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修遠滿臉的歉意。如果不是因為他讓凌辰和范裂來幫忙的話,他們兩個也不會被這野馬幫給記恨上了。

野馬幫的實力,在這黎城之中,可是屬於四大勢力之一。在幫內也是有著元魄境的強者坐鎮。那星紋境巔峰的強者,也是不少。

現在凌辰和范裂得罪了這野馬幫,在這李修遠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憂色來了。

雖然在這黎城之中,他們野馬幫還不敢明目張胆的行動。但他可是知曉,凌辰和范裂在這黎城之中,可是待不了多長的時間的。

而一旦是讓那野馬幫找上了機會……

「兩位,要不在這黎城之中多待一段時間,之後我去野馬幫商量商量,看看能否將此事平息下來?」

李修遠試探著對兩人說道。只不過在他心中也是明白,這一件事情想要平息下來,以那野馬幫睚眥必報的性格,幾乎是沒有什麼可能性了

「這……」范裂在這個時候朝著凌辰看了過去。

「多謝李老的好意了,既然當初答應了參加這一次的擂台賽,那麼也就有了遇到事兒的準備。嘿嘿,就算是那野馬幫想要對付我們,不可能一下子就出動元魄境的強者來追擊我們吧。」

「只要不是元魄境的強者,想必憑藉我們的實力,逃脫他們的追蹤應該是沒有多大問題的。」

獨家暖愛,總裁太霸道 聽到這凌辰的回答,范裂頓時咧嘴一笑:「哈哈,到時候那野馬幫敢派人過來,來一人,殺一人,來一對,就殺一雙。嘿嘿,看這野馬幫到底是能夠忍受到那裡?」

看到范裂這樣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凌辰頓時也是搖了搖頭。

「此事是老夫對不住二位了。」李修遠心頭愧疚至極。現在凌辰他們已經算是完成了任務,而且任務完成得非常的漂亮。

李修遠在這個時候也是沒有了比試的心思了。也就和裁判說了一聲,接下來的比試他們東街李氏商鋪選擇了棄權。

在這李修遠宣布了棄權之後,在那一邊的那姚家的三個弟子則是朝著這邊看了過來。目光在凌辰和范裂的身上流轉不定。

接下來,這梵大師也是慷慨了發下了獎勵。凌辰位列第四名,范裂則是位列第五名,分別是獲得了兩百枚中品星元石和一百枚中品星元石。

接下來便是壽宴開始,在這壽宴之上,也是有著不少的人走過來詢問著凌辰兩人的底細。

雖然現在凌辰和范裂與那野馬幫結怨。但是的話,在這黎城之中,也是有著勢力不怕那野馬幫的。

只不過都是被李修遠打著哈哈糊弄了過去。

到了最後,眾人也就只是知道凌辰和范裂是李修遠的遠房表侄。在他的要求之下,來到黎城之中參加這一次的擂台大賽的。

很明顯的這是一句含糊的話語,只不過在這個時候誰也沒有拆穿罷了。

壽宴到了傍晚時分,也就慢慢的開始散場。

回到了李氏商鋪,李修遠則是帶著凌辰他們三人來到了一處大廳之中。

「三位小兄弟,這是你們應該得到的東西。」

單手一招之後,在三人身旁的案桌之上,都是出現了三把武器。

在凌辰案桌之上出現的是一塊盾牌。盾牌之上有著一隻朱雀正在昂首啼鳴。

「這枚盾牌叫做朱雀盾,在防禦之時,還可爆發出火焰攻擊力量,算是一件一攻一防的武器。」

見到凌辰拿起了這一件盾牌,一旁的李修遠則是為他介紹了起來。

緊接著,又是給那范裂和陳長安介紹起了他們手中的武器。

范裂手中的,是一桿紅纓槍,有著一人之高,槍體通體漆黑,在矛頭之上,有著一縷紅纓灑下。

雖然只有竹竿粗細,但是這一桿紅纓槍,卻是沉重無比。原本那范裂還有些失望,只不過當他拿起這一桿紅纓槍的時候,卻是直接一喜了。

這一桿紅纓槍的重量,拿在他的手中,剛好合適。

而那陳長安手中出現的則是一把青峰長劍,刀口鋒利無比,而且拿在手中,有著一種翩翩君子氣質。

這陳長安一拿在手中,立刻是喜歡上了這一把長劍。

「呵呵,不知道三位對於手中的武器可都還滿意?」李修遠笑呵呵的問了一句。

三人都是點了點頭。凌辰的盾牌正是他缺少的,而且還是一攻一防屬性,更為適合他。而那范裂和陳長安都是對手中的武器十分滿意。

「因為這一次的擂台賽,讓三位惹下了禍事,老夫甚為愧疚,這一點心意,就請三位收下吧。」

在凌辰三人的面前,頓時多出了一個布袋。

凌辰拿起來精神力朝著裡邊探測進去,在這布袋裡邊,竟然裝著一百枚中品星元石! 看到了布袋之中的星元石之中,三人都是震驚了下。畢竟當初說好的星辰武器他們都已經得到了,而且也正好是符合他們的心意。沒有想到的是,這李修遠卻是又給了他們每人一百枚星元石。

這李修遠,真的是很有錢啊。

三人咂了咂舌。只不過也沒有矯情的拒絕,也就將這些星元石收了起來。

「多謝李老了。」

在這黎城之中,他們又是呆了三天的時間。在這三天裡邊,林明他們也是到處逛了逛。每當他們走在街上的時候,都會感覺在自己等人的身後,有著人監視。

對此,林明他們則是直接無視,仍舊是自己逛自己的。

而雖然是那一天的擂台賽結束了,但是關於那一天的話題卻是還沒有在這黎城之中消失。

凌辰和范裂雙雙進入到前五之中著實是讓人驚訝了一把。而且兩人還都擊敗了那野馬幫的人。

對於那野馬幫睚眥必報的性格,黎城的人多少都是有些了解。 寵妻成癮:總裁大人,體力好! 所以,也很清楚,凌辰和范裂在擊敗了那野馬幫的人之後,肯定是會遭到野馬幫的報復。

只不過,這種報復,當然是不會在黎城之中明目張胆的做出來。否則的話,那對於他們野馬幫的聲譽可是不好。雖然這野馬幫在黎城之中也是沒有什麼聲譽存在。

只不過,凌辰和范裂好歹也是為了給梵大師祝壽,而且李修遠和梵大師的關係更是密切。所以在這幾天的時間裡邊,都是沒有見到野馬幫有著什麼大動作。

凌辰他們也是很清楚,只要是他們一直呆在這黎城之中,那野馬幫的人就不敢輕易動手。 混在美漫當土豪 只不過的話,他們可不能夠一直呆在這黎城之中。否則的話,皇都大比又是怎麼辦?

所以在這黎城之中逛了三天之後,凌辰和范裂他們也是選擇準備離開。

「三位,如果是現在離開的話,肯定是會被那野馬幫盯上的。不如在延遲一些時日再走如何?」在這三天的時間裡邊,他也是找了那野馬幫的人問了問,看看能不能夠和平解決此事。只不過對方根本就沒有想要和他商談的意思。

「呵呵,多謝李老好意了。只不過,我們心意已決。」凌辰感謝的朝著李修遠說了一句。

對於李修遠去了那野馬幫找他們和解之事,林明自己也是知曉,心頭對於這李修遠的好感倒是上升了不少。

看得出來,他是真心的感到一種愧疚。而且也是在努力的幫凌辰他們解決這一件事情。只不過,凌辰早就有了心理準備。憑藉他從別人那裡聽來的關於這野馬幫的信息,他就知道,這野馬幫根本就不可能輕易和解此事的。

「哎……」見到凌辰他們一臉執意要離開的樣子,這李修遠則是微微的一嘆。

「既然如此的話,我就我阻攔三位了。只不過,三位一定要多加小心,那野馬幫作為黎城的四大勢力之一,可是輕易不得。」李修遠也是知道凌辰他們的實力高強。正是因此,他才是有些害怕,凌辰他們自持實力出眾,然後對那野馬幫的人掉以輕心。

「多謝李老的提醒。」凌辰朝著李修遠拱了拱手,緊接著又是說道:「那麼李老,我們就先告辭了。」

三位皆是朝著李修遠拱了拱手,便是朝著那李氏商鋪之外走去。

在走出了大門之後,三人便是將一頂黑色的兜帽戴在了頭頂之上,然後低著頭走入了人流之中。

在這李氏商鋪對面的一個街角出,此刻則是有著一個黑色的身影一閃而逝。

「家主大人,那三個傢伙離開李氏商鋪了。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是要出城的樣子。」在野馬幫幫主邱天良的面前,則是躬身著一身說道。

「呵呵,招惹了我們野馬幫,竟然還敢獨自出城,這三個傢伙,看起來似乎真的是不把我們野馬幫放在眼裡啊。莫非,真的是我們野馬幫沉寂得太久了的原因嘛?」

在這邱天良的嘴角之上,則是微微的掀起了一抹弧度來了。

「讓阿大,阿二,阿三去會會這三個小子。」

「是!」這黑衣人領命之後,便是朝著大門之外走了出去。

凌辰三人,在出了黎城的城門之後,便是朝著一條偏僻的小道走了過去。這一條偏僻的小小道,可以走近路達到附近的一座城市,荒城。到了荒城之中,凌辰便是打算購買三匹駿馬,然後一直走官道騎馬前行了。

「呵呵,凌兄,你猜那野馬幫的人什麼時候過來?」范裂看起來是對那野馬幫真的是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此刻竟然還有閑心和凌辰說笑起來。

對於這范裂的這副模樣,凌辰也是有些無語的樣子。只不過,想要改變這范裂的性格,恐怖比登天還要難。

「應該是快了吧。」凌辰捉摸著也應該快了。畢竟他們在黎城之中的時候,便是感覺到了自己的身後有這人在盯著自己。不用猜都知道那肯定是野馬幫的人。

現在他們都已經出城走了兩個時辰了,那野馬幫的人,也應該出現了。

「嘿嘿,那野馬幫的人不會最後慫了吧。」范裂的臉上,看樣子似乎還頗為遺憾的樣子。

「這傢伙,還非得是希望那野馬幫的人追上來啊。」對此,林明則是無語至極了。

然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在他們兩側的叢林之中,突然的是出現了一陣陣窸窸窣窣急促的聲響來了。

「看起來,是野馬幫的人到了。」凌辰的腳步停了下來,聽著兩側樹叢之中傳出來的窸窸窣窣的聲音,皺著眉說道。

那陳長安在這個時候有些擔憂的樣子。畢竟在三人之中,他的實力最低,而且僅僅只是有著星紋境六重天。還是第一次面對這一種情況,不由得有些緊張。

凌辰似乎是感受到了一旁陳長安的緊張之感,在這個時候將身子微微的擋在了他的身前。

而反觀那范裂,則是表現出一副欲欲躍試的樣子。

「呵呵,既然都來了,何不現身一見?」范裂朝著兩側的樹叢大聲的喊了一句。

「嘿嘿,不愧是少年俊傑,果然是好膽魄。」從那樹叢之中,一下子衝出了十幾人。

在這十幾人的前頭,則是有著三個模樣幾乎是一模一樣的男子。不僅是模樣一模一樣,就連身高和體型同樣也是差距不多。

「呵呵,你們就是野馬幫的人吧,怎麼就只來了這麼點人?」范裂看著那身後的那十幾人,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臉上卻是不由自主的凝重了起來。

從那十幾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來看,其實力絕對是不下於星紋境九重天。

十多名星紋境九重天的武者啊。估計也就只有野馬幫這種級別的大幫派才能夠一下子派遣出來這麼多吧。

像他們太倉郡的城主府,想要一下子派遣出十多名星紋境九重天的武者出去執行同一個任務,則是非常困難了。

但是看這野馬幫,似乎是沒有什麼困難一樣。

這一個野馬幫的力量,就已經比太倉郡的城主府要厲害一些了。

而且……

范裂的眼睛朝著那為首的三個武者看了過去。雖然這三人極力收斂了自己身上的氣息。但范裂好歹也是星紋境巔峰的武者,也只是相差一步,便是可以達到元魄境。

而子啊這說那人的身上,他則是感受到了三股和自己身上同等模樣的氣息。甚至是,這三股氣息,比自己還要更強。

「這三人,竟然都是有了衝擊元魄境的資格!」三人的修為已經達到了要求,而且其體內的氣血也是沒有絲毫的枯竭,完全是有著衝擊元魄境的條件。

但是現在之所以沒有選擇閉關。恐怕還是因為想要多做一些準備的原因吧。因為失敗一次,恐怕又得花費好幾年的時間來調整狀態了。而且失敗的次數越多,那麼對自己的自信心也是有著強烈的打擊。

所以一般星紋境巔峰的武者在衝擊元魄境的時候,一般都是會選擇做足了最充分的準備之後才進行。

「呵呵,對付你們三人,由我們來已經是足夠了。」阿大在聽到了這范裂的話之後,卻是沒有動怒,只是淡淡的說道。

「呵呵,那可還不夠。」范裂朝著他們甩了甩食指。

見到這范裂的挑釁動作,在那阿大的臉上,則是浮現出了一抹殘忍的笑意來了,「呵呵,已經是很久沒有人敢這麼對我說話了。」

「上,死活不論!」一聲低喝之後,阿大單手則是朝著前方一揚,頓時,在他身後的那十幾人如同是一道道利箭般的就激射了出去。

凌辰在這個時候一把將陳長安拉到了自己的身後,然後和那范裂對視了一眼之後,便是由凌辰保護在了陳長安的前頭,而那范裂則是直接是衝擊到了人群之中。

霍霍!

拳風陣陣,范裂在沖入了人群之中過後,雙手立刻是大開大合,不斷的朝著那些野馬幫的武者衝擊了過去。

只不過,由於這野馬幫的人數眾多。而范裂只是孤身一人,很快就處於了下風。 凌辰雖然是有心想要去幫助范裂,只不過他還要守護陳長安。如果是他離開了陳長安,陳長安恐怕立刻是會被別人撕成碎片。

陳長安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凌辰,兩隻手在這個時候則是重重的捏了起來。

在他小的時候,一直以來都是他的姐姐擋在他的身前。所以他從小就夢想著成為一名強大的武者,然後為姐姐和父親遮風擋雨。但是到了現在,他仍舊是要靠別人為他擋在前面。

而且因為他的原因,還使得林明現在根本就不敢去幫助范裂。導致范裂孤身一人,就要面對十多人的攻擊。

「哈!」一聲大吼之後,范裂的身體周圍,則是傳出了一陣陣的風雷之音。在他的周圍,立刻是有著四道掌影出現。緊接著便是有著四道悶沉的聲響響起。

四道慘叫之聲也是跟隨著響了起來。四個身影,在那慘叫聲發出之後,便是倒飛了出去。

范裂在這一瞬間的時間,便是猛烈的打出了四掌!

不過似乎是這四掌用盡了他的力量一樣,使得他的身體動作出現了一瞬間的遲鈍。

轟!

一隻拳頭,在這個時候狠狠的擊打在了他的背上。

范裂的身體,忍不住的朝著前方沖了出去。

嚯!

一道破風之聲也是在此刻響起,一道雪白的刀影,從天而降。范裂沒有絲毫的猶豫,立刻是招呼出了自己的那一面盾牌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咚!

一道悶沉的聲響響起。 當愛情來敲門 范裂的身體,在這個時候則是止不住的朝著後面退後了兩步了。只不過,在他的背後,這一刻又是響起了一陣破風之聲來了。

「啊!」范裂猛地是仰頭一聲長嘯,手中忽然之間出現了那把紅纓槍,槍體猛地是一抖,緊接著便是挽出了一朵槍花,身子一側之後,躲避看來了背後的一擊。

緊接著背轉身之後,猛地是朝著前方一掃,來了個橫掃千軍。

這些野馬幫的武者都是忍不住的朝著後方退,范裂得勢不饒人的朝著前方一衝而出。

紅纓槍在這個時候打出了一個個極其刁鑽的招式。其中有著一名武者在觸不及防之下,直接是被范裂劃過了喉嚨。

一股血線頓時出現在了他的喉嚨之上,然後在其脖子之上,忽的是「咕嚕咕嚕」的一陣響動,緊接著便是有著一道血流從其脖子之上噴薄了出來,然後整個身子,都是朝著身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這原本十七人的隊伍,在被范裂斬殺了五人之後,只是剩下了十二人。

在那一邊見到此幕的阿大,阿二,阿三,則是面色有些陰沉下來。

這十七人圍攻一人,到了現在,竟然還是沒有拿下,而且還被對方擊殺了五人。這傢伙,實力看起來的確是非常的強了。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