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洛琛神色冷然,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那名傭人,說:「誰派你過來的?」

「你管誰派我來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

男佣人聲音嘶啞異常,只說了一句話,便毫不猶豫的扳動了槍。

「嘭!」

槍鳴聲響起,葉簡汐只覺得自己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有那麼一兩秒鐘的時間裡,她的世界一片空白。

等反應過來,她打開車門拚命的朝著慕洛琛的方向跑過去,可跑到他跟前,卻沒看到他受任何的傷!

葉簡汐不由得愣住了。

慕洛琛伸手,把她大力的撈到自己的懷裡:「我沒事,簡汐,有事的是他。」修長的手指板著她的身體,讓她看向那名襲擊他們的傭人,只見他已經倒在了血泊里,而他的身後站著嚴陣以待的周文達!

慕洛琛早在男人拿出槍支的時候,就看到了他身後的周文達,同他說的那句話,也只是為周文達爭取時間。槍殺一個人,零點五秒的差距,足以決定一個人的生死。

葉簡汐看到倒在血泊里的那人,只覺得緊繃的是神經瞬間鬆懈了下來,渾身也隨之而來的無力感。

她緩了好一會兒,恢復了力氣,抬手狠狠地捶了慕洛琛兩下:「下次不許再嚇我!」

剛才她真的以為他中槍了!那一瞬間,她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停止跳動了!

葉簡汐眼底里充斥著淚意。

慕洛琛知道自己把她嚇壞了,用力的抱住她,說:「不會再嚇唬你了,我保證。」

葉簡汐唇瓣顫抖了幾下,最後閉上了眼睛。

裴娜自打槍鳴響起,就一直愣愣的,等著回過神來,意識到發生的一切,心頭的怒氣蹭蹭的往上。她衝出到那名被打中右肩胛骨的傭人跟前,用自己七公分的高跟鞋,拚命的去踩那名清潔工:「敢害洛琛和簡汐,我踩死你!踩死你!」

這暴力的行為,引來那名傭人的慘叫。

……

另一邊,被推倒在地的沈含煙也爬了起來,攙扶著沈正君,問:「堂姐,你沒事吧?」

沈正君望著不遠處的慕洛琛,心頭一絲電流迅速的流過。平日里不是沒有男人追求她,也不是沒有男人信誓旦旦的跟她說,為了她願意赴湯蹈火……但她心裡清楚,那些男人不過是過過耍耍嘴皮,真的到了生死關頭,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把她拋下。

曾經,她以為這個世上就沒有好男人,尤其是專一而深情的男人。可如今看到慕洛琛在生死關頭的表現,她忽然改變了對男人的看法。並不是沒有這類人,不過是少罷了。

注意到沈正君神情有些恍惚,沈含煙不由得喚了她一聲:「表姐?

沈正君眼底的迷離瞬間被打破,微微垂了眼帘,道:「我沒事。」

沈含煙沒注意到沈正君的不對勁,盯著那名傭人,咒罵道:「那人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竟然敢在我們沈家門口襲擊人,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第1236章發怒

沈含煙想到自己差點被毀容,忍不住放開沈正君,去教訓那個歹徒。

沈正君在原地佇立了片刻,緩緩地走到緩緩慕洛琛和葉簡汐跟前,柔聲道:「慕先生,方才若不是你出手,只怕我跟含煙已經遭了秧,這次真是謝謝你了。」

「舉手之勞,沈小姐不必客氣。」

慕洛琛看也不看她,拉住葉簡汐的手,往車子的方向走。

安置好葉簡汐,慕洛琛又走到周文達身邊,說:「別把他弄死了,查清楚是誰指使他的。」

「是,少爺。」

周文達把滿身瘡痍的男人從地上揪起來,反手扣押住,準備帶走。

沈含煙卻攔住了他:「雖然慕洛琛救了我們,但你們不能帶走他,萬一他是對付我們沈家的人呢?你把他交給我們沈家,由我們沈家來調查,最後結果無論如何,我們沈家都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周文達面無表情的說:「沈小姐,這人從一出現,就瞄準的是我們家少爺和少奶奶,所以絕不是針對沈家的人,我也不會把他交給您。」

沈含煙哼了聲,正準備說——你不交也得交出來,這是沈家的地盤。

沈正君卻先她一步,對周文達說:「對不起,是含煙無禮了,這人本就應該交給你們慕家處理,請帶走吧。」

周文達微微的躬身,帶著那人上了車。

沈含煙親眼看著周文達把人帶走,不由得滿腹的委屈,今天堂姐怎麼盡幫著慕家的人?

明明她們才是親人,堂姐卻幫著外人而不幫她!

沈含煙跺了跺腳,表達自己的抗議。

沈正君自然了解沈含煙的小心思,瞥了她一眼,說:「含煙,你現在立刻給我回家,別再惹是生非。」

「噗……」

裴娜忍不住笑出聲。

沈含煙瞪了她一眼,轉眸看向沈正君,撒嬌:「阿姐……」

「回去!不要再讓我說第三遍。」

沈正君不耐煩的吼了她一聲,再對著裴娜時,臉上掛上了友善的笑容:「裴小姐,家妹打小被我們慣壞了,讓你見笑了。」

裴娜這才覺得沈正君是真的好,最起碼比起沈含煙這個嬌縱的大小姐,好了很多!

沈含煙氣的跺了跺腳,轉身回了沈家。

沈正君則親自送裴娜上了車,借著裴娜上車的的功夫,她視線落在坐在慕洛琛身上,嘴角勾起一抹柔情似水的笑意:「慕先生,有時間我們或許可以多談一些生意上的事情。比翼娛樂傳媒有國內最大的平台,山影有資質最優的人力資源,若是我們兩家聯手合作,定能將國內的影視圈納入掌中。」

「再說吧。」

慕洛琛臉色淡淡地,絲毫沒有因為她的一番話,有任何的波動。

沈正君嘴角的笑容有剎那的凝固。

隨即又恢復如初。

她往後退了兩步,對著車裡的一行人說:「那我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請。」

司機發動了車子。

漸漸的車子遠離了沈家。

沈正君望著車子消失的方向,臉上端莊典雅的笑容漸漸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玩味與興緻。這慕洛琛當真是有趣,多少人巴不得和比翼娛樂合作,偏偏他面對這麼大的誘惑,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對這個男人真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

葉簡汐絲毫沒注意到,沈正君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她一直在不停地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想的越多,心越發一陣陣的發寒。今日那人明顯是針對她或者洛琛來的,先是用強酸,后是用槍,意圖很明顯——能讓他們生不如死最好,不能,那就殺了!

在帝都她惹到的仇家,恨她到要用這麼很狠辣手段報復的,除了裳於悅還能有誰?

看來這個女人是下定了決心,要同她不死不休!

這次襲擊不成,一定還有下一次……

葉簡汐手腳冰涼,握住慕洛琛的手說:「阿琛,這件事一定是裳於悅做的,她這次襲擊不成,還會再來的,最近你外出要小心些。」

她擔心洛琛的安危。

自己想躲避裳於悅,大不了每天待在在安家不出門。 洪荒神級選擇:開局奪舍了老子 可洛琛每天都要出去辦事,萬一一個不小心被裳於悅鑽了空子呢?

慕洛琛也猜測是裳於悅。原本他打算讓自己的人趁早解決了裳於悅,可這個女人自從那天來了安家之後,忽然消失了蹤跡。他估摸著這個女人是在某人的幫助下,躲到某個角落準備反擊。為防止萬一,他之前就吩咐增加人手,保護簡汐的安全。

可沒想到,裳於悅竟然這麼大膽,在沈家門口就襲擊他們!

這個女人真是越來越肆無忌憚了!

慕洛琛眸底閃過一抹冷意,面上不動聲色的安慰葉簡汐道:「你放心,我身邊很多人保護,不會出事的。你只要讓自己好好的,我就絕不會讓自己出事。」

來吧,互相傷害 葉簡汐點了點頭,眉心的哀愁卻沒消減多少。

……

回到安家,慕洛琛讓郭嫂給葉簡汐和裴娜各煮了一杯安神茶,看著她們定下來心神,他立刻著手查這件事。

洪荒之聖道煌煌 而幾乎在同時,媒體報道了今日機場有人開槍襲擊旅人的消息,雖然報道中隱藏了被襲擊的人的真實姓名,但稍微調查一下,便能知道這人是王東擎。

王老爺子看到新聞報道,注意到其中一張照片里,拍攝到了王東擎的背影,心裡頓時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他立刻讓管家去查詢這件事情的真相,同時自己親自趕赴醫院。

到了醫院,王東擎已經從手術室里,被推了出來,只是傷情很嚴重,那顆自然打到了他右肩的肩胛骨,雖然子彈取出來了,但以後他的胳膊再也無法恢復到以前的使用水平。此刻,他躺在醫院裡昏迷不醒。

王老爺子從醫生那裡了解到了他的傷情嚴重性,心底里怒氣騰的一下就躥了上來,直接在病房裡大罵:「我說了不讓你去東歐,你非不聽,現在被人害成了這樣,心裡舒服了?」

王老爺子的吼聲充斥著整個房間。

王東擎閉著眼睛,一動也不動。

王老爺子一個人罵罵咧咧的半晌,心裡的怒氣絲毫沒有消減,又把王東擎隨行的人員都叫了過來,指著他們的鼻子罵:「養你們這些人有什麼用?連一個人都保護不好!」

「老爺子,當時……」

有一個人想開口說話,但他剛開口,一直陷入昏沉的王東擎忽然醒了過來,被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人餘下的話便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王老爺子瞪眼:「當時有什麼?你把話給我說清楚!」

王東擎冷聲說:「當時有什麼,爺爺何必關心?爺爺不是說,我踏出王家的門,就再也不是王家的子孫了嗎?」 第1237章一物降一物

王老爺子聽到他的聲音,驀地轉過身來,心頭湧起驚喜的同時,又有無盡的惱怒:「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跟我置氣!是不是非得我老頭子親自跟你道歉,你才肯跟我好好的說話?」

王東擎閉上眼睛,不再言語。

王老爺子也沉默著不再說話,過了好一會兒,嘆了聲氣,妥協道:「我那是氣話!你就揪著我的話柄不放了,是吧?」

王東擎冷笑了聲,說:「我一個做晚輩的哪裡敢揪著長輩的話不放?只是,我從爺爺的態度里,看清楚了自己的份量罷了。爺爺也請放心,等我養好了傷,我就會離開帝都,絕不會肖像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王老爺子臉色陰沉了下拉,之前他的確懷疑東擎,甚至在東擎走的時候,也以為他是欲擒故縱。可現在,他已經知道自己誤會了他,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要他向東擎認錯,這老臉拉不下來。

王老爺子緩和了聲音,問那些警衛:「襲擊的人抓到了沒有?」

「已經抓到了,正在審問。」

「嗯。」王老爺子點了點頭,其實心裡已經有了猜測,子謙和景炎出事,他就懷疑是家裡人做的,當時他以為是東擎做的,可如今東擎也差點沒命,那剩下唯一的人選是誰,自然不用多說。

——毅山。

他現在僅剩下的兒子,為了爭權奪勢,不惜害死自己的親人。

而且是一而再的下手。

王老爺子只要想到這個事實,就不寒而慄。

揮了揮手,他示意那群警衛退下去:「你們先下去,保護不力的事情,自己去領罰。」

待所有警衛都退出去之後,王老爺子對王東擎說:「行了,都成這樣了,還跟我置氣。我跟你說對不起,成了吧?以後我老頭子保證,絕不會再懷疑你。你乖乖的養傷,等你好了,我就把王家交到你手上。至於傷你的人,我絕不會放過!」

王老爺子盡自己所能,彌補和他之前的感情裂痕。

王東擎睜開雙眼,說:「爺爺,害我的人如果是二伯,你也會大義滅親?」

幽幽的嘆了聲氣,王老爺子神色滄桑的說,「東擎,這個家裡我最看重的就是你,其他的人怎樣,對我來說都不重要,你知不知道?」這是變相的保證,若是幕後兇手是王毅山,他絕不會手下留情。

王東擎冰封的面容,終於裂開了一絲裂痕:「爺爺,我不是為難你,我是怕自己走上景炎和三伯的後塵。」

王老爺子道:「嗯,我知道。」

王東擎抿著唇角沒有再說話。

王老爺子走上前,拉住王東擎的左手,用力的往自己身上拍了兩下。

王東擎莫名的望著他。

王老爺子笑了笑,說:「我這不是想讓你解氣嗎?現在不生氣了吧?」

王東擎聞言,臉上終於露出了意思笑意。

王老爺子心口壓得那塊重石,總算卸了下來,抬手摸了摸他的腦袋,說:「你好好的在醫院裡修養,其他的事情交給我來做。我保證,絕對會給你一個交代。」

「嗯。」

王老爺子很快離開。

王東擎在他離開之後,就把自己的人叫了進來。並非他不相信老爺子,而是他不放心把自己的命交到別人手上。今天機場的襲擊,一定是有預謀的,他去東歐的事情是臨時起意,根本沒幾個人知道。

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裡,策劃並襲擊他的人,要麼是在他身邊安插的有人手,要麼那人能力遠在他之上,能隨時隨地的得知他的消息。

這個人很危險,他必須儘快知道幕後之人究竟是誰,才能做出相應的措施!

……

另一邊。

裳於悅緊張的在蕭雁南給自己安置的公寓里等著消息傳達過來,得知王東擎被重傷,而葉簡汐和慕洛琛毫髮無損。

她氣的把沙發上的抱枕全都扔在了地上。

現在,她最恨的不是王東擎,是慕洛琛和葉簡汐那對狗男女!為什麼每次他們都那麼好運,能躲過她的陷害?一次又一次!老天真是不公平!明明那對狗男女,早該下地獄的!

「咔嗒——」

房間的門忽然被打開,裳於悅正在氣頭上,大聲的喊:「誰?」

轉過頭來,看到是蕭雁南。

裳於悅也顧不得尊敬了,氣惱的走到他跟前,頤指氣使道:「蕭雁南,你不是說了,會讓我親自對葉簡汐下手嗎?為什麼臨時換了別人去?」

「裳於小姐別著急,今天只是預演,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頭等著呢。」蕭雁南淡淡地說了一句話,走到沙發跟前坐下。

跟隨著他來的人,禮貌的一笑,道:「裳於小姐,請。」

裳於悅恨不得撕爛那人的嘴臉,這蕭雁南的隨從都跟他一個性子!都是不冷不熱的,哪怕她發火,這些人臉色都不帶變得,彷彿她的所作所為都是小孩子的鬧騰!

憤憤的轉身,裳於悅走到客廳,居高臨下的看著蕭雁南說:「你說,到底有什麼計劃?我告訴你,我可等不及了!你再這麼拖拖拉拉,我就自己去報復她了!」

現在留學的申請已經下來了,她隨時可以去加拿大那邊!

每時每刻每分,她都想著報複葉簡汐,然後逃之夭夭!

「裳於小姐,請低下頭,我告訴你。」

蕭雁南面色無喜無悲。

裳於悅盯著他看了幾秒,然後緩緩地低下了頭。

而就在她低頭的那一刻,蕭雁南伸手,用力的掐住她的脖子,周身的殺意瞬間暴漲:「裳於小姐,跟我合作,就必須要聽我的。你若是擅自行動,可是會被抹殺的。」

他說這話的時候,臉上依舊帶著和煦如春風的笑容。

可配合著他說的話,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裳於悅感覺到他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收的越來越緊,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蕭、蕭先生……我聽你的話……請你放開我。」

斷斷續續的一句話說出來,裳於悅的臉憋成了醬紫色。

蕭雁南忽的鬆開手。

她的身體軟綿綿的倒在了地毯上,緊接著拚命的咳嗽了起來。 第1238章除名

蕭雁南俯視著面色痛苦的裳於悅,眼底沒有任何情緒,彷彿眼前的女人,不過是一件沒有生命的物品,隨時可以毀去一般。

裳於悅終於緩過那陣難受勁,抬起眼睛,再看向蕭雁南,只剩下了無盡的顫慄和懼怕。方才,她能感覺到,他是真的想要殺了她,那種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殺意,甚至比她面對慕洛琛時,更讓人膽寒!

此刻,她才知道自己究竟惹上了什麼人。

裳於悅無比後悔,自己為什麼那麼輕易地相信了他。

可再後悔有什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