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陽擡起頭。打量了一眼冷家的別院,那也是一個窮酸樣子啊,跟那些大家族比起來實在是差太遠了,根本就是茅房與臥室的區別啊。

別的大家族的房子都是豪華別墅,再不濟也是大院子了,這裏也不算太大的樣子,倒像是四合院,顯得頗爲破舊,宋陽神識掃進去發現裏面的裝飾什麼的都還算不錯了。

很快宋陽便是發現,這冷家外面雖然破舊,但是裏面還真是別有乾坤,居然有一片園林,園林之中也有不少房屋,那裏纔是冷家的重要人物居住的地方,環境雖然比不上一流家族甚至是超級家族,但也還算不錯了。

“我是來找冷勇的!”宋陽開口直接說明了來意,聞言這些人頓時露出警惕之色,喝道:“家主大人不在,還請回去!”

宋陽皺眉,自己來到這裏居然被拒之門外,自己是什麼身份,不過想想對方也與自己沒什麼大仇大很的,心中很快也就忘記了。

“啊……宋大師!”

忽然間,冷家別院之中傳來一聲驚呼,一道身影飛快的衝出來,三兩下直接跑到了宋陽的面前,激動的看着宋陽,恨不得直接下跪迎接纔好,將原本那些守衛衝擊的東倒西歪,當看清楚來人之後一下子傻眼了。

這人不正是冷勇當初的師父麼,不過現在成爲了冷家的守護者,因爲宋陽賜給他的靈草關係,現在的中年男子已經達到了半部大師級的境界,想必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完全的邁出那一步了。

中年男子激動的看着宋陽,目光十分的崇敬,恭聲道:“宋大師光臨冷家,實在是在下的福分,還請裏面請!”

宋陽搖搖頭,直接開口問道:“冷勇在不在?”

“這……家主大人現在在學校,小姐也在學校……”他不敢欺瞞,直接說出了冷勇和冷香兒的所在,宋陽點頭,一步邁出快速的消失在原地了,就像是鬼魅一樣根本沒有出現過。

“不愧是名滿燕京的六大強者之一宋陽宋大師,這等風範……如果哪一天我能夠擁有這種實力就好了……”中年男

子目光熾熱道,內心依舊澎湃。

殊不知,在他的身後,一羣守衛呆呆的看着他,嘴角直抽,相視一眼問道:“這個……守護者大人居然對剛纔那個年輕人畢恭畢敬,看樣子……很崇拜,難道那個年輕人居然是一個武者?”

“你不是廢話麼,守護者大人可是武者,而且是實力強大的武者,比起之前的那兩個守護都要厲害,能夠讓守護者大人尊敬的人,肯定是了不起的超級高手,說不定是守護者大人的師父!”

“我的天哪,居然有那麼年輕的大人,了不得了不得,難道冷家要擁有更加強大的後臺了麼,這以後……”

他們內心同樣澎湃,簡直不敢想了,覺得留在冷家實在是最最明智的選擇,以後一定會跟着飛黃騰達……

宋陽離開冷家直接朝着冷香兒所在的學校走去,這是一所高中,在燕京頗有名氣,裏面的公子哥大少爺也有不少,但是大多數還算是平常人。

這所學校距離冷家的距離並不是很遠,所以宋陽就選擇了這裏,至於冷勇的話,每天都會過來接自己的妹妹去吃午餐,算算時間的話,已經距離那個時候不遠了。

宋陽來到冷香兒的學校,悄無聲息的走進了校園之中,那裏的保安對他來說不過是形同虛設,沒有人可以阻攔住他的腳步。

宋陽神識展開直接掃視了教學樓,畢竟是高中,學生很是集中,尋找起來也非常的容易,兩分鐘就已經搜尋完畢了,宋陽找到了冷香兒的位置。

神識探查的過程中宋陽還是有點詫異的,這所學校的女子比起男子來說多了差不多一倍,而且女生大多數都長得很不錯,雖然說還只是高中,但是打扮起來比起西海藝大的女人都要漂亮。

“如果我當初上學的時候是在這麼一所學校的話,這麼多的妞可以泡,說不定我也可以成爲學霸!”宋陽頗爲臭屁的想着,其實心裏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如果這是這樣的話,肯定只知道泡妞不會去學習的。

冷香兒一個人靜靜地聽課,哪怕身旁的那個女生不斷的與後面傳紙條,玩的不亦樂乎,時而發出動靜,但是依舊打擾不了這個恬靜的女孩子。

她不知道,身後不遠處一個女孩子帶着妒忌的目光看着她,咬牙切齒,與冷香兒身旁的女子打個眼神,旁邊的女子頓時拿起一聽啤酒,手一抖直接將啤酒翻在了冷香兒的筆記本上。

“啊……我的筆記本,這下糟了,我記得東西都……”冷香兒驚叫一聲,面露難色道,隨即帶着憤怒之色看向身旁的女子。

這個使手段的女子長得差不多有一百五六十斤,跟肥豬似得,瞥了一眼冷香兒冷笑道:“手抖了一下,怎麼滴,還有意見?”

聞言,冷香兒委屈的聳聳鼻子,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自己性格比較軟弱一直被欺負,現在更是如此,這些人十分過分,聯合起來欺負自己,比如丟掉自己的鉛筆袋,或者是將自己的筆記本撕掉一頁……

但是,她不能報仇,也沒有那個心思,只希望對方能夠大發慈悲不要欺負自己那就足夠了,如果告訴自己的哥哥冷勇的話,按照對反的脾氣估計免不了大鬧一場了。

“臭婊子,不就是長得漂亮一點麼,整天楚楚可憐的裝什麼裝,晚

上不知道被什麼男人弄得欲仙欲死呢,還敢給老孃裝!”肥豬罵道,不斷的翻白眼,露出令人厭惡的神色。

“胡說,我……我沒有!”冷香兒氣得發抖,淚水在眼眶之中打着轉,不爭氣的要落下來,憤怒的看着對方,這個女人不但欺負自己,還血口噴人,饒是她性格好也有點受不了了。

“賤人都說沒有,哼,估計你那層膜早就不在了吧,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過了還裝純,老孃讓你繼續裝啊,喲呵……還敢這麼看着我,想打老孃不成?”

肥豬惡狠狠的說道,說完便是一個巴掌甩在了冷香兒的臉上,後者俏嫩白皙的臉蛋上頓時浮現出一個五指印,異常清晰。

冷香兒嬌軀一顫,整個人歪向了一邊,她的力量跟眼前這個肥豬比起來根本不在一個層次,差點沒讓她摔倒。

眼淚水不爭氣的從眼眶之中落下,吧嗒吧嗒的滴落,死死地盯着肥豬,後者則是一臉不在乎的樣子,冷笑,與後排的那個長相還算不錯的女子打個眼神,意思很明顯。

“你敢打我……”冷香兒拳頭捏起來,想要還擊,但是目光不斷閃爍,總是有一種還不了手的感覺。

肥豬虛咪着眼睛,她在等待,只要冷香兒膽敢動手的話,等待她的將是最爲殘酷的懲罰,就算是扒光了衣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只要有別人撐腰的話一切都不是問題。

這個時候,課堂上的老師已經注意到了,頓時停下來看了一眼,但是發現是冷香兒還有那個肥豬之後頓時一愣,無奈的搖搖頭,繼續講課,就像是一個瞎子一樣。

這不是他不想管,而是根本不敢管,這個班裏面有一個身份頗爲尊貴的女子,是一個二流家族的大小姐,關鍵倒不是這個,而是這個女人的大哥最近在燕京可以說是風生水起,據說與一流大家族莫家關係很不錯,在燕京的地位就像是坐了火箭一樣不斷上升。

而這個肥豬就是那個大小姐的手下,既然她膽敢動手,很明顯是那個小姐吩咐下去的,如果敢管這件事情的話,估計自己明天就從學校滾蛋了!

再說了,就算冷香兒是冷家的人,但是現在冷家越來越垃圾了,原本還算得上是二流家族,現在的話……也就是一個三流家族罷了,跟前者一筆根本就是一個屁!

“你們……你們……會遭到報應的!”冷香兒憤怒的說道,又看了看後面那個女子,她知道這一切肯定是對方在搞鬼。

“看什麼看,再看將你眼珠子挖出來丟垃圾桶裏面去,再把你的臉刮花了賣去夜總會!”後面那個大小姐喝道,一臉的輕蔑,還帶着一股嫉妒之色。

冷香兒長得漂亮,而且氣質出衆,這是令她最討厭的地方,學校幾個長得帥的公子哥都被她吸引住了,這讓楊琳心中很不是滋味。

“你!”

冷香兒再次咬牙,楚楚可憐,粉嫩的小手捏緊再鬆開,很想出手。

就在這個時候,宋陽的聲音驀然從身後傳來,猶如鬼魅。

“想打就打吧,就算是打死了宋大哥替你撐腰!”

聽着這道熟悉的聲音,冷香兒嬌軀一顫,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猛地回頭,當看到宋陽那張還算帥氣的臉蛋,頓時陷入了幸福的笑容之中……

(本章完) 這道聲音出現的太過突兀了,宋陽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的身後冷香兒根本不知道,只是在見到宋陽的一瞬間就陷入了狂喜之中,撲到了宋陽的懷中,乳燕一般,淚水不爭氣的落下來,也不知道是不是興奮的。

“好了好了,香兒不哭了,只要有宋大哥在這裏就沒有人膽敢欺負你,無論是誰,都要付出十倍百倍的價格!”

宋陽冷冷的開口,目光掃視四周,頓時講課聲戛然而止,那個肥豬就像是被一頭最爲危險的眼鏡王蛇盯住了一般,就連後面的楊琳也是嬌軀一震,露出畏懼之色,這個人的氣勢實在是太可怕了。

不僅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甚至冰冷之中還透出一股無可匹敵的威壓,就像是凌駕於衆生之上的掌權者,無人可以挑釁他的權威!

任課老師扶了一下鼻樑上的眼鏡框,在看到宋陽之後心裏咯噔一下,不僅是他,其他的學生也是內心顫動,因爲從頭到尾他們都沒有反應過來眼前這個傢伙是怎麼跑進教室的?

這個簡直不科學,難道說真的有鬼不成?

“這位年輕人,你是……怎麼進來多的,這裏是課堂……”任課老師說道,但是他的話還沒說完便是戛然而止,因爲宋陽冰冷的目光直接掃視過去,令他驚懼,這種眼神實在是太可怕了。

宋陽嘴角露出不屑,掀起冰冷的弧度,慢吞吞的說道:“你也知道是課堂,既然是課堂,那麼自己的學生被人聯手欺負了卻可以坐視不管,就你也有資格說這裏是課堂?”

一句話說出來,任課老師頓時啞然,額頭上冷汗直冒,這能怪他麼,不能,因爲對他一個普普通通的老師來說,在這個大少爺小姐時常出現的地方,怎麼有膽子擺出做老師的架子?

“看來這個年輕人不好惹啊……”任課老師內心想着,看了看時間,好在現在還有三分鐘就下課了,於是急急忙忙的喊道:“下課了!”

說完,老師頭也不回的直接走出了教室,就連自己的教學講義都沒有帶走,風風火火的朝着學校辦公室走去,現在看這個架勢,估計待會會有大的事情發生,必須通知校長。

當老師離去,冷香兒方纔反應過來,開心的看着宋陽,後者點頭,隨即看向肥豬,說道:“之前的我都看見你了,現在你可以選擇,一是被冷香兒下跪認錯,並且自己扇自己一百個巴掌……”

“第二個選擇……你也可以不下跪認錯,自己扇自己,但是我會出手,而且只打你一個巴掌,但是我可以保證,一個巴掌之後你只是一具屍體!”

絕愛天王迷糊妻 宋陽惡狠狠的說道,這句話落下頓時帶着一股肅殺之氣,就像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即將出現,異常可怕。

聞言,肥豬目光閃爍,看向後面的楊琳,這時候,楊琳從座位上走了過來,冷笑道:“哎呀呀呀,我說呢怎麼清高的冷香兒大小姐居然不談戀愛,原來如此啊,在外面早就有男人了,看這樣子,這位大叔的年紀也不小了吧,除了多少錢包養你啊?”

楊琳語氣不善,冷笑連連,一句話便是讓宋陽皺眉,就連他都被氣得不輕,這個女人居然稱呼自己爲……大叔?

“哈哈哈

哈,大家都來看啊,原以爲冷香兒真的跟傳聞中的一樣冰清玉潔,現在看來不過是一個見不得人的臭婊子,早就被大叔包養了,真是骯髒齷齪,還每天做出一副清純的樣子,噁心!”

楊琳說話十分毒辣,一邊還做出了厭惡的樣子,頓時引起了不少人的反響,一個個看着冷香兒的目光也是變化,顯然是剛纔那句話起了效果了。

“真沒想到冷香兒是這種人,原來早就被人包養了,虧我之前還以爲她是冰清玉潔的,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人……”

“哎,看來冷家現在也是不行啊,居然連大小姐都被人包養了,還真是到了末路了,以後還是少跟這種人走近的好……”

“據說常少對冷香兒似乎追求很久了都沒有答應,原來是這個原因,真是太噁心了,浪費了男神的一番癡情!”

不少女生都是竊竊私語,顯然對於冷香兒的映像並不是很好,一副看好戲的樣子,而常少則是學校這裏一個頗爲有名的帥哥,長得很是陽光,招女孩子喜歡,所以被稱爲男神。

楊琳之所以對冷香兒處處看不順眼,最主要的還是因爲常少對冷香兒的青睞,對她楊琳則是視而不見。

湖人有個孫大圣 “看到了麼,這就是你冷香兒的名聲,哼,在整個學校裏面有幾個人會比你冷香兒更加齷齪骯髒,莫非你以爲有一個姘頭給你撐腰就可以跟本小姐作對了,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楊琳狂傲的說道,對於自己的背景十分的有自信,就算是有什麼問題,只要一個電話,自己的哥哥就會到場,到時候就算是校長見到了也要給面子,否則這個學校以後或許會遇上不少的麻煩事情。

聽到楊琳咄咄逼人的話語,宋陽心中怒火燃燒起來,如果不是因爲這些傢伙都是弱女子的話,真想一巴掌一個全都扇飛掉。

“香兒,你想打誰就打誰,儘管出手,宋大哥保證沒有人可以還手!”宋陽冷冷說道,冷香兒頓時一顫,點點頭,咬咬銀牙,露出決然之色。

她自然知道宋陽的手段,怎麼可能不相信呢,只要他想要打誰,就算是校長來了也沒那個資格去阻攔,就算是在這裏殺人了也沒人能擋住。

冷香兒擡手,看着肥豬,咬咬牙,後者頓時露出輕蔑之色,想要再一次揮手給冷香兒一個巴掌,當着她姘頭的面再扇巴掌的話一定非常的刺激,讓冷香兒崩潰。

但是下一刻她的眼神變了,因爲她駭然的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被有力的火鉗夾住了一樣,根本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冷香兒的手掌慢慢接近。

“啪!”

清脆的聲響傳出,一個比起冷香兒臉上那個巴掌印更加清晰的痕跡出現在肥豬的臉上,整個腦袋都歪到了一邊去,兩個牙齒飛落出來,夾雜着血沫!

“這……”所有人呆住了,這一巴掌居然連牙齒都打掉了,還是一個瘦弱的女孩子麼,就算是彪形大漢也不過如此啊!

“啊……”肥豬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身體一下子可以動了,猛地捂住自己的臉頰,畏懼的看着冷香兒,快速的向後退,深怕再一次被打。

皇上,臣妾拯救你 衆人傻眼了,冷香兒的一個巴掌實在是

太怪異了,居然將肥豬的牙齒打的掉落了,臉也是飛快的浮腫起來,很快就成了一個真正的豬頭了。

這自然是宋陽出的手,直接在冷香兒的手掌上面加註了一個成年男人全力一巴掌的力量,別說是肥豬了,就算是一個男人也根本承受不住!

“你們……你們有種,很好!”楊琳氣得跳腳,惡狠狠的蹬着宋陽和冷香兒,並沒有動手,她知道自己肯定是打不過對方的。

“琳兒,我來替你出頭,我倒要看看這個雜碎有多厲害!”有一個男生站起身來,差不多有兩米的身高,是學校校隊的,打籃球的實力還不錯。

平時他暗戀楊琳,現在終於可以一展身手了,面對冷香兒一個弱女子根本不是什麼問題,爲了楊琳就算是伸手大女人也是在所不辭。

啪!

他還沒來得及動手,宋陽就是一個巴掌甩過去了,直接將他扇飛掉,砸倒了好幾排的桌子,躺在那裏十分悽慘,牙齒也是斷裂了好幾顆。

“剛纔是你!”楊琳瞳孔微微一縮,心中猛地一顫,她忽然間想起了自己哥哥曾經說過的,有一種人十分強大,超越了警察和士兵,甚至殺人都是法律沒法去管的,這種人叫做武者。

她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是猜想宋陽十之八九就是武者了這種人自己根本對付不了,必須要打電話搬救兵了。

這個時候,門口來了幾個男子,每一個都長得挺帥氣,尤其是爲首的那個男子,長得跟電影男明星一樣,簡直沒法挑剔。

當他一出現,楊琳眼中便是閃過一絲火熱,咬咬牙,冷笑一聲:“很好,你很能打,本小姐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願意跪下來認錯的話,本小姐今天可以饒過你,如果不願意……本小姐一定會讓你後悔!”

到了這個時候,她不得不拿出氣勢來,爲了自己喜歡的男人,必須要將冷香兒踩在腳下!

“呵呵,我也只給你一次機會,要麼下跪道歉,要麼……永遠的失去了這個能力!”宋陽冷笑,不屑的看着楊琳,這種女人他見多了,以她的身份怎麼可能害怕?

“很好,你很有種!”楊琳咬牙切齒,說完便是掏出了手機打電話:“喂,哥,我被人欺負了,你快點過來幫我……”

“沒錯沒錯,一個男的一個女的,趕快過來吧,否則今晚你妹妹我就要被人給打死了!”

…………

楊琳在那裏添油加醋,說的那叫一個悽慘,直接將宋陽還有冷香兒形容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壞傢伙,就連宋陽差點都要被感染了。

掛掉電話,楊琳露出了勝利者般的微笑,冷笑道:“現在你們後悔也沒有用了,今天本小姐一定要讓你們後悔這輩子做人!”

聽到楊琳發狠話,不少人都是吸氣,知道今天宋陽兩人可能要倒黴了,不過這兩個傢伙是傻了吧,居然一動不動?如果是自己的話早就跑了!

淡淡的瞥了一眼楊琳,宋陽慢吞吞的坐下來,斜視着楊琳道:“你以爲就你會打電話?打電話誰不會,我也打一個玩玩……”

掏出手機,宋陽慢吞吞的撥通了一個電話,這個號碼屬於……慕容楓!

(本章完) 燕京,慕容家族。

一座豪華的庭院之中,栽種了無數的名貴植物,每一株都可以說是稀世少有的存在,都是慕容楓託朋友從很遠的地方運送過來的,特意爲這些花花草草準備了一個庭院,不可以說不奢華。

在這裏,有着名貴的火龍草,這種植物與火龍果完全不同,葉子就像是燃燒的火焰,上面蘊含了不少的靈氣,可以說是一種低級的靈草了,事實上火龍草本身就是靈草,不過由於在外面發育不良,沒法吸收足夠的靈氣,所以變得有點萎靡了。

另一邊,這是一株鐵木樹,雖然個頭不過三尺,但是樹木通體呈現黝黑之色,散發着寒光,就算是用刀子去砍也不一定可以將這種樹木給弄斷,這也是一種天地奇珍了,一旦成熟之後可以用來鍛造靈寶級別的武器。

還有一株星月蘭花,這是一種幾乎滅絕的品種,每一片花瓣上面都有銀色月牙印記,花瓣呈現藍色,交相輝映十分的漂亮,令人忍不住沉醉在其中。

傳說星月蘭花在月光照射之下會看到仙子起舞,當然這肯定是謠傳了,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一旦月光降臨下來,星月蘭花的味道會變得十分奇異,使人產生幻覺,這樣一來看到錯覺也是在所難免的。

除了這些,還有許許多多的花花草草,不僅有瀕臨滅絕的品種,也有一些是天地奇珍,數不勝數……

慕容楓穿着一身休閒裝,頭戴草帽悠然的再別院之中走動,手中還拿着小水壺,在他的身後跟着幾名西裝革履的男子,每一個都露出諂媚的笑容,他們是一些大家族的子弟,爲了過來攀附慕容家族,送來了不少好的禮物,得到的賞賜便是陪慕容楓一起逛花園。

醉翁之意不在酒,這些傢伙自然不會喜歡什麼花花草草,慕容楓能夠給他們什麼幫助,照顧一下他們所在的家族那纔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爲了未來,自然是跟在後面各種溜鬚拍馬了。

“本少爺最喜歡的就是這柱星月蘭花了,比起那些靈草什麼的都要喜歡,你瞧瞧這葉子……多麼漂亮,光亮光亮的,還有這花瓣,嘖嘖,簡直就是上天賜予的傑作!”

慕容楓不禁有些陶醉在其中了,十分的興奮,現在宋陽交給他的事情也完成了,而且宋陽這段時間都住在慕容家族,意思很明顯多的啊,以後慕容家族就算是成爲六大家族之首也不是什麼難事。

聽着慕容楓在那裏陶醉的話語,身後幾人頓時諂媚笑着,附和道:“對對對,這花實在是太漂亮了,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奇花,這是世界上至高的藝術啊!”

“不錯不錯,這是藝術,就算是梵高也沒法繪畫出這等藝術,渾然天成,不着一絲的瑕疵,舉世難見!”

兩人一唱一和,不斷的拍馬屁,讓慕容楓心裏美滋滋的,但是忽然他露出鄭重之色,認真道:“這你就錯了,雖然蘭花漂亮,但是比起她來說根本不值一提,在我慕容楓的眼中,唯有她纔是至高 的藝術,在本少爺的眼中,他比上帝那個婊子高尚無數倍!”

聞言,身後的兩人都是一呆,有點納悶慕容楓所說的那個“她”到底指的是誰,但是眼珠子一轉,聽聞慕容楓喜好女色,如果自己送幾個美女過來豈不是……

“楓少請放心,小

的一會兒便去爲楓少準備十個八個至高無上的藝術去!”其中一個人露出曖昧得笑容,他誤解了慕容楓的意思,覺得對方是在想要美女,他根本不知道,以前那些被送過來的美女都已經在慕容家族做了端茶倒水的丫鬟了。

整個燕京城如此不解風情的“花心大少爺”恐怕也只有他一個了!

“放屁,你這純粹是扯犢子,本少爺像是那種人麼,本少爺都說了,藝術是至高無上的,既然是至高無上的肯定只能有一個,十個八個?滾滾滾,你們懂個屁!”

慕容楓罵道,但是並沒有真的趕他們走,繼續帶着他們逛花園,讓兩人一頭霧水,也不知道哪裏得罪了慕容楓了,被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頓。

“楓少既然是喜愛花草之人,必然是一個懂得修生養性之人了,我聽聞唯有心若止水之人方可做到這一點,在這個喧囂繁華的城市,能夠做到楓少這種的萬中無一,楓少真乃人中龍鳳!”

另一人也來拍馬屁,讓慕容楓十分的享受,故意裝出了大師的樣子悠然自得,給蘭花澆澆水,修剪修剪其他的花花草草,頗有一副大師的樣子。

就在這時,一個家丁走了過來,露出恭敬之色道:“家主大人,有您的電話!”

聞言,慕容楓微微皺眉道:“看不見本少爺在陶冶情操麼,電話待會再說,莫要打擾了本少爺的雅興!”

哪怕現在是慕容家族的代理族長了,慕容楓依舊是一副長不大的樣子,喜歡自稱自己是少爺。

聽了慕容楓的話,兩個拍馬屁的傢伙頓時露出崇拜之色,這點也是讓慕容楓心中滿足,越發的喜歡這種感覺了。

“家主大人,這個電話……是宋大師宋守護打過來的……”家庭輕聲道,話音剛落,慕容楓就已經化作一道殘影衝過來了,二話不說搶過電話按下接聽鍵。

看到慕容楓這麼風風火火的樣子,兩人傻眼了,剛纔還是副陶冶情操的樣子,現在這速度堪比小馬達啊。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青蓮 “是誰的電話啊,宋守護……慕容家族的守護者不是元天青元大師麼,這……”其中一人納悶道。

“額,我聽聞宋陽宋大師也與慕容家族有關係,難道……是宋陽大師的電話?”

兩人震驚的看着對方,心中更是火熱一片,既然慕容家族比起想象中的更加可怕,不得不說這是一件好事情,必須要加把勁拍馬屁,讓慕容楓高興了才行,對自己的好處多多的。

“臥槽,戰友啊,您老人家怎麼有時間打電話過來,是爲了之前的事情麼,你放心,所有的事情都完成了……什麼,不是這個事情……額……高中啊,誰,香兒……香兒……臥槽,至高無上的藝術!”

慕容楓驚叫道,臉上一下子跟火山噴發一樣,風風火火的說了一句:“我馬上來,光速!”

說完,慕容楓直接將修剪花花草草的剪刀丟在地上,一腳踢開水壺,朝着外面走去,兩人剛剛準備好了說辭,迎了上來。

“楓少,您真是古韻大師,不僅情操高尚,更是關心天下蒼生,就連花花草草都得到了您的悉心照料……”

“不錯不錯,楓少,您真是菩薩心腸,對待花花草草都像是對待自家人一樣,而且修生養性,真是讓我等慚愧……”

說了一半,這兩人意識到不對勁了,慕容楓鳥都不鳥他們直接往外走,那架勢就像是要提着一把西瓜刀去砍人一樣,嚇了他們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