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見深皺著眉頭,他剛才好像是看到艾濃濃了?

手下道:「少主,車輛已經準備好了,請從VIP通道離開吧!」

沈見深不死心的又在人群里看了一會兒,然後自嘲的笑了笑,他應該是看錯了。

不過,機場里似乎多了很多人?

沈見深微微蹙眉,「這些人是在做什麼?」

手下道:「好像是在找什麼人。少主,這裡人多眼雜,您還是儘快離開吧!」

艾濃濃躲在柱子後面,看到沈見深離開了,這才鬆了口氣。

誰知道,她才剛剛從柱子後面走出來,忽然就撞上了一堵結實的肉牆。

艾濃濃的鼻子被撞痛了,低頭捂著發酸的鼻子,「你這個人走路怎麼不看路啊!」

「是我走路不看路嗎?」

頭頂上響起了男人熟悉的低沉嗓音。

艾濃濃的身形一僵,動作機械地抬起頭來。

慢慢的,一點一點的,然後男人熟悉的俊美臉龐映入眼帘。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背著光,俊美的五官藏匿在光線中,看不清楚面容,卻更加讓人覺得心驚肉跳。

「啊!」艾濃濃下意識地叫了一聲,連連後退。

一個不小心撞到了垃圾箱,傳來一聲重響。

然後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有不少人有看了過來,尤其是看到艾濃濃此刻狼狽的樣子,又不少人都投來了疑惑、同情、好奇的眼光。

艾濃濃此刻的內心是崩潰的!

她還是沒能逃掉,又落入了孟星辰的掌心!

孟星辰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並沒有上前去把她扶起來的意思。

俊美的臉孔表情是漫不經心的,好像是優雅的獵豹勢在必得地站在獵物面前。

艾濃濃的腦子裡空白了不過一秒鐘,她驟然從地上跳了起來,然後朝著圍觀人群沖了過去!

機場的候機大廳里突然多了這麼多人,本來就讓旅客們很是好奇。

再加上艾濃濃剛才撞翻了垃圾箱的動靜,更是讓不少人都在圍觀。

艾濃濃這麼忽然朝著人群里跑過去,讓很多人都沒有回過神來。

等到孟星辰的手下們回過神來,想要再去攔截的時候,艾濃濃已經鑽進了人群,一時間竟然失去了蹤影!

本來圍觀的人群就很多,艾濃濃不管不顧的沖了進去,人群頓時就被沖得七零八落的。

人擠人,不少人被撞得東倒西歪的,一時間全都亂了套。

「哎喲,你踩到我的腳了!」

「別擠啊!別擠!」

艾濃濃貓著腰,趁亂逃走了。

手下們回過神來,想要再去追,奈何人山人海,根本擠不出去。

孟星辰的眼睛微眯,呵呵,四年不見,這女人倒是長本事了!

「你們去門口守著!」孟星辰冷聲呵斥。

他的命令一下,原本還手忙腳亂的手下們總算是穩住了,紛紛朝著機場大門跑去。

艾濃濃這時候正是偷偷跑向了候機大廳門口的方向。

她混在了人群里,偷偷的溜出了大門口,還順利的坐上了機場大巴。

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她看向了下面。

孟星辰的那些手下們,把機場大門圍了個水泄不通,正在挨個檢查進出的旅客們,尤其是單身的女性。

艾濃濃還沒有來得及鬆口氣,忽然就在那些旅客裡面發現了兩個熟悉的人影。

是抱著小太陽的呂曼曼!

呂曼曼竟然還沒有離開機場!

艾濃濃的手按在車窗上,心跳幾乎都要驟停了。

小太陽好像是睡著了,乖乖地被呂曼曼抱著,粉嘟嘟的小臉歪著趴在呂曼曼的肩膀上。

呂曼曼的神情顯然有些慌張,這時候,正好有一個手下走了過來。

「站住!」 「叫你呢,抱孩子那個女的站住!」

呂曼曼的身體一僵,抱著小太陽在原地站定。

坐在機場大巴上的艾濃濃看到了,差點沒急瘋了!

「你轉過來!」

那個手下朝著呂曼曼走過去了。

呂曼曼臉上的表情很是緊張,抱著小太陽的手也不斷的收緊。

小太陽睡得不舒服,動了動小眉毛,眼看著就要醒過來了。

如果被孟星辰的手下看到小太陽那張酷似孟星辰的小臉,一切都會穿幫了!

艾濃濃再也坐不住了!

她立刻從機場大巴上下來了,故意從那個手下的面前跑過去。

果然立刻就引起了那些人的注意。

「她在那裡!快追!」

呂曼曼鬆了口氣,快走幾步,抱著小太陽趕緊上了機場大巴。

艾濃濃引開了那些手下,自己也很快被圍住了。

那些人圍住了她,並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做什麼。

只是默默地圍了一個圈,防止她跑掉。

艾濃濃眼睛遠遠地看到那輛機場大巴啟動了,開出了機場,她總算是鬆了口氣。

只是,她自己卻跑不掉了。

人群散開,一道修長的人影緩緩走來。

孟星辰站定在她的面前,如同惡魔張開了黑色的翅膀。

艾濃濃知道自己現在已經跑不掉了,索性也就不跑了。

而是抬起頭,嘲諷地看著孟星辰,「堂堂孟總,把手段全都用在了一個女人的身上,還真是好手段啊!」

孟星辰也不惱,黑眸涼涼地看著她,「你可不是普通的女人,和你結婚,我就可以正式接管孟氏,立一個有家室的好男人人設,你說你對我重不重要?」

艾濃濃:……

說得好有道理,她竟無言以對!

司機將汽車停在了候機樓的外面。

孟星辰的手下們整齊劃一地站成了兩排,將圍觀的人群給隔絕開來。

圍觀的人群里有不少人都發出驚嘆的聲音,有許多年輕的女人看到俊美的孟星辰,更是眼睛都移不開了,對著艾濃濃投去了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眼神。

艾濃濃無奈地走向了汽車。

在她的眼裡,那不是價值千萬的豪車,而是將要囚禁她自由的牢籠。

兩排身姿筆挺的保鏢,就是防止她逃跑的走狗。

只要上了車,她就會再次和孟星辰糾纏不休。

她好不容易偷來的四年自由時光也算是徹底完了。

最關鍵的是小太陽的事情會不會曝光?

艾濃濃心亂如麻,腳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

走在她前面的孟星辰似有心電感應一般,也停下了腳步,微微側過頭看著她。

他也不說話,就那麼定定地看著她。

眼神平淡,卻有著超乎常人的自信和從容。

艾濃濃的身體有些僵硬,雙腿就像是被灌了鉛一樣。

可她已經沒有無處可逃了。

艾濃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仰頭看著孟星辰,故意說道:「我腿麻了,休息下。」

孟星辰的黑眸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幽深的眼眸中露出了一抹深意。

他忽然彎下腰,將她給攔腰抱了起來。

「你幹什麼!」艾濃濃大驚失色。

「不是說腿麻了?」孟星辰的俊臉上沒有什麼表情,「想讓我抱你就直說,去美國四年別的沒長進,倒是學會欲擒故縱了?」

艾濃濃:……

四周圍觀的人群傳來了一片吸氣的聲音,有不少女人都眼冒桃心,冒出一個又一個的粉紅泡泡,露出了一臉的姨媽笑。

不管什麼時候,不管什麼年紀,女人對於霸道強勢,有錢有勢,還長得英俊的男人總是沒有任何的抵抗力。

艾濃濃掙扎著,沒好氣地說道:「你放我下來!」

孟星辰的手臂穩如泰山地抱著她往汽車的方向走去,聲音淡淡的傳來,「你是想被我抱著上車,還是被我給丟進車裡,你自己選。」

醫道至尊 艾濃濃咬牙暗恨!

反正已經很丟臉了,當然是選擇認慫啊!

她搭聳著腦袋,不吭聲了。

孟星辰深幽的黑眸深處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轉瞬即逝,沒人看到。

艾濃濃被孟星辰給放到了車上,他也坐了上來。

那些手下們等到汽車開出去,紛紛也上了後面的車。

車隊長長的排成了一排,浩浩蕩蕩的開出了機場。

艾濃濃撇了撇嘴,心裡酸溜溜的吐槽,孟星辰現在的排場可夠大的。

汽車開出候機樓,沒幾分鐘就到了機場高速的收費站。

此刻,有不少汽車正在排著隊等待出站。

而好巧不巧的,呂曼曼和小太陽坐的那輛機場大巴就在那裡排隊!

更加巧合的是,孟星辰的車停在了機場大巴的旁邊一個車道,兩輛汽車並排停在一起!

孟星辰的車子貼了黑色的車膜,外面是看不到裡面的,可艾濃濃卻可以從裡面看到外面。

呂曼曼抱著小太陽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此刻正極力降低存在感!

奈何大巴車是沒有貼膜的,可以把裡面的人看得清清楚楚!

孟星辰眉頭微動,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轉頭朝著車窗外看過去。

艾濃濃嚇得心驚肉跳,立刻坐直了身體,擋住了孟星辰的視線。

就是這麼一眨眼的功夫,隔壁的車道動了,大巴車往前開,通過了機場高速的收費站,和孟星辰的車隊拉開了距離。

孟星辰的心口莫名傳來一種說不出的感受,就好像失去了什麼很親近的東西。

艾濃濃看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急忙開口打斷了他的思路,岔開話題道:「你就算抓我回去,我也不會和你結婚的!」

孟星辰的腦子裡飛快地閃過了什麼,因為被打斷了,所以他沒能夠捕捉到那一絲的靈光。

此刻,他眯著眼睛,冷眼看著身邊的女人。

驟然出手,抓住了艾濃濃的手腕,把她往面前拖。

「你幹什麼,你放開我!」

手腕被抓住,疼痛襲來,艾濃濃忍不住尖叫道。

死亡之最終試煉 孟星辰把她拖到了自己的面前,低頭深深地看著她,「你以前在我面前從來都不敢大聲說話的,現在怎麼敢了?」

艾濃濃冷哼了一聲:「人都是會變的。」

「你是哪裡來的底氣?是沈見深給你的?」 在艾濃濃去了美國之後,孟星辰其實有派人暗中去找她。

只是總有人出來阻止,讓孟星辰的人受到了不小的阻礙。

再加上艾濃濃很快就轉學搬家了,孟星辰就這麼失去了艾濃濃的消息。

現在想來,美國是沈見深的地盤。

除了沈見深,還有誰能做到?

想到這裡,孟星辰狠狠甩開手,將艾濃濃的給直接甩了出去。

艾濃濃被甩回到了座椅上,肩膀撞到了車門上,疼得她眼淚都快要飆出來了。

四年過去了,孟星辰的脾氣比以前更加暴躁了。

四年前她受不了,四年後的她就更加受不了了!

孟星辰不說話,艾濃濃也不說話了。

縮在了座位上,極力降低存在感。

同時,她的腦子裡飛快地盤算著,該怎麼逃走,該怎麼把小太陽給藏好。

四年前,她利用孟星辰對她那少得可憐的憐憫來豪賭一場。

結果是她賭贏了,她贏得了四年的自由。

可如今,孟星辰對她那點淡薄的情分,恐怕早就消失無蹤了。

她已經沒有了和他對賭的勇氣和底氣。

更要命的是,她不能耽誤得太久,否則小太陽一直見不到她這個媽咪,一定會哭鬧的。

現在只能假意答應孟星辰的要求,然後再伺機逃走。

艾濃濃剛剛想好了對策,忽然耳邊就傳來一道略帶嘲諷的聲音,「在想怎麼逃走嗎?」

「沒有!」艾濃濃下意識地就喊了出來。

車廂里立刻回蕩起她幾乎是吼出來的聲音,聽著就讓人覺得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