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擔心安全問題,這一次,兩位舅舅和兩位舅母都要去,此刻,已經坐上了前面的馬車,稻花幾個小的坐好后,馬車就朝着正街方向駛去了。

在距離正街還有兩條街的時候,稻花跟着李家眾人下車了。

「之後的路我們要徒步走過去,這邊的人太多了,馬車通行不過。」李梓璇小聲的給稻花解釋著。

稻花點了點頭,其實不用表姐特意解釋,她也看出來了。

現在天還微微擦黑,街上就已經人山人海了。

李興年將馬車安排停放后,眾人才朝着正街走去。

「辰逸,你們幾個男孩子別只顧著自己的玩,要看好三個妹妹啊!」李興年叮囑了一句。

李辰逸立馬回道:「放心吧,二叔,我們會照顧好妹妹們的。」

之後,李辰逸打頭,帶着幾個弟弟妹妹快速朝着定好的酒樓走去。

「大表哥真體貼!」

期間,顏文修一直走在稻花三人身邊,不時的伸手將周圍衝撞過來的人替三人攔開。

聽到李梓璇的話,稻花捂嘴笑了笑:「我大哥自然是好的,若是平時不常常規矩禮儀掛在嘴邊就更好了。」

李梓璇見稻花作怪的樣子,笑道:「你就知足吧,我們想要這麼一個溫文爾雅、博學多識的哥哥還沒有呢。」

稻花:「三個表哥也很好啊,大表哥沉穩,二表哥爽朗,三表哥溫柔細心,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想着你們,很有哥哥樣子呀!」

李梓欣撇了撇嘴:「那還不是因為你在這裏,擱平時,他們才不帶着我們玩呢。」

稻花笑了笑:「男孩子和女孩子玩的東西不一樣嘛,我覺得做哥哥只要能護著妹妹,就是好哥哥。」

李梓璇拉着稻花小跑了起來:「快別說了,馬上就要到我們訂的酒樓了。」

正街上,各個店鋪都張燈結綵,各大酒樓都是人滿為患。

「我的小祖宗們,慢一點,別走散了。」大舅母不時的出聲提醒。

就算稻花一行人出來得很早,可到達預定的酒樓時,天都已經漆黑。

「媽呀,終於到了,我感覺我都快被擠扁了!」

進入了酒樓包間,顏文凱誇張的來了一句,其他人聽了紛紛一笑。

正月十五,天氣還比較寒冷,可走了這麼一通,稻花生生給累出一身的汗,進入包間后,不得不拿出手帕擦拭額頭上的細汗。

李梓璇姐妹拉着稻花來到窗前,看着外頭密密麻麻、比肩接踵的人群。

李梓欣:「還好爹爹提前訂好了酒樓,要不然,我們也得跟在外面和別人擠。」

李梓璇左右四顧了一下,有些遺憾道:「要是能訂到樓上的位置就好了,那樣,看得也能遠一點。」

李興昌訂的包間在一樓,就這樣,都還是他託了關係才弄到的。

李梓欣嘆氣道:「元宵節這一天,正街上的酒樓一位難求,爹爹提前了十來天,才訂到這個包間。」

稻花聽得連連結舌。

「喲,這不是李家妹妹嗎?」

突然,包間外傳來一聲嬌俏的女聲。

包間是敞開的,稻花一轉頭,就看到幾個穿得珠光寶氣的小姑娘在看着他們這邊。

李梓璇微笑着點頭回應。

而李梓欣則是轉過頭撇了撇嘴,低聲對着稻花說道:「那是省府商會會長孫家的姑娘們,平時沒少仗着家世趾高氣揚的,看到我們也是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沒想到今天倒是主動和我們打招呼了。」

為首的小姑娘走進了包間,先是對着李家舅舅舅母行了行禮,然後看向李梓璇三人,目光落到稻花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隨即笑着說道:「我們家在樓上有包間,三位妹妹和幾位公子不如和我們一起?」

語氣中難掩自得和顯擺。

李梓璇和李梓欣沒回答,都看向稻花。

而李家兄弟和顏文修、顏文凱兩人更是在姑娘進房前就要頭扭到了一邊去了。

稻花看了看眾人的反應,笑了笑:「我覺得一樓挺好的,而且我看這位姐姐的家人挺多的,我們就不過去打擾了。」

李梓欣立馬點頭:「不錯,我們就不過去了。」

孫家姑娘臉上的笑容一滯,很快又掩蓋過去,笑着繼續說道:「一樓的視線可差得多了,你們自己看看,在這裏只能看看人影,到了二樓,視線開闊了,看到的花車才好看呢。」

李梓欣:「要說看花車的最佳視野,那還得在崇樓上,酒樓二樓算什麼,也不過能看到個花車架子,和在一樓也沒什麼區別。」

孫家姑娘被噎住了,臉上閃過一絲怒氣。

若不是看到有兩位以前沒見過的公子在這裏,氣度、穿着都還不錯,其中一個像是讀書人,她才懶得過來搭理李家人呢。

一旁,李家四個大人都沒有過問孩子之間的事,自顧自的在一旁說笑。

就在這時,酒樓又有人進來了。

這一次進來有大人,正好是孫家姑娘的父親。

孫大當家看到李興昌、李興年,立馬笑道:「兩位李老闆怎麼才訂了一樓的包間呀,走,二樓我們有位置,上二樓看去。」

李興昌笑着決絕了:「多謝袁老闆好意,只是這次帶了女眷不太方便,下一次吧。」

孫大當家的看了看房間里的人,目光着重落在了顏家三兄妹身上:「要不,讓幾個小的上去?」

李興年笑道:「我家幾個孩子太鬧騰了,就不叨擾了。」

這下,孫大當家的不好在說什麼,笑着聊了幾句,轉身帶着自家閨女離開了。

「什麼嘛,給臉不要臉!連個二樓包間都訂不到,也好意思?」

孫姑娘不滿的聲音斷斷續續傳了進來。

稻花聽得連連搖了搖頭。

之前她就聽說過商人家不怎麼重規矩,如今一見,還真是,這樣的話都敢隨便在外說,可想而知這家人的規矩了。

之後,酒樓里有陸續進來了一些人,好些都和李家認識。

看到李家人坐在一樓,臉上都露出了自得得意的神情,虛情假意過來邀請一番,滿足了內心的攀比心,又揚長而去。

稻花見李家舅舅舅母都一臉見怪不怪,臉上始終帶着微笑,心中頓敢佩服,同時,心中好一陣感慨。

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攀比。

李家訂的酒樓在正街上的位置算不得最好的,位置好的酒樓幾乎都被世家以及官員們給預定了。

花車遊街是從正街尾游到正街頭的崇樓那邊,然後在崇樓前,點燃花燈,萬燈齊放。

沒等稻花他們等多久,街上就開始涌動了起來。

花車要開始遊街了。

就在這時,一隊護衛走進了酒樓,徑直朝着稻花幾人的包間走去。

「顏姑娘、顏公子,總算找到你們了。」

看到趙二狗,稻花驚了一下:「你怎麼在這裏?」

趙二狗笑了笑:「小王爺在崇樓上觀看花燈,正等着你們過去呢。」 楚恆搖了搖頭,最近他跟他們兩個接觸的都不多,每天都在忙着打官司,根本不知道喬夜宸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過從小到大喬夜宸都是一個什麼事情都能自己解決的,人,完全不需要別人幫忙,也從來沒見過他為什麼煩惱過。

雖然大學畢業以後這幾年性格變化挺大的,但是好像也沒有像現在這麼沉默寡言,也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

「我也不知道他怎麼了,該不會跟思甜吵架了吧?」

「誰知道呢,整天奇奇怪怪的,哎,對了,你跟你那個小女朋友相處的怎麼樣啊?還在一起呢?」

提到路棉心,楚恆的臉上就洋溢着一種難以言表的喜悅,「當然,這一次我可沒想那麼快就分手,我對你們那些頻繁換女朋友,感到疲憊,而且像我這樣的人每天都非常繁忙,根本沒有那麼多的精力去哄一個新的女朋友,現在這個乖巧聽話,什麼都以我為主,完全不需要我哄著,我覺得這樣挺好的,至少目前我沒有換女朋友的打算。」

凌軒嗤笑了一聲,「沒看出來呀,你什麼時候變成了長情的種子?以前怎麼沒見你說這種話?我怎麼記得以前在你身邊的女孩子幾乎沒有超過半年的?」

楚恆這幾年身邊也的確有幾個女朋友,只不過不是因為厭煩而分手的。

他工作實在是太忙了,前幾年還在拼搏期,無論大小官司都會接手的,即便回到家也都是在書房裏忙碌著,根本沒什麼時間去陪女朋友。

就更別說女朋友的生日或者情人節這類需要儀式感的節日了,他根本就記不住。

女孩子自然是希望男朋友陪伴的,總是因為陪不了她們或者沒有記住生日或者節日,而惹怒了她們,最後都是因為類似的理由分手的。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我挺享受現在這樣的感覺,大概是年紀大了,所以也希望能夠稍微穩定一點。」

「別跟我說你打算跟她結婚啊,人家才18歲。」

楚恆怔了怔,疑惑地看向凌軒,「你怎麼知道她18歲?」

凌軒也愣了一下,沒想到瞬間脫口而出,卻忘記了他從頭到尾沒有從楚恆的口中問過那女孩的年紀。

但是他也不可能把之前買過她第一次的事情告訴楚恆,否則以後他的心裏肯定有道坎過不去的。

「哦,那天在門口遇到你的小女朋友了,隨口問了一句。」

楚恆弱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我還以為你會讀心術呢!」

凌軒突然大笑了起來,不知道是覺得這話特別好笑,還是為了掩飾內心的尷尬,「我要是會讀心術的話就好了,那樣我就會知道你們兩個所有的秘密,還會知道你們所有的銀行密碼,說不定一夜之間就能暴富呢!」

他們幾個散場的時候還挺早的。

以前總是會喝到下半夜,有聊不完的話題。

可是如今,每個人都各懷心事,最終不到10點就已經散了。

喬夜宸在走廊里點了根煙,靠着牆壁深吸了一口。

李真真剛從一個客房走出來,就遇到了喬夜宸,禮貌性地跟他打了聲招呼,「喬總好!」

喬夜宸低頭看了一眼李真真,隱約覺得這個女孩兒好像以前跟路棉心的關係很好似的。

「你……你是不是路棉心的朋友?」

紫筆文學 雖然勞斯萊斯坐起來更舒服,但今天羅挽芳還是拒絕何凡的好意。

畢竟今天跟昨天情況不一樣,昨天她單身一人,今天她身邊還有閨蜜跟閨女在。

「謝謝何董,不過我們今天有開車過來了,就不麻煩何董了。」羅挽芳淡淡的笑道。

見羅挽芳拒絕,何凡點點頭,笑道:「那我就先走了。」

在羅挽芳幾人的目光下,何凡直接在David幾人的護送下走出了餐廳。

至於買單這種事情,David早就已經幫何凡買好了,不用何凡操心這種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