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雖爭風吃醋,但也識大局。

晚上的擂台賽,羅陽很在乎。

若一味只纏著他,那會分他的心。

「玉瑩,你記好沒?他晚上要滿足我們。」 毒醫大小姐:太子,用力寵 唐桂花算是暫時和解。

「人家記住了呢。」安玉瑩含笑道。

二女的對話,在樓下的美人都聽到了。

羅陽下了床,轉身要拉兩位村花的手,牽她們下床。

可是唐桂花和安玉瑩都噗哧一聲笑了,她們的俏臉隨即也紅暈輕飄,眼神忸怩起來,不好意思再望向羅陽。

當羅陽低頭一看時,只得連忙縮回雙手,垂在大腿前面。

「安姐,桂花姐,我先去上廁所哈。」

話未說了,羅陽便轉身溜出了房間。

兩位村花相視一笑。

沒有羅陽在旁邊時,唐桂花和安玉瑩又會變成正常的朋友。

她們也知道,誰都難以獨佔羅陽了。

安玉瑩心裡雖不甘,可是也沒有辦法。

採取相逼的方式,恐怕也難以使羅陽放棄唐桂花。

就目前而言,安玉瑩也只能先等待機會。

就本心來看,安玉瑩並不想跟唐桂花一起分享羅陽的點點滴滴。

唐桂花也跟安玉瑩一樣,更希望獨自佔有羅陽。

只是兩位村花都難遂意。

羅陽在廁所呆了好一會子,才出來。

吃晚飯時,美人太多,要分兩桌才能坐下。

羅陽左右兩邊分別是安玉瑩和唐桂花,在他剛入座時,她們便把位置佔好了,以免別的美人坐錯了座位。

大家一面吃飯,一面閑聊晚上擂台賽的事。

眾美人都希望羅陽能拿冠軍。

羅陽本想讓張靜代為出戰去打兩局,可是張靜不同意。

這次中日武術業餘愛好者擂台賽的比賽規則很簡單,就是作為勝方的擂台主,可以一直挑戰對方的選手。

換言之,只要有本事,一個人在擂台上面打完對方的選手都行。

羅陽還不清楚自己是第幾個出場。

便在此時,羅陽的手機鈴聲又響了。

拿出來一看,見是關百強打來的,便走出屋外去接聽。

只聽關百強說道:「羅醫生,我跟家人商量過了,家裡也沒什麼錢,東湊西湊,應該能湊到5o萬。」

羅陽說道:「5o萬也行,一個月內還回給你們。按6分利息計。」

關百強聽了很高興,沒有異議。

6分利息,那已是很賺錢的了。

「羅醫生,晚上你能上來嗎?大家立個字據。」關百強說道。

「行,可能會遲點,我上了就打電話給你,怎樣?」羅陽說道。

「好,那我等你電話。」關百強話音充滿了期待。

借這筆錢,羅陽沒用處。

不過,他有他的很特別的目的。

能取得關家的信任,這已很不錯了。

羅陽心裡也高興,正要回進屋裡繼續吃飯。

這時手機鈴聲又響了。

還道是關百強還有話要說,一看屏幕來電顯示,竟是陌生的號碼。

接通了電話,羅陽早已猜是做廣告的或銷售其他不正經產品的電話。

「喂,找誰?」羅陽問。

本以為會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說「我們是xx公司的,現有一款……」這種話。

結果大出意外,從電話那頭傳來的話音似曾聽過。

「你是羅陽?」

聽到對方能說出名字,羅陽心裡隱隱升起不祥的預感。

在腦海里一搜索,忽然記起這把聲音在哪兒聽過。

不是別人,正是在小樹林集市海鮮店被羅陽打過的瘦鶴。

「怎麼了?想跟我單挑?」羅陽冷笑。

手下敗將,羅陽不將他放在眼裡。

哪知瘦鶴居然也在冷笑。

「老子正想跟你單挑!」瘦鶴嘴硬道。

講真,羅陽一隻左手就可捏爆他。

「那就來啰!不過今晚沒空,明天吧,我陪你玩玩,看我怎樣單手打狗!」羅陽冷笑道。

「就今晚。你沒有選擇的餘地!你弟在我手上,如果你不來,他就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了!順便提醒你一句,別報警,否則你只能找到他的屍體!」瘦鶴獰笑道。

驟聽這話,羅陽差點兒毛都豎起來了。

一股火氣從腳底直躥上來。

轉而一想,瘦鶴所說不是沒可能,但也有可能是嚇人的。

「是嗎?讓我先聽聽我弟的聲音。」羅陽鎮定道。

說時,羅陽步行開去,不想讓眾美人聽到講電話的內容。

「滿足你。」瘦鶴冷道。

過了一會子,便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喊叫。

「哥!救我!」

這確實是羅陽弟弟羅國興的話音。

「別怕,我會去救你。」羅陽安慰道。

「聽到了?一個小時之內,來水庫。」瘦鶴要求道。

「我現在縣城,二個小時之內,我保證趕到。」羅陽說道。

他想爭取更多的時間來思考怎樣救弟弟。

一個小時太短了,還沒跟朱莉碰面,時間就到了。

「一個小時!不來等著收屍!」瘦鶴強硬道。

「你沒家人,對吧?惹火了我,把你整個族給滅了!」羅陽怒道。

「老子好怕啊!來嘛!」瘦鶴說完便關了機。

羅陽立刻打電話給朱莉。

朱莉聽了后,說道:「我現在去找你。」

暮色越來越濃了。

羅陽深深吸了一口氣,再看了一眼時間,已是18時4o分了。

在19時4o分之前要去到水庫。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歡迎各位入城!」

城樓上面哪位妖異的青年,對著下面交手的眾人大聲的說道,歡迎所有人都進入到這座城市裡面。

「呵呵!」

秦昊聽見這道聲音,臉上出現了一抹冰冷的笑容,看了過去,剛好看見了城樓之上一位妖異的青年正好看見了他。

「進城!」

秦昊大聲的喝道,然後和眾人一同進入到了這座城池之中,劍飛龍僅僅的跟隨在秦昊的身後,生怕被秦昊拋下一般似的。

「滾下來,滾下來,滾下來!」

秦昊進入到了這座城池裡面,看向了高樓上面的青年,冰冷的喝道,殺機毫不掩飾,這一次必定要斬殺這個雜碎,秦昊能夠感受得到他們之所以不能夠進入到這座城池裡面,死了怎麼多人,都是因為這個妖異的青年。

「你在和我說話?你覺得你武王境界便能夠無敵了?你最好看清楚這座城市屬於誰,屬於我們曙光王朝!」

妖異的青年聽見了秦昊那極其侮辱的話語,臉色瞬間冰冷了下來,冰冷的雙瞳看著秦昊,眼中的殺意毫不掩飾,本來他準備打算晚點解決掉秦昊,畢竟此刻秦昊的人氣很高,但是秦昊急著送死他已不會反對。

「彭!」

妖異青年從城樓之上走了下去,便看見了一股同樣磅礴而強大的氣息從他的身體之中擴散了出來,武王三段境界,比秦昊還高一個境界。

「交出地寶,我可以饒你一條命!」

妖異青年對著秦昊冰冷的說道,殺意毫不猶豫,殺機鎖定了秦昊,直接封鎖了了他的退路,至於秦昊他們剛進來之人,更是被徹底的包圍了起來,所有人爭鋒相對。

「你還不夠資格!」

秦昊聽見了妖異青年的話頓時冰冷的笑了起來不屑的喝道,殺意同樣瀰漫,妖異青年可是差點害死了他們,而且秦昊還感受到了他身上極其濃郁的貪婪神色,必定會有一種,剛好秦昊準備趁這個時候滅掉了他。

「哈哈哈,你居然說我上官浩博不夠資格,那今天我便告訴你什麼叫做資格!」

上官浩博聽見了秦昊的話宛如聽見了這個世上最好聽的笑話,頓時狂妄的大笑了起來,曙光王朝的眾人,同樣跟隨著上官浩博狂妄的大笑了起來,笑秦昊的無知,笑秦昊不知天高地厚。

「哼!」

上官浩博緊握著拳頭,動人的玄氣便從他的身體之上擴散而開,直接震得天地之間的玄氣都是在劇烈的顫抖,崩塌,很快便看見了上官浩博一拳轟向了秦昊,非常隨意的一拳。

既然非常隨意的一拳,但是依然震得空間都在崩塌,空氣都在爆炸,這一拳轟出天空之上的天地玄氣劇烈飛沸騰了起來,然後便看見了一道數百丈巨大的拳頭朝著秦昊狠狠的轟殺了過去。

「彭!」

秦昊看見了上官浩博如此隨意的一拳,臉色不由的浮現了一抹冷笑,一瞬間雷龍涌動,便看見了雷龍浮現在秦昊的身體之上,一道道狂暴的雷霆之力,從秦昊的身體之中擴散開來,一圈圈動人的狂暴玄氣融入到雷霆裡面。

「嘩啦!」

秦昊輕輕一探,便看見了天地之間的玄氣徹底的躁動了起來,狂暴的雷霆更是在天空之上不斷的響起,一道道雷霆化為了一道雷霆巨拳,朝著上官浩博狠狠的轟殺了過去。

同樣隨意的一擊,秦昊這一擊比上官浩博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不知道比上官浩博震撼了多少倍。

最後一個殺手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被秦昊這一擊吸引了過去,這一擊他們能夠感受得到就算武王二段的強者已不一定能夠隨意的抵擋下來,就算是武王三段的上官浩博已不可能隨意的抵擋。

「爆!」

秦昊一擊轟出,上官浩博那隨意的一擊瞬間爆炸破碎,上官浩博倒退了數百米,面色難看的看著秦昊,看著秦昊隨意的破壞掉了他的攻勢。

「嘶,好強,怪不得這個小子敢和王子如何說話!」

曙光王朝的人看見了,秦昊既然輕鬆地破掉了上官浩博的攻勢,他們不得不驚異的看著秦昊。

「厲害!」

至於跟隨秦昊進來之人直接興奮的尖叫了起來,為秦昊大氣,為秦昊歡呼沸騰。

「既然你想死,我便成全你!」

上官浩博臉色極其的難看,面色瞬間冰寒了下來,幽冷的雙眸之中,殺機徹底的鎖定了秦昊,便看見了上官浩博快速的飛入到了空中。

一圈圈驚人的玄氣從上官浩博的身體之中擴散了起來,這股精純而狂暴的玄氣出現,讓的天地之間的玄氣都是劇烈的翻滾了下來,讓的整個天地之間的玄氣更是響個不停。

「嘶!」

看著這一幕下面眾人的臉色極其的難看,感受到了極大的壓迫之力,體內的玄氣都不穩定了,甚至身體都不能夠挪移。

「哼!」

秦昊看見了這一幕一聲冰冷的怒吼之聲傳出,便看見了秦昊一步踏出將上官浩博散發出來的壓迫之力,盡數的抵擋了,下面的人看見了秦昊居然為他們抵擋住了強大的壓迫之力,感激的看了一眼秦昊快速的朝著身後逃去。

「轟隆隆!」

天地之間的玄氣徹底的翻滾,涌動了起來,很快天地之間出現了一道道毀天滅地,充滿了狂暴氣息的風暴,風暴朝著四周不斷的蔓延開來,一些逃的慢之人直接被風暴卷中,來不及慘叫便直接被風暴滅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