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健一邊擦傢具一邊說:「這麼護著你姐們兒?你倆不會那個吧?」

「哪個?」舞清清一臉呆萌。

王卅川撲哧笑了出來:「他說你們倆同性戀。」

「任健你找抽!」舞清清揮舞著膠皮手套就打了出來。

大家嘻嘻哈哈很快就把衛生收拾好了,舞清清連衛肖肖的床單被套都換了,看著煥然一新的宿舍,舞清清滿意地擦擦汗,招呼大家坐下喝水:「辛苦啦,清水一杯,略表心意!」

「大熱天的,清清你就這麼打發我們?太摳門兒了吧?」王卅川打趣到。

舞清清喝了一口溫水問:「那你想怎麼樣?」

「哈根達斯就行。」王卅川就想看舞清清肉疼的小樣子,可是還沒聽到舞清清反對,屋子外面傳來了鑰匙開門的聲音。

「噓!」 總裁危情:嬌妻帶球跑 舞清清比了個噤聲的手勢,隨後讓大家迅速坐到窗檯下的卡座里不準出聲。

衛肖肖在門外折騰了半天總算是把門打開了。可以看得出她很疲憊。一進門就耷拉著腦袋用頭抵住門,取下挎包摸索著把挎包掛到了門后的掛鉤上,隨意地踢掉高跟鞋,轉過身光著腳丫子,沒精打采地就往洗手間走。

或許衛肖肖低著頭走路也發現了不對勁,她猛地愣住了,隨後夢一抬頭,用手把遮擋在臉旁邊的頭髮扒拉開:「清清,清清你回來啦!」

不用看臉光聽聲音都知道衛肖肖此時此刻有多麼開心,她飛快地沖向舞清清的房間,完全沒有發現背後的六雙水靈靈的大眼睛。

「清清,清清!」衛肖肖扯開舞清清的房門,可是裡面空蕩蕩的,連個人影兒也沒有。

「不會啊,清清?」衛肖肖一轉身,才發現了重點,「清清?真的是你?回來啦?」

隨即衛肖肖和舞清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抱在了一起「肖肖(清清)我想死你了!」

「嗯嗯」五個男生故意大聲咳嗽了起來,不要把人當空氣好不好?兩位小姐姐?

衛肖肖聽到聲音趕緊放開舞清清:「死丫頭,怎麼不經過老娘同意就帶這麼多男人回家?」

「去你的,要不是他們幫我,到現在寶寶還在擦地板呢!倒是你,最近死哪風去了?衛生都不打掃?」這倆丫頭鬥起嘴來一個比一個狠。

「帥哥們好!歡迎來到我們的小窩,大家辛苦啦,不好意思,待會兒請你們吃冰淇淋……」衛肖肖趕緊轉移話題,可是話還沒說完立即被舞清清懟了回去:「吃你個大頭鬼!累死累活地拚命賺錢,就這麼胡糟蹋?讓我看看你的腳——老天!五個創可貼!衛肖肖,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魔怔了嗎?這麼拚命用得著嗎你?」舞清清心疼地蹲下來,用手輕輕地摸了摸衛肖肖腳趾頭和腳後跟上的創可貼問。

「沒事,我都習慣了看你大驚小怪的,把帥哥們都嚇壞了。」衛肖肖一把拉起舞清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我們家清清就喜歡大驚小怪,你們早就習慣了吧?嘿嘿」

衛肖肖滿不在乎地笑著,可是看在舞清清眼裡卻是比哭還難受。任健趕緊站起來回答:「看來你們模特兒真是不容易,腳都傷成這樣了還工作,佩服佩服。」

「不再看不起我們啦?沒事,有你這句話,值了。」衛肖肖還是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

看到衛肖肖傷痕纍纍的雙腳,再看看舞清清滿眼的疼惜,起初鬧著要吃哈根達斯的王卅川也不鬧了,心裡似有顆大石頭一樣堵著難受。他交往過的模特兒也不少,很少卻像衛肖肖這樣敬業拚命的,王卅川此時對兩位女孩也產生了由衷的敬佩。「衛同學,你這麼拚命工作是會累壞的。聽說你多是拍平面?那個掙不了多少錢,不如這樣,我幫你介紹一個大公司,一年接幾個活兒就夠了,也不用再這麼拼了。」

王卅川這句話倒是發自肺腑,可是舞清清卻完全曲解了他的意思,經歷了島上的事情,舞清清總覺得王卅川看到女孩特別是衛肖肖這樣性感漂亮的女孩目的絕對不會單純。

「不用了王卅川,你的關係戶還是留給其女孩吧,我們肖肖是憑本事吃飯,賺乾淨錢的,再說,人家家裡也不缺那點兒。您吶好好收著吧。」舞清清立即懟了回去。

「不是,清清你是不是誤會我了?我是真的想幫衛肖肖同學介紹工作,不是那種意思。任健,任健可以證明,老鐵,你趕緊幫幫我啊!」王卅川趕緊轉向任健求情,請求他趕緊施展讀心術。可是任健把頭一扭就是不配合。

衛肖肖也知道王卅川真的沒有惡意,趕緊打圓場:「王同學你別介意,清清和你開玩笑呢,有好的工作我當然願意接,不過只工作,不談其他你懂的。」

「必須是,還是衛同學通情達理,不像你們小肚雞腸。」王卅川指指任健和舞清清。

「誰讓你平時作風不正了?」何楚駟罵了王卅川一句,隨即忽然問道:「那個章池君哪去了?怎麼最近沒動靜了?」

「章池君?景天集團大小姐?你們怎麼認識的?」衛肖肖奇怪地問。

「肖肖,這個改天跟你解釋,你最近有沒有回家的打算啊?我想趁這兩天就回家呢。你要不要一起?」舞清清趕緊上來攔住衛肖肖的發散思維。

衛肖肖搖搖頭:「我前兩天剛回去過,你自己回吧,我這裡還有幾個活兒,完事兒了找你玩去。」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啊,我爸媽都特想認識你,一定得來聽見沒?」舞清清開心地不得了。

兩個小姐妹正在膩乎,忽然一陣清脆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任健不好意思地道了個歉,掏出手機一看「華父」!

「怎麼這個時候打電話來了?」任健小聲嘀咕了一下,不情不願地接了電話。 龜妖體內的靈力早就被吸幹了,凌天控制噬元蟲直接啃咬龜妖的肉身。

但龜妖的肉身極為強橫,一百多隻噬元蟲咬了一陣,竟連指甲蓋大小的肉末都沒有咬下來。

對於這樣的結果,凌天也不意外,這龜妖是玄龜之體,玄龜號稱靈龜一族中防禦力最強,噬元蟲雖多,其中不少剛剛擺脫幼年期,沒有經過進化,自然啃不動一個抱丹境九層而且還是玄龜之體防禦力直追法相境的存在。

凌天又把注意力轉移到了蟾妖身上,在凌天與龜妖交手時,巨猿傀儡不斷對蟾妖射出光柱,蟾妖的靈力早已耗盡,只能憑藉肉身苦苦支撐。

蟾妖已成了這樣子,自然再也無法控制留在凌天體內的金蟾液禁制,凌天輕鬆的就把金蟾液逼出體外,不過他不敢放鬆,仍用元力將毒液緊緊包裹起來。

重生之絕壁要離婚 讓凌天意外的是,蟾妖的肉身也極為強橫,雖然奄奄一息的樣子,但並沒有死亡,甚至在緩慢恢復的樣子。

光柱對蟾妖造成的傷害似乎逐漸減小了,蟾妖死死盯著凌天,九隻眼睛中的恨意,深入骨髓。

凌天神識一動,飛來一隻噬元蟲,鑽入蟾妖身體,試著咬了一口。

緊接著凌天眉頭一緊,臉色難看,蟾妖體內毒水噴出,竟把那隻噬元蟲給活活毒死了。

還好凌天知道這金蟾全身上下劇毒無比,先用一隻噬元蟲試了試,若是貿然催動大批噬元蟲撲上去,恐怕都會被毒死。

「兩腳畜,你厲害的,不過是那口紅色的魔劍而已,你為什麼不繼續用?那魔劍消耗太大,你也無法用第二次了吧!」金蟾遍體鱗傷,大量綠血湧出,他盯著凌天的九隻眼睛,露出無邊的恨意,「我和龜兄的肉身,豈是你傷得了的,等我們恢復過來,你就死定了!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追上你,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據說使用這血魔劍,會被劍中魔氣反噬,久了變成妖魔。

凌天剛才使用血魔劍時,並沒有感受到任何不適,也不知道是第一次使用,還沒有到反噬的程度,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倒是因為強行調動大量元力,超出了身體的承載上限,體內經脈受傷,隱隱作痛。

凌天不知道的是,別人使用血魔劍遭到反噬,是用自身靈力輸入血魔劍,然後劍中魔氣從靈力路徑進入使用者身體,而凌天是直接從力量池輸入靈力給血魔劍,受到的魔氣反噬當然小得多。

但仍有少許魔氣滲入體內,只是凌天暫時沒有發現而已。

突然之間,一股鑽心的疼痛冒出,如一口劍插在身體狠狠攪動,讓凌天身子一彎,差點叫出聲來。

疼痛的部位,正是先前因強用元力而受損的經脈。

凌天心中奇怪,就算經脈受損,也不可能是這種痛法?他內視身體,果然發現那受損的經脈處,纏繞著一道若有若無的黑氣。

魔氣!

凌天心中一凜,不用多想,這肯定是反噬的魔氣了,想不到這魔氣如此古怪,不僅進入身體,還有智力一般的,竟抓住了自己的痛處。

爹地快追,媽咪快跑! 就在凌天觀察那道魔氣時,一股難以解釋的負面情緒湧入凌天的腦海,其中有仇恨嗜血狂暴等多種情緒,讓凌天雙眼發紅,一股毀滅的慾望襲上身體,讓他立刻就要暴起。

凌天心頭一跳,立刻抱元守一,讓心思沉靜下來,排除了這些負面情緒。

同時倒吸了一口氣,這魔氣好厲害,只是看了一下,就差點入魔,如果讓魔氣長久的停留在體內,真的可能如厲風所說,從此魔化,變為妖魔。

難怪厲風說過,這血魔劍雖然是御靈宗三寶,但一直放在血魔堂,從來沒有人使用過,那些強者不是不能用,而是不敢用啊,就連厲風得到血魔劍后,也一次沒有使用過。

使用血魔劍的後患實在是太大了,儘管此劍威力驚人,但御靈宗的眾多強者都不敢使用,因為得不償失啊。

難道就任由魔氣停留體內嗎?不!絕不!

凌天略一思索,腦中靈光一閃,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

他的力量池是雙向的,既能把力量池中的力量灌注體內,也能把體內的力量都轉移到力量池中。

那這魔氣能不能轉移呢?凌天想到便做,意念一動,立刻把體內包括魔氣在內的所有力量都轉移到了力量池中。

做完之後,凌天內視身體,魔氣果然沒有了。

這也在凌天意料之中,魔氣是無主之氣,等於和凌天體內的元力同一性質,也能被力量池吸收。

凌天又看向力量池,頓時吃了一驚,只見力量池中的總力量,赫然變成了二百五十萬之多。

要知道先前凌天的力量池中也就一百七十多萬,對付三妖用了一些,還剩下一百五十萬左右,殺死蛇妖時,蛇妖的靈力所剩無幾,也沒有吸收到多少力量。

這突然多出來的一百萬力量,又是哪裡來的?

難道是那一縷魔氣?就這麼一絲一縷的魔氣,就相當於一百萬單位的元力,比抱丹境九層的龜妖還要多!

凌天又驚又喜,想不到魔氣這麼厲害,這血魔劍中不知道有多少魔氣,如果全部轉換到力量池中,豈不是有十億甚至百億千億的力量,以後再也不缺少力量值了。

別人對血魔劍敬而遠之,凌天卻把這件凶名遠播的魔器當作了免費的力量來源。

殺死蛇妖后,凌天不是沒有想過再次使用血魔劍,只是無論如何輸入靈力,血魔劍都沒有反應。

倒不是靈力不足,而是這血魔劍似乎有使用限制,短時間內無法使用第二次。

這血魔劍能破開空間,是一件空間類魔器,有各種限制也是很自然的,不然蠻荒大陸就要處處空間裂縫,無法生存了。

「你個兩腳畜!」蟾妖一直盯著凌天,不斷叫罵,雙眼要噴射出烈火來,把凌天恨之入骨,「我要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血魔劍是暫時不能用了,凌天把這件魔器收了起來,走到巨猿傀儡前,直接把力量池中的十萬元力換成靈力單位,然後一口氣注入。

巨猿口部驟然亮了數倍,一道亮瞎眼的巨大光柱轟然噴出。 這個年代的窗特別的小,所以她就算打開窗也不怕那些狼會跳進來咬她。

捉了幾條魚打開窗對它們說「看在你們把我逼進這屋子的份上,我給父魚吃,吃完了就回去,聽到沒有?如果你們不回去的話,我想你們都會死在我的槍下。」

也不知道那些狼有沒有聽懂,反正在這大風大雨的情況下它們是挺乖的望著她,期待她能給它們一些吃的。

以前曾聽說過很多人類同情兒狼去救受傷的狼被反撲的事,所以她就算同情心再泛濫也不會放它們進來避雨。

丟了幾條大魚給它們后蘇心優就把窗關上,因為實在是太大雨了,那些雨飄進來會把地板弄濕,隔著窗看它們把魚都叼走,然後那群狼就這樣走了。

她就納悶了,飛龍山從來都沒有這種生物,只有螞蟻,這些吃人的東西是從哪裡來的?

這時灶上的酸菜魚已經可以吃,她在這裡吃著熱湯暖飯,也不知道何弘翰吃過飯了沒有,心裡挂念著他卻不能去找他。

「咯咯咯」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開始她以為是因為風太大了吹了東西敲射門,可那敲門聲沒停過,她神情一下繃緊起來,拿起槍到門口處問道「誰?」

這大風大雨的狼群一走就有人來?難道是她的人來巡山想要進來避雨?但不對,他們有這裡的鑰匙,根本不需要敲門,直接開就好了,因為鎖在外面,就算她想開門也開不了。

「我,何弘翰!」

「翰哥?」是何弘翰的聲音,她心裡一驚,特別的激動但想了下,感覺不對勁的問他「真的假的?」

「你開門不就知道是真的假的?」門外的人是十分淡定的讓蘇心優開門,看看是不是真的何弘翰。

蘇心優還真的不相信何弘翰會突然出現在,她昨天還打電話給她說他有事情,接著被人帶走,怎麼會出現在飛龍寨。

「我不信!」

「老婆,外面又冷又大風大雨的,你快開門讓我進去。」門外的人開始用乞求的語氣。

他突然那一聲老婆,讓她相信這個是何弘翰!不過她還真的開不了門說「你看到門上那把鎖了嗎?我沒有鑰匙開不了!」

「在我爸的保險箱第三個內格里有一把備用鑰匙你去拿出來吧!他那保險箱沒設密碼!」他說完還補了句「保險箱就在床與牆這間那有個床頭櫃,其實那是保險箱。」

能這麼清楚裡面的可能真的只有何弘翰,她都不知道房間里有個保險箱,她走進去看那個床頭櫃。

她在這裡沒住幾個晚上所以裡面的東西都沒有去碰去研究裡面到底有什麼,打開抽屜,裡面還真的有個小小的保險箱,這也做得太可愛太精緻了吧?現在的工匠技術有限,他們是怎麼做出這麼小巧精緻的保險箱。

裡面還真的是有條鑰匙,正當她準備拿出去從窗口處遞給他時,她想到了這房間的大鎖並不是這種,更不可能這麼小。、

她遲疑了下沒有把鑰匙給他。

外面的人很明顯的不奈煩了繼續溫柔的喊道「老婆快點,外面雨太大了我冷!」

「那箱子里沒有鑰匙」

這樣聽聲音是

這個年代的窗特別的小,所以她就算打開窗也不怕那些狼會跳進來咬她。

捉了幾條魚打開窗對它們說「看在你們把我逼進這屋子的份上,我給父魚吃,吃完了就回去,聽到沒有?如果你們不回去的話,我想你們都會死在我的槍下。」

也不知道那些狼有沒有聽懂,反正在這大風大雨的情況下它們是挺乖的望著她,期待她能給它們一些吃的。

以前曾聽說過很多人類同情兒狼去救受傷的狼被反撲的事,所以她就算同情心再泛濫也不會放它們進來避雨。

丟了幾條大魚給它們后蘇心優就把窗關上,因為實在是太大雨了,那些雨飄進來會把地板弄濕,隔著窗看它們把魚都叼走,然後那群狼就這樣走了。

她就納悶了,飛龍山從來都沒有這種生物,只有螞蟻,這些吃人的東西是從哪裡來的?

這時灶上的酸菜魚已經可以吃,她在這裡吃著熱湯暖飯,也不知道何弘翰吃過飯了沒有,心裡挂念著他卻不能去找他。

「咯咯咯」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開始她以為是因為風太大了吹了東西敲射門,可那敲門聲沒停過,她神情一下繃緊起來,拿起槍到門口處問道「誰?」

這大風大雨的狼群一走就有人來?難道是她的人來巡山想要進來避雨? 女修重生指南 但不對,他們有這裡的鑰匙,根本不需要敲門,直接開就好了,因為鎖在外面,就算她想開門也開不了。

「我,何弘翰!」

「翰哥?」是何弘翰的聲音,她心裡一驚,特別的激動但想了下,感覺不對勁的問他「真的假的?」

「你開門不就知道是真的假的?」門外的人是十分淡定的讓蘇心優開門,看看是不是真的何弘翰。

蘇心優還真的不相信何弘翰會突然出現在,她昨天還打電話給她說他有事情,接著被人帶走,怎麼會出現在飛龍寨。

「我不信!」

「老婆,外面又冷又大風大雨的,你快開門讓我進去。」門外的人開始用乞求的語氣。

他突然那一聲老婆,讓她相信這個是何弘翰!不過她還真的開不了門說「你看到門上那把鎖了嗎?我沒有鑰匙開不了!」

「在我爸的保險箱第三個內格里有一把備用鑰匙你去拿出來吧!他那保險箱沒設密碼!」他說完還補了句「保險箱就在床與牆這間那有個床頭櫃,其實那是保險箱。」

能這麼清楚裡面的可能真的只有何弘翰,她都不知道房間里有個保險箱,她走進去看那個床頭櫃。

她在這裡沒住幾個晚上所以裡面的東西都沒有去碰去研究裡面到底有什麼,打開抽屜,裡面還真的有個小小的保險箱,這也做得太可愛太精緻了吧?現在的工匠技術有限,他們是怎麼做出這麼小巧精緻的保險箱。

裡面還真的是有條鑰匙,正當她準備拿出去從窗口處遞給他時,她想到了這房間的大鎖並不是這種,更不可能這麼小。、

她遲疑了下沒有把鑰匙給他。

外面的人很明顯的不奈煩了繼續溫柔的喊道「老婆快點,外面雨太大了我冷!」

「那箱子里沒有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