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恐怖如斯的魔靈氣波動,源源不斷的從心臟處噴發着。

旋即莽山獰笑一聲“楊宏能將我逼到這一步,足夠你自豪的了,給我死吧……” 莽山眼中滿是瘋狂之色,現在的他已經無暇顧及,引發體內的魔靈氣後,黑色的眸子中泛着血色,滔天的魔靈氣隨之暴涌而出。

而他的實力也隨之暴漲,咄咄逼人的魔靈氣自其心臟處四溢開來,一時間兩人交手的地方完全被黑霧籠罩。

他不明白短短瞬息時間就讓剛纔一臉頹廢之色的楊宏脫胎換骨,如同換了一個人似的,鬥志昂然彷彿打了雞血一樣,變得十分亢奮。

“陌影殺!”

莽山咆哮一聲:只見一道漆黑散發着滔天黑霧的流光從手中陡然凝結,旋即向楊宏射去。

楊宏瞳孔陡然一縮,神色變得極其凝重,他能感覺到那道流光帶給自己的威脅,一個大意就可能身殞。

“譁!”

不在有任何保留全力將體內的靈力注入到修羅裂獄戟中,準備與莽山魚死網破,不過當他想起龍淵讓他主動攻擊的目的後,撤出了三分之一的靈力。

“修羅降臨……”

吐露出這四個字後,楊宏原本俊俏的臉色涌上一絲煞白,很明顯他受到了強行催動武技後的反噬之力。

不過能將莽山斬殺於此也是值得。

修羅裂獄戟快速涌出數百道密集的光線,光線交相輝映一根根交織在一起,一個巨大且又猙獰的人臉陡然形成。

猙獰人臉額頭上有着一根猩紅散發着恐怖如斯靈力波動的犄角。

一圈圈的靈力從犄角上漣漪盪漾而來,一道道水之波紋朝着那漆黑被黑霧籠罩的陌影殺……

轟隆隆!

驚天動地的音爆陡然響徹雲霄,來自雙方最強殺招碰撞爆炸後產生的餘波向四面八方擴散。

一朵武技對碰爆炸產生的蘑菇雲在虛空陡然形成,可見其巨大的威力。

噗嗤!

莽山和楊宏同時咳血,在地上犁出了兩道深深的溝壑,旋即身影如同斷了線的風箏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臉色薄如金紙一般,精神極其萎靡不振。

不過好在楊宏催動體內所剩無幾的三分之一的靈力,將爆炸產生的巨大能量擋下不少。因此受傷也比莽山輕上不少。

嘶啞有些虛弱的聲音從奄奄一息的莽山嘴裏說出:“楊宏真有你的,我融合了魔靈氣後實力大增。依然敗在你手,哈哈不過你不要太得意,二王殿將會親自降臨,百族大戰落幕之時就是所有天才的葬身之日,好好享受這臨死前的安寧吧……”

拖着重傷之軀依舊發出歇斯底里的狂笑,不過莽山心臟處四溢的魔靈氣隱隱間有潰散的跡象。

只聽見一聲轟響,莽山的身體就爆裂而來,無數碎肉向周圍散去。七雄之首就此身殞……

此時龍淵神色凝重,面對五人的攻擊有些力不從心,雖然有着戰天劍這等神器不過依然阻擋不了五人眼神種涌出的瘋狂殺意,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打,力圖將龍淵抹殺。

鐺鐺鐺!

一聲聲脆耳的金鐵碰撞聲連綿不絕,刺眼的火花從劍身上濺射出來,莽氏五兄弟聯手產生的力量讓龍淵應接不暇,隱隱間龍淵要被五人鎮壓的跡象。

“呼呼,這五人怎麼了個個跟打了雞血似的變得這麼亢奮,而且實力也越來越強了。不行再這樣下去我可能就要玩火了。”

龍淵額頭上一顆顆豆大的汗珠傾落,大口喘息着,體內的靈力也在迅速的消耗着。再這樣下去很有可能靈力耗盡,難逃被斬殺的厄運。

數百個回合的交鋒,讓龍淵有些精疲力盡之感,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儘可能的給成空,天龍地煞三個人爭取到足夠的時間,這也是一開始楊宏主動進攻莽山的最初目的,找尋莽氏七雄體內蘊藏得魔靈氣源頭。

咻咻咻!

幾道撕裂空氣凌厲的劍芒朝着五個爆射而去,摧枯拉朽的戰鬥,讓雙方都耗盡了大量的體力。不過差距越來越明顯,在五個連續不斷的強攻下。龍淵開始出現退敗的跡象。

甚至於電光火石之間勝負就已經分曉,現在龍淵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堅持。儘可能的爭取一下時間。

砰!

雖然龍淵身影迅速避開來自五個人的攻擊武技,不過因爲長時間的靈力消耗導致他一個側身後,被武技擊中後背。

整個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跌落下來,將堅硬的黑色地面都砸出一道一人深的大坑,可見其威力。

龍淵被擊中的後背血肉模糊,創傷面積覆蓋了整個後背,焦黑一片黑色的淤血從患處滲出,樣子十分狼狽不堪。

“還是不行嗎?力量竟然強到了這種地步……”

在距離龍淵不遠處趴在地上喘息着的楊宏,眉頭緊蹙,現在的他恨不得站起來將那剩餘的莽氏兄弟盡數斬殺,可是現在的他也僅夠自保,身體處在強大負荷下,一時半會也無法動彈,這讓他急得心裏滴血。

“快啊,在快點,你們三個動作再快點啊,一切希望都看你們的了!”

楊宏拳頭緊握,心中默唸道,這次他和龍淵孤獨一擲,將所有希望都寄託於尋找魔靈氣源頭的三人身上,沒有魔靈氣增幅的五個人,對他們來說翻手間就能輕易滅殺,如同踩死一個螞蟻一樣簡單,不費吃灰之力……

可事情遠遠沒有他們預計的那般順利,甚至於已經脫離原先的計劃。

與此同時成空,天龍、地煞三個人眉頭緊鎖,一臉茫然的尋找着,焦頭爛額香熱鍋上的螞蟻炙熱難耐。

“你們看就是這裏!”

成空矮小的身軀顫抖起來,打着哆嗦說道,一臉的驚恐之色。

黑色無邊的大地上,一處不顯眼的地方,大約只有一個平方左右,只不過一眼泉水從地底源源不斷噴涌着,那泉水四溢着一絲絲的黑霧,如果被仔細看的話,就認爲這是折射產生的倒影。

“大哥果真料事如神,方圓五里內絕對有魔靈氣源頭存在,不然莽氏七雄不可能那麼囂張!”

天龍望着臉上洋溢這得意之色的成空,撇了撇嘴道“行了別貧了,大事要緊,照公子的實力應該快到極限的,就要支持不住了,必須要快!”

旋即低喝一聲“天殘星雲裂”

“地裂山崩拳”

“荊棘刺殺”

三個人不要有一絲保留,直接將自己最強武技催發,三道帶着毀滅天地的狂暴的宏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着那一眼源源不斷噴涌得泉水轟去。

嘩嘩譁!

巨大的威力激起十幾丈高的水花,而剛纔還在噴涌的一眼泉水被武技產生的炙熱高溫給蒸發了。

後背火辣辣鑽心的劇痛,讓龍淵牙齒緊咬,雖說有着木靈珠這等逆天之物,不過在精神之海的木靈珠並沒有治療龍淵後背的傷勢,只是告訴龍淵一旦她施救的話,就可能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嚴重的話會給他帶來殺身之禍。

“咦!老三我的實力怎麼感覺減弱了?”

“二哥我的也是?”

“二哥,三哥,魔靈氣正在迅速潰散,我的實力以驚人的速度消減着,怎麼辦?”

……

五個人面面相覷,立刻知曉了事情的嚴重性,失去了魔靈氣的增幅,對他們來說絕對不亞於驚天霹靂,而他們感覺到源自內心的後怕。

一個個驚恐萬狀像失去靈魂一樣,龍淵看到幾個人的恐懼的樣子,旋即翻手一拍借力而起。

身影陡然一轉顧不得後背的疼痛,戰天劍迅速一揮,一道足以撕裂虛空的劍光猛然朝着五個肆虐而去。

劍光所過之處都被削開,留下來恐怖如斯的劍意。

“不好,是哪少年,他竟然還有靈力,兄弟們擋住!”

五個人急匆匆催發體內已經所剩無幾的魔靈氣,天真的認爲應該可能抗下龍淵這驚世一劍。

噗噗噗!

下一刻劍光從五個人脖頸處一閃而過,五個人一臉的呆滯滿是恐懼之色,一個個頭顱與身體分離,一道道血柱從脖頸處噴涌而出。

至此莽氏七雄全滅,身殞此地……

譁!

龍淵大手一揮將五個人的百戰牌一把抓住,旋即將百戰點注入自己的裏面,瞬間已經集齊很多百戰點的淵盟,此刻又有了近千點百戰點進賬。

達到了驚人的三千點,有資格衝擊百戰榜前五,甚至可以當做衝擊第一的本錢……

“呼,終於解決了……”

龍淵如釋重負的說道,旋即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着。

天魔神潭一處不知名的地方。

一男兩女三道人影謹慎的打量着周圍,生怕一個大意就被偷襲,落得個隕落的下場。

“師兄,師姐我能感覺到立刻我就要突破了,你們幫我護法,這裏的天地靈力還算充足,足夠我晉級的了!”

那一男一女回答道“放心吧師妹,有我們在沒人敢傷害你,你放心的突破吧……”

“多謝師兄師姐了!”

如果龍淵在這裏的話,絕對可以認出三人,因爲三人身穿同色的道袍,有一條青色的龍盤旋在胸口的標誌,這三人赫然就是龍淵在雷玄殿青龍院的師兄師姐,以及和他有着肌膚之親,擁有冰靈族頂級血脈玲瓏的秦雨。

其餘二人分別是水皇的後人北玎玎,以及手持紫金鳳來簫的羊種。 百族大戰已經進行到了最爲關鍵的時刻,倖存下來的人無不是踩着別人的屍體走到了現在,天才中佼佼者,這次血與火的歷練讓很多所謂的天才身殞,從而讓真正的天才揚名立萬。

秦雨盤腿而坐,手指輕捻,一股磅礴的靈力氣息從九天之上會聚,轉而匯入秦雨的身體,剎那間一股驚人的靈力氣息陡然釋放出來。

秦雨牙齒緊咬,忍受着靈力在體內肆虐的痛楚,儘可能的突破這一層壁障。

氣息越來越不穩定,紊亂無章時而強,時而弱……

“師妹可要堅持住啊,乾坤境不是那麼容易就突破的。”

羊種一臉的擔心望着秦雨俊俏的臉頰上鼓起的青筋,他能體會那種撕心裂肺的劇痛,因爲前不久他也突破到了乾坤境。

只有北玎玎在接受雷玄殿長老使用靈力進行醍醐灌頂時,僅僅突破到了至尊境巔峯,距離乾坤境只有一步之遙。

秦雨在經過數十次生死搏殺後,感覺自己一直不曾突破的那一層屏障竟然有了一絲鬆動,隱隱間有龜裂潰散的跡象。

直到現在覺醒了冰靈與玲瓏血脈後,她的實力可謂是與日俱增,短短几天便已經觸摸到乾坤境的門檻,突破只是時間問題。

“師兄,這都過去四五個時辰了,師妹的氣息越來越不穩定了,有些紊亂靈力有潰散的跡象,要不要出手幫幫她?”

北玎玎眉目緊蹙,向羊種說道,在距離秦雨幾丈處,來回不停渡着步子,同時又謹慎的望着隨時可能發生的偷襲。

秦雨周遭狂暴的靈力瘋狂的涌入她那有些孱弱的身體。 音樂系導演 她的身體也慢慢懸浮起來,面目極其猙獰好像就要支持不住了。

“師兄我們出手吧!師妹這樣太危險了,我能感覺到師妹的氣息斷斷續續的。再這樣下去突破不了,靈力不能共同轉化。就可能被狂暴的靈力將身體撐爆了”

羊種自然知曉其中的嚴重性,無奈道:“在等等吧,如果師妹進入到了關鍵時刻,我們一旦強行出手會可能讓師妹功虧一簣,甚至於經脈寸斷,一切都要看師妹自己的,一切外力對她來說,作用不大……”

“可是……可是……”

北玎玎欲言又止。望着秦雨額頭上突起的青筋,眼睛都有些泛紅,這是又能怎麼樣?只能默默的祈禱,一切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這種事情可謂是一種拿生命做賭注的豪賭,一旦成功就此踏入乾坤境,同時擠身於頂級實力層次,不過凡事都有兩面,一招榮,一招損。

呼呼!

狂暴靈力形成的氣流瘋狂四散來,將周圍的碎石捲起。以極其驚人的速度旋轉着,秦雨身上的靈力波動也逐漸穩定下來。

拐個王爺來種田 窈窕的身姿從懸浮的半空徐徐降落,好像已經平安突破了。然而事情遠遠不止這麼簡單。

不過北玎玎嘴角微翹流露出一絲笑意,“師兄,師妹突破了!”

不過羊種依然眉目緊鎖,比北玎玎實力高出一個境界他自然瞧得出秦雨此刻的變化。

喃喃自語道“覺醒了冰靈族血脈玲瓏後,師妹想要突破根本就是天方夜譚,看來師弟帶給他的心魔太深了,以至於走不出來……”

羊種得到雷玄殿紫金王的傳承,自然從高層知曉一些秦雨與龍淵的關係。

“一切皆有因果,是福是禍一切全靠你的造化了師妹。”

羊種雖然很想出手相助。可那不是幫她而害她,因爲他知道自己一旦出手可能會導致她根基不穩。甚至任督二脈都可能瀕臨寸斷……

遠處幾道驚人的靈力氣息朝着秦雨三人快速奔來。

“大哥你看,這方圓幾裏的靈力被人調動了。那股氣息是有人要突破乾坤境了。”

其中一個人驚呼道,眼中閃現出炙熱的戰意,這是一個有着嚴格等級制度的聯盟,隸屬於麟嘯的第三戰隊。

是迄今爲止實力最強的聯盟,盟主麟嘯高居百戰榜單第二名,無人可以撼動,不過一向謹慎的他,依舊對所有可能威脅到自己的勢力斬草除根,生怕有一隻黑馬橫空出世,阻擋他的修道之路。

或許是太過於謹慎,隱隱間他有些魔障,建立惡魔聯盟的最初目的就是給他提供源源不斷的百戰點供給,而他的三隻戰隊則是他養的分子以放不測。

謹慎奸詐的他,做事都有兩手準備,最好最壞的打算,所以才能憑藉諸多手段登上這百戰榜第二名的位置。

不過他絲毫沒有費一絲靈力,全部依靠他的分子庫提供的,輕而易舉位居第二名的寶座。

與此同時剛剛結束與莽氏七雄搏鬥的龍淵幾人,都在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補充了消耗的靈力。

絲毫沒有意識到危險正一步步向他們走來……

“那個白髮的小子交出你手中的劍,本王子可以留你幾個一條小命,不要妄想負隅頑抗,我是不是給你這個機會的。”

童鑫獰笑道眼中滿是得意之色,“阿五,阿六,你們上除了那個白髮的小子,其餘的隨你們的便,記住我可不想見到一會後他們五個還能站起來!”

隨後兩道壯如鐵塔的身影從童鑫背後走來,拳頭咔咔作響,骨骼關節爆鳴,以驚人的速度朝着五人躍去。

“公子快走這是魂族的四大護法的老三,老四,我擋住他們你們快撤!”

“地煞將你的死淵之火全面釋放,今天就是我們爲主公效力的時候了!”

天龍發出歇斯底里的咆哮,將自己體內的靈力瞬間全部匯聚到雙拳之上,一股狂暴的靈力涌入拳頭,剎那間拳頭變得通紅無比。

“粉身碎骨拳!”

地煞一看天龍將拼命的武技都催發出來,淚水涌滿了眼睛,想起來兩個人一路走來,經歷過無數風風雨雨

一路相伴。雖然不是親兄弟,但那種兄弟情義早已超脫生死。

“哈哈,大哥你怎麼能讓你一個人走呢。兄弟來陪你,黃泉路上我們也好有個伴。遇見那閻王老兒,我們兄弟二人也要拔掉他的幾根鬍子!”

一聲聲放蕩不羈的狂笑陡然響徹九天之上,兩個人背對着背一臉的決然之色。

“好!有種老子送你們兩兄弟歸西!老六你不要動,好久都沒有活動了,骨頭都快要生鏽了,這次就讓他們陪我好好的打上一架”

兩位壯如鐵塔的大漢,在距離五個幾米處停下了腳步。低頭商量着什麼。

其中一個身材較爲矮小,不過身高也超過的兩米的漢子。無奈的聳聳肩“好吧就依你吧,不過你上次得到三王子賞的瓊漿玉露要拿來請客,否則我可不幹。”

“哈哈,都聽你的不就是五千年陳釀的瓊漿玉露嗎,等我們回去老子請客,請你喝個夠!”

那位身材還要高大威猛的壯漢道,眼神中涌出瘋狂的戰意。

嗖!

甚至沒有看到他是怎麼動了,僅僅一個呼吸就到達了天龍的面前,“嘖嘖,修羅族的粉身碎骨拳老子到要領教一下。”

“開山拳!”

阿五低喝一聲。只見他粗大的胳膊上的肌肉隆起,一股強勁的拳風重重向天龍砸去。

咚!

隨着一聲沉悶的肉響,阿五的狂暴拳風直接將天龍使出最強武技粉身碎骨拳給正面擊碎。同時擊碎還有天龍的胸膛,五臟六腑都被震得移位,天龍整個人被巨大的力量給擊飛,在地上砸出一個一米深的坑。

口鼻鮮血四溢掙扎了幾下,便停止了呼吸……

“大哥!”

“天龍!”

“大個子!”

……

成空,楊宏、地煞同時看着天龍被人一擊必殺,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大哥走了,兄弟豈敢獨活,我說過黃泉路上我們一起闖。遇見那閻王爺也要拔下他的幾根鬍子來,大哥兄弟隨後就來……”

“死淵之火。燃燒萬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