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唐瑞雪,進門之後的視線就凝在華曉萌的身上。

和季非凡那張臉相比,馬驍的容貌清秀,有點兒小帥,雖然長得不高吧,但有錢啊!

就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總給她一種熟悉的感覺。

「馬驍學弟你好,我是唐瑞雪,你的學姐!」

華曉萌看著面前唐瑞雪伸出來的手,無奈跟對方握一下,一觸即分,這女人不是一直挺看不起人的嗎,怎麼突然變得正常了?

「你好,我點了一些菜,不知道合不合你們的胃口!」華曉萌隨口胡謅。

「合胃口合胃口!」唐瑞雪笑顏如花。

倒是季非凡不好意思的道:「馬驍,讓你破費了。」

華曉萌挑眉看他,悠悠的道:「所以,你們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

季非凡剛要說話,袖子就被唐瑞雪拽了拽,隨後道:「沒什麼,我就是想認識認識你,學弟,你女朋友怎麼沒有來?」

。 「違逆法則的事?」

林軒眨巴着眼睛,雖然沒怎麼懂,但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而現在這個這麼厲害的東西,現在卻屬於自己的,這就很贊。

「我丟失了很多記憶,但我知道一點,那就是不管在任何地方,可以違逆法則的物品,都是最為逆天的物品!」

奧蓮娜補充道,讓林軒知道更多這個世界的信息。

逆天之物。

首升的獎勵沒有讓他失望,甚至超乎他的預料。

把魔盒放到自己的卧室中,叮囑小金負責看管,就讓其自主吸取魔力製造魔晶,拿出了另一個獎勵加強版的保健湯。

【加強版強身健體保健湯】

功效:可增強體質

需求材料:血靈花、強韌草、魔獸頭骨、血茸芝。

前面要求的兩樣材料跟普通版的一樣,但後面的猛獸頭骨卻變成了魔獸頭骨,還多出一個血茸芝。

這個東西林軒沒有見過,不過他可以讓整個區的人幫忙找,只要不是太稀有,要搞到應該不難。

低級的配方都可以得到可觀加成,這個加強版的配方,想像可以加強更多,跟上他不斷前進的腳步。

喜滋滋把這個收起來,他就拿出了另一個獎勵。

【裝備鍛造寶典】

等階:傳奇

功效:佩戴該寶典,可使鍛造裝備的成功率增加一成,有一定幾率讓裝備增加額外的屬性(對神器以下有效)。

「我想起這個東西了。」

這時一邊的奧蓮娜開口說道。

林軒聞言驚訝了,問道:「你知道這個東西?」

「嗯。」

奧蓮娜點頭:「隱約記得,這本寶典好像是一個匠神的成名之寶,不過具體的我想不起來了。」

「匠神成名之寶?」

林軒聞言內心驚喜,但很快又皺下眉頭,想到更多的事情。

他以為得到的獎勵物品都是系統製造的,跟遊戲爆裝備一樣,可沒想到獲得的獎勵,竟然有些是出現過的,是別人曾經擁有的物品。

雖然奧蓮娜是半失憶狀態,但他並沒有懷疑什麼,畢竟百分百的忠誠是絕對假不了的。

「雖然我無法記起來,但這絕對是一件好東西,畢竟它曾經造就了一尊匠神,那可怕可以打造神器的無上存在啊!」

奧蓮娜再度開口道,一直古井無波的神色竟有些激動。

林軒聞言笑了笑,就把這個珍貴異常的寶典給了奧蓮娜。

「這個東西就給你保管吧,有興趣你也可以學習下鍛造技術,或者紡織也可以,部落內的這兩個地方隨你使用。」

他對打鐵織衣服什麼的沒一點興趣,現在看奧蓮娜有些感興趣的樣子,直接就送了出去,沒有任何一絲捨不得。

畢竟奧蓮娜真打造出來什麼,也是屬於他這個主人的,能有什麼不舍呢?

但奧蓮娜卻有些激動,接過寶典謝道:「謝謝主人的信重,娜娜雖然不會鍛造兵器,但對防具卻有些心得,絕不讓主人失望!」

「你對防具有心得?」

林軒摸了摸下巴,看着奧蓮娜說道:「那算起來不真的是織女了嗎?有事沒事織衣服啥的。」

他前段時期就想着紡織訪缺個織女,沒想到這次召喚不單得了強力戰寵,還真的把這個念頭也滿足了。

這個運氣真的無敵了。

或者強悍的運氣,已經讓他近乎心想事成了。

「我想要血茸芝,如果出去可以遇到,那我就真相信了。」

林軒看着自己屬性欄上的唯一被動光環,這逆天改命的光環,可能比現在表現出來的還要可怕。

他現在缺少血茸芝,恰好拿來做這個驗證實驗。

如果真的成功的話,那就真的牛逼大發了。

心裏想做就做,看了看天色還算早,他帶着兩個戰寵美美吃一頓魔虎肉增加了一點力量,就朝迷霧森林進軍。

有強悍魔獸的地方通常有不錯的天才地寶,現在他解決了魔虎,自然得去接受一下這個財產了。

這次升級危機事件,迷霧森林外圍的怪物們近乎被殺崩了,魔獸方面也倒下了幾個,甚至連王者都被宰了,路上自然安靜了不少。

達到幼年期的小金實力暴漲且鬥志昂然,在前面開着路,把不長眼的怪物全部捏死。

神龍之威愈發濃郁!

奧蓮娜作為法師職業,自然是跟在林軒身旁,在保護林軒的同時可以隨時協助小金的戰鬥。

現在的組合雖然不大,只有三個人,但已經是非常齊備了,戰鬥力得到了直線提升。

有着這些的林軒現在真的跟個郊遊的公子哥,完全沒有其餘人一樣的壓迫,危險的山林如履平地,隨着自己的心意走動。

迷霧森林非常巨大。

哪怕是外圍區域,也不比以前的原始森林小。

要不是林軒幾個的腳步很快,想要轉完這個區域都不知道得花多少時間。

如此巨大的範圍,自然有着各種生靈,更有珍稀的各種寶材。

以林軒的恐怖運氣,進這裏就絕對不會空手而歸的。

只見他們三個沒走多遠,就在一條山澗邊緣,發現了一顆速度果樹,上面掛着三個散發清香的速度果實。

三個速度果實就是六點速度屬性,這絕對是非常不錯的收益。

「算是開門紅,小金釋放龍威吧,開始採摘寶材的流程。「

林軒樂呵呵一笑,就讓小金釋放龍威,這種等階的寶貝,絕對有魔獸駐守的,畢竟這些果實對於魔獸也有着不錯加成的。

多次採摘各種寶材,已經整理了一份流程出來了。

但這次並沒有魔獸竄出。

一開始林軒還覺得奇怪,可當他看到速度果實邊緣有幾條巨大的蛇褪下來的皮時,他就大概明白什麼狀況了。

不是沒有魔獸駐守,而是駐守的魔獸好像被他殺了。

這兩天他殺的蛇類魔獸,已經倒霉了好幾條在他身上,這裏的蛇皮正是魔蛇的,一切不言而喻。

三個速度果實全部進肚,為他增加了六點速度屬性。

果樹也被小金拔了出來,準備帶回去魔幻果園栽種。

別看魔幻果園消耗大,但效果絕對是沒說的,僅僅不到兩天時間,種在裏面的果樹就已經開花了。

按這個生長速度,不用幾天時間就可以結果了。

有着這麼給力的建築,他不好好發揮,不是暴斂天物嗎?

得了一個不錯開門紅,林軒的動力更足了,帶着兩個戰寵就繼續走,朝魔虎的老巢快步而去。

但沒走多遠,他就瞪大眼睛停了下來,開口就是一句名言。

「卧槽!不會真這麼猛吧?」 「庫啦啦啦……」

「這個王漢還真是個了不得的人物啊!做了許多人都不敢做的事,真想見見這個人。」

新世界,莫比迪克號上,看完手中的報紙,白鬍子頓時暢快的大笑了起來。贊同而又期待的說道。

「老爹,這會不會是個陷阱?」馬爾科說道。怎麼都不覺得世界政府會向王漢妥協。王漢做的那些事,可是讓世界政府顏面掃地了。

「庫啦啦啦……!」聞言,白鬍子再次大笑了起來。說道:「馬爾科,但凡世界政府還有一點辦法,他們又何必刊登出這樣的報紙,他們完全可以換個說法,可是他們沒有。王漢除了強大的實力,一定有讓什麼他們忌憚非常的東西,讓他們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安撫。」

「老爹,他現在又變成了賞金獵人,豈不是對我們不利。」鑽石喬茲說道。王漢是賞金獵人,豈不是要繼續狩獵海賊。

「庫啦啦啦~!」白鬍子笑了:「老子可是白鬍子,他要來就讓他來吧。我也很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強,敢打上瑪麗喬亞。」

————————————

「王漢居然不聲不響的又做了一件大事啊!」

雷德佛斯號上,香克斯看完手中的報紙,頓時扶額苦笑起來。

在得知王漢是到偉大航道展現武力的目的后,他就擔心王漢鬧出打破大海局勢平衡的大事,還特意在香波島留了一段時間,結果王漢殺了天龍人,擊敗了兩個海軍大將的聯手,自己都沒來得及阻止,甚至都沒有見到王漢。

還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啊,在所有人都以為王漢打算進入新世界或者沉寂一段時間的時候,王漢居然避開了所有人的目光,在所有人都預料不到的情況下又做下了更加轟動的大事來了。

「王漢這次可是狠狠的踐踏了世界政府,這個時代要熱鬧起來了。」

「接下來必定是一個更加混亂的時代。」

本.貝克曼在一旁說道。

「那是該世界政府和海軍去頭疼的事情,我們只要守好我們的地盤就可以了。」香克斯笑着說道:「小的們,開宴會了,慶祝~慶祝世界政府這次丟了個大臉。」

「這傢伙!」看着又是一副沒心沒肺模樣的香克斯,本貝克曼搖了搖頭。香克斯眼中的擔憂是瞞不過他的。

——————————

夜晚的無名孤島,一團團的蒲火高高燃起,照亮了周圍的黑暗。

大家圍繞着蒲火唱唱跳跳,或是大吹着自己的過往,回味着曾經的自由的味道。

王漢的船員和恢復了自由的奴隸們圍坐在蒲火的周圍,大聲的和這些自由了的奴隸們講述著外面的世界,講述著王漢曾經的戰績。每當講到讓人興奮的地方,總是能引起一片的驚呼聲和羨慕聲。

孩子們圍繞着古伊娜和佩羅娜,纏着她們講述著王漢曾經的事迹,口中不斷發出驚呼聲和羨慕,嚮往的話語。

周圍的大人們看着這些鬧騰著的孩子,一個個都發自內心的笑了。也有很多人眼中產生了嚮往,嚮往著成為王漢這樣的強者,嚮往著成為王漢的同伴。

「泰格,你還在擔心嗎?」

距離蒲火晚會稍有的海灘,王漢從泰格背後走來,坐在了泰格身邊,笑着開口問道。

「我總感覺這是一個陷阱,但是我完全沒有思緒。」聞言,見是王漢,泰格點頭說道。「世界政府刊登出這樣的報紙,我心裏總感覺不踏實,那可是世界政府啊!」

「哈哈!」聞言,王漢哈哈的笑了起來。說道:「你的擔心是多餘的,泰格,因為他們有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

「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聞言,泰格將目光看向王漢。

「是的,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王漢看着映照在海面上的月亮,笑着說道:「只要不去觸及他們最最根本的東西,最少在十年內,他們是不會和我撕破臉的,也不敢和我撕破臉,所以你現在的擔心是多餘的。」

「能告訴我是為什麼嗎?」聞言,泰格認真的看着王漢,語氣無比的鄭重。

「我的手中掌握著足以威脅到他們的東西,讓他們不得不妥協,更不敢與我撕破臉,相反,他們還得穩住我,否則魚死網破的後果是他們承擔不起的。」王漢看着倒映在海水中的明月,笑着說道:「最少在十年內,都不用擔心的世界政府會對我們出手,至於暗地裏的一些小手段,那根本就威脅不到我們。」

「是古代兵器嗎?」泰格問道。想起了摧毀聖地瑪麗喬亞的那場恐怖大爆炸。

「不是。有些事情不是現在能告訴你的。」王漢搖了搖頭,沒有繼續往下說。

聞言,泰格沒有繼續問,最少,他已經知道這不是個陷阱,這就夠了。

「大哥,被解放的奴隸你打算怎麼辦?」泰格問道。

「想要離開的,就把他們送到馬林梵多,讓海軍送他們回家。想要留下的人,我也會接納他們。」王漢笑着說道。

「去馬林梵多?讓海軍送他們回家?」聞言,泰格瞪大着眼睛看着王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