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表情看起來很隨意,教人看不出喜怒,掃把星一時間被問着了,頗是尷尬道:“那倒是沒有,老祖在的時候,住在七星觀的後山菩提洞內。”

“不過,丹師兄、七師兄他們說了,秦帝本就是祖師爺的密友,如今又是方寸山的主人,我等一點心意,絕無他意。”

“當然,如果你不喜歡,我們可以立即拆掉。”

掃把星額頭上現出了一絲冷汗,慌忙解釋道。

如今的秦羿,雖然修爲遠遠不及他,但王者之氣十足,壓的他連氣都喘不過來。

“既然蓋了就留下吧,你說的對,我是我,祖師是祖師,方寸山我做主,這座宮殿,我笑納了。”

秦羿淡淡一笑,朗聲道。

“是!”

掃把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大喜道。

正說着,前邊一個穿着黑色長袍,面色枯黃,身材幹瘦的男子快步走了過來,見了秦羿當先拜道:“弟子魯千秋拜見長生大帝。”

“你是祖師的第七弟子,有何本事?”

秦羿已經接受了大帝這個身份,對於這些先天期的神仙弟子下拜,顯得很坦然。

他也曾是十八獄的主人,而這些人跟那些臣子沒什麼兩樣,所以絕不會有半點突兀。

“弟子愚鈍學不會祖師爺的長生大法,只學了些旁門機關、建築雜術。”

“弟子等拜秦帝所賜,得以再生,無以爲報,所以給大帝蓋了這座歇腳之處,弟子手藝不行,此處自然是無法與靈山寶殿、雲霄宮、西天池相比,還望秦帝莫要介意纔好。”

總裁大人非我不可 魯千秋長身作揖,恭敬道。

“那你就好好打磨,將來給我打造一座天宮。你去叫丹徒子以及覺醒的弟子前來宮殿議事,我有要事要說。”

秦羿揮手笑道。

魯千秋見他並沒有拒絕,大喜而去。

一旁的古清這時候幾乎連腳步都邁不開了,她起初還有些雲裏霧裏,此刻見這些人左一個秦帝,又一個菩提祖師,內心已經徹底的凌亂了。

這秦羿的身份也太大了,與菩提祖師相提並論的人物,難怪他不把歐陽榮放在眼裏。

而這樣的大人物,竟然收了她,這也太幸運了。

隱婚閃愛:嬌妻滿分寵 更讓她緊張的是,她要真做了這裏的總管,日後手下要管着方寸山這些神仙。

天啦,古清頓時有種要暈的感覺。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對於古清來說,這一切就像是一場夢一般,來的太突然,她不禁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但火辣辣的疼痛告訴她,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她真的來到了夢寐以求的神仙之地,而且還攀上了一位行走在地獄的活神仙。

很快丹徒子與另外兩個方寸山的幾個覺醒弟子走進了大殿,以秦羿的修爲現在還不穿這些方寸山英靈,但從氣場上來看,這些人應該是在丹徒子之下的。

“陳元、李文忠、彭安拜見秦帝。”

幾人恭敬向秦羿行禮。

“說說吧。”

秦羿坐在上首,擡手笑問。

幾人依次進行了自我介紹,陳元是馴獸師,可馴養天下一切靈獸,他最厲害的是馴養了一頭魔雕,曾金鵬大神比拼速度,也只略遜了一籌,最後作爲獻禮送給了西王母,一時間陳元被封爲了地仙之中的第一馴獸師,風頭無限。

這倒是秦羿大喜,只可惜海龍不能帶入方寸山,否則,當場讓陳元指點一二,進化的速度無疑會大增。

李文忠則是種植專家,這滿山遍野的桃樹、稻子、花草,都瞭如指掌,看似很普通,但確實方寸山衆人的衣食父母。

彭安是個話不多的人,雙手攏在灰色的長袍內,不苟言笑,秦羿不問,他就只是簡單的說幾個字。

待衆人相聊下來,秦羿也沒能明白這傢伙到底是幹嘛的。

不過,過去肯來方寸山修仙的,不乏個性怪異之徒,秦羿也沒有打破沙鉢問到底的習慣,就沒有再多問。

“各位,今天把大家召喚來此,是想宣佈一件人事任免,從今天起,這位古清小姐就是方寸山的大總管了。”

“當然,前期熟悉階段,古清小姐暫時給掃把星打下手,待到她對方寸山瞭解以後,再行接管。”

秦羿站起身指着古清,對衆人道。

丹徒子等人都很平靜,他們本就對方寸山的俗事不感興趣,只好修煉,沉醉在自己所學研究之中,有人來管理這攤子破事,正是求之不得。

但是掃把星可就不樂意了,他從一個方寸山掃地的,如今手下管着一大幫子人,正美着呢,這又安排進來一個古清,算是哪門子事。

更氣惱的就是沙茉兒了,橫看豎看,這個古清論顏值、論身材、論資歷沒有一樣能跟她相比,憑什麼秦羿讓這個廢物來當總管。

“秦帝,你還沒給我們介紹下這位古清姑娘的來歷呢。”

“妹妹,我叫沙茉兒,是七獄沙茲王城的公主,卻不知妹妹來自和門何派,又或是哪家王宮、貴胄呢?”

沙茉兒走到古清面前,碩大的酥欒往前一挺,擺出最美的笑容,故意示威道。

其實她就是想鎮住古清,讓這個醜小鴨知難而退。

古清看着幾近完美的沙茉兒,無論是身世,還是容貌、身段,她都遠遠不如,沙茉兒就像是一道絕美的風景傲然而存,面對挑釁,古清要說不自卑那是假的。

自從來到玄女谷後,古清的世界觀被顛覆了,原本盛氣凌人大小姐風範早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對天地新的敬畏。

然而,她很快打消了心頭膽怯、自卑的念頭,因爲她是秦羿挑選來的,肩負着重任,除了秦羿,沒有任何人能讓她折腰。

她決不能給秦羿丟人,讓他失望!

想到這,古清下巴微微一揚,冷傲笑問道:“這裏是方寸山,不是沙茲城王宮的交際會,我來自哪,什麼出身重要嗎?”

“有一點我想你有必要了解一下,我是秦帝欽點的大總管,無論你是公主,還是女王,在方寸山,我說了算。”

沙茉兒原本是想壓住古清,卻沒想到古清態度如此強硬。

古清那不屑的笑容與冷傲的語氣,瞬間將沙茉兒打壓的無地自容。

她意識到自己確實犯了一個最嚴重的錯誤,在方寸山提地獄的身份,無疑很丟人,那樣只會被方寸山本土弟子所鄙視。

因爲在他們看來,在後天期,管你是皇帝還是平民,一律都是垃圾、螻蟻般的存在。

可笑她還在賣弄一個被取代的沙茲公主身份,着實太沒品了。

“哈哈,大總管不愧是秦帝選中的人,光這份氣度便是常人難及啊。”

丹徒子朗聲大笑了起來。

其他方寸山英靈也跟着附和了幾句,畢竟沙茉兒什麼都不是,而這個古清卻是秦帝委任的人,孰輕孰重,大夥兒還是能明白的。

“賤奴,你在這瞎說什麼呢?大總管也是你能非議的,還不滾下去。”

掃把星嫌沙茉兒丟人,沒好氣的呵斥道。

“我,我就是跟大總管開句玩笑嘛,妹妹,你不會生氣的對嗎?”沙茉兒滿臉尷尬、鬱悶的擠出一絲笑容,討好道。

“注意你的言辭,以後請叫我大總管。”

古清絲毫不給面子,冷冰冰道。

對於這種挑釁的賤人,她絕不會有絲毫的心軟,她深知唯有強硬,唯有態度,才能真正贏得方寸山衆人的尊重。

“是,大總管。”

沙茉兒眼眶通紅,鬱悶到差點吐血。

“沙茉兒,看起來你像是個閒不住的人,這樣吧,我也給你安排個差使。”

秦羿負手走到她面前,沉吟思考了幾秒道。

沙茉兒雙眼一亮,連忙大喜道:“茉兒但聽秦帝安排。”

“從這一刻起,你就留在古清身邊,給大總管當女奴,端茶倒水、洗衣做飯,一切全由你負責,但有半點伺候不周,按方寸山的規矩處罰。”

秦羿神色肅穆道。

“什麼?我給她當奴……”

沙茉兒兩眼一黑,差點暈死過去。

“賤人,還不滾下去給大總管準備上房去,真是不曉事。”

掃把星黑着臉,怒喝道。

沙茉兒搭聳着頭,鬱悶的走了出去。

她現在真是後悔死了,原本還以爲憑藉着容貌能在秦羿這搏個好差事,也好給掃把星掙點光。

現在好了,光沒了,面子裏子全丟了,真是輸的一敗塗地。

掃把星同樣是鬱悶到了極點,他原本以爲秦羿也就是安排個人進來玩玩,但現在看來,這個古清絕不是個省油的燈,這怕是要玩真的了。

他是神,但眼下方寸山的英靈全都向着秦羿,又有長生大帝這重身份在,他一個小小看門的,還真不敢玩什麼花樣。 “好了,掃把,你們都退下吧。”

“丹徒子留下來,我還有話要說。”

秦羿安排好了一切,揮手道。

掃把星等人退下後,秦羿走到丹徒子跟前,淡淡問道:“你知道爲什麼要讓她來嗎?”

“大帝御人之道,我等不敢妄論。”丹徒子拱手回答。

“你知道!”

“我讓你說。”

重生圈叉特種兵 秦羿道。

“方寸山是一方天地,即爲天地,就得有秩序,如今魚龍混雜,來這的奴工又多是俗世之人,六根不淨,難免有高低、親疏之分,時間一長就會形成依附。秦帝是想整頓秩序,趁着這種俗世的風氣未盛行前,扼殺其於搖籃中。”

丹徒子平靜道。

“嗯,你果然知我。”

“這裏來的人,有三分之二是我從沙茲城徵來的,而沙茉兒是沙茲城的公主,這女人極有心計,跟掃把星一聯合,這些人就都會唯他們的命是從。”

“眼下倒無壞處,有勁能一塊使,但隨着日後人越來越多,他們遲早會分裂成沙茲派與其他派系。”

“古清這女孩有正直之心,能秉公處事,又與各方不搭,正是打理方寸山的好人選。”

秦羿點了點頭道。

“秦帝放心,我會照看茉兒姑娘,掃把星不敢爲難她,其他師兄弟,也有山門規矩等,不會參與這些俗流之事。”

“其實我有一事不明,秦帝既然有此擔心,直接抹去沙茉兒不就得了?”

丹徒子道。

“不,我留下沙茉兒,正是要給古清一點磨鍊,有人時不時給她下點眼藥,對她看清這個世界是有好處的。”秦羿笑道。

“秦帝用心良苦了。”

丹徒子恍然大悟。

“對了,那個彭安,是修習何法的?”秦羿問道。

丹徒子笑了起來:“就知道你必有這一問,彭師弟是符籙大師,菩提老祖門下弟子,有上中下三洞,上洞乃是天賦異稟之人,要從下層一級級的經過磨鍊,纔可入上洞,如悟空師兄,他曾跟我一樣屬於下洞弟子,但因爲天賦過人,直接提拔成了上洞弟子,修習上品天仙訣,以及各種驚天神通。下洞弟子一百零八、中洞弟子七十二、上洞弟子三十六!經過每十萬年的天劫洗禮,以及那場先天期大戰,餘下不足十分之一。我跟其他師兄弟屬於下洞弟子,只能修煉一些旁門左道,如建築、養殖、馴獸、卜卦。而彭安師兄卻是中洞弟子,能修煉道法,他在中洞排名七十,但由於上中洞弟子當年參戰,大多戰死,他也算是爲數不多的高手之一了。”

“原來是中洞符籙弟子,難怪如此傲然。”秦羿笑道。

伊之戀曇花再現 “秦帝,這你就誤會彭師兄了,符籙講究心平氣和,彭安師兄性情淡漠慣了,不愛說話罷了,但他對你的敬意卻遠在旁人之上,畢竟他對師父的感情比我們這些雜流還要深厚,將心比心,也會更感激你,讓方寸山有了光復的希望。”

丹徒子解釋道。

“他住在哪,帶路。”

秦羿道。

符籙歷來算是高深之物,在地獄中,真正存在的符籙極少,尤其是上古、先天期遺留的符籙,即便是有,如地藏宗這種,也多是用來鎮守山門所用。

符籙有天地之威,秦羿也會一些簡單的符籙,但無非是雷、火、風等,威力尚可,但卻也難以派上大用場。

他很想知道彭安畫出來的符籙會是何等樣式,因爲秦羿料定不久就會與天罡宗有一場血戰,他甚至有一個大膽的念頭,把整個天罡宗搬入方寸山中,爲自己所用。

畢竟方寸山浩瀚無邊,要想覺醒所有的英靈,重建七星觀,仍是任重道遠。

天罡宗弟子修爲極高,而且整體有序,若能爲自己所用,無疑是大爲有利的。

由於方寸山尚未開發,大多數地方有結界限制,彭安就住在農舍的後方的桃園裏,秦羿去的時候,他正在畫符籙。

彭安選擇的是用桃木,全都是十萬年成分的,桃木削的有如令牌一般,用的是山中靈獸之血,畫筆卻是他左手第六根指頭。

這根指頭長在小手指的一側,遠遠長於其他五指,纖細之餘,留着鋒利的指甲,看起來就像是刻刀一般。

隨着彭安運法,鮮血沿着那根幾近透明的手指,注入到指甲內。

緊接着彭安神色一肅,運筆如飛,但聞隱約有焦雷作作凝聚於桃木之上,稍傾一陣紅光泛起,隨即隱沒,彭安深吸了一口氣,那多餘的手指咻的一聲,縮回了小手指,看起來與平常之人的手並無差別。

“上尊見笑了,沉寂了漫長歲月,這畫符的本事幾近荒廢了,畫起符來,早已步入當年得心應手了。”

彭安苦笑了一聲,轉身向秦羿作了一揖。

“師兄,你就是太謙虛了,當年三界符籙會,你的符籙可是入了圍,連廣成子大仙都曾向師父討要你呢。”

丹徒子在一旁誇讚道。

彭安擺了擺手,淡笑道:“那都是過去了,我要真有本事,就不會連一直困在中洞,無法晉升了。”

秦羿走了過去,拿起符籙,一入手就感覺到一股爆炸般的能量突如其來,他的心劇烈的跳動起來,一種無比危險的感覺潮水般的涌了過來。

他意識到什麼叫真正的符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