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伙聞言,也是再度點了點頭,而且它那圓圓的眼球居然是微微彎了彎,看起來就好像是在微笑一樣!

見狀,葉天也是更加驚喜,當即便是說道:「太好了!太好了!」

而就在此時,葉天的身後也是突然傳來了涅槃尊者的聲音:「呵呵,看來,我還真是沒有白救它!這小傢伙,居然還是個知恩圖報的傢伙!」

涅槃尊者的聲音傳來,葉天當即也是轉過身去,而右臂之上的小傢伙此刻也是看著涅槃尊者,微微點了點頭,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懂事的孩童一般。

「嘿嘿,你看看它!多可愛呀!」

涅槃尊者也是忍不住一笑,當即便是指著小傢伙說道。

而葉天此時則是再度面露凝重之色,旋即說道:「尊者,黑翅妖獸它……怎麼樣了?」

聞言,涅槃尊者也是再度嘆了一口氣,而後說道:「情況不容樂觀,雖然我恢復了它的能量,可由於先前被那巨型妖獸攻擊,而且剛才還重重摔在地上,它的體內受了很大的創傷,能不能痊癒,只怕還是要看它自己的造化了!」

涅槃尊者的話音落下,葉天臉上方才那抹欣喜直接消散而去,旋即再度被一抹擔憂代替,而涅槃尊者看著葉天這般舉動,當即也是無奈的說道:「我說,你一個大男人,能不能別天天婆婆媽媽的?況且它情況怎麼樣現在還不能確定。」

然而葉天卻是沒有理會涅槃尊者此時的話,葉天的目光憂鬱的盯著黑翅妖獸,沉吟了片刻之後低聲說道:「你不知道,曾經的它是多麼的光鮮亮麗,我第一次見到它的時候,它是多麼的高大威猛,那時候的我,根本不是它的敵手,然而它卻甘心為了我放棄它原本自由自在的生活,哪怕是跟著我吃苦,它也從來沒有退縮過……」

葉天的一番話,說的涅槃尊者也是跟著感傷了起來,甚至就連葉天右臂之上的小傢伙此時都是耷拉著腦袋,看起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沉吟了良久之後,葉天也是再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旋即再度看著涅槃尊者,漏出一抹勉強的笑容說道:「不管怎麼說,還是要多謝尊者了,您也說了嘛!它還是有可能好過來的!」

聞言,涅槃尊者緊皺的眉頭也是再度展開,而後點了點頭,旋即說道:「你也不必太擔心了,既然你現在沒有靈力能量,那麼接下來,便由我來保護你們。」

「還是算了吧,那樣會不會影響到你靈魂體的穩定狀態?」

葉天也是再度搖了搖頭,拒絕道。

而涅槃尊者卻是毫不遲疑的搖了搖頭道:「放心吧,我的靈力能量對於你來說,可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

葉天只好是再度無奈的點了點頭,旋即也只好答應了涅槃尊者。

再度轉過身,正欲對著黑翅妖獸走去的葉天卻是注意到了右臂之上的小傢伙,旋即對著小傢伙看去,這才發現,此時的小傢伙看起來情緒非常低落。

旋即葉天也是再度摸了摸小傢伙尖尖的腦袋說道:「咪咪,那巨型妖獸的妖丹歸你了,你去把它收了吧!」

然而,小傢伙此時卻是看都沒看葉天一眼,當即便是再度從葉天的右臂之上一躍而下,旋即對著黑翅妖獸急速爬去!

葉天和涅槃尊者二人皆是有些疑惑的看著小傢伙此時的舉動,一個個臉龐之上都是一抹不解之色。

片刻之後,葉天看到,小傢伙努力的讓自己的身體保持站立的姿勢,雖然它的體型決定了它很難做到這一點,但它仍然做到了!

小傢伙顫巍巍的站在黑翅妖獸的身旁,只為了能夠讓自己的體型更加接近黑翅妖獸那龐大的身軀。

當即,葉天便是看到,小傢伙漸漸的腦袋上猛然掠出一縷紅光,對著黑翅妖獸的身體猛掠而去!

這陌生的一幕讓葉天當即便是皺起了眉頭,旋即也是疑惑的自語道:「它這是在做什麼?」

而涅槃尊者此時也是反應了過來,旋即有些詫異的說道:「它居然在用自己的修為幫助你的飛行靈獸療傷!」

「什麼?」

聞言,葉天當即便是詫異的看著涅槃尊者。

而涅槃尊者也是毫不遲疑,當即便是說道:「凡是靈獸,皆有妖丹,妖丹則證明靈獸的修為強弱,而使用妖丹內的精元助他人療傷的行為可謂是極大的損耗,輕則導致靈獸修為倒退一大截,重則,很有可能會讓靈獸從此無法進化!」 胸前的那兩根骨骼早就不知道哪去了,全身看上去沒有一絲受傷的痕迹。

早在看過宮佑冥那一身翻卷的傷勢瞬間癒合的神奇一幕之後,沐靈夕對於雲茵茵現在的狀況,也算是能接受了。

就在這個時候,雲茵茵的房中忽然一道光影閃現,瞬間出現了一個男子的身影。

沐靈夕一看那男子的身形,就知道,他就是剛才在雲茵茵後院角落中,不時張望的男子了。

雲茵茵在那男子出現的瞬間,神情一愣,在看清那男子樣貌之後,眼中卻是閃過了一抹陰毒的光彩。

「你怎麼來了!」

那男子剛才只顧著看雲茵茵那身穿睡袍的慵懶身姿了,並沒有注意到雲茵茵的神色,聽到雲茵茵問話,還沒回答,身影一閃,整個人卻是已經到了雲茵茵的身後。

伸手將雲茵茵的身體攬在懷中,那男子這才開口說道。

「幾日不見,還真是想你的緊,聽到你回來了,這不就來看你了。」

雲茵茵被那男子抱在懷中並沒有過多的反抗,只是微低著頭,不冷不熱的說道。

「想我?我看是想我死吧!」

那男子聞言,稍一愣神,卻是不由得說道。

「茵茵何出此言,我對你的心意,你是早就知曉的,就算是我死,我也捨不得你死啊!」

一邊說著,那男子竟是猴急的將手伸進了雲茵茵那寬鬆的睡袍之內,由上而下的開始摸索了起來。

然而這一次,雲茵茵卻並沒有讓他如願,只見雲茵茵身子一閃,就像是一條靈活的游魚一般,從那男子的懷抱中掙脫了出來。

「你的心意,我可不知,我只知道現在有人拿我和你之間的事情來威脅於我,這件事情,不知道你要作何解釋!」

那男子正想上前去糾纏,結果在聽到雲茵茵的話后,卻是一臉的震驚。

「你說有人拿我們之間的事情威脅於你?」

雲茵茵在看到那男子臉上的震驚神色之後,卻是冷冷的笑了一聲。

「你敢說你不知道嗎?這件事情除了你我之外,再也沒有任何人知曉,你覺得我會將這種事情拿出去宣揚嗎?」

雲茵茵一步步的朝那男子的方向走了過去,那男子被雲茵茵的氣勢所逼,不由自主的後退了起來。

「茵茵,你聽我說!我絕沒有將這件事情說出去,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誤會,絕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

那男子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在看到雲茵茵那一臉的陰冷神色之後,卻是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雲茵茵在看到那男子緊張猶豫的神色之後,心中更是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只見雲茵茵身形一閃,瞬間就來到了那男子的面前。

素白的小手向前一送,只見一把冰藍色的冰劍瞬間刺穿了那男子的胸膛。

那男子根本就沒想到雲茵茵竟真的會對自己下殺手,直到那冰劍刺穿了他的胸膛,他還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雲茵茵。

「你!你竟真想殺了我,雲茵茵你果真像那人說的那樣,我還真是傻的可以。」 聽聞了涅槃尊者的話,葉天的臉色當即便是凝重了下來,而後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對著小傢伙的身形急速衝去!

然而涅槃尊者此刻卻是攔道:「別過去!渡精元於他人之時,最忌諱遭受打擾,你若是打斷它,會釀成更加嚴重的後果!」

涅槃尊者也深知這件事的嚴重性,小傢伙所展現出來的天賦已經讓涅槃尊者感到意外,能夠如此通人性,已經是非常驚人的天賦了!

而且涅槃尊者也知道,小傢伙若是按照現在這個情況發展下去,以後究竟能夠達到怎樣的強度完全是一個未知數!

可是現在,小傢伙所做的事情很有可能讓它自己以後再也無法進化,這對於葉天來說,無疑是一種災難,對於小傢伙自身來說,顯然是得不償失,即便是對於涅槃尊者來說,也是深深的惋惜。

可是,小傢伙如此決絕的選擇了這麼做,那麼原因想必也很簡單,它既是為了黑翅妖獸,也是為了顧及葉天的心情!

而這,也正是讓得葉天此時感動的原因!

從目前的情況來說,小傢伙顯然是剛剛能夠洞悉自己的內心,既然是剛剛能夠洞悉自己的內心,小傢伙便做出如此驚人的舉動,那麼以後,它還能做出如何可怕的決定呢?

葉天的心中感動的同時,也很是擔憂,現在的自己既不能上去打斷,卻什麼也做不了,這對於葉天來說,何嘗不是一種無力的絕望呢?

涅槃尊者此時也是臉色凝重的看著小傢伙的身形,片刻之後也是再度對著葉天說道:「你這個小傢伙,還真不是個一般的傢伙!」

葉天此時卻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小傢伙的身形,沒有片刻的轉移。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而葉天也是非常清楚的看到,小傢伙此時看起來已經開始有些虛弱了,而與此同時,黑翅妖獸則是恢復了一些神氣。

小傢伙和黑翅妖獸對於葉天來說都是同等的重要,葉天不希望它們任何一個出現問題,所以,眼前的這一幕,也是讓得葉天的內心很是煎熬。

時間再度過去了將近半個時辰,此刻的小傢伙已經無法保持站立的姿勢,它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起來,片刻之後,終於是無力的癱軟在了地面之上。

與此同時,葉天也是看到,小傢伙和黑翅妖獸之間的那縷紅色光線終於是消散而去。

當即,葉天便是將目光轉向此刻的涅槃尊者,眼神之中有著一抹非常明顯的詢問的意味。

而涅槃尊者自然也是第一時間就明白了葉天內心的想法,當即便是點了點頭。

見狀,葉天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對著小傢伙怒沖而去。

而涅槃尊者此時也是再度提醒道:「我可提醒你啊,這一次小傢伙可不是靈力能量能夠恢復的,只能靠它自己的恢復了。」

葉天聞言,依然是沒有絲毫的停滯,沖向小傢伙的身形依然沒有絲毫的停留。

片刻之後,葉天終於來到了小傢伙的身旁,而與此同時,葉天也是看到,小傢伙圓圓的眼球此時已經眯了起來,將它此時虛弱的感覺展現的淋漓盡致。

葉天緩緩伸出自己的手掌,而後小心翼翼的將小傢伙的身形捧了起來,看著它那虛弱的樣子,葉天的眼眶已經是不由得濕潤了起來。

小傢伙在葉天心中的分量,絲毫不亞於黑翅妖獸,而且和小傢伙的相遇比黑翅妖獸更早,葉天對於它的感情,自然也是非常深厚的。

盯著小傢伙看了良久,葉天也終於是注意到,此刻黑翅妖獸的身形微微一顫。

旋即,葉天也是將自己的目光落在了黑翅妖獸的身形之上,黑翅妖獸此時也是緩緩的睜開了那雙深邃的眼瞳,當它看到葉天的一瞬間,它那巨大的黑色翅膀也是勉強的拍打了兩下。

此時的葉天也是沒有絲毫遲疑,將小傢伙收入自己的右臂之後,便是走到黑翅妖獸的身旁。

而黑翅妖獸此時也是緩緩從地面之上爬了起來,旋即對著葉天狠狠地呼扇了兩下翅膀。

看到黑翅妖獸已經恢復的差不多,葉天也是欣慰的笑了笑,至少,小傢伙的努力沒有白費!

可是,想到小傢伙為此付出的代價,葉天便是再度一臉的凝重,小傢伙的這個決定的確讓葉天很詫異,而且也很感動。

而涅槃尊者此時也是再度走了過來,當即便是說道:「你這個飛行靈獸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只需要再恢復幾分鐘,應該就可以回到巔峰狀態了。」

聞言,葉天點了點頭,然而卻是擔憂的問道:「那咪咪的狀態呢?」

涅槃尊者此時沉吟了片刻,而後嘆息道:「它的精元損耗很嚴重,畢竟你這飛行靈獸和它體型相差巨大,它必須要輸送足夠的精元,才能夠讓飛行靈獸蘇醒過來,所以,它的恢復,只怕需要很漫長的一段時間。」

「不管用什麼辦法,都無法挽回嗎?」

葉天此時也是著急了起來,剛剛將小傢伙從生死邊緣救了回來,這是葉天最不願意看到的一幕。

而涅槃尊者也是搖了搖頭,旋即再度說道:「精元的損耗相當於靈獸的壽命,如果它沒有再有限的時間內進化的話,壽命也會衰減。」

聽到涅槃尊者的話,葉天也是越來越擔心,小傢伙現在的狀態聽起來的確非常不妙,然而作為葉天,卻是沒有什麼很好的辦法,只能就這樣看著小傢伙依然如此虛弱的樣子。

「好了,你現在擔心那麼多也沒用,與其在這裡嘆息,還不如抓緊時間集齊藥材,讓自己的實力繼續提升。」

重生侯門毒妃 涅槃尊者看著葉天此時唉聲嘆氣的樣子,顯然也是有些無奈,當即便是如此說道。

聞言,葉天也是點了點頭,不過卻是再度看著自己的右臂,而後說道:「出來,那巨型妖獸的妖丹,你也不要了嗎?」

然而,葉天的話音落下,小傢伙卻依然是沒有絲毫的動靜,就在葉天疑惑之際,涅槃尊者卻是再度說道:「它現在,只怕是虛弱的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還怎麼吸收妖丹?」 「你!你竟真想殺了我,雲茵茵你果真像那人說的那樣,我還真是傻的可以。」

那男子手中的靈光一閃,一道白色的光芒從他指尖處開始向外彪射。

那光芒直衝向雲茵茵的面門,雲茵茵被那白光逼迫,頓時鬆開了手中的冰劍。

沒有了靈力加持,那冰劍瞬間化作虛無。

冰劍消失了,但是那男子的胸膛上卻是留下了一個三寸余的血洞。

鮮血洶湧的朝外翻湧著,那男子也顧不上止血,直接翻身一躍朝院外沖了出去。

雲茵茵沒想到自己的一劍竟是沒能要了那男子的性命,現在見那男子朝院外衝去,唇角卻是勾起了一抹冷笑。

只見那瑩瑩的小嘴微微張合,瞬間一道驚叫聲從粉色的閨房中傳出。

「啊!!!有刺客,快來人啊!」

院外巡邏的護衛,在聽到那陣尖叫之後,全都朝雲茵茵的院子中涌了進來。

那被刺了一劍的男子,本就受了重傷,拚死之下從房中逃了出來,結果還沒衝出院門,就被聞訊趕來的護衛給堵在了院落中。

倉皇之下,那男子只想找一處隱蔽的地點先處理好自己的傷勢。

眼看著周圍的護衛就要發現他的蹤跡了,沐靈夕眉頭一皺。

若是現在就讓護衛將他抓住的話,那麼雲茵茵一出來,直接再來一劍,估計這男子可就真沒命了。

到時候,她還上哪看好戲去。

她必須神不知鬼不覺的幫他出了這院子才好。

正想著怎麼將那男子藏起來,再送出去時,只見宮佑冥微微一抬手,那正倉皇躲藏的男子,莫名其妙的就被整個的踢出了雲茵茵的院子。

沐靈夕眼睜睜的看著那男子從院牆上飛了出去,而那些正在四處搜尋的護衛卻是什麼都沒有察覺。

看到這裡,沐靈夕覺得宮佑冥簡直就是她身上最大的作弊器。

她這只是剛想了一下,人家那邊就已經貼心的替她辦好了。

看了一眼淡淡朝自己看過來的某人,沐靈夕連忙狗腿的獻上了一記飛吻。

系統的超級宗門 宮佑冥不知道沐靈夕那動作的含義,但是只是看著那微微撅起的小嘴,心中就是一陣滿足。

那男子在莫名其面的飛到院外之後,簡直覺得自己得了上天的眷顧,再顧不上其他,直接朝著雲府的外圍開始奔逃起來。

沐靈夕見狀,卻是對著宮佑冥說道。

「你猜他跑到哪裡的時候會被抓住?」

宮佑冥似乎早就猜到了沐靈夕的打算,直接攬著沐靈夕的身軀,朝雲府家主院落的方向極掠而去。

「你想他什麼時間被抓住?」

沐靈夕被宮佑冥摟在懷裡,遠遠得就看到了雲家主的院落。

對於宮佑冥如此明白自己的心意,沐靈夕簡直覺得神奇了。

「你怎麼知道我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