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趙雲一起掠陣的貂蟬,芳心中卻滿滿都是驚訝。

這還是那個被自己用鞭子抽得四處逃竄的無賴么?觀他如今的武藝,已在自己之上。

莫非一直以來,這無賴登徒子都是讓著自己?

就在此時,周啟已經撥轉馬頭,毫不遲疑地向太史慈再度衝去!

混沌之軀持續的時間只有短短15秒。目前的情形下,每一秒鐘對於他而言都顯得珍貴無比!

還剩下10秒!

這短短的10秒即便不能將太史慈幹掉,也要令他失去戰力。否則時限一過,被虐的對象恐怕就得換成自己了!

眼看靈魂戰馬就要衝近太史慈身前10米!

周啟手中長戟光芒一閃!

武將技——九洲風雨驟!

長戟如龍!

隨著他手臂一揮,如山戟影,密布夜空!

一連九戟如同一招!刺向了太史慈!

馬背上,太史慈身軀沉穩如山!乍然受傷,令他心中驚怒無比!

眼見周啟捲土重來。他一雙虎目中眼底隱隱泛紅!厚重的鎧甲上同樣紅芒閃耀!

武將技——虎撲毆狼擊!外形狂野的雙鞭迎著刺來的長戟重重擊下!

兩人兵刃再度相交!

戰場上,聲聲金鐵交擊的脆響,如同洪鐘大呂被急促敲響,震得四野一陣鳴動!

響聲停止之際!

但見太史慈口中鮮血狂噴,從馬背上高高飛起,已然被周啟一戟挑落於馬下!

機會!

周啟目中精光閃現。

趁你病,要你命!

混沌之軀所剩的時間已然不多了!

最後3秒!

馬到!人到!戟到!

周啟縱馬飛馳到尚未落地的太史慈身前,雙手奮力一揮長戟,便欲將他斬於戟下!

而就在這時,身在半空的太史慈突然渾身一震!一股絕強的鬥氣氣浪自他體內洶湧而出!

剛體!爆氣!

鬥氣及體的瞬間,周啟暗呼一聲糟糕!

「轟!」

狂猛的鬥氣如風暴一般,將他從馬背上掀了下去。這絕殺的一戟竟因此沒能斬下!

而就在這時!太史慈借著反衝之力已然安穩落地。

就在他雙足剛與地面接觸的瞬間!身上金光一閃!腳下一彈,如鬼魅般出現在了周啟的身前!

手中雙鞭高舉過頭頂,如欲震碎大地,往下狠命一擊!

無雙亂舞——金剛碎玉斷!

雙鞭落地!如山巨力之下,地面塵土飛揚,一圈圈震波四下擴散。哪怕身在外圍的雙方將士,都能明顯地感到,地面傳來一陣陣猛烈的震顫!

「噗……!」

周啟被震波籠罩,太史慈手中雙鞭每敲打一次地面,他便自口中噴出一口鮮血!

一連五口鮮血,裹著塵土,火光下,漫天儘是血霧!

就在周啟將要落地的霎那,太史慈高高躍起,手腕一翻,倒持雙鞭,如握著兩根巨大的搗葯杵,向著他的頭首和胸腹要害直直搗去!

「兄長!」趙雲臉色巨變,事發突然,令他始料不及!待要出陣相救已然來不及了!

原本義兄已經站了上風,卻沒曾想,竟被這太史慈反戈一擊!

趙雲身旁,貂蟬臉上更是花容失色。眼見那兇狠的鐵鞭即將落在周啟的頭頂!

她只覺自己胸口一痛,頓時升起一種萬念俱灰的感覺。

這無賴先後兩次救下自己的性命,卻沒曾想,如今卻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死去! 情緣 不提趙雲面帶怒容,心急如焚,貂蟬倍感神傷,驚駭欲絕!

太史慈手中雙鞭在萬眾矚目中,轟然搗下!

「轟!」

雙鞭落點,兩道碎石和塵土形成的沙柱拔地而起,直衝霄漢!

兩軍將士人人屏息凝氣,鴉雀無聲。偌大一片戰場之上,只聞江水潺潺和碎石落地的聲響!

趙雲目中神光一閃。臉上多了幾分驚疑。

雙鞭落下的瞬間,他分明地看到,義兄周啟身上閃過一道明黃色的光芒后,整個人便突兀地自地面消失不見!

一念到此,趙雲心中暗想。自己這位義兄神秘莫測,或許另有手段也說不定!

尚未散去的塵煙中,太史慈倒提雙鞭,緩緩站起身來,夜色下,他高大而魁梧的身形,宛如魔神!

眼望身前地面破開的大坑之中,除了翻卷的泥土上留下少許斑駁的血跡外,周啟已然蹤影全無!

太史慈一臉沉凝,目中閃過幾分駭然!

這昔日的靖南侯究竟何方神聖!

眼看便要斃命於自己鐵鞭之下,此人不知施展了何種妖術,竟然遁入了地面抽身而走!

就在這時!距離太史慈身後不遠的地面,突然黃光一閃。在雙方將士的的驚呼聲里,周啟面色慘白,帶著一身塵土,從地下鑽了出來!

太史慈聞聲霍然轉身,再次看到周啟的瞬間,他眸中瞳孔猛然一縮!

此人武藝精湛,且身懷異術,此戰吉凶難料啊!

自己萬萬大意不得啊!

注視著眼前的太史慈,周啟雙眼一眯,眸中多了一絲森然的寒意。

抬手給自己釋放了一個回春露,拉高出乎觸底的血量。周啟收起了長戟,手腕一翻,鎮邪劍已然握在了手中。

在他空出的左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張明黃色的符籙!

「嗯?符法!」

遠處,觀戰的陸遜眼見周啟仗劍持符,忍不住低呼出聲!

傳聞黃巾賊首張角三兄弟因遇南華老仙而獲贈《太平要術》,而此三人先後在冀州城喪身於這周啟之手。如此看來,這卷仙人饋贈的《太平要術》,如今只怕十有八九是落在了這周啟的手中!

怪不得此人割地建國后,取國號為太平天國!

嗯沒錯!看來定是如此!若是能取得此奇書以之修鍊。一旦有成,這天下豈不盡在手中!

想到這裡,陸遜眼中貪婪的目光一閃,心中頓時升起了窺覷之意!

婚心劫,獨愛俏佳人 就在此時!

周啟手中散發矇蒙紫光的符籙,無火自燃!

符紙燃盡的瞬間,隨著天地能量翻湧,一道肉眼難辨的淡青色的光芒,落在他的身上。

「風靈符!一刻鐘之內,自身移動速度增加30%!」

靈符加身,周啟頓時直覺身上一輕!隨即,手中長劍一擺,縱身向太史慈撲了過去。

人還未到,他左手一揚,十多張引雷符頓時離手而出,打著旋飛向了太史慈。

符籙離手的霎那,周啟心念一動!

半空中薄薄的符紙紅光閃耀,眨眼化作灰燼!

與此同時,戰場上方,昏沉的夜空驟然一亮!數十道碗口粗細的雷霆宛如一條條張牙舞爪的蛟龍,帶著一聲聲滋滋作響,令人心悸的電弧聲,轟然落下!

太史慈見他手中握有符籙時心中已然生疑,暗自凝神戒備。

稍後見符籙燃盡,作用其身,像是只能增益自身,治癒傷勢的術法。心中暗舒一口氣的同時,也惱恨自己未免過於緊張。

怎料周啟人還未至,自手中又突然甩出十多張符籙不說,這符籙竟然能招來天雷攻向自己!

這許多的符籙是從哪裡來的?

道道雷柱霎時將二人交鋒的一方天地化作一片雷霆的海洋!

猝不及防之下,太史慈頓時被數道雷霆劈個正著!

雷霆加身!

他頓時只覺眼前一黑,鬚髮皆張,渾身不由自主地抽搐不已!眼耳口鼻中俱是鮮血長流!大半個身軀陷入了麻痹,失去了知覺!

而恰在此時,眼前寒光閃耀,一道身影形如鬼魅,飄忽而至!在他念頭轉動間,森寒的劍光已到了眼前,刺得他臉上肌膚隱隱作痛!

「不好!」

太史慈心中大駭!借勢身軀急忙向後一倒,險之又險,與劍光擦身而過!

周啟一劍走空,臉上無喜無悲。手腕靈巧的一個翻轉。長劍瞬間由直刺變成了下削。

森冷的劍鋒依舊奔著太史慈的咽喉要害而去!

太史慈心中警兆大增。尚能活動的右臂用鐵鞭一撐地面,跌倒的身軀頓時由後仰改為向側,硬生生橫移出數尺。

而就在這時,沒曾想,周啟已然闔身撲至!

他用長劍往後腰一挑,已將太史慈超出旁人許多的高壯身軀挑飛在半空!

機會!

周啟目中精光一閃,殺意凜然。

劍仙歌訣!——輕摘宿斗換酒錢!

高高躍起的同時,他手中劍光閃耀,如同匹練。

「噗噗噗……!」

一連串金鐵碰撞和刀刃入肉的聲音響起!但見空中血光飛濺。太史慈被厚甲覆蓋的身軀上,頓時多了數十道大大小小的傷口。

「吼!」

感到自己命在旦夕!太史慈口中發出一聲咆哮,渾身五彩光芒一閃!

將魂覺醒!突然暴增的屬性,令他的防禦瞬間大增,似乎連身上的重甲也堅固了數倍!

「終於覺醒了嗎?」

周啟嘴角掛著一絲冷笑,他等待的就是這一刻!

長劍在鐵鞭上一搭,稍微借力。周啟飛起一腳將太史慈踹向地面!同時,他身體在空中異常靈巧地一個翻轉,左手連揚!又是十多張符籙脫手而出!

「符法無邊!飛岩咒!疾!」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隨著符紙燃盡,天地元氣頓時如潮汐般涌動,一顆顆方圓足有磨盤大小的巨石憑空出現,緊隨太史慈身後,砸落在地!

太史慈雙腳落地,面對迎面而來的岩石,不閃不避。口中暴喝聲連連。雙手鐵鞭連揮,打棒球一般,將一顆顆巨石擊得粉碎!

透過巨岩落下的間隙,眼角餘光瞥見周啟自空中下落。

太史慈雙目猩紅!口中怒龍般暴吼一聲!

體內鬥氣如海潮般洶湧而出,勾動天地元氣附著在雙鞭上,原本就造型猛惡的雙鞭,彷彿放大了數倍。一眼看上去,他手裡猶如揮舞著兩根門柱!

覺醒奧義——虎狼碎星破!

「耗盡全身鬥氣,發動毀滅一擊。對半徑100米內所有敵人造成1500點真實傷害。同時使其陷入3秒暈眩狀態。對主要攻擊目標額外追加3次重擊,每一擊造成500點土屬性傷害!

太史慈瞅准了周啟下落的方位,做出了預判,如瞬移般縱身來到了周啟的落腳之處!生怕他有如之前那樣遁地而走!

鐵鞭揮出,狂暴的天地元氣霎時將這身前戰場前後左右盡數封鎖!

他已然做出了決死一擊!

大地巨顫!一團團真空氣暴連珠般響起!

漫天鞭影落下,自地面升騰而起的碎石塵土,將戰場盡數遮蔽!

後方掠陣的趙雲不禁心中一緊!先前義兄周啟脫險方讓他心中舒了一口氣。此刻眼見太史慈如此狠勇,不禁又為周啟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太史慈手持雙鞭,氣喘如牛。待塵霧稍微散去,在他的視野中,依稀顯露出周啟如標槍一般挺拔的身影!

「什麼!」太史慈目光猛然一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