了指書房,小聲的問道:「小表哥他沒事吧?」

蘇青陽心裏鬆了一口氣,沒好氣的斜了書房內一眼,又恢復了溫和的一面,:「死不了!」

「呵呵,要是二表哥忙的話,不如將大表哥去的店鋪告訴我,我自己去找他!」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葉臨天掐住凌文廣的脖子,高高的舉起,雙眼冰冷的盯着他。

「凌文廣,我早就已經調查清楚了,如果你不信的話,我可以讓他們把證據寫成文檔,打印出來送給你。」

葉臨天冷冷的說道:「凌家公司現在虧損三個億,資金鏈徹底斷裂,如果沒有這筆錢,凌家破產的事情早已是定局。」

「雪薇是看在你們可憐的份上,拿出五個億來收購你們整個凌家公司,只是希望他爺爺的心血不會毀在你的手上。」

「如果不是想到這一點,我們一分一毫都不會借給你,到時候你就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凌家倒閉,而你,凌文廣,身上就得背着三個億的巨額債務,這個結局,是你喜歡的嗎?」

葉臨天冷冷的笑了笑,繼續說道:「我這個人做事,從來不喜歡做的太決絕,我現在心平氣和的和你商量收購的事情,是情分!」

「你如果答應,點點頭便是,如果不想的話,那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凌文廣的忌日!」

話音一落,葉臨天身上猛然升起一股殺意。

凌文廣被掐住脖子,本就已經喘不過氣來,突然感受到這刺骨的殺意,渾身頓時開始顫抖。

他不斷地翻著白眼,雙腿亂蹬著,胡亂的點頭:「答應,我答應…」

凌文廣好不容易從嗓子眼裏擠出這一句話。

這是她死亡前最後的掙扎。

他似乎都已經看到了死神在他旁邊看着他,就等着他一命嗚呼,然後將他帶進地獄。

他所謂的底線,在命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他賭了,但是賭輸了!

砰!

葉臨天雙眸微冷,隨手把凌文廣扔在了地上。

凌文廣脖子上的壓力頓時消失,他終於可以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葉臨天看了這父女二人一眼,淡淡的說道:「今天之內滾出江中,回蘇杭收拾東西,然後滾得遠遠的,以後都不要出現在我的視野里,否則,殺無赦!」

葉臨天撂下這一句話,便轉身,瀟灑離去。

旁邊站着的兩個士兵,走上前將他們手上的手銬解開,隨後也走出了審訊室。

此時此刻,偌大的審訊室里,只剩下凌文廣的凌卿語二人。

凌文廣面如死灰,他的雙眼之中不再有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