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幹嘛靠近我們!』褚強四處看了看,眼神無比的警覺,就像是護雛的母雞一樣。

『要說話去一邊說去,沒看見這邊正忙著嗎!』那協防隊員不耐煩的用手上的大鐵勺敲擊了一下粥桶。

『就是,去一邊說去,你看看你們那慫樣子,平白的出來嚇人!』有男人臉上帶著湯漬在那邊叫罵。

『褚家的老二,你大哥快不行了,你們最好儘快處理一下,要是再拖下去,我們大傢伙就自己動手了,省得到時候沒人製得住你哥,給我們平添傷亡!』

『就是,不行你們趁早搬走吧,你們不是進化者嗎,你們去找軍隊給你們分房子啊,幹嗎一直留在我們貧民區!』有個女人也用自己尖酸刻薄的嗓音喊道。

『你們趕緊搬走吧!』所有人一遍一遍的對著圈裡的褚家兄弟道。

『都給我閉嘴!』一聲厲喝在圈外響起。

聽見這聲音,有人忍不住就想懟回去,但看著四周其他人突然變得有點唯唯諾諾,到嘴邊的話就又收了回來。

人群自聲音響起處開始分散,然後一臉肅容得牧野走了進來,在他的身後,是他的那幾名隊員。

『能不能再給一碗飯!』牧野直接走到那協防隊員身邊,而本來在旁邊排隊打飯的人,一個個小心翼翼的退開幾步。

『按照規定當然是不行,但牧大哥你開口了,我就算少吃一頓,也能給你勻出一碗』那協防隊員陪著笑道。

他早已經被嚇倒了,無論如何他沒有想到,這看似已經廢了的褚家兄弟,竟然還能讓牧野主動幫他們。

『褚兄弟,給!』牧野拿過那碗粥,然後直接來到了褚家兄弟面前。

『不要,不要你們的東西』褚家兄弟還沒有說話,龐莉首先站了出來,然後直接護在了褚家兄弟前。

關於牧野,大家都是在窩棚區討生活,所以龐莉也是知道一些關於他的事情,尤其是他是一名厲害的進化者,只不過心術不正,被驅逐出了進化者隊伍的故事。

先是這個陌生的男人,再然後是牧野,龐莉自然地認為他們就是一夥的,是來拉攏褚家兄弟入伙的。

秦思宇掃了一眼周圍,冷冷的在那些圍觀的人臉上看了看,點了點頭神情冷漠,扶著已經很虛弱的褚華道:『先送你們回去吧,你的傷勢不能再拖了,得趕緊處理一下!』

『傷勢,我哥怎麼了?』褚強臉色一變,立刻踏前兩步問道。

『沒事,就是傷口崩開了一點而已,重新纏一遍就行!』褚華細聲道,但另一隻手卻緊緊地反抓著秦思宇扶著他的手,示意他不要說什麼。

『那趕緊走,回去就收拾一下!』褚強不疑有他,也趕緊上前扶著褚華的另一隻手。

名門豪娶:大叔VS小妻 褚華兄弟二人現在住的地方,是一間用破舊的泡沫板搭建的簡易窩棚,而秦思宇一進棚內,就聞到一股刺鼻的臭味,而這臭味跟褚華身上的腐臭簡直一樣。

外面看棚子不大,只有幾個平方,裡面黑乎乎的一片,根本看不清。等秦思宇扶著褚華鑽進去,先一步進去的褚強已經移開了另一邊的一塊木板,然後整個窩棚就前後通透了。

只見棚子里的地面上堆積了許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兩邊放著兩張凌亂的小床,其中一張床的下面,還放了許多的瓶瓶罐罐,而那股腐臭,就是自那張床那邊傳出。

校園修仙武神 『這就是你說的,他們給你們的葯?』看著下面那一個個髒亂不堪的瓶子,秦思宇感覺到一陣悲哀。

『是的,只不過因為葯已經快服完了,所以那些瓶子就一直沒有收拾!』褚華強笑道。

『不值得,不值得!』秦思宇搖頭輕嘆。

『燒點熱水吧,我等一下就回來!』秦思宇看向龐莉與褚強,然後直接向窩棚外走去。

有個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體驗 『秦隊長,有什麼需要我去吧,你的身子骨還不方便!』見秦思宇向外的動作較急,牧野直接趕緊追上。

『我要去找點肉食,你跟著也好,但速度快點!』說完秦思宇直接發力竄出,然後身體一溜煙就不見了。

窩棚內,褚華與褚強兄弟二人互相看著,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然後又什麼也沒說,只是各自低頭忙著手上的事。

龐莉對著一幕早就見怪不怪了,將牧野拿回來的那碗粥倒進了兄弟二人的一個掉鍋內,然後就又給掛鉤上放上了一個水壺,打算給他們燒點熱水準備著。

跟著牧野一起來的幾位隊員,站在窩棚的門口尷尬無比,簡直就是進也不是出也不是,最後也不知道是誰給提的意,說既然秦隊長看中了這對兄弟,那麼他們就得保護好這二人。

於是這幾人就前面兩個後面兩個,再加上那個兩個走動的,直接就把這座窩棚的安全級別提升了好幾個檔次。

大約半小時后,秦思宇與牧野同時奔了回來,而在二人的手上,分別提著幾個被扭斷了脖子的變異小獸,就那樣帶著一身的腥風,兩人走進了那座窩棚。

『斷頭放血,然後拔毛煮了,打出一部分熱水備用,一會要清理傷口用!』秦思宇對著牧野以及龐莉道。

『我來我來!』再看見那幾隻變異獸的時候,褚強的眼睛就亮了,立刻就明白了秦思宇要幹什麼,因此直接自己主動要動手!

『你一隻手不方便,先在旁邊歇著吧!』

秦思宇頭也沒抬,看著面前面露難色的褚華道;『褪去你的上衣吧,讓我看看究竟惡化到那一步了!』

『就是哥,你都好幾天沒換藥了,你把繃帶取下來,我幫你清洗一下!』褚強站在旁邊看著褚華道。

『放心吧,你死不了的,不用瞞著你兄弟了!』看褚華還是不肯,秦思宇直接說破了他的心思。

『我真的還有救?』褚華不相通道,但眼裡還是有一種叫希冀的目光。

『我能救你!』秦思宇肯定的點頭。 第三百一十九章截殺

露出衣服下的繃帶后,幾人才發現褚華的情況已經惡化到了什麼程度,最起碼牧野第一時間警覺起來,褚強也第一反應就是退後。

看著幾人的反應褚華也是苦笑,但他已經接受了這一點,而且這兩天他本來就在一直計劃著自己的後事,只是對於褚強他不知道怎麼開口而已,這一切他還瞞著他,誤讓他以為自己已經在慢慢恢復了。

看著褚華保鮮膜下蒼白並帶有烏黑斑紋的皮膚,褚強眼睛一瞬間濕潤了,然後就按捺不住的哭了出來,差一點,就差一點啊。

『你命真大,要是我沒有自你的身上發現熟悉的動作,可能明天這個時候你就徹底轉化了!』秦思宇按了按褚華的胸口,結果一指下去蒼白的皮膚立刻烏青,而那裡離他本來的傷口還有十幾厘米的距離。

『那這條命就賣給你了!』褚華咧著嘴笑道,但眼睛里卻滿是心酸,心裡不由自主的回憶起了在金陵城的日日夜夜。

秦思宇除掉褚華最外面那層偽裝用的繃帶,然後小心翼翼的找出最貼近他皮膚的那層膜,然後沿著背線,一點點的撕扯開。

在去掉那層偽裝時,所有人就看見了那保鮮膜下青黃的繃帶,等到保鮮膜一撕掉,哪怕已經適應了窩棚的惡臭,龐莉還是忍不住的直接吐了出來。

此時的褚華,整個上半身散發著一股股的腐臭味,而離開了保鮮膜的束縛,最下面那層繃帶下,一絲絲縷縷的黃水開始流下。

失去了保鮮膜的束縛,褚華突然開始打起了冷戰,然後牙齒不受控制的顫抖,碰撞發出的噠噠聲越來越響。

『你的身體已經到極限了,但我現在不會給你服用任何東西,我先給你收拾傷口,然後在你的身體鼓起最後的力量去對抗屍毒時,激發出你最後的潛能。

然後我會在你瀕死前,一次性的給你灌下那一大盆鮮血,用這種暴烈的方法,一次性的打通你晉級的障礙,打破你身體的第一層壁壘!』秦思宇看著已經控制不住身體的褚華道。

『為什麼?為什麼不直接治療,你是不是根本就救不了他?』褚強聽見秦思宇的話,但卻不是很理解。他不明白明明現在就能做的事,為什麼還要再拖一段時間。

『這種方法的話就是要靠你的意志力,尤其是最後階段,那個時候你要是堅持不下來,不能順利自我蘇醒,你將會進化成為半三級屍王,而你自己就徹底的死了!

當然第二種方法就是現在就開始治療,然後你會需要在床上躺幾天,等自己的身體全面康復,當然最後如果運氣好,你還是能再進一小步的!』秦思宇向褚華等人介紹了第二種救他的方法。

『你認為我會選哪一步?』褚華牙齒邊打顫邊問道。

『我認為你會選第一步,當然這也是對我的路的一個縮減版複製,畢竟我當時的場面待遇可華麗多了,你現在這邊只能找到這些,所以將就用吧!』秦思宇笑道,然後指了指那些正在被放血的變異獸。

邊上,聽見秦思宇的話牧野眼睛一亮,然後又若有所思的看著秦思宇。

『置之死地而後生!』褚華重重的說道。

『哥,我們要不選第二條,你的身體扛不住的,你已經虛弱太久了!』褚強勸道,眼睛里是無盡的擔憂。

『沒事的,這次就聽哥的,等我醒來,我們就離開金陵城!』褚華抬起顫巍巍的手,然後在弟弟褚強肩上摸了一把,身體就慢慢的躺了下來。

做好準備,

『做好準備,我動手了!』秦思宇指尖冒出一縷黑色的火苗,黑的無比美麗與深邃。

『嗯!』叼著木棍的褚華點頭。

眼見褚華準備好了,秦思宇慢慢的將割斷的繃帶一點點的掀起,同時不斷將開水淋在後面的繃帶上。

就在秦思宇這邊給褚華治療時,另一邊在一名隊員的陪同下,小梅也順利的來到了研究所大樓外。

這是小梅第一次來到研究所,所以看到這裡的那一刻,小梅震撼了,她沒想到現在竟然還有功能完善的大樓,尤其是還能用電梯。

『小梅姐,我能陪你的就到這邊,剩下的就得靠你自己了,你自己想辦法進去,然後找到那個姓韓的隊長吧!』牆角,男隊員看著小梅道。

『行,你回吧,自己小心點!』小梅想了一下,點頭讓隊員先回去,然後自己就直接向研究所走去。

秦思宇已經告訴她了,只要她對著門口的衛兵說出要找一個叫韓黨的,他自然會將她帶進去,然後帶她去該去的地方!

『你好,我需要找一位叫韓黨的進化者,他是一名二級後期的進化者!』小梅對著門口的衛兵說道。

『你找他幹什麼?你認識我們韓隊長?』衛兵奇怪的看著小梅。

早在小梅出現在牆角的時候他就發現了她,然後又看著她走過來,本以為只是一個想評定等級或獲取救濟的倖存者,但卻沒想到自這女孩的嘴裡說出了大名鼎鼎的韓隊長的名字。

『我不認識他,但有人讓我來找他,還說只要我說出他的名字,韓黨就一定會幫我,而我來這邊是為了救人!』小梅有條不紊的回答,但手心裡卻緊張的一手的汗。

『你能別一口一個韓黨的叫嗎,那好歹是我們研究所的護衛隊長!』看著小梅,衛兵感到很無語。

『對不起,你能幫我找一下韓隊長嗎?』小梅越來越緊張了。

影帝帶我上熱搜 『你等著吧!』衛兵回了一句,然後又看了看小梅,再看了看她的身後來處,等看見那個暗中的人沒有危險,這才向著身後的崗亭走去。

『喂,接話室嗎?幫我找一下韓黨韓隊長,就說大門口有人指名找他,是有人讓她來的!』看著門外依舊的小梅,衛兵拿起了電話機。

『你等一下,我已經通知了上面,他馬上就下來!』衛兵回到自己崗位,看見小梅在一直看他,只能告訴他結果。

『我看見你在裡面打電話,你們這裡難道已經恢復科技了!』小梅很驚異的問道,然後用眼睛比了一下那座崗亭。

『只是一個內線機,也就能起到一個通知消息的作用!』隨意的解釋下,然後衛兵就不願再多說,同時也在自問,自己今天話是不是多了點。

韓黨下來的時候並不是一個人,他的身邊還陪著一個人,那是一個長相比較清秀的男人,甚至長得比一些女人還要清秀。兩人一邊有說有笑的交談,然後一邊向著大門口這邊走來。

等韓黨走到小梅身邊時,他並沒有先看她,而是側身對著那男人道;『你放心劉隊長,我一定會敦促武器室,儘早將你需要的東西準備好,到時候我直接給你送過去!』

『那就謝謝韓隊長了,對了一定要給齊主任帶到我的問候,今天來的不是時候,都沒能見上他一面!』那男人抬手輕笑道。

『沒事,這次不湊巧咱下次,都一樣的!』韓黨笑著勸慰。

『行,那就不多說了,我就先走了,你接待你的這位美女吧!』男人瞟了一眼小梅,然後徑自走出了大門。

『你是誰,我並不認識你,誰讓你來找我的?』韓黨審視的看著面前的這個女人。

『有人讓我來找你的,但他說他不方便透漏姓名,但他看過我的能力,覺得我能救人,所以就讓我來了!』小梅說著話,哇啦哇啦嘴裡做出了個秦的口型。

看見這一幕韓黨精神一震,心底湧出無限狂喜,但接著就冷靜了下來,然後看著小梅又說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現在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有心人的眼裡,尤其是秦思宇留在這裡的隊員,更是成了眾矢之至,研究所選擇保下了他們,就必須小心應對各方來臨的試探,走錯任何一步,都會招致毀滅性的打擊,由不得他這保衛隊長不小心。

『我是一名特殊的精神能力者!』小梅看著韓黨一臉的無害,但放在身後的手已經因為緊張扭在了一起。

看著眼前的女人,看著對方不自然的表情,等看的對方臉上流露出嗔怒時,韓黨終於收回了目光,然後讓開身體道;『進來吧!』

臨進門時,小梅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方向,然後展顏露出了一個放心的表情,告訴隊員自己安全進去了,他可以回去了。

在小梅回頭時,韓黨立刻就知道不妙,果然他抬頭看去,不僅看到了遠處牆角的一個看著這邊的男人,還看到了剛剛走出那人加快了的腳步。

『走快點,你太慢了!』韓黨對著小梅耳邊說了一句,就像是在挑逗一樣,然後自己直接快速向前走去。

後面,小梅被韓黨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等再反應過來,韓黨已經在四五米外了,於是她顧不得生氣,趕緊快步跟了上去。

韓黨的動作被本要離開的男人看到了,就在男人感覺小梅受到了侮辱時,卻突然看見那剛剛走出研究所大門的男子在向自己笑,而且方向也直直向著自己這邊來。

『糟了!』男人一聲暗罵,然後轉身撒腿就跑,此時他想起了臨走時秦思宇曾單獨告訴過他的一句話,那就是看見有人向他追來時,什麼都不管撒腿就跑。

看見男人轉身跑開,那長的比較清秀的男人笑的更開懷了,然後身體就追進了一邊的街道。

就在兩個人先後進入那條街道后,在研究所對面的一個樓上陽台,一扇窗戶突然被打開,然後裡面的窗帘無風自動。

『候元,候元在哪?』韓黨走得快,一到地下室就瘋狂大喊,然後發動自己的速度向安置劉勝候元他們那裡跑去,至於身後的小美,他在地下室門口已經吩咐過了。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候元劉勝自一邊通道內冒出,然後緊張的問韓黨道,這段時間他們一直在擔心著秦思宇。

『快,思宇有消息了,我們先去截殺一人,要不然消息就走漏了!』韓黨一把拉過候元就跑。

『我也去!』劉勝直接追了上來。

『你去門口接人,思宇安排了一位能力者來救小娟她們,我們人多了不方便,這次是暗殺你不合適!』韓黨速度不減,一邊對劉勝解釋,一邊自進來的小梅身邊穿過。

就在韓黨候元他們拿到東西隱蔽的追出研究所時,在離研究所不遠的四條街道之外,那個長的比女人還清秀的男人不敢置信的看著胸前冒充的匕首,然後滿臉不甘的倒了下去。

而在他的前方,小梅的那位隊友還在亡命的奔跑。 第三百二十章神教交接

韓黨候元稍微偽裝了一番,然後順著之前兩人離開的路線追了上去,一邊快速的跑動,一邊不住地擔心著,擔心被人先一步尋到了秦思宇的藏身所。

循著街道的淡淡氣味,兩人隱蔽而快速地前進,但就在這時一顆從遠處而來的子彈不等秦思雨反應谷他們突然聞到了一股血腥味,兩人心裡一驚,都以為女孩帶來的隊員已經遭到了毒手,絕逼是那剛從研究所走出的變態在逼供。

二人奔跑中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意思,立刻兩人速度又快上了幾分,接著武器已經被拿在了手中。

等快跑出街口時,兩人第一時間做出了攻擊的態勢,但眼前的一幕生生的讓他們剎住了腳步,然後觀察了一遍周圍,韓黨與候元才戒備的走了過去。

入眼處,是那個比女人還清秀的男人死不瞑目的表情,雙眼怒睜圓瞪,而在他的胸前,則是一柄尋常的匕首,匕首自後背直接貫穿他的心臟。而在這之前,他的脖子已經被人勒住了,因為在他的脖子上,韓黨看到那裡的肌膚已經一片青紫。

『走,趕緊離開!』看見這一幕,韓黨立刻面色大變,這跟他想的不一樣,他們不能貿然追擊。

『等一下!』候元說著話在空氣中嗅了一下,然後將眼神轉向了他們身後的那一棟樓上,但在那裡層層窗帘遮住了一切。

『走吧,血味會引來其他人,被發現就不妙了!』韓黨低聲對候元說道。

候元明白韓黨的意思,兩人悄悄的沿著原路返回,然後直接回到了研究所,脫去所有偽裝后,光明正大的出現在了所有人面前。

『你去跟那名叫小梅的姑娘打聽一下,我這邊上去找找齊明,將這個情況告訴他,接下來就真的忙了!』韓黨看著候元嘆氣道。

『我明白!』候元背對著韓黨的身體腳步不停,只留下在空氣中傳播的一句話就離開了。

韓黨看著著一切嘆了口氣,然後就重新打起精神向著研究所大樓走去,他已經兩天沒見齊明了,今天必須上去了。

自從那一天負傷自總指揮部那邊歸來,齊明就將自己鎖在了他在研究所的辦公室裡面,不吃不喝整整兩天兩夜,在這期間他拒絕見一切人,甚至是如韓黨這樣的直系人員。

同樣的,這兩天接連前來拜訪齊明的人也是絡繹不絕,而且這些人大部分都是二級以上的進化者,就連韓黨也不明白,金陵城什麼時間有了這麼多的二級存在。

『齊少,你怎麼樣了?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訴你,現在能進去嗎?』韓黨看了看左右,然後站在門外問道。

『齊少?』半響沒有回答,韓黨又喊了一句,他已經整整一天沒有上來了,所以將疑惑的眼神看向了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