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原本準備好的台詞,到了嘴邊卻是怎麼也說不出來。

忽然間,就冷場了。

嬈嬈遲疑的看著自己手機,還要應付秦琛的揩油,忙的不可開交。

「傅先生,你找我有事嗎?」

「沒,沒事。」傅長青一怔,眼睛不經意看到了通話時間,這才反應過來,不知不覺竟已經過了幾分鐘了。

頓時大汗淋淋。

抬手坐做賊一般擦乾了汗,這才捧著手機小心道。

「那個,昨天抱歉,臨時有緊急任務。對了,你們的學校找到了嗎?用不用我幫忙?」

超級尋寶儀 「不用,已經找到了。」

「那……」

「那你有空嗎?中午一起吃飯怎麼樣?我今天休假,正好可以帶你去洛城轉轉,玉嬈也是第一次來洛城吧,這裡有幾處風景還是不錯的。」

傅長青硬聲說完,這下不只是額頭,渾身都濕透了。

這追女孩子,還真是個技術活,一個邀請,他覺得自己半條命都要沒了。

嬈嬈握著發燙的手機,拒絕的話已經蓄勢在了嘴邊。

她剛想開口,卻見秦琛沖著她比了一個奇怪的口型。

嬈嬈是懂唇語的。

自然也是懂他的意思。

也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注意。

「抱歉,我今天沒有時間,下次吧。」

「那……那好吧。」

傅長青不善言談,也更是沒有被人拒絕過。

往常相親都是他看不上別人,這次碰上嬈嬈還是頭一回。

何必在一起,讓我愛上你 這種感覺無法用三言兩語來表達,卻是讓他覺得無比興奮。

鬥志的火焰在瞬間便被點燃了。

「真乖。」

秦琛捧起嬈嬈的額頭親了一口。

忽然又壓了下去。

嬈嬈的瞳孔在一瞬間放大,手心手背全是汗。

「不……不要……」

「大清早的……」

她掙扎著想從秦琛懷中抽出身體。

奈何秦琛靈巧的雙手已經從她腦後穿了過去,將她緊緊的攬入了自己懷裡。

「不要什麼?」

「你想要我還不給你呢。」

男人深幽眼眸里閃過一絲戲虐,忽的手臂一撐床坐了起來。

「好了,快起床吧,飯已經好了。」

「你要是再引誘我幾下,我可能真的就把持不住了哦!」

他笑著,一把拉開了嬈嬈身上覆蓋的薄被,那完美的嬌軀一覽無餘。

嬈嬈嬌嗔著,迅速的從床上爬了起來,衝進了衛生間。

「這都是你做的?」

望著一車堪比米其林出品的糕點,嬈嬈是一百個都不相信。

可嘴巴還是很誠實的大口吃了起來。

「當然。」

某男得意的說道,忽然又貼近了她的耳朵。

性感的男低音悄然響起,帶著某種不能言明的魔力。

「想不想天天吃?」

屈於美食的嬈嬈下意識的點頭。

「那就嫁給我,然後我保證,你每天都能吃到不一樣的美食。」 這已經是兩天之內,秦琛第二次「不正經」的求婚了。

嬈嬈心猿意馬的同時,又忽然生出了几絲懷疑。

不是說婚姻都是很鄭重的事情么?

怎麼從秦琛嘴巴里說出就這麼隨意呢?

還偏偏自己竟然還喜歡聽,她也是瘋了嗎?

「一點點好吃的就想娶我?秦大總裁這如意算盤未免打的太好了點吧?」嬈嬈心滿意足的端著茶杯喝著熱巧,如同一隻偷腥的貓咪。

秦琛兩條腿隨意的搭在一起,霸氣感十足。

雙目炯炯的望著他,故作真誠道。

「那怎麼樣才能娶你呢?」

「反正我人都是你的了,其他的,只要你開心就好。」

秦琛說著,又從後面貼了過來。

嬈嬈猛然打了個寒顫,慌忙的跑了出去。

這邊剛剛收拾完,鐵牛已經站在門外了,昨天說好的,今天要一起去玩。

小正太依舊是一臉面癱的板著臉,圍著嬈嬈轉了一圈便抱著電腦不說話了。

倒是小蘿莉,抄著小手一臉嫌棄的抿著嘴唇可把嬈嬈給逗樂了。

「我的小公主,你這是怎麼了?」

嬈嬈將她抱在懷裡親了親,笑得無比溫柔。

落地窗前,陽光傾斜而下,照耀在母女身上。

她們置身在光影中,美麗的如同一幅油畫。

就連鐵牛也忍不住呆了呆,更別說夢裡夢外都是嬈嬈的秦琛了。

僵硬的線條隨著她的笑容,柔和,融化。

「簡直是要溺死人啊!」

「一個大男人,好意思嘛。」因為嬈嬈是側著坐在落地窗前的,也就沒能看到自家兒子臉上古怪嫌棄的表情。

聽到他的嘀咕,秦琛低頭學著嬈嬈的動作也把小正太給抱進了懷裡。

可惜的是,自家兒子一點都不配合,反而眼神還無比的嫌棄。

可把秦琛給氣樂了!

自己小時候可沒這麼有個性啊!

「我看自己的媳婦和孩子,怎麼就不好意思了呢?」

「而且,你不要忘記了,你也是我兒子。」

秦琛將秦瀚的腦袋按在自己的肩膀,壓低聲音在秦琛耳邊說道。

這還是秦瀚第一次被秦琛抱著,這種異樣的感覺讓他十分不適。

要知道在玉家雖然玉祁對他也是親厚有佳,但是畢竟是個異常注重禮儀的世家,身為長輩的長輩,他就算是再疼愛秦瀚,也不會在秦琛已經5歲之後還去做擁抱這些親昵的動作。

此刻被秦琛這般抱著,那誇大的手掌不如母親那般溫柔細膩,然而掌心的紋路,那些粗糙,卻是給了他十足的安全感。

掙扎無果,他彆扭的轉過腦袋。

「那又如何,你還沒搞定媽咪。」

「而且,我已經在網上給她註冊了社交賬號,你想要追媽咪,那得排隊!」

秦瀚說著,眉眼忍不住得意上揚。

秦琛的面色深沉,眼眸里噴著寒氣。

「你可真是我的好兒子。」

「信不信我把你送走,讓你再也見不到你媽媽?」

冰冷的聲音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一般。

秦琛故意的威脅道。

說來也神奇,這倆父子天生看彼此都不順眼。

可又臭味相投的都想去算計彼此。

只是到底姜還是老的辣,秦琛這周身的煞氣一開,秦瀚只覺得自己彷彿不是在人懷裡,還是被西伯利亞的寒流給包裹了。

他雖然天不怕地不怕,可依舊是被他那忽然變得一絲都沒感情的眼神給嚇住了。足足愣了一分多鐘才反應過來。

秦琛看著他的反應,那驚恐獃滯的小眼神。

卻也是忍不住後悔了。

自己是不是做的太過分了?

可是他秦琛的兒子註定是應該和別人的不一樣的啊。

不然怎麼保護自己,保護妹妹,保護嬈嬈呢?

秦琛的內心不住懊惱,然而臉上卻依舊僵硬。

正糾結著自己該如何緩解一下這馬上就要爆發的小傢伙情緒,卻見自家兒子眼珠子一轉,忽然就露出了一個無比詭異的笑容。

不好!

事出反常必有妖!

秦琛好看的眉毛皺成了一個大大的川字。

還未想到破解之法,忽然胸口就挨了一腳。

冥王纏婚:這個夜晚不太冷 緊接著,他看到自家兒子臉上忽然就落下了兩行清淚。

「媽咪,這個叔叔好嚇人!」

「媽咪,他瞪我!」

脆生生的聲音無比富有穿透力,頓時便吸引了嬈嬈的注意。

身影一晃,就來到了秦琛身邊,一邊將秦瀚從他手裡搶了出來。

「瀚瀚,怎麼了?」

嬈嬈低聲安慰著他,拿起手絹溫柔的替秦翰擦起來。

記憶里的兒子都是無比要強的,哭著這樣,可還是頭一回看到呢。

顧不上叱責秦琛,她低聲哄著懷裡的小正太。

「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小正太哭聲一滯,有些失神。

他光想著先轉移活力了,這理由可還是沒編好呢。

要知道她媽咪寵他是寵他,但也不是那種溺愛啊。

不然他也不會因為小時候調皮,被玉祁罰到懷疑人生了。

「這個叔叔忽然親我,還威脅我要幫他追你,不然就把我扔出去!而且,你看他的眼神好嚇人,媽咪,我們快走吧,不然他一會把我們賣了怎麼辦?」

「把你扔出去?」

嬈嬈面露古怪,回頭看了一眼秦琛。

男人的眼中一片清明,倒是真不像是會說這種話的人。

「瀚瀚,你知道的,說謊話的後果是什麼!」

嬈嬈眼神變得嚴肅起來,眼睛里紅光灼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