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渡派出是快龍,那是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

但派出水系加龍系的刺龍王,那就真的不一定了。

而且還不像之前的那幾隻,都突破到了准冠軍層次,這隻刺龍王還停留在資深天王層次。

豪門新妻有點萌 雖然等級比花潔夫人高一些,但其實等級的優勢並沒有屬性的優勢大。

唯一要小心的,就是刺龍王的狙擊手特性。

此時青木的花潔夫人的實力,並不弱。

小精靈:花潔夫人(深青色)

性別:雌性

等級:70級

屬性:妖精系

特性:花幕

攜帶道具:奇迹之種

遺傳技能:仿效、誘惑、保護色、眼淚汪汪

基礎技能:撞擊、藤鞭、妖精之風、幸運咒語、飛葉快刀、祈願、魔法葉、青草場地、落英繽紛、芳香治療、魅惑之聲、鮮花防禦、打草結、薄霧場地、月亮之力、花瓣舞

傳授技能:煩惱種子、光合作用、治癒鈴聲、您先請、種子炸彈、終極吸取

技能學習器:守住、能量球、打草結、神秘守護、精神強念、

「花潔夫人,薄霧場地!」

——————————————

十更的第二更!求保底月票了。 青木率先下達指令。

接收到命令后,從花潔夫人身上散發出了薄薄的粉色霧氣。

其中夾雜著不少的妖精系能量。

薄霧場地一下子就將這個對戰場都籠罩了起來。

在這個薄霧場地中,龍系精靈將會被壓制到極限,所有的龍系技能威力都會下降百分之五十。

「這就是對龍系精靈克制最嚴重的場地技能么,果然是效果非常恐怖。」渡看著擴散完成的薄霧場地,心中略微感嘆了一下。

他和刺龍王雖然相處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他與刺龍王之間的羈絆卻是非常不錯的。

能夠感受到刺龍王身上那種非常難受的感覺。

「刺龍王,高速移動!」

雖然感嘆於妖精系對龍系精靈的剋制,但渡還是沒有任何的慌張,指揮刺龍王開始戰鬥。

青木嘴角勾勒出一絲弧度。

閉上了嘴巴,開始使用心電感應指揮戰鬥,這樣能夠讓精靈和訓練家之間的默契更高,訓練家的命令也能夠在第一時間傳到精靈的思維中。

花潔夫人與青木的這種戰鬥方式也不是第一次。

看到青木使用心電感應,渡的表情更加嚴肅。

知道青木用全力,如果無法將刺龍王的優勢發揮出來,那麼今天這場戰鬥就麻煩了。

刺龍王開始在場地中四處跑動起來,想要尋找花潔夫人的弱點。

與花潔夫人這種精靈,他也是第一次戰鬥,所以想要將狙擊手的特性發揮出來,還是有些困難的。

但隨即就看到,花潔夫人雙手揮舞,將自己的身上覆蓋上了薄薄的一層神秘能量。

「幸運咒語…」渡看到花潔夫人身上的變化,猜到了青木讓她釋放的技能的。

感到了一絲頭疼。

幸運咒語是一個輔助技能,效果也是非常的單一,就是降低自己被對方擊中要害的可能。

這個概率將會降低到極致,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也就是說,刺龍王的狙擊手特性直接就被廢了。

重穿農家種好 這也是青木在看到這隻刺龍王的資料時,覺得有一戰可能性的原因。

被克制地太嚴重。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硬攻了!

刺龍王,水炮!」

接收到命令,刺龍王停止了無用的四處遊盪,從花潔夫人的身上根本就找不到什麼明顯的弱點。

有一閃而逝的看到過,但卻很快又消失不見了。

不過這隻刺龍王的龍系和水系天賦都相當不錯。

水系大招水炮技很快就凝聚完成了,巨大的水柱直接從他的口中噴射而出,目標正是站在他對面的花潔夫人。

「月亮之力,然後使用保護色轉換成草系!」青木在看到刺龍王凝聚水炮的時候,就做出了相應的對策。

一束月光穿過房間,穿過雲層,無視白天的存在,在花潔夫人能量的勾動下,照射在刺龍王的身上。

一時間,看起來身體表面非常鋒利的龍鱗,卻是在月光的照射下逐漸變得焦黑,就好像是碰到了什麼腐蝕性的液體一般。

但此時刺龍王的水炮技能已經釋放完畢。

「想要以傷換傷嗎?」渡第一時間想到了這個。

就算是這樣,刺龍王也沒有絲毫畏懼。

「刺龍王,忍著點,衝上去使用攀瀑!」渡在刺龍王的水炮剛剛釋放后,就接著下達了指令。

下一秒,卻出現了讓他非常驚訝的一幕。

花潔夫人白色的鮮花上一抹綠光閃過,直接將自己的屬性轉變成為了草系。

強行吃下了刺龍王的水炮技能,雖然受了傷,但卻並不嚴重。

「青草場地!」青木也沒有讓花潔夫人應對接下來的攻擊,而是是用青草場地技能。

轉變為草系后,花潔夫人直接在自己腳下丟了一塊青草場地技能,效果與正常的草系精靈使用並沒有多少區別。

隨後,花潔夫人身上出現了點點晶瑩的綠色光點,融入到了她的身體內。

夫君系統我在古代當女君 刺龍王並沒有因為花潔夫人沒有做出防守的姿態而留手。

興奮地大吼一聲,衝過去的時候將剛才水炮技能所在地上殘留的水流全都吸引了過來,身體逐漸被一層閃爍著白色水花的水流包裹住。

很快就衝到了花潔夫人的面前,一道巨大的水柱衝天而起。

「花潔夫人,誘惑!」青木看著這道巨大的水流,內心沒有任何波瀾,甚至還有點想笑。

誘惑技能,對於異性精靈能夠起到非常不錯的效果,降低對方的特攻。

然後…巧了,除了少數的技能外,刺龍王大部分的技能都是特攻。

不過這個攀瀑確實是物理攻擊。

花潔夫人結結實實地承受下了這次攻擊。

自身的體力降低到了一半以下。

不得不說,渡的刺龍王培養得還是相當出色的。

無論是身體素質還是對水系能量的控制,都相當出色。

只是被薄霧場地廢了一個龍系,再被草系的花潔夫人克製得非常嚴重。

否則任何精靈在沒有做出任何防禦狀態的情況下啊,硬吃刺龍王的兩次攻擊,都不會這麼淡定的。

「來了。」此時坐在場邊的大吾淡淡地說道。

一旁的米可利和芙蓉深有體會的點點頭,再看向渡的時候,帶上了一絲憐憫。

「什麼來了?」 凰主霸權:公主挽城 坐在他們身後的小智立刻問道。

知道此時場上戰鬥情況的人,大致都已經明白了青木的戰鬥,也就小智和小茂還有花子這樣的局外人不清楚。

大吾和米可利看了芙蓉一眼,示意讓她說。

這麼羞愧的辭藻,以自己的身份是絕對不會說出口的。

倒是芙蓉對於這個非但沒有任何的避諱,甚至還非常喜歡,「這就是青木哥最喜歡的戰術!

究極無敵之你打不死我,我就能耗死你戰術!」

聽到這個名字,大吾和米可利同時撇頭,表示沒有聽說過,和我們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究極…無敵之..你打…後面是什麼來著?」小智卻是雙眼放光,好像發現了什麼新大陸。

一旁的大木博士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稍微往旁邊坐了一點。

青木什麼都好,就是這個取名….

算了吧。

「究極無敵之你打不死我,我就能耗死你戰術!」芙蓉再次大聲地重複了一遍。

而此時在戰鬥場地上的渡也是聽到了這麼名字。

頓時感覺心好累。

——————————————————

十更第三更!求保底月票! 大吾和米可利對於渡此時內心的這種無奈表示非常了解。

因為他們也嘗試過。

他們兩人就和這樣的戰術打過。

非常難受!

大吾的岩石系精靈,米可利的水系精靈,在碰到花潔夫人的時候都是如此。

但都沒有渡的刺龍王感覺難受。

龍系被克制就不去說他了,本身面對的就是妖精系。

可是現在水系技能也無法造成效果啊!

狙擊手的特性還被幸運咒語給廢了。

而且特攻還被降低。

兩個技能打下去,沒有做出任何防禦的花潔夫人抖都不抖。

「既然如此!刺龍王,冰凍光束!」渡只能選擇冰系技能。

作為對龍系精最了解的人,為了避免在龍系內戰的時候過於無力,那麼最好就是多掌握幾個冰系技能。

但在冰凍光束凝聚成功是,花潔夫人卻已經將自己的屬性從草系再次轉變回了妖精系。

下一刻,在冰凍光束髮出的時候,花潔夫人的月光再次照射到了刺龍王的身上。

刺痛!

感覺渾身都要燃燒起來了一樣。

與此同時,冰凍光束攻擊在了花潔夫人的身上。

但卻沒有任何冰渣的殘留。

因為薄霧場地的另一個效果,在薄霧場地內的精靈不會受到異常狀態或者混亂狀態的影響。

「花潔夫人,祈願!」

此時的青木,嘴角卻是出現了笑容。

如果沒有屬性克制花潔夫人,或者在硬實力上碾壓花潔夫人的存在,那就就要做好被慢慢磨死的準備。

特別是那些雄性精靈。

花潔夫人臉上帶著虔誠的笑容,雙手揮舞,一道帶著神聖光芒的射線照射在自己的身上。

祈願技能釋放。

在一段時間后,將會恢復精靈一半乃至更多的體力。

這就是花潔夫人的另一個恢復技能。

搭配上青草場地的持續效果。

只能說…有點噁心。

渡此時正瞪大了眼睛看著進行祈願的花潔夫人,一時間也不知道該下達什麼指令。

但青木可不會在這個時候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