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頭一看,卧槽,果然是一個女司機!

一路上,皮裝女一句話都沒有說,車速開的非常驚人,甚至還闖了幾個車流量不是很大的紅路燈路口。差點兒釀成嚴重的交通事故。

葉修問她幾次話,她一句都不吭,只是瘋狂的開車。

這女人莫不是瘋了?隨便從學校門口拉一個陌生男人上車,然後開車滿世界亂竄,這到底是什麼節奏!

狂奔了半個多小時后,汽車衝出了市區,來到了偏僻的市郊,這是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來。這個偏僻的鬼地方,簡直伸手不見五指!

「吱!」汽車陡然發出一陣兒刺耳的摩擦聲,緊接著葉修的身軀一個趔趄,差點兒竄出車外。

「我艹NMB,想殺死我啊!」葉修這一次是真的火了。

皮裝女卻沒有理會葉修的意思,抬手從儲物盒中拿出來一盒女性香煙,自己點了一根,抽了一口之後,把點燃了的香煙遞給葉修。

這要是一個男人這樣做的話,葉修肯定毫不猶豫的拒絕,但是皮裝女是一個美女,葉修認為她的嘴巴不臟,就湊合著接了她的香煙。

「想不想玩玩?找你玩刺激點的!」

「咳咳咳咳……噗噗噗……」葉修剛剛吸了一口煙,煙氣還沒有吐出來,被皮裝女這一番話給雷到了。你這也太瘋狂了吧!

葉修咳嗽之際,皮裝女又從副駕駛前方大儲物箱中拿出來一個小包,從裡面掏出來一節蠟燭說道:「看吧,皮鞭,滴蠟我都準備好了!」

哎哎呀!有這種好事兒?葉修當場就懵了。一股難以想象的湧上心頭,這人要是走了桃花運,擋都擋不住啊!

還他媽廢話什麼?

「嘟嘟嘟,嘟嘟嘟!」葉修感到自己進入了雲端,卻就在此時,後面一聲汽笛把他從雲端又拉回了現實。

而後,側面奔來一輛汽車,刺眼的車燈照的人雙眼生疼,車內瞬間亮如白晝。

卧槽啊,好事兒被打擾了,你說葉修心中能爽嗎?真恨不得立刻衝出去把對面耀武揚威的汽車給砸了,你他媽就不能晚一點兒來嘛?

葉修雖然心中抱怨,但卻不得不面對現實,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但是皮裝女好像喝醉迷糊了似得,抓緊這葉修就是不鬆手。

我靠,管不了那麼多了,或許人家只是路過而已。下車撒尿而已。

要真是過來找皮裝女的話,她也不可能還這麼瘋狂。

葉修現在只想粗暴的征服了這個美女,別的事情都他媽去死吧! 甩了鍋后,風玫在允家的人涌過來前,駕著飛船跑了。

茫茫人海,自家男人死哪裡去了?

以前根本不用她找,那人總是在她附近,他們總會不期而遇,可是這一次,他好像丟了。

丟了……那便丟了吧,她一個人浪,更自在!

鳳都最有名的天運客棧中,風玫坐在二樓窗邊看著下面街道上的人來人往,如此愉快地做了決定——

系統最好祈禱有一天別落在她手裡。

那些帳,她可都一筆筆記著呢!

「唉,你們聽說了嗎?」風玫旁邊的桌子上的人對同伴神神秘秘地開口。

「聽說什麼?」同伴好奇詢問。

見勾起了同伴的好奇心,那人提高了聲音道:「允家已經站隊了!是站在太子殿下那邊,七皇子是沒希望了。」

另一個桌子的人聽見了,搭話道:「怎麼可能!允家從來都是中立,不參與皇子之間的鬥爭的。」

「嗨,你還別不信,這次可不一樣。」那人站起來,一腳踩著凳子,如說書人一般對大家道,「是我那在太子府當差的七姥姥的大侄子的外孫女的大妹子說的,這新任的允家家主允歌進了太子府,與太子密謀了許久才離開呢。這事宮裡許多人都看到了。」

風玫眨眼,她還沒老年痴獃吧?她明明記得自己只是進去吃了一頓飯而已,怎麼不記得自己密謀什麼了?

「這允歌年紀輕輕,剛剛上任家主,可沒有以前歷任家主那般有定性,會被太子殿下說動,也是正常的。」乾坤聽書網

「現在權家大小姐是太子殿下的未婚妻,允家又站在他那邊了,七皇子就算再得皇上喜歡,恐怕也難以翻盤了。」

「這可不盡然。」在大家一片應和聲中,又有人反對,「你們也說了,站在太子那邊的是允歌,可現在允家家主可不是她。」

見大家的視線都落在自己身上,開口之人一臉自得的開口:「諸位應該是沒注意網頁內容更新吧。前不久,允家家主智腦發布消息說如今的允家家主是允念。」

聽到這話,許多人立即上網查看,確認消息,驚疑出聲:「允歌不才成為家主沒幾個月嗎?怎麼現在這麼快就退位了?」

「誰知道呢?說不定她就是因為投靠太子殿下,才被拉下位的。畢竟允家不站位是慣例,她破壞了規矩,允家會換家主也沒什麼好意外的。」

「為了不與太子殿下有牽扯,允家竟然換家主。看來是打定主意不會站在太子那邊了啊……」

……

那邊談論不止,風玫聽著立即明白了前因後果,不由在心中為鳳燁默哀了一秒鐘。

苦心積慮來造謠,想要允家在輿論的推助下不得不向他靠攏,結果,允家家主一換,輿論反而往相反的方向發展了。

顧及鳳燁要哭暈在廁所了。

但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她只不過是甩個鍋而已,誰知道竟會引出這樣一出好戲來。

太子府中,鳳哭暈在廁所燁暴躁地走來走去:「誰特么知道她一言不合就退位啊!」

旁邊的侍衛沉默,這是誰都預想不到的。多少人惦記著那個位置,為那個位置拼的頭破血流,可她倒好,得到了,卻棄之如履…… 葉修現在只想粗暴的征服了這個美女,別的事情都他媽去死吧!

「蹬蹬蹬……」輕盈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傳來。有人靠近。

葉修探頭一看,外面有一個中年胖子,手中拎著一束鮮花,興高采烈的朝路虎車走了過來。

「晴晴,你這麼早就來了啊,是不是已經想我想的要發瘋了?」胖子在車外呼了一聲,抬手便拽開了車門。

啊!這一刻,葉修臉上的表情都凝固了。難道說趴在我褲襠裡面這位,就是你口中的晴晴?

葉修渾身的冷汗嘩一下就出來了。

車門開始的一瞬間,三個人三雙眼睛徹底凝固在了當場。葉修可以清晰的看到,禿頭胖子劇烈喘息的心臟。

嗖!幾乎是一瞬間的功夫,禿頭從懷中摸出來一把槍,抵在葉修的腦門上,冷聲說道:「說吧,你還有什麼遺言!」

葉修之所以沒有及時做出反應,被胖子用槍頂住了腦袋,是因為她不認為自己會出現危機。

手槍這種玩意,呆在人身上,一般都是未上膛狀態,想要把槍打響,必須得子彈上膛了之後才行,不過在葉修看來,別人手裡的武器永遠都是給自己準備的。

剛剛胖子掏槍的動作雖然迅捷,但他卻並沒有上膛,只是拿著一把空槍嚇唬人而已。

胖子也正是知道這一點兒,所以他沒有立刻開槍,而是和葉修廢話了一句。

葉修舉起雙手,神色露出恰到好處的慌亂,道,「這位大哥,這事實上是一個誤會,我……」

「誤會你大爺,給我滾出來!」胖子怒吼一聲,拽住葉修的衣領子把人揪了出來。

「大哥,有話好商量,別動手。」葉修硬著頭皮會了一句。

「自己用石頭砸了你下面那玩意,我可以放了你!」禿頭冷冷的說道。

卧槽,用石頭砸了,你還能再慘烈一點兒嗎?再說我剛剛只是和晴晴姑娘有一個初步的接觸而已,並沒有「深入」啊。我這麼切了的,豈不是太冤枉了。

葉修苦著臉說道:「大哥,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我發誓我和她之間是清白的!」

「嗚嗚……」車內的皮裝女突然哭了,一邊兒哭一邊兒說道:「胖哥,你不要聽他胡說八道,我開車過來等你,他突然躥上車要強我,幸虧你及時感到,不然我可就要被這個禽獸給糟蹋了,嗚嗚……」

「你他媽不要血口噴人!」葉修大怒,橫聲呵斥道:「賤人,是你主動拉我上車的,老子對你這種騷貨一點兒興趣都沒有!你醒醒吧。」

「胖哥,殺了他為我報仇!」皮裝女不敢和葉修對峙。

胖子伸出另一隻手給手槍上膛子彈。

就在這時,葉修悍然發飆,猛然一個縱身衝上前去,抬手一個手刀劈向了禿頭的肩頭。

剛剛禿頭胖子拔槍的動作就時分驚艷,足以證明他是一個不錯的好手,此番感受到襲來的勁風,胖子急忙側身後退,竟然躲開了這一擊。

「嘩啦啦!」胖子在後退的途中,完成了子彈上膛這一系列的動作。而後他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砰!」開槍的一瞬間,葉修再次拉住了胖子的手腕,用力掀起了胖子的手臂,自然呼嘯而出,幾乎是貼著葉修的肩膀飛過去的。

但是卻沒有能夠射中,葉修松下一口氣,抬腿一腳掃向了胖子的小腿。

胖子畢竟膀大腰圓,活動不靈活,被葉修這一腳掃中了小腿,不過他仗著身軀肥大,竟然硬抗了葉修一腿沒有跌倒。

右手被葉修擒住,胖子無法放出第二槍,只得揚起左手,一拳打向了葉修的胸脯。

「砰!」胖子這一拳尚未打中葉修,就覺得自己胸口猛然傳來一陣兒劇痛,葉修已經提前一步下手了。

禿頭被打的連連後退苦不堪言,葉修則是趁機奪走了禿頭手中的槍支,禿頭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葉修用槍抵住了腦袋。

「怎麼樣?胖哥你現在有什麼遺言,儘管說吧。我這槍可是上了膛的,你親自動手的,我想您是不會忘記的吧?」

「放了我,我可以給你任何你想要的,包括這個女人!」禿頭雖然被用槍頂了腦袋,但是卻臨危不亂,看得出來他是一個老手。

「你剛剛是否考慮過放了我呢?」葉修淡淡的問道。

「哼,槍在我手中的話,我必然殺了你,我……」

「砰!」葉修開槍了!不過這一槍並沒有打爆禿頭的腦袋,而是打在了禿頭的右臂上。

禿頭一張大白臉順便變成了綠色,慘烈的劇痛使得他滿頭大汗嘩啦啦的往下掉。

「哎呀,你這槍后坐力太大了,我竟然用不習慣,這一槍打偏了,我再來一槍吧!」葉修苦笑著搖了搖頭,又準備打第二槍。

「住手!」禿頭終於忍不住了,哭喪著臉說道:「兄弟,大哥我求求你饒了我一命吧,我以後再也不敢和你做對了,你放了我吧,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這個女人我也給你,行了吧!」說完,這傢伙竟然當場給葉修磕了個響頭。

「哎!」葉修無奈的聳了聳肩道:「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你既然都給我跪下了,那我就……」

「砰!」說道這兒,葉修又是一槍打在了禿頭的小腿上。而後葉修將槍揣入自己懷中,朗聲說道:「好了,我現在可以走了,你們隨意!」

走出去兩步之後,葉修突然又停住了腳步,回頭說道:「對了兄弟,這個女人真是再騙你的,是她在學校門口拉我上車,把我拉到這兒說是要玩野的,結果我們剛剛開始,你就來了!」

「不是兄弟我給你帶綠帽,實在是我經不住她皮鞭,滴蠟的誘惑,東西還在她包里你可以看看。」說完,葉修哈哈大笑一聲,揚長而去。

尼瑪的,一個浪婆娘也想和老子作對?玩死你不知道怎麼死的!

我說天上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的掉下來餡餅?鬧了半天這是一個要命的陷阱。

幸虧哥哥我有點兒手段,不然的話我就完蛋了!

「站住,你給我站住啊!」葉修心中暗罵的同時,身後竟然又傳來那賤人的聲音。

此時此刻,葉修對此人是絕對不會有半分好感的,索性頭也懶得會,腳下還加快了步伐。

一口氣跑出去一公里左右,確認身後的賤人被徹底甩了,葉修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停下了腳步。

這地方完全是荒涼的野外,連市郊都算不上,路上空蕩蕩的一輛車都沒有,葉修現在想回市內都是一個難題。

要是不行的話,那得一口氣跑十多公里才行。葉修索性給文素素打了個電話,讓她租一輛計程車過來接自己回去。

葉修蹲在路邊兒點了一根煙,滿是惆悵的吸了一口。

「媽的,今天真是到了血霉,還以為是老子魅力高,引得美女主動過來投懷送報,鬧了半天竟然是……讓老子吃子彈的!下次再讓我遇上這個賤人,一定好好虐她一番。」葉修現在是恨得牙根兒痒痒,只想立刻辦了晴晴而後快!

「噠噠噠……」

身後突然傳來一陣兒清脆的腳步聲,只有女人的高跟鞋才能發出來這種聲音。

回頭一看,葉修登時氣炸心肝肺嚼碎口中牙!這尼瑪不正是我一直念叨的晴晴?這傢伙竟然追了二里地跑來了。

「葉先生,剛剛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我……」

「你他媽給我閉嘴,老子現在就弄死你!」葉修暴怒,噗的一口把口中煙頭突出,快步沖著晴晴就撲了過去。

「葉先生,你不要這樣,我……還沒有準備好,你不要這樣啊,快停手!」晴晴不斷掙扎。

「哼,現在跟老子裝了?已經晚了!你不是想玩嗎?老子今天就讓你不做死就不會死!」葉修惡狠狠的撲了上去。

「啊……你這個畜生!」林邊樹叢中,一聲高過一聲的尖叫襲來。場面甚是慘烈。

……

半個小時之後,激烈的戰鬥結束了,但是晴晴卻躺在草叢裡嗚嗚哭泣個不停。

「晴晴,真是對不起了,剛剛我……實在是把持不住,我不知道你還是一個純潔的女孩兒,所以我……對不起了。」

為什麼道歉?因為晴晴竟然落紅了。也難怪她剛剛掙扎的那麼劇烈。不過最終,晴晴美女還是被「拱」了。

晴晴突然停止了哭泣,凝聲問道:「葉修,我現在給你三條路!」

「嗯,你說吧!」葉修點了點頭。

「第一,你現在立刻殺了我,把我丟進金江中,毀屍滅跡!」

「我殺你幹嘛,咱們倆無冤無仇的,剛剛的事情的確是我不對,你要是覺得心情不爽,可以打我一頓泄瀉氣,不過今天晚上的事情,咱們倆各有對錯,我想你不至於和我裝糊塗吧。」

相信很多人都會同情晴晴,事實上,真正該同情的人是葉修,今天晚上葉修要是沒有一點兒能耐的話,現在已經被禿頭給斃了啊。

禿頭那可是荷槍實彈,絕對不是開玩笑的!不然葉修也不會暴怒成這樣。

「第二條,你現在放了我,我去報警說你強了我!」

「你這人講不講道理啊!」葉修憤然說道:「是你強拉我上車的,剛剛在車上咱們只做了一半兒,現在我不過是把剩下的一半兒做了,我何錯之有?」

「第三條,你對我負責,做我的男朋友,每月給我零花錢,養我。」 外界都在猜測允歌是因為「站隊」丟了家主之位,但是真正了解允家家主更迭條件的人都知道,除非家主本人願意主動退讓,或者家主死亡,否則智腦不會認其他人為主。

允歌沒死,那隻會是主動退讓。

幾乎所有人都被她這一著給打懵了,實在想不到她這麼做的原因。

其中為最的是鳳止君。

風玫第一時間收到鳳止君的奪命連環call,但是她慢悠悠地聽著八卦,吃完了才往平日兩人暗地見面的地點趕去。

而且,在去的路上還遇到了一波刺殺。

這段時間,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厲斯他們不在她身邊,刺殺一波接著一波,她都已經不是允家家主了還不放過。

沒有厲斯等人的保護,連最基本的偃甲獸都無法控制的允歌,那簡直是待宰的羔羊。

風玫自然是讓那些人怎麼來的怎麼回去,但是她卻是納悶允歌又是怎麼應付這些刺殺的。記憶中,這個時候厲斯他們都被派了出去,允歌身邊沒有任何的保護,她同樣也遭遇了刺殺,可是,對於她是怎樣在刺殺中活下來的,記憶中卻是一片模糊。

這個問題只是在腦海中一晃而過,風玫並未多加思慮,畢竟人的記憶有限,不可能記得一生中所有的事情。

敲暈了那些刺客后,等風玫到達約定地方,距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去了許久。

這期間,鳳止君又多次給她發送消息確定她的安全。懶人聽書

「小不點,你沒事吧?」一看到風玫,鳳止君急忙上前,神色間是止不住的擔憂,視線在風玫身上打量著,似乎是在確定她是否有事。

竟然第一時間不是擔心她不是家主了無法幫助他了。風玫微微挑眉:「我已經通知了厲斯他們,以後他們聽你號令。」

鳳止君錯愕:「你這是什麼意思?」

踏天神王 風玫輕笑,目光淡淡從他臉上劃過:「字面意思,以後,他們就是你的人了。而我,要離開了。」

「離開?」鳳止君神色里有了一絲緊張,「去哪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風玫輕「唔」了一聲,斟酌了一下語言,道:「沒什麼,就是我喜歡了一個人,想要去找他了。所以,這允家家主的位置我給了允念。我知道,你為了推我上這個位置廢了不少心思,厲斯他們算是補償。」

隨著風玫的開口,鳳止君神色又錯愕轉為震驚,從不可置信最終化作了陰沉:「誰?你喜歡的人是誰?」

似若沒有察覺到鳳止君身上的冷意,風玫淡聲道:「這個你沒必要知道。」

鳳止君幾乎要被她這句話給氣的吐血。他們合作近十年,他喜歡了她近十年,他總想著還不到時候,要給她最好的一切,一直壓著自己的感情,現在,她卻告訴他,她喜歡別人了,他沒必要知道!

鳳止君一步步靠近風玫,周身冷意肆虐:「我再問一遍,他是誰?」

他一字一頓,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盯著風玫的眸子中,翻湧的是不再掩飾的情感與濃烈的佔有慾…… 「好吧,我選第三條,算我倒霉!」葉修無奈的嘆息了一口氣,認栽了。

「嗯,我叫李妍妍。你可以叫我妍妍就行了。」李妍妍這一刻是又羞又怒,恨不得把葉修生生撕碎,誰看了自己不是恨不得到貼上來,這傢伙反倒是有些心不甘情不願,這算TMD哪門子意思。

「不是叫晴晴嗎?」 金牌甜妻,總裁寵婚1314 葉修剛剛聽得清清楚楚的,禿頭喊她晴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