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米亞卻傳出一陣驚呼。

“快看,那是什麼東西!”

“讓我看看!”

急忙搶過米亞手中的望遠鏡,有過之前戰情通告的艦長,很清楚地知道已經有兩艘浮空船墜落、一艘大損的戰果,因此由不得他不小心。

不過在看到前方的東西之後,他還是忍不住吸了口涼氣。

如同翼龍一般的怪物,大小因爲距離和參照物的原因無法判斷,可凌厲的面容、鋒利的指爪、寬大的蝠翼、再加上怪異扭曲着位於腹部的尾巴,怎麼看,都不像是雙月星的物種,或者說,怎麼看,都是敵人。

而最主要的是,這裏可是13000米高空,整個朋族除了幽神和浮空船,沒誰能飛到這個高度,可對面的數量雖然只有十幾只,卻帶着明顯敵意的生物卻貌似飛地很輕鬆。

“蕾鈴!通知全員戒備!”

身旁的副官神情一肅,迅速領命開始分配艦橋任務。

“該死!不是說戰鬥已經結束了嗎?”

來不及做多埋怨或者解釋,艦長急忙轉頭拿起麥克風對着全船咆哮:“全船警戒!給我把來的時候裝上去的20mm炮準備好!所有戰鬥人員各就各位!”

捏了把冷汗,艦長坐回艦長席,開始向另外幾艘浮空船通報情況。

很快,空中留守浮空船們組成的小艦隊便開始相互靠攏,距離從200米縮減到了100米。

這個距離上,若是出現意外,船隻有可能導致相撞,但朋族毫無浮空船空戰經驗,這時也只能通過縮短距離,來穩定各自的人心。

※※※

“警告!全船戰鬥準備!警告!全船戰鬥準備!”

“喂,請問一下,到底怎麼回事?”

走廊之中,一名滿臉疑惑的醫生,拉住了正好經過的神情緊張的士兵,詢問起當前的情況。對於這浮空船都是第二次座的醫生而言,所謂的戰鬥準備完全是一頭霧水。

而士兵看起來很焦急,但是卻不是那種擔憂,反而透露着一種興奮,不過被拉住,他還是好好地做出回答。

“只是普通的戰鬥準備而已,您們請留在各自的艙室即可。對了,若是有抗衝擊準備之類的通告,就請抓住艙室裏面的固定物不要亂跑。”

說完,這名士兵變掙脫了醫生的拉扯,衝了出去。

“這到底怎麼回事?”

荒島種田記 走廊中,醫生們面面相覷。

而奔走的士兵卻拐過幾個拐角,然後衝向記憶中自己被配屬的戰鬥崗位。雖然只是以防萬一的準備,沒想到還真的產生了作用,這對指揮者和高層而言或許是慶幸和無奈,但對這些而一天到晚都在訓練,巴不得有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的士兵們而言,卻是興奮了。

“我的20mm大炮,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拉開一個艙室大門,裏面不是普通艙室中如同小客廳般的十個座位和對應桌子,反而是稍稍改裝之後,被固定了一具長2000mm、最大炮彈口徑20mm的雙管電磁炮的武器室。

推開炮口前方的大型舷窗,一股寒風頓時呼嘯吹入,幸好這名士兵早早地穿上了艙室中的防寒服,還帶上了頭盔,這纔沒有被凍僵。不過剛剛衝進來的裝彈手可就杯具了,此時正渾身哆嗦着穿着防寒服和頭盔。

“我靠,你小子不會等到我穿好了再開窗啊!”

復仇千金:老公禽有獨鍾 “別廢話,有混蛋已經射了,快點裝彈!”

“擦!”

電磁炮的裝彈並不複雜,因爲炮擊的反作用力完全作用在炮管而不是後膛,所以裝彈手只是將後膛打開,將規格要求並不大也不危險的炮彈放進去,然後將炮彈推到產生電磁力的炮管內即可,更不用擔心人類火藥武器那般炸膛。

隨後,炮擊手開始藉着炮口前方裝着的略顯奢侈的望遠設備尋找敵人,而裝彈手也通過肉眼來確認四周,算是爲炮擊手查漏補缺。

“別給那些傢伙打光了啊!這可是老子的初戰!任何東西,第一次都是不能忽視的!”

“不過到底什麼東西能飛到這麼高攻擊我們,這裏氧氣都有些稀薄,真他嘎的不舒服。”

“忍着點吧,這畢竟只是一個小時時間改裝的民用船,聽說新設計的軍艦可是有很好的封閉系統。”

“真希望現在開的是軍艦……啊!”

砰!

沒等這兩人找到目標,劇烈的衝擊卻讓兩人感到一陣頭暈目眩,很快,走廊上的廣播中想起了副官英氣逼人的聲音。

“警告!全員抗衝擊注意,戰爭準備。敵人,變異翼龍型怪物,注意其腹部下方的尾巴,那裏會突然拋射出具有極強撞擊力和腐蝕性球體!警告……”

“動物!?”

兩名清醒過來的士兵面面相覷,這雙月星除了雲水母,居然還有動物能飛到萬米高空,甚至還能攻擊浮空艦!

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啊。

突然一聲吼叫將兩人拉回現實,船舷似乎暗了那麼一小會兒,隨後炮擊手目瞪口呆地看着望遠設備中遠去的身影,那個剛剛擦着自己所在船舷飛過去的怪物,好像就是艦長副官所說的怪物。

“……”

“好,好大!我靠!至少也的20米翼展,這他嘎的還是動物嗎!史詩生物吧混蛋!”

“別吼了,瞄準了就給我射!”

“你以爲我不想啊!”

眼不見心不煩,只看到個影子的裝彈手,雖然也從之前通過船舷的身影體會到對方的龐大,卻還沒達到讓他驚呆的程度,畢竟幻界訓練中,士兵們無聊了可沒少用史詩生物作爲休閒時的boss來推。

“轉向了,瞄準!”

“老子知道!”

這被敵人給嚇住了的情況,讓炮擊手感覺很沒面子,兩腿小心調整距離,雙手架着兩側的炮擊按鈕,長長的電磁炮炮身對準了前方的正在轉向的目標。

一般而言,轉彎時相對速度都會下降不少,但因爲此時對方在自己眼中是橫移,反而沒有對着自己直衝或者逃跑時那麼好瞄準,因此,炮擊手只是神情專注地看着前方的怪物,然後小心地對大炮進行微調。

朋族還沒有掌握連射技術,電磁炮一個炮管一次一發炮彈,自己控制的20mm雙管炮一次也只能發射兩發炮彈,之後至少也需要10秒多的時間來裝彈,這還是自己的裝彈手技術不錯,體力充沛的情況下。

因此,每一炮都不能浪費。

“快過來,對着我衝啊,小寶貝!來吧,亮兵器吧!”

裝彈手兩手放鬆,半蹲在電磁炮旁,隨時準備填裝炮彈。就在這時,炮擊手突然冒出一陣粗口。

“我擦!那些混蛋搶怪!”

“……”

原來就在那頭怪物將要轉身對着自己所在飛船衝擊之時,從不遠處的貨運飛船上突然發出一連串的炮擊砸在了那隻怪物身上。

然而,還沒等到炮擊手轉移目標,就通過望遠設備驚恐地發現,對面的怪物除了翅膀上出現了幾個破洞外,主體居然毫髮無損。

“這,這是什麼怪物啊!”

對於手中電磁炮的信心開始不穩,炮擊手通過電磁炮的望遠設備看着轉身向貨運飛船衝去的怪物,渾身發寒。

“怎麼呢?到現在都不開炮!”

“開個毛!那怪物十幾發炮彈打在身上居然一點事都沒有。”

“你不會打眼睛、嘴巴、腹部那些地方啊,笨蛋!”

“你他嘎的才笨蛋,老子可不是那些拿着10mm狙擊炮的怪……啊!”

船舷一陣轟鳴後果,耳朵似乎都因爲劇烈的爆炸而失去聽覺,直到轟鳴聲逐漸恢復過來,炮擊手才艱難地從地板爬起,脫掉頭盔後,一股凜冽的寒風頓時讓炮擊手清醒過來。

“該死,被攻擊了!”

前方的電磁炮沒事,但是這個武器室右側彷彿完全消失,都可以看到右面的幾個艙室,這一處船舷的斷口處還流淌着帶着白煙的液體,但看起來腐蝕作用已經消失,否則單單着一炮就能滅掉整艘仙雲號。

魚也是有尊嚴的 不過,感覺安靜了好多?腦袋還留着淡藍色血液的炮擊手愣了一下,突然大驚。

“該死,統括!你小子還活着嗎?死了舉下手!”

環視四周,炮擊手最終在一片廢墟中看到了隊友的腳,之前還吵得不可開交的炮擊手手腳並用地爬到對方身旁,這才發覺自己的肩部也在流血,但他完全沒去理會。

“混蛋!不要死啊!你他嘎的全家剛剛搬到新朋島!還等着你會去給你家小子講故事!”

掀開蓋在隊友身上木板,映入眼簾的,卻只是隊友有些不甘的遺容。

“混蛋!” “艦長!左舷受損嚴重,有三個炮擊口都失去了火力,一個浮空能源倉①損壞,浮力下降!”

“艦長!新雲號通告:本艦已有30%的浮空能源倉受損,需要緊急下降!”

“艦長!外置風帆受損!船速下降80%!”

“艦長!姿態風扇脫落!”

……

壞消息,都是壞消息。

雖然之前也聽到了三艘浮空船被攻擊時,其中墜落的兩艘幾乎是被一擊擊墜,但報告之中說那是地面炮臺的攻擊。而地面炮臺的威力能達到什麼程度,這位艦長也很清楚。從前朋城,事實新朋島上的超·城防級的電磁炮,就可以一炮將浮空船砸穿,但是這次卻是明明是飛行生物的攻擊。

“向旗艦發出通告,彙報本艦情況,並請求下一步命令!”

說完,艦長突然轉頭看向一臉慘白的米亞醫師,剛剛衆人還在和平地聊天暢談,此時卻必須面對強敵,這種感受不只是米亞醫師,連船上這些作爲戰艦士兵培養的民用船船員,都感到措手不及。

但這位艦長知道自己必須保持鎮定,更是要保持思維清晰,而他很好地做到了這一點,這或許就是爲什麼不過二十多歲的他,卻能成爲朋族爲數不多的浮空船船長的原因吧。

“米亞醫師,現在情況緊急,請您領導全船醫療人員,對船上受傷成員進行緊急救援!”

“啊!這,我能行嗎?”

“您現在是全船唯一的醫師,除了你!沒人能行!”

現在一船的醫療人員不利用起來,艦長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而面對如此的信任,米亞反而有些慌亂,但當看着在場一個個繃着臉、緊張戰鬥的船員們是,她卻遲疑了,這時候若是自己膽怯,損失的會是誰?

一船人,一榮俱榮,一毀俱毀,容不得猶豫。

萌寶駕到:爹地,請投降 “給我一個船員,我不瞭解船裏的情況!”

“蕾鈴!你去!”

重重地點了點頭,艦長身旁的女副官轉身帶着米亞從艦橋的樓梯,進入了下方的艙室之中。

但是,就在兩人離開不久,艦橋中的觀測人員卻突然發出一陣驚恐的吼叫。

“全員注意!第一象限、正對30度方向,怪物攻擊!”

“艦長!正前面!”

正前方,怪物巨大的翅膀彷彿要包裹整個船身,尾部詭異的噴射口,正將一團暗綠色的球體重重地拋出,在艦橋成員的眼中不斷放大。

wωω. тtkan. ℃o

迅速抓起一旁的麥克風,滿臉絕望的艦長對着全船廣播大喊。

“副艦橋!接替指揮權!”

說完,額頂滲出了一絲汗珠的艦長,直直地坐在艦長席上,看着數百米遠處跟着那顆腐蝕球衝來的怪物,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仙雲!炮……”

砰!

這是仙雲號主艦橋中傳出的最後聲音,在這聲之後,仙雲號的指揮移交到了副艦橋。

“全艦注意,這裏是副艦長,現在接收指揮權。”

“調整作戰戰術,所有人員根據我部提供敵方方位進行攻擊!”

“左舷,第三象限,怪物一隻,全炮轟擊!”

“飛船緩步降低高度!注意!右舷第二象限出現敵影!”

……

“艦、艦長!”

正在走廊中幫助米亞醫師接收醫療人員指揮權,並分配醫療人員編組的副官,不可置信地看着走廊中的廣播,突然發狂般地轉身向主艦橋衝去。

“艦長不可能!怎麼會!”

“你要幹什麼!蕾鈴?別亂跑!”

“等等!”

米亞看着拐入轉角的副官,急忙分配其中幾名醫生帶領學徒在船內各處救援,自己則帶着三名學徒按照記憶中的道路追了上去。

之前不是還吩咐自己來指揮醫療人員嗎,之前不是還在宣揚大地論嗎?爲什麼現在怎麼會突然變成副艦長指揮了?米亞並不瞭解浮空船的指揮體系,但心中的不安卻無法拂去。

“左舷注意!Z軸負方向!齊射!”

副艦長通過遍佈全船的通信廣播,整合了全船的火力用於對付敵人,看來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浮空船此時受到的衝擊次數似乎少了很多,不過這其實也有這段時間被數量堆積着,砸落了幾頭怪物的原因。

但艦隊中損失的人員也不在少數。

忍着船身在電磁炮齊射下所產生的細微震動,米亞四人通過樓梯進入了艦橋,卻只感受到一股強風帶來的刺骨寒意。

之前裝飾簡潔幹練的艦橋,此時已經消失地無蹤,只剩下如同屋頂一般開闊的天台,以及如同地獄般的艦橋內部。

先一步抵達的蕾鈴副官,此時則滿臉淚水地跪坐在地上,背部的四翼微張擋住強風,卻已經開始結霜,懷中則是已經不怎麼看得出樣子的翼人艦長屍體。

“哎。”米亞怎會看不出兩人的關係,但此時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蕾鈴副官,請節哀。”

“怎麼會?”

檢查整個艦橋,因爲被腐蝕球直接擊中,人員無一生還。

三名醫療學徒被米亞命令下去繼續幫助其他人,而自己則嘗試着用木板擋住高空強風,同時勸解着蕾鈴副官。

雖然很殘酷,但這時候任何一個人的作用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她不想這位經驗豐富的副官沉淪下去。

生死,米亞在漫長的醫療生涯之中已經見慣了,第一個在她面前死去的就是自己的母親。此時的她很想告訴副官,與其在這裏哭,還不如繼續戰鬥爲艦長復仇,但是,話到嘴邊卻又咽了下去。

“蕾鈴副官……”

“米亞醫師,我再留一會兒,一小會兒就夠了,您先去幫幫大家吧。”

“這……”

“沒事,只是待一小會兒而已。”

“好吧。”

將手中的木板全力固定在地板上爲蕾鈴擋住強風,米亞轉身跳入樓梯之中,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黯然。

※※※

而此時,不遠處的一艘貨運飛船正上方,一名翼人正全力推開了擋住視線的船殼,然後幾拳砸開其中斷裂處的突起,隨即從身旁舉起了一杆和他體型對比起來頗顯怪異的武器。

10mm狙擊炮,長2000mm,單發單兵武器,攜帶30公斤,配備有專用瞄準鏡,有效射程2公里,穿透性極強。

但是這名士兵,卻是高度不到1600mm的翼人。

“這些煩人的怪物,皮厚肉畜真他嘎的討厭。”

翼人士兵單手將狙擊炮提起,然後拉開狙擊炮前方的支架,將起架在有些晃動,基座不穩的船身上,眼睛透過狙擊鏡直視前方,精神力卻也沒閒着,正外放在身體周圍,防備從其它方向可能爆發的危險情況。

作爲從前朋族戰隊中的狙擊手,現在的狙擊炮攜帶者,風鳴對自己的能力有着絕對的信心。但是敵人卻也不弱,他們身體很多要害部位的防禦力都極爲強大,連20mm電磁炮都無法一次性擊穿,更別提除了精度外威力並不比20mm電磁炮強上多少的10mm狙擊炮了。

連續三次更換攻擊位置的風鳴,先後射出了6發子彈,卻只有一發幸運地通過擊穿怪物眼球從而敲掉了那頭怪物的腦袋,將對方砸落地面,可這對於一直以來都很驕傲的風鳴而言依然太過失敗了。

“這艘船可是本大爺罩着的,誰也別想通過!”

右眼再次看向瞄準鏡,遠處正在被幾座20mm炮騷擾的怪物,正晃動着有些破破爛爛的翅膀左突右撞,看到大部分炮彈都對着怪物的翅膀攻擊,狙擊手風鳴難得地發出一聲讚歎。

“這些傢伙也學乖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