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後也給予了迴應,只不過迴應是更加深情的吻着她,何韻感覺到之後,也是緊緊的抱住了我,不一會兒,我的手就伸到了何韻的衣服裏面,抓住了她的小白兔,何韻小臉紅紅的,把頭埋在我懷裏羞得不敢看我。

摩天輪轉了一圈兒又一圈兒,但我和何韻毫不知情,我們忘情的抱在一起,直到工作人員把機器停下來的時候,我倆纔在工作人員一臉無奈的表情之下離開了。

我騎着車,把何韻送到了家門口,我倆又戀戀不捨的親了一會兒,何韻纔回了家。

…………

“何總,不得了了,小姐和那小兔崽子在摩天輪上差點那個……”

“哦,你看好韻韻就行了,別的先不要管。”電話那頭顯然被氣得不輕。

何氏企業,董事長辦公室。

一個看起來器宇軒昂的中年男子掛掉了電話,罵罵咧咧的說:“這丫頭,越來越不聽話了!我靠!” 一有閒餘時間,我便是在異空間修習魔法。

“素攀大叔,究竟用什麼方法能把你復活?”我現在已經無力面對一個個實力恐怖如斯的魔法師。

“你現在實力還不夠,能讓我復活必須掌握高級魔法:融魂術,而且,還需要一具高級魔法師的身體。”素攀大叔說。

“好吧,高級魔法師的屍體……這個好難辦。”我煩躁的抓了抓頭髮。

“趕緊修習把,你的天賦不錯,再加上驅動器,想收拾幾個高級魔法師不是很難。”

“嗯。”

於是,我便是在異空間之中努力修習着魔法,將所有的魔法都修習的滾瓜爛熟,施放速度也是變得越來越快。

這片異空間之中已經有了植物,種子都是我從地球上帶過來的,可是我實在是很奇怪,爲什麼這裏的環境和地球差不多,但是比地球還要好?不僅有空氣,有太陽,還有白天和黑夜的交替!

我問過素攀大叔,他說這片空間的所在地他也不知道,不過可以肯定是在宇宙之中,而且打印機只是起到一個傳送的作用而已。

我曾試圖飛出這片空間,可天空上總感覺有有一道結界,把我隔絕在了裏面,難道必須我的本體來到這裏才行?要知道進入這片空間的僅僅是我的意識而已。

還有,這片空間的地底有一個神祕的光團,到現在我還是不能靠近,而且素攀大叔也不清楚它的來歷。但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打算把那個光團給弄出來,看看到底是個神馬玩意兒。

利用瞬移,我一眨眼間就來到了地底深處,那個光團此時離我有着幾百米遠,但是我還是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光團之上隱晦的能量。

我盯着那光團,手印變幻,施展了中級魔法:火焰之舞,頓時,一條赤紅色的火龍,便向着那光團飛速暴掠而去。

“砰!”

火龍狠狠的轟擊在了光團之上,那光團受到攻擊之後也是輕微的顫抖了一下,然後便沒了動靜。

“咦?你在加大攻擊力度!”素攀大叔驚呼一聲說道。

“嗯!”我深吸了一口氣,手印繼續變換着施展出了光系魔法:光之懲戒。

在我手印變幻的那一剎那,在我的周圍,陡然間出現了無數道白色的光束,這些光束在我的面前瞬間凝聚成一支粗大的光箭,而我的手中,也是出現了一把由光所凝聚成的弓。

我抓過那支光箭,放在弓上狠狠的一拉,拉到極限的時候,我將其對準了那光團,然後便鬆開了手。當下,那支破壞力十分強大的箭便發出了耀眼的光芒,在接觸到那光團之上的那一刻,發生了劇烈的爆炸。

“轟!”

箭並沒有穿透那光團,而是在表面發生了爆炸,那光團依舊只是顫抖了一下,便沒了動靜,但是,我發現那光團表面的紫光變得愈發的濃郁。

“小心!”素攀大叔忽然提醒道。

忽然間,那光團忽然射出了一道細小紫光,朝我暴掠而來,若是不仔細的話,恐怕還無法察覺。

我連忙施展聖光之盾將其擋了下來,可詭異的是,那聖光之盾竟被那紫光給緩緩的腐蝕着,不一會兒,那聖光之盾上就出現了一個大口子。

見狀,我飛快的放出了大火球,當其略向紫光的時候,那紫光終於掙扎了一下,便消失殆盡。

“呼,這他媽是什麼啊!”我驚駭的吼道。

“黑暗的力量,這是黑暗的力量!”素攀大叔若有所思的說道。“快,融合所有的光系魔法,攻擊那光團!”

我聽後也是心神一凜,連忙將玄氣發揮到極致,然後施展了魔法融合,將所有的光系魔法緩緩的融合,同時,豆大的汗珠也從我的額頭上滴落了下來。

當我將最後一道光系魔法融合的時候,陡然間,我融合的魔法竟轉變成了一個龐大的魔法陣!魔法陣非常龐大,它自動便落在了那紫色光團之上,發出耀眼的光芒。

“快,催動陣法!”素攀大叔吼道。

我趕緊運轉着體內的玄氣,源源不斷的灌注在了魔法陣當中,而那魔法陣也是因爲我的拼命灌注,而變得愈發璀璨。

神祕的光團因爲魔法陣的緣故,變得有些扭曲,上面的紫光也是愈發的黯淡,片刻之後,光團終於忍受不了魔法陣的威力,“轟”的一聲爆炸了。

我見狀,也是狠狠的鬆了口氣,這光團上那股紫色的力量太過於詭異了,竟能侵蝕玄氣!


但事情並沒有就此平靜下來,光團爆炸之後,從中竟然掠出了一道白色的耀眼光芒,而魔法陣也是陡然間就消失不見。

那道白色的光芒掠向了上面,而我也是緊緊的跟在其後。

當回到地面的時候,我纔看清楚,在天際之上,那白色光團竟化爲了一道人影,那人影是一個身着白袍的男子,非常的英俊,可以說是英俊到極致,而他的眼神卻是非常的深邃,在他的周圍,依舊散發着耀眼的白光。

“這……這是……”素攀大叔忽然變得非常激動,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道白色人影。

“你們是功臣。”那道人影發出了平靜的聲音。

“白神……是白神!”素攀大叔忽然從我體內掠出,然後跪了下來。

“哦?素攀?你竟然還活着。”那人影有些驚訝。

旋即,那道人影有看向了我:“你,功不可沒,竟然會融合魔法。”

我聽後點了點頭,沒有說話,面前的這情形太過於震撼了。

“拯救生靈的使命,便交給你了。”那人影大手一揮,一道白色的光柱便掠進了我的大腦。“這不僅僅是地球的災難,是所有生靈的災難。”

“什麼?”我顯然沒有聽懂他的意思。

“生靈,就要本本分分的做自己。”那道人影嘆了口氣。“醜陋已經侵蝕到了大地靈魂的深處,接下來,就看你了。”

說完,那人影便緩緩的消失在了原地,而我則是呆呆的望着那裏,回味着剛纔他說的那一番話。 忽然間,我的腦袋裏傳來了一陣劇痛,那撕裂般的感覺似乎要侵蝕我的意識一般,緩緩的在我的腦海裏肆意蔓延着,我狠狠抓着頭,倒在了地上。

那撕裂般的疼痛整整持續了五分鐘,在我快要暈過去的時候才停下來,當我恢復意識的時候,我猛然發現,自己的腦海裏多出了許多高深魔法的修習方式!

“這……”我驚駭的望着自己的雙手,感覺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你獲得了白神的傳承。”素攀淡淡的說。

“白神?就是剛纔的那個人?”

“嗯。”素攀點了點頭。“他就是神,他是無所不能的強大存在,他是安德魯大陸的造物主。”

“造物主?”我迷茫了。

“每一個位面,都有着自己的造物主,而你們地球也有。”素攀說。


“啊?是如來還是上帝?”我好奇的問道。

“呵呵,並不是,而是地球本身。”素攀說。“地球本身就是一個造物主,它還有另一個名字,你很熟悉,叫大自然。”

“雖說造物主創造了萬物,但他並不是萬能的,至少,地球上的人類正在破壞着大自然。”素攀笑道。“人類是大自然的孩子,大自然雖然被自己的子孫背叛,但是卻又不忍心毀滅,只能給人類輕微的懲罰以示懲戒,這就是你們所說的自然災害。”

我聽後也是贊同的點了點頭,與其說防護自然災害,倒不如對大自然好一點。


“力量分爲光明和黑暗,但並不是任何一方主導另一方,他們是相輔相成的,光明牽制着黑暗,黑暗牽制着光明。”素攀摸了摸下巴上的鬍渣。“光明和黑暗就彷彿是親兄弟一般,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有黑暗的地方就有光明。”


“你我都算是人類,而人類則是黑暗的產物,但靈魂之中夾雜着光明的力量。”

“安德魯大陸現在正處於一個瀕臨毀滅的狀態,就剛纔來看,應該是黑神將白神封印在了這裏,我想,這裏離安德魯大陸是非常近的。”

“黑神?難道說是黑暗的力量?”我問道。

“對。黑神和白神是親兄弟,黑神是弟弟,白神是哥哥。”素攀說道。“看來,白神把拯救安德魯大陸的希望放在了你身上。”

“我?我能擔此重任麼?”我指着自己笑道。

“不能也得能,因爲這就是宿命。”素攀大叔搖了搖頭。

當我回到地球的時候,我正躺在表姐的牀上,額頭上還頂着個毛巾。

“你終於醒了啊!壞蛋,你怎麼忽然發燒了呢?”表姐摸着我的額頭,皺眉道。

“啊,我也不知道,可能着涼了吧?”我含糊的說道。

我拿起手機,發現上面有好幾個未接電話,一看是盛筱龍,於是我就撥了過去。

“老大,你終於接電話了!本市的森山企業現在處處針對我們,導致沒有公司和我們合作!”盛筱龍急急的說道。

“合作?我們有資金有技術,爲什麼要和別人合作?”我問道。


“可是我們需要拓展銷售渠道,做廣告啊?雖說我和景於卿都打的是雙羽的旗號,但是他幫不了我,他的醫藥行業和我們不沾邊啊!”

“沒辦法你也得想辦法,我可是對你放心才把一切都交給你的啊!”

“我知道啊老大,可是這個事情必須得你出面!”

“爲啥?”

“我已經告訴人家了,我也是給別人打工的!”

“我暈!好吧,你把那個森山企業的負責人明天約出來,我和他談。”我無奈的說,這盛筱龍怎麼就偏不讓我低調一下呢?

過了一會兒,盛筱龍說約好了明天在他們公司的會客室。

“靠!架子這麼大啊?”我罵咧道。

“我們現在忽然殺出來要和他們分一杯羹,肯定會遭到這種排斥,這個森山企業是本市計算機行業的主導公司,自然紅了眼,要給我們一個下馬威了。”盛筱龍苦笑道。

第二天,我帶着盛筱龍,開着摩托車大刺刺的就來到了森山集團大廈的樓下,當這裏的保安見我們騎摩托車來,還以爲我們是來送外賣的!

但我也沒管,我嚇唬前臺小姐說我們是你們董事長非常重要的客人,直接讓前臺小姐帶着我們去了董事長辦公室。

我和盛筱龍到了門口,也沒有敲門,直接打開門進去坐到了沙發上,並且還讓前臺小姐給我們倒了杯茶。

傳說中的森山集團董事長何森山就在我們對面的內間坐着,看樣子正在工作。

“是誰?進來也不先敲門?我記得今天好像沒有預約吧?”裏邊的一個聲音傳了出來。

“哥是來找事兒的。”我大刺刺的說道。

“啊?”何森山擡起了頭看向了我。

我喝了口茶,慢悠悠的說:“董事長真是好大的架子啊!”

由於內間到外面的會客廳有一段距離,所以何森山可能沒看清楚我的臉,當下有些不悅的說:“你是哪位?”

“我不是說了麼,我來砸場子。”我淡淡的說。

當何森山走出來,盛筱龍連忙說道:“我是雙羽網絡的總經理,昨天約了您。”

“哦?”何森山愣了一下,看向了我。“這位是……”

“這就是我們董事長。”盛筱龍介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