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極是如此,那我們就去看看這李氏和呂氏送給咱們的禮物罷」趙信終於敢走出房間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一開始荒說送了一大堆趙信並未在意,但是當看到大廳中那堆成小山一般的血精子,心中一陣驚呼。

「這些都是他們送來的?」趙信有些吃驚的問道。

「是的,自從冥山結界大開后,這血精子幾乎都被挖掘了出來,每個族氏都得到了很多。」荒跟在後面回道。

「這麼一大筆的血精子,能鍛鍊出多少的弱冠境界的人吶?」趙信不禁暗嘆,想當初自己只用了十餘滴血精子便從幼學晉陞到了志學,這麼多的血精子不知道能讓各族的實力增強多少呢。

「這才多少啊?也就只夠一個始齔境界的晉陞到黃口罷。」荒在一旁淡淡的說道。

「什麼?這怎麼可能?」趙信一聲驚呼。

「怎麼不可能,如果是蘇氏她們煉製的話估計也只能這樣,但要是姜氏煉化的話,或許會比這效果更好一些,但是這血精子越提升的話所需要的量就會越來越大」荒想了想道。

「你有煉化后的血精子嗎?」趙信頓時想到了什麼,轉身問道。

「有啊」荒從懷中拿出一個凈瓶,從中倒出一滴血精子,遞給趙信。

趙信接過血精子頓時感覺到了不同,原本晶瑩剔透的血精子經過煉化后已經黯淡無光,放在嘴中一口吞下,立刻化作一股暖流在體內散發。雖然很溫和,但是其中的能量已經極盡如無。

「你現在什麼境界?」趙信忽然轉身問向荒。

「前幾日終於晉陞到了幼學境界,已經生出天靈了」荒撓了撓腦袋嘿嘿笑道,看樣子他對自己的晉陞速度很滿意。

趙信聽后笑了笑,記得剛來這小洞天之時,自己境界剛到黃口,而今已經到了舞象之境,雖然與自己所經歷的有一定的關係,但是如果吃血精子的話,自己晉陞的速度也一定會更快。

「你看著我」趙信突然叫道,天靈一轉,不死血甲漸漸的出現在身上,一時間雷聲轟鳴,電光血芒熠熠生輝,光芒四射。

「化血凝象,信爺,您已經到舞象之境了?」荒見后頓時大呼,滿臉的不可思議。

「嗯」趙信收回了血甲,輕聲應道。

修真強者在都市 「誰到舞象了?信爺嗎?」聞聲而來的姚夢煙,嬉笑著走了回來,正好看見趙信收回血甲的瞬間,頓時瞪圓了大眼,一臉的驚異。

「不就是一個舞象境界嘛,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農依瑤牽著小天在幾人身邊走過,滿不在意的說了句。

「怎麼可能」頓了半晌后,姚夢煙和荒一齊驚道。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趙信看了一眼離開的農依瑤,自己已經知道對方的境界非常之高,所以對自己這小小的境界不屑一顧還是可以理解的。 「你怎麼做到的?我不知吃了多少的血精子才到幼學境界的。」姚夢煙急忙走上來,疑惑道。要知道這八大神族族人待遇是最好的,更何況是少主級別的。

「我這是拿命換來的」趙信哈哈一笑,不過姚夢煙自然是不信的,裝作生氣撅起了小嘴。

「荒,你可直接吞食過血精子?」趙信大膽的想到一件事,問向荒。

「直接吞?」荒問道。見到趙信點頭后,道:「沒有,我可不敢直接吞食」。

「不行的,那樣會爆體而亡的,曾經有一個族氏的族人為了省下煉化的酬勞,直接吞食后直接爆體而亡了。」姚夢煙在一旁接道。

「尋常人不行,但是荒你不會說你的精血能開啟這趙氏的結界嗎?」趙信淡淡笑道。

「是啊」荒沒明白趙信的意思。

「你看我吞食后,不也站在這裡嗎?」趙信再次引導道。

如果愛下去 「難道您想?」荒恍然大悟。

「什麼?難道你說自己直接吞噬過血精子?」姚夢煙問道。

「我只想說,這血精子煉化后的能量不足原本的萬分之一」趙信也不敢確定荒到底能不能扛得住,不過這確實是一條新的道路。

「我試試」荒想了很久,終於下定了決心。

「我也不敢保證著一定能成功,即使我自己的話也是九死一生的」趙信出聲提醒道。

「沒事,我已經絕對了,我要試一試」荒堅定的道。

「你等一下,你知道蘇氏是怎麼煉化血精子的嗎?」趙信忽然想到一個更好的辦法。

「知道,我曾見過一次,她們是將血精子與特殊的材料放在一起,然後用她們的精血作為藥引,放在由她們血肉製成的爐中熬制,那樣的話就能煉化了。」荒想了想回道。

「這個我也知道,葯爐蘇氏和葯鼎姜氏都是用精血熬制,而不同的是姜氏的鼎不是血肉製成,而是舞象境界者的法門之象做成的,因為舞象境界的人少,所以鼎也非常的少,報酬相對而言也要多一些。」姚夢煙身為八大神族中的一員,對八大神族還是頗為了解的。

「對了,這就這個,精血」趙信恍然大悟道。

自己之所以能夠直接吞食血精子是因為其強大的血脈,而精血則是血脈的重要支撐。既然如此的話,趙信也可以將自己精血用來熬制血精子,從而得到其中的能量。

「幫我找一個火爐來」說做就做,趙信讓荒自己找個火爐,而自己就要開始自己煉製這血精子。

這趙氏福地中一些常用的工具還是有的,很快一個火爐就拿了過來,趙信自指尖逼出些許的精血放置在爐中,隨手從大廳的血精子堆中拿出一大捧的血精子,放入爐中,激活火脈將爐底的柴木引燃。

腹黑萌寶:大佬甜妻寵上天 「這是……」當看到趙信手中熊熊的烈火,姚夢煙和荒徹底的傻眼了。

「這是個秘密,你們要幫我保守啊」趙信淡然一笑。看著火爐,道:「接下來就是等了」。

「如果這要成功的話,你可比蘇氏和姜氏還要厲害的啊」姚夢煙眼珠一轉嘿嘿笑道。

趙信點了點頭,這也是他所想的,如果這要是成功了,經過自己精血熬制出來的血精子的破壞性肯定會大大的減少,那樣的話幾乎所有的人都可以吃了。

當然趙信這麼做,不是為了賺取報酬,而是要賺的名望,自從上次的事情,趙信深知一個人名望的重要性,而且最重要的是鬱壘的話一直像一座山一般壓在趙信的心中,這小洞天中都是各族中年輕一輩的嬌楚,如果能在他們的心中留下一絲的名望,相信以後會自己也會有一些好處的,一個人的能力始終是有限的,孤軍奮戰永遠都是下乘做法。

「夢煙小姐,沙彌來看望你了」就在這時,那個煩人的沙彌又來了。

「不能讓他看到火爐」趙信手中金芒一閃,瞬間就收起了火爐,離開了大廳後放在那開啟隕落空間的房中。

關於自己血脈的事情,趙信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更不能讓他們知道自己是怎麼煉製的血精子,不然的話,難以會有呂氏那樣心思之人,自己就得不償失了。

「荒去看著火爐,記得關緊門」趙信自房中走至大廳,對一旁的荒小聲叮囑道。

荒也知道這其中的重要性,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

姚夢煙看了一眼趙信和荒兩人的做法,一下子便了解了其中的利害,雖然她知道沙彌不是那樣的人,但是這畢竟關係到趙信的安危,自己也不能說什麼。

「你怎麼又來了,煩不煩啊。」姚夢煙很快將思緒放在了來人身上,自從數月前她下定決心搬過來后,就已經死心塌地的想要在這裡了。雖然如今趙信並不需要人照顧,但是姚夢煙也沒有要離開的想法,見沙彌來此,生怕趙信誤會,姚夢煙忙出聲制止那沙彌的進入。

「算了罷,數月如一日的堅持,這般痴情,怎麼能將人攆出去呢」趙信拉回了要上前的姚夢煙,輕聲道。

「我和他真的沒有任何事情」姚夢煙抬起頭,眼圈有了些紅漲。

「哎,別哭,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覺得這麼攆走他不太好」趙信自從上次才發現,這個姚夢煙是真的愛哭,並且動不動就哭,真是應了那句話,女人都是水做的。

而沙彌在此時正好進了大廳,身後還跟著農依瑤,顯然是農依瑤將其放進來的,兩人正好看見,趙信抓著姚夢煙的手,小心的說著什麼。

農依瑤看了眼身邊臉色有些異常的沙彌,依身靠在了一旁的門邊,低頭看了眼小天,輕聲笑道:「小天,一會又好戲看了」。

而小天則像是聽懂了一般,趴在地上呼扇了一下羽翼,瞪圓了大眼睛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沙彌靜靜的走到趙信兩人的旁邊,深深的施了一個佛禮,淡道:「趙施主,本沙彌要跟你決鬥。」

此話一出,趙信頓時蒙了,而姚夢煙也一臉不解的看向沙彌。

沙彌看了一眼趙信抓住姚夢煙的手,道:「佛曰,男女授受不親,請趙施主自重。」

話畢,趙信才猛然發現自己的行為,忙鬆開了手,剛想要解釋,卻被沙彌另一句話給打斷了。

「佛曰,紅塵之事,紅塵了,今日我要和趙施主為愛決鬥。」 「我有什麼理由要接受你的決鬥嗎?」趙信抬起頭,赫然發現這沙彌的氣勢較之上一次見他,更加的強盛了,稜角分明的寶相上總覺得在隱隱中發著佛光。最為明顯的是那頸上所帶的佛珠菩提子好像又多了一圈。

「擾我紅塵一夢,斷我苦修者,必殺之,所以還請趙施主應了這一戰。」沙彌深鞠一躬后,等待著趙信的回答。

「我又不是你們的戰利品,我不需要你們為我打架,況且信爺的傷剛好,又要打架嗎?」姚夢煙心中雖然很開心有人為了自己而打架,但是她不想這兩個人打架。

「這事跟你已經沒有關係了,快到一邊去」趙信已經看到了沙彌眼中的那一抹殺意,加上聽到剛剛沙彌的話,頓時心有所感。

「趙施主,應戰否?」沙彌再次追問。

「好,我答應了」

「既是如此,擇日不如撞日,咱們找一好的地方決鬥。」沙彌佛光面滿,正色道。

「我覺得那冥山結界就不錯」趙信一時也有些壯志酬籌。

「先行一步」沙彌舒展開眉頭,轉身離開,似乎根本就不擔心趙信會不跟來。

「你們看家……」趙信回頭囑咐了一句,便追了上去,自己很早就想和這個沙彌打一架了。

「如果你死了我會給你收屍的,正好也解開了我的心結。」農依瑤朱唇輕啟,字字如珠,讓趙信心中升起一股異樣。

自從上次之後,趙信的名字已經被許多人熟知了,一個有這很大後台的族氏的。但是當眾人了解趙氏的血脈傳承之後,更是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不死金身血脈,一個壽命非常長的族氏,長到連八大神族中的不死族姬氏也只能望其項背。而趙信這次與那沙彌出福地,也被眾人所看到,看其挺拔的身軀,與數月之前完全就不可同日而語,更是心忌這個族氏。

趙氏唯一的族人,也是趙氏的族長,與一個沙彌出小洞天福地了,一時間便傳遍了這個小洞天。

冥山結界,此時入口已經無人看守,每天來到這裡的守護者絡繹不絕,這裡連接著數個凶獸的棲息地,四通八達,所以也省去了守護者很多的時間。

雖然這冥山結界中很大,但是幾乎每個地界都被走了個遍,除了那些已經勘測過的地方,還有兩個地界是守護者至今還沒有踏足的,據說這兩個地界住著風魔和亮魔的,非常強大的魔獸,十大魔獸中的地位非常之高,特別是亮魔,更是位於首位。其中住著幾隻魔獸眾人不知,但是曾有幾個守護者冒著風險前去過,從此眾人也就沒有再見過那幾人,可以說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而這兩地界中魔獸似乎也不願意出來,即使這冥山結界中已經被翻個底朝天了,這兩個地界一點的動靜都沒有,而守護者如今的實力還不夠強悍,也不敢強行前去,所以目前就處在這一種井水不犯河水微妙的關係中。

而此時,在亮魔地界的外圍卻對持著兩個人,一個銀髮男子,一個身披袈裟的和尚,雖然毫無違和感,但是暴虐的氣息卻肆虐著周圍的一切。

趙信不知道沙彌將自己帶到的是什麼地方,但是相比於冥山結界中的其他地方,卻只有這個地方最為荒涼,而且最為引人注目的是這個地方有一個連接天地的水幕,趙信知道這是一個結界,如同冥山結界一般,只能進不能出的單行結界。雖不明白在人跡罕至的地方為什麼會有一個結界,但是趙信也沒有做太多的感想。

「走罷,跟我進去,這裡面不會被別人打擾。」沙彌站在水幕面前,回頭對趙信說道。

看到沙彌那種莊重的眼神,趙信知道這沙彌真的將自己作為一個對手了,而不是那種打劫時的輕佻感。

「可以……」趙信也樂於相見,看沙彌的樣子或許這個地方真的沒有人來,正好趙信也能用盡全力來對敵,而不怕外人看見了。

兩人說著相繼進入進入水幕之中,水幕泛起了一層層的漣漪,如水紋般蕩然開去。

「什麼你有兩個人進這亮魔地界中了?其中一個可能是那趙氏的族長?」趙信兩人剛進去,這水幕外面就出來了兩個人,看樣子是跟蹤兩人來此的。

「是的,瞎了一隻眼的銀髮男子,確是那趙氏族長無疑。」

「還有什麼人?」

「還有一個和尚」

「和尚?這兩個人瘋了嗎?」

正道這兩人還在外討論的時候,趙信兩人已經穿過水幕,完全的進入了結界中。

太亮,這是趙信進入到這個結界中第一個感覺,如貼身太陽的邊緣一般,雖然感受不得一份的炙熱,但刺目的光讓人閉上眼睛都難以承受,只覺周圍白茫茫的一片。

「這裡是最佳的地點,我知道你失去了一隻眼睛,也不會欺負你,並且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應該已經到舞象之境了罷。既是如此,那就讓我們以天靈為眼,來作戰如何?」沙彌的聲音有極強的穿透力,在這結界中如驚雷一般,響徹大地。

「天靈為眼?」趙信輕聲喃語。

天靈是支配精血的重要樞紐,在幼學境界之前都是拼的精血的精純度,沒晉陞一個境界血脈加強,精血就會有很大的提升。而到了幼學境界生出天靈之後,就不單純是拼精血了,最重要的比天靈對血脈的控制力,對每一滴精血的掌控力,讓每一滴的精血都能發揮著應有的作用,這才是天靈最強的地方,就如凝練法門之象時一樣。

趙信也知道天靈能夠感受到身邊的一些波動和氣息,雖然可能比眼睛更為管用,但是關鍵是趙信現在還沒有掌握這一個能力呢,沙彌突然說用天靈為眼,其實這不僅不公平,還讓趙信陷入了一個被動的場面。可是,趙信如今還能說什麼,面對戰意盎然的沙彌,不戰已然不行,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那就讓我來領教一下你這和尚的能力罷」趙信做好的應戰姿勢,向著靠天靈模糊感應到的沙彌方位的喊道。

「阿彌陀佛」沙彌喧讀了一聲佛號,浩然的佛力全開,登時四周如萬佛朝宗般,佛音瀰瀰,縈繞天地。

「好強……」趙信一時間熱血沸騰,心中隱隱有一絲對戰鬥的強烈渴望,這是趙信很久都沒有的感覺了。 「來吧」趙信蒼然一笑,精血前所未有的沸騰,金文浮現,舞象境界的浩瀚的氣勢迎上了沙彌的佛氣,一時間不分強弱。

「我佛慈悲」沙彌手持的念珠,頓時金光大盛,顆顆都如閃爍的金丹,熠熠生輝。

眼前的亮光一暗,感受到正前方的強大能量的波動,趙信也不甘示弱,彈身而起,雙拳生風,快速朝沙彌打了過去。

「砰」

拳掌相會,暴出一聲巨響,空中金芒閃爍,佛光四溢,兩人不相上下。

「轟轟轟」

趙信和沙彌的戰鬥聲蔓延在整片星空中,金芒和佛光交相輝映,血氣衝天,如驚濤駭浪般,餘波蕩然開去,虛空都跟著顫抖。

趙信越打越心驚,因為相比於消耗頗大的自己,這沙彌的一擊比一擊更要強硬,而氣勢則也在無邊際般的攀升。

如此下去,即使趙信狀態依然,也會必敗無疑,這沙彌有些太過強勁了,漸漸的這沙彌的氣勢已經攀至頂峰,弱冠頂峰的境界。

「我壓制不住及境界了,靈海將顯,我將收回念珠。」沙彌一聲大喝,收起了手中的念珠,目光如炬,氣勢恢弘,如蛟龍出淵,讓趙信心驚。

原來沙彌一直都在壓制著實力,此刻已然壓制不住,弱冠境界的氣勢擊穿蒼穹,佛力浩瀚如海,天地仿若都被其籠罩。

趙信沒有和弱冠境界之人交過手,但是見過姬颯城和姜子樂等人,他們也算是弱冠境界中的佼佼者,當時並沒有什麼感覺,可是今日一戰,才發現這弱冠境界如此逆天。

「殺」

沙彌突然大喊一聲,漫天的佛力化作威壓,將那熾光都隱隱的壓制下去,佛光宛如新生的太陽,燦燦生輝。

伸出手掌,朝趙信便拍了過去,手掌佛光燦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佛掌,如泰山壓頂一般,氣吞山河。

「不死血甲」

趙信也不敢託大,天靈轉動不死血甲已然披在身上,金紋交錯,銀絲飄蕩,一時間宛如一尊戰神一般,面對遮天的佛掌儼然不懼,化作一道血芒沖了上去,大有破天之勢。

「擾我紅塵路,滅」沙彌袈裟獵獵作響,寶相莊嚴,如神袛降臨,俯視大地,睥睨蒼生。

「轟」

沙彌佛掌拍下,捲起滔天的氣浪。

趙信位於佛掌中央,銀髮狂舞,仰頭望去,空洞的眼眶中閃過一縷炙芒。

「陽炎」

一道炙芒穿掌而過,一時間星月無光,天地黯淡,汪洋一樣的恐怖氣息,一擊衝天,輕而易舉的便劃破了虛空。

「啊」

沙彌似是不受這熾光影響一般,睜開佛眸,看了眼手心的巨洞,一聲長吼,穿雲裂石。

「我佛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