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之後,莫琮果然辭了職,正式加入貝嘉日化。

新的工作總是能帶給人新的動力,莫琰和他通過幾次話,對方聽起來都是幹勁十足又熱血澎湃,像是又回到了當初剛畢業的時候,於是也就放了心。

傅歆打趣:「你還挺像他的保姆。」

「我剛來萬達的時候,琮哥也是我的保姆,這才是朋友間該有的意義。」莫琰把文件收好,「那我去普東山了,你晚上記得吃感冒藥。」

「不親親傅總經理嗎?」傅歆問。

莫琰湊過去,在他額上碰了碰:「早點回家休息。」

霸道傅總經理和他的秘密小情人,最近定位有些模糊。

傅歆變成了感冒未愈嗓子發炎,需要躺平休息的病號,連麵條也得煮成又軟又爛,而莫琰則是跟著謝灝東奔西跑,從早到晚輪番約談品牌,忙著替萬達打江山。

普東山新店已經進入了裝修收尾階段,華潤萬象的招牌依舊保留了最初的質樸廣告體,看起來甚至有些笨拙。莫琰舉著相機,拍了張照片留存。

「顧助理。」身後有人說話。

「張經理。」莫琰笑著回頭,「好久不見。」

張大術穿了一身短袖運動服,難得放棄了那身仙風道骨的長衫,手裡拎著安全帽,說剛好在街對面的館子吃飯,所以就過來看看。

「我聽工人說,您經常會過來。」莫琰示意他把安全帽戴好。

「是啊。」張大術站在欄杆旁,感嘆道,「之前可是做夢都沒想過,華潤萬象還能變成這樣。」

沒有了慘淡的白熾燈和擁擠的玻璃櫃檯,林洛拆除了那些古舊的樓梯,把中庭上方的每一層圍欄都改成了不規則的六邊形閉環,時髦又現代。

扶手沒有用商場最常見的黑、白、灰、金,而是換成了淺淡的綠松石藍,站在最下方仰頭往上看,那些起伏的波浪和天花板的異形吊頂連接在一起,像海也像夢。

「拆掉塑封膜之後,再配合燈光,效果會更好。」莫琰指了指二樓,「那一片到時候會是顧客休息區,桌椅還沒有運過來,也是同色調。」

「幹這一行,還得是你們年輕人來。」張大術說,「我們這一輩不行了,老頭子,眼光看不長遠。」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眶有些紅,不知道是被這空曠華麗的重生感動,

還是依舊留戀自己的老商場,但不管是哪一種,都顯得溫情脈脈又充滿人情味,和之前那個刁鑽市儈的小市民判若兩人。

「不會啊。」 寶寶帶我混豪門 莫琰笑著看他,「沒有您這一輩打江山,國內的零售業也不會有現在的發展,小時候我也逛過華潤萬象,現在能和您一起讓它重生,我很榮幸,真的。」

「哎。」張大術擦了擦眼睛,「那你忙,我回去了。」

「我送您。」莫琰接過他手裡的布口袋。

工人拉下電閘做測試,「華潤萬象」四個字也跟著閃爍起來,恰好照亮前方的兩個背影,兩輩人,兩個時代。

從最初創業時的艱辛,到國營企業盛極一時的輝煌,到改革浪潮衝擊下的蕭條落寞,再到下一次的新生,

在整個過程里,新舊觀念不斷碰撞,如同一株古老的藤蔓,不斷延展出新的嫩芽,它們向上爬,並且開出新的花。

一輛漂亮的銀色跑車穩穩停在路邊。

「站這兒幹嘛呢?」林洛從車裡下來。

「剛剛送走了張經理,張大術。」莫琰看了眼天色,「怎麼現在過來,都快下雨了。」

「我知道,但工作還得做。」林洛拍拍他的肩膀,「你那邊國貨區招商怎麼樣了?」

「沒問題。」莫琰把安全帽遞給他,「商家都很配合,我們還聯繫約談了幾家老字號日化,到時候十幾年前的老包裝會重新上架,只在這家商場限量發售。」

「前兩天我碰到凌雲的吳總,她還在抱怨傅總不肯放人。」林洛檢查了一下裝修進度,「你什麼打算,要一直這麼兩頭跑?」

「沒想好。」莫琰回答。

「工作一旦太忙,就會失去它應有的樂趣。」林洛合上捲尺,隨手拎拎他的T恤,嫌棄指出,「還會讓你變得像個乞丐。」

莫琰:「……」

他看了眼鏡子里的自己。

鏡子里的人也在看他。

小王子站在灰撲撲的工地里,戴著黃嘰嘰的安全帽,衣服上有一大坨黑色油漆,全身上下只有牛仔褲能看,連小白鞋也變成了小灰鞋。

等到對方離開后,莫琰蹲在商場門前,看著瓢潑密布的雨簾,思考人生。

他原本是打算等到新店開業之後,再靜下心考慮其它問題,但現在就像林洛說的,過多的工作已經壓榨了生活。

同時應付普東山新店和Nightingale,就算目前精力暫時夠用,但也實在擠不出來更多的時間,去享受戀愛和家庭生活。

於是他撥通了一串號碼出去。

「能讓你親自給我打個電話,可不容易。」許凌川站在窗邊,「怎麼了?」

「下一輪校招幾號開始?我需要幾個助理。」莫琰說。

「沒問題。」許凌川對他有求必應,「你儘管提交申請表,後續人力會和你溝通。」

……

一進入夏季,雷雨也就成了家常便飯。

傅歆活動了一下筋骨,剛打算去冰箱里拿水,門口就傳來了「滴滴」的開鎖聲。

莫琰擰開門把,小心翼翼把頭伸進來。

傅歆和他對視。

莫琰:「……」

莫琰說:「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樓上水管壞了,物業還沒來得及修。」傅歆被他逗笑,「怎麼回自己家還偷偷摸摸的,進來。」

「好吧,但是我有點狼狽。」莫琰側身擠進門。暴雨一般都會堵車,所以他是坐地鐵回的市區,出站後到公寓這段路,雨大的有些誇張,也就順利把他澆成了落湯雞。

傅歆幫他放好洗澡水:「不是說好周末才回家嗎?」

「我想你了。」莫琰說。

傅歆停頓了一下,回頭看他。

莫琰笑了笑:「就是想你了。」

那笑容有些靦腆,眼睛卻很亮,傅歆伸手想抱他,對方卻已經彎下腰,從胳膊下方「嗖」一聲鑽了過去。

……

傅總經理被鎖在了浴室門外。

他有些好笑:「兩天沒有洗澡而已,我又不會嫌棄你。」

莫琰把花灑擰到最大。

等他洗完澡的時候,傅歆正在廚房做冷泡茶,有很芬芳的白桃烏龍香氣。

莫琰把臉貼在他背上,舒服地嘆了口氣:「我今天給許凌川打電話了。」

「怎麼會給他打電話,有事?」傅歆問。

「我想要幾個助理。」莫琰從他手裡接過茶杯,「否則現在這樣太累了,而且還會佔用我們的約會時間。」

「這樣啊。」傅歆笑笑,「那行,我沒意見。」

兩周之後,時尚芭莎人力部發來郵件,和莫琰商議最後一輪面試的時間。

傅歆站在他身後:「這麼多簡歷和作品,能看得過來嗎?」

「不需要看得很仔細。」莫琰說,「掃一眼就能了解百分之八十。」

「越來越有大人的樣子了。」傅歆笑了笑,「剛來萬達的時候,還是個什麼都不會的小朋友。」

莫琰握住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那你還把秋冬服飾秀交給我。」

「因為那時候的你看起來聰明又有朝氣,而且專業成績不錯。」傅歆說,「至於工作能力上的欠缺,我相信市場部的能力,足夠幫你彌補這個短板。」

莫琰點下郵件發送鍵,轉頭看他:「那我現在還有朝氣嗎?都快忙得沒空吃飯了。」

「所以你得學會取捨和平衡。」傅歆幫忙合上電腦屏幕,「什麼時候去凌雲面試?」

「明天下午。」莫琰靠在他身上,「許凌川對我還不錯。」

「你是Nightingale的主設計師,他當然得對你不錯。」傅歆說,「況且還有當初被冤枉的事在,想彌補也是情理之中。」

「嗯。」莫琰說,「我想睡一會兒。」

「你剛剛接手Nightingale不久,普東山的店也才進入開業倒計時,兩方都是最雜亂無章的時候,你偶爾應付不過來也是正常。」

傅歆帶著他回到卧室,「等到在凌雲有了自己的團隊,新店也忙過這陣之後,你的生活就會逐漸回到正軌,不用擔心。」

「我看完了簡歷,有幾份還不錯。」莫琰拍了拍昏沉的腦袋,「希望明天能有好結果。」

傅歆幫他拉起窗帘,讓房間變得安靜又適宜睡眠。

枕頭上殘留著很淡的檸檬草香氣。

莫琰閉上眼睛,長長地出了口氣。

……

第二天中午,照舊是許凌川開車到萬達接人。

「我真的可以自己打車。」莫琰系好安全帶,「不用老是這麼麻煩許總。」

「正好順路。」許凌川的回答千篇一律。

「是吳總讓您接我的嗎?」莫琰看著他。

「吳總只要求我盡量配合你,倒是不包括這種細節。」許凌川發動車子,輕描淡寫地說,「要聽真話嗎?最近好像有很多公司想挖你。」

「我已經要忙不過來了。」 豪門小妻很迷人! 莫琰笑笑,「目前只想給自己減輕工作量,所以您可以不用擔心。」

「雖然你肯定不願意,不過我還是想重複一遍,隨時歡迎來凌雲。」許凌川說,「比起在萬達做招商,你的才華和時間更應該用在Nightingale身上。」

絕情總裁的報復 「我暫時不打算離開萬達,這份工作對我來說很重要,甚至比Nightingale更重要。」莫琰戴上眼罩,「至於理由,你將來就會知道了。」

許凌川看了他一眼:「你這是真把我當司機?」

「所以您下次可以讓真正的司機來,或者讓我打個車。」莫琰打了個呵欠,「對不起,我真的很困。」

許凌川:「……」

小車一路開向花悅路。

時尚芭莎不管是建築還是內部設施,再到工作人員的穿著談吐,都很對得起「時尚」兩個字。不過就算是在這麼一棟神仙妖怪天天打架的大樓里,

莫琰依舊是最引人注目的那個,無論是外貌還是氣場,都很像坐在月牙上的小王子,難得紆尊降貴下凡一回。

許凌川為他準備的辦公室可以180度觀景,不過在觀景之前,他得先在電梯和走廊里被諸多同事有意無意「觀」一回。

在集團內部,莫琰已經成了傳說一般的人物,當初那些經歷過唐夏和他之間矛盾的老員工,儼然成了最炙手可熱的移動八卦源,據初步不完全統計,

在不同的故事版本里,莫琰在被辭退那天,分別經歷了烈日暴晒打不到車、瓢潑大雨打不到車、下著冰雹打不到車、被下班的同事圍觀打不到車……

總之就一個字,慘。也正是因為有了這種「慘」做對比,現在的東山再起才顯得更加難得又珍貴。原本在這一行,新人遭欺壓已經成了半公開的秘密,

幸虧有了唐夏這件事,那些心懷不軌的「前輩」們才捨得把伸長的手稍微收回去一些,圈子裡大環境得到改善,

感謝莫琰的學生不算少,這次聽說他要招助理,來報名的人就更多,人力已經經過了兩輪篩選,莫琰這裡是最後一關。

「莫琰先生,您來啦。」實習生站在門口,小心翼翼地問,「我是人力資源的小武,請問您什麼時候可以開始面試?」

「就現在。」莫琰說,「讓他們進來吧。」

……

這場面試持續了整整五個小時,直到天黑才結束。

「結果怎麼樣?」許凌川問。

「這五個人。」莫琰把簡歷整理好,「我剛已經通知過人力了,讓他們下周三來上班。」 「隋心、隋願,這麼巧,還有對雙胞胎姐妹?」許凌川隨手翻了翻,「不過有件事得提前問清楚,你是真看上了他們,還是矮子里選高個,忙得不行先湊合一個團隊?」

「哪怕當初被迫跟唐夏合作,我也從沒想過要讓Nightingale變成湊合。」莫琰回答,「相信我,只要你不胡亂干涉,他們一定會讓這個品牌變得更好。」

許凌川點頭:「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你有事沒事懟我一句。」

「大家都是為了Nightingale,你就忍忍吧。」莫琰收拾好文件,「走了。」

「讓司機送送你?」許凌川在他身後問。

莫琰卻已經進了電梯。

傅歆正在車裡等他。

「等了多久?」莫琰把下巴架在他肩頭。

「半個小時,處理了幾封郵件。」傅歆揉揉他的腦袋,「第一次做面試官,感覺怎麼樣?」

「還不錯。」莫琰說,「他們都很有想法,作品的風格也很明顯。」

「那恭喜。」傅歆笑著問,「晚上想吃什麼?」

「以後我就可以多一些空閑的時間了。」莫琰蹭了蹭,「不用再活得像一個辛苦的乞丐。」

「什麼叫辛苦的乞丐。」傅歆哭笑不得,「以後不準再重複林洛這句話。」

「本來就是。」莫琰摟住他的脖子,「我們去一九七零西餐廳好不好?那是我們第一次單獨吃飯的地方。」

「也是在那裡,我才萌生了要開闢國貨專區的想法,從而有了現在的華潤萬象。」傅歆說,「所以嚴格意義上,那裡應該是我和你,以及普東山新店的開始。」

所以就更值得好好吃一頓大餐了。

莫琰在他臉上使勁親了一口:「開車。」

「看起來這次的團隊的確不錯。」傅歆把車倒出停車場,「能讓你這麼興奮。」

「我只是覺得現在一切都很好。」莫琰說,「琮哥的新工作、Nightingale的新團隊、普東山的招商也很是順利,還有我們的未來。」

說著說著,他又有些小小的難過,唯一不好的,或許就只有鄧琳秀的病情,雖然網上目前已經沒有了李總監和那位神秘女子的緋聞,

但整件事情依舊是糟糕的,婆娑湖的別墅變成了空宅,根據媒體的報道,他們應該是搬到了鄉下老家。

「沒有再聯繫過嗎?」傅歆問。

「沒有。」莫琰搖頭,「我不敢過多打擾她。」

他的小白菜 「一條簡訊問候並不算打擾。」傅歆說,「那是你的女神,不是嗎?」

莫琰點點頭,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把信息發給了鄧琳秀。

出乎他的預料,對方居然很快就把電話回了過來。

「接啊。」傅歆笑著說,「愣著幹什麼。」

莫琰滑下綠色的接通鍵,手指有些顫抖。

「忙完工作了?」鄧琳秀問。她的聲音聽起來並不算太虛弱,還帶著一些笑意,只是說話的速度慢了很多。

莫琰的眼眶瞬間變得通紅,他強壓住情緒,從鼻子里擠出一個低低的「嗯」字。

傅歆把車停在路邊。

「我沒事的。」鄧琳秀繼續說,「還看了會兒新聞,恭喜你拿回了Nightingale。」

「我現在可忙了,剛剛面試完設計助理。」莫琰抬起頭,盡量讓自己的情緒聽起來正常,「同時被諸多資本家壓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