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上幾個地痞卻老早就盯著她看了,這麼標誌的姑娘,光著腳丫在街上奔跑,多麼誘人啊……

追著她倒了村頭,人煙比較稀少的地方,立即堵上來。

「姑娘這麼匆忙是要去哪兒?」

不行了,身體越來越熱,越來越不能控制呼之欲出的力量:「還想要命的話趕緊滾!」

「喲,還挺潑的,哥幾個就喜歡帶爪的小貓兒……」

幾個人說著就上前,花囹羅眸里閃過一絲紅光,轉身跑出村子。

那幾個小地痞還不知情,當她是害怕逃跑,跟著就追上去。

「別過來!」

在一個地痞抓到她的手的同時,花囹羅體內的血液忽然沸騰了。

紅色的力量迸發而出,像一團猩紅的龍捲風一樣爆發。

隨著幾聲慘烈的叫聲,紅影掠過之處,生靈全部變成焦土,寸草不剩。

而那追著她的地痞也只剩下骨架子,花囹羅嚇得渾身發抖,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瞬間殺死人的事實。 巨大的紅光,驚動了村裡的人,他們跑出來觀看究竟。

花囹羅驚慌得往山林里逃去!

殺人了,她真的殺人了……

在西涼地羅殿內,即使面要殺他們的人,小丑蛋把他放倒后讓她去殺,她也是萬分不肯,也不敢的。

腦子裡滿是法制,心裡存著善良的花囹羅,殺了人之後心裡的恐懼與內疚達到了極點。

她不僅殺了他們,甚至還吸食了他們的魂魄。

她頻頻發抖。

村裡的人拿著火把上山找人,說著的都是有吃人的妖怪……

花囹羅聽到他們這說,趕緊繼續往深山裡跑。

逃跑的過程,又發作的幾次,依舊是周圍數米之內,全部生靈塗炭,寸草不剩……

怎麼辦,怎麼辦,誰來救救她?

花離荒趕到的時候,妙音已經失去了花囹羅的蹤跡,她將從葯坊出來之後發生的事,都一一跟花離荒說了一遍。

小丑蛋哭得稀里嘩啦,主人,它的主人受傷了,不見了……

「都是妙音失職,妙音願意以死謝罪。」

妙音抄起匕首就要執行以死謝罪,一道黑色的靈力打過來,將她手裡的匕首打飛。

花離荒冷聲道:「以後有的是機會死。」

赤蓮已經代他去金沙島執行聖命,青羽鸞翎正在調查花瀾玥。

「立即傳信青羽鸞翎,馬上到這兒來。」

「……是。」

寵物天王 妙音立即執行命令,寧王說得沒錯,與其死不還如先努力找到公主。

青羽鸞翎聽到花囹羅出事,當然是馬不停蹄趕來。

但是,她搜集不到任何有價值的屍語。

妙音道:「公主的魂魄之力爆發時,會將周圍所有的魂魄都吸附乾淨。」

「如此,就沒辦法通過屍語尋找她的行蹤了。」青羽鸞翎手一用力,手上的捲軸都碎了,「寧王,該怎麼辦?別說殺人,她連雞都不敢殺,現在被當成殺人的怪物她該多難受……」

「聒噪。」

花離荒腮幫子緊了緊,之前還能尋找到被花囹羅摧毀痕迹,現在卻連這個也消失了。

如果沒有再次出現新的被摧毀地,那就會有幾種可能。

一是她被人帶走了。

二是她躲進了一個即使身上的力量爆發也不會被發現的地方。

三是……

不,她不會死,她身上有鎖命令,要是觸動鎖命令,清嵐必然會出現。

花離荒深呼吸:「從最後一個被摧毀的點向四周尋找,不管是地洞還是山洞,一個都不許放過。」

「是!」

又大半日過去了……

小丑蛋的叫喊聲響徹山林:「寧王,寧王!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站在制高點的花離荒拳頭捏起,等著小丑蛋飛過來。

小丑蛋說:「在那座山的後邊有河,河上有島,有山洞……有山洞!」

花離荒縱身騎上火雲馬:「帶路!」

「嗚!」

小丑蛋飛著在前邊引路,花離荒快馬加鞭,穿過叢林。

風在耳邊呼嘯而過,記憶忽然洶湧而來。

他想起了花離鏡掉下食骨花山後,第一次與他見面的情景,那時候她已經不是原來的花離鏡,已經忘了他是誰。

……你,你到底是誰,我倆無冤無仇的,何必這樣呢,對吧?

……你不認識我?

億萬蜜婚:神祕墨少甜嬌妻 ……那個……天太黑,我看不清楚。

……好,很好……

想起了在試練塔,那是他跟她第一次並肩作戰,那時候,他是那樣的排斥她。

……可那如果我真能畫你怎麼辦?

……你想要本王怎麼辦?

……我要你答應從今往後都不許再欺負花離鏡!

……本王就給你一次丟人現眼的機會。

……吾示天地,咒殺鬼方,咒山山自崩,咒石石自裂,咒妖妖自縛,咒鬼鬼自殺,咒詛詛自滅!

……沒用的東西。

……我那是失手……

想起了在玉都,她掏走了他心口的御雷聖印,他一劍穿透她的心口,她絕望地看著他。

……花離荒,你真的,一點都不會覺得心痛嗎?

……有膽逃跑就該做好承受後果的準備。

……原來你早就發現。

……背叛本王者,必死無疑。

……花離荒,因為不會痛,所以沒心跳嗎?

……因為沒心跳,所以不會痛。

……沒心跳必然無心……

……心算什麼東西?撕開過那麼多人的心臟,卻無一人按自己的心走,要心何用……

想起他變成了七歲男童,她抱著他在地羅殿內逃亡,至始至終都把他抱在她軟弱的懷抱里。

……抱你很累的好吧。

……累也要抱著。

……知道了知道了,我抱著你。

……

……你……你長大了啊……

……你似乎不大高興?

……哈哈,怎麼會呢,皇兄身體恢復,我開心得不得了,開心,我很開心……

想到十里行宮的雪地上,她用樹魂藤蘿將他捆在雪地上,看著絲毫不會記仇,對曾經苛刻她無數的他笑容飛揚,他忍不住說。

……那本王日後專寵你一個人,如何?

……像兄妹一樣?那樣的話當然很好。

……可你要知道,我們的命運最終只有一人生存,又或者吞噬彼此融合毀滅……

……你是因為這個,所以才那麼不喜歡花離鏡嗎?

……事實比你想的更殘酷。

……我不喜歡把沒發生的事情當做事實來信仰,至少在我沒消失之前,命運掌握在我的手裡。如果到最後,就像你所說的,我們之間只有一個人存活,又或許一起毀滅,但那有怎樣?

……然而,若你我之間有朝一日只能有一個存活,那個消失的人必然是你,我會毫不留情。」

……即使那樣,為什麼要讓今天來受那天的苦?人必有一死,但相信自己會死在預言里,真的太沒意思了。比起你討厭我,我還是喜歡你喜歡我。

想到她把一枚透亮的十字架項鏈放到他眼前,和顏悅色的樣子。

……吶,這個送你!我刨的,十字架男士項鏈……十字架是守護的意思……

……你知道戒指戴在這個手指表示什麼嗎?當你亮出這個,就是對外人宣布,我已經成親了,你們不要再追我。

……那塊玉石,本就是我的,項鏈自然也是我的。

……你的你的。那你把戒指還給我。

……哼。

……喂喂喂,那是情侶戒指……項鏈可以送你,戒指你得還給我。

……都是我的。

……對戒呢,是要配對給那什麼……啊,心儀對象的。

……那你想送給誰?九千流?

……不是啊,但也不是給你。

……我的。

……好吧,你贏了。那這個也給你。你拿去送給九公主……

想到她說累極了,挪到他腳背坐下來,討好地說,哥,借我坐一會兒,就一小會兒,求你……

想到她看他射箭,手舞足蹈著雀躍著吶喊,哥你太厲害了,你是我的英雄!我崇拜你!

想到她特別悲傷的時候,坐在地上不肯走,泫然欲泣說,哥我走不動了……我不想走了……

想到她特別感動的時候,雙手攏在嘴邊大聲喊,花離荒,謝謝你!這是我見過的最美的河流,我很喜歡!

很喜歡……

到底是什麼?

他不知道。

只是,她送的東西他都想要,她的一切他都想知道,她說的話他都記得,她的每個表情他都……記在腦海。

帝淵,你贏了。你的法咒確實在我身上種下了根,想要守護她的願望,在我的身體里瘋狂生長。

曾幾何時,因為她,他空洞的胸口會飽含酸楚,即使不痛,但卻控制不住想要瘋狂。

如此,這般……

是不是就是喜歡?

是不是就是……很喜歡?

又來了!

菜刀通天 此時的花囹羅身上已經傷痕纍纍,她以為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當體內魂魄之力爆發時,就不會有那麼大的殺傷力。

可當那魂魄之力爆發時,她身上的傷就會變得微不足道。

但她不能死,如果瀕臨死亡,就會觸動清嵐的鎖命令,清嵐就得過來。

所以,絕對不能死……

砰砰,砰砰

心跳再次加速,體溫持續增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