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纖纖,現在的我,租了比原來大二倍的房子咯,以後我們可以一人住一間,我就不用睡客廳了……」

那眼神彷彿想起了什麼愉快的事情。

葉靈退了退。

付聲海卻傾近她:「纖纖,三年了,好想你嘞~我一直都等著你回來。」

「但是沒關係,我一直在預備,不管是車子房子還是包包衣服珠寶,你想要的,都快有了,如果你回來一起努力,我們會更快實現的,纖纖……」

葉靈被叫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不想跟這個人一起了!

可是葉靈還是忍了忍。

「回去?是再被你送出去嗎?」

葉靈翻白眼。

付聲海一愣,然後「寵溺」的笑笑,還想摸她的頭,被葉靈躲開。

「原來纖纖介意這個嗎?這樣啊?你不喜歡的話,沒關係啊。」

反正還有很多其它的方式可以實現理想。

付聲海看著她就像在寬容一個鬧情緒的小朋友。

葉靈忍著。

「不然呢,還有其它方法?」

「纖纖真傻。這個世界,賺錢怎麼可能只有一種方法,你不知道嗎?單是你的幾滴血,都能賣個好價錢……」

葉靈震驚的看著他!

「纖纖傻對不對?我不在你身邊,這樣容易的方法都想不到是不是?」

游移混沌 他還笑咪咪的?!

這是哪個有道德常識的人會想到的方法?

這跟殺人有什麼區別?

有多少人因為染上了而輕生知道嗎?有多少人因為得了而自我墮落,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知道嗎?有多少人像顧纖纖一樣,覺得人生完蛋甚至只剩下報復了知道嗎?

若之前他說的,要是因為跟她什麼染的,那至少還是亂糜的後果,可是……

葉靈突然就想起,顧纖纖會得不就是因為他拿了別人的血嗎?

那是誰的血?

有買主自然有賣主。

葉靈低頭不語,付聲海卻一臉神秘:「纖纖別擔心,我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你看我現在的工作。有頭有臉,家裡人都誇有出息呢。不過還終究還差了些,沒有底蘊,始終只能屈居人下。不過纖纖放心,等有了大錢,我們就自己做個公司,那時候,你就是老闆娘哦~」

付聲海又在給她划宏圖,但是這幅圖裡,她要付出些什麼呢?

以付聲海目前的身家,怕是這個「共患難」的日子不會短。

那些年日里會再發生些什麼事,別人不知能想到多少,但葉靈能猜個七八分。

的確,是有多蠢,才會對這人付上丁點的信任與期望?

為了所謂的愛?他專一的愛?

怕不是大腦沒長全?

「你自己過吧。」

她不想再打聽下去了。

她怕她聽下去會不自量力的跟人戰鬥起來!

「纖纖?」

付聲海攔住她的路,「你還沒去過我們的房子吧,我帶你過去,然後我們一起吃個飯,好就沒和你……」

「不用了!」

「纖纖,怎麼了?還在生氣嗎?我哪裡惹你不開心了?你跟我說,我都改,馬上改~」

葉靈越走越快,來到大路上的時候,周圍走過的人看見他們,聽到付聲海的話,還給他們一些眼神。

葉靈瞪了一眼看向他們的女生!

旁邊的付聲海仍然是那副深情的模樣!

「付先生,不要再跟著我,我們聊完了,請回吧。」葉靈盡量不動氣。

「纖纖,我還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啊,和我回去吧。」付聲海一臉的懇求,在外人看來,鬧脾氣的是她,被責怪的也是她。

葉靈翻了個白眼,如果你們知道眼前這人做的事,還會這樣想嗎?

什麼都不知道就表態,還責備?如果位置換一換,會不會就能體會原主的憤怒了?

感同身受之後再說後事。

葉靈停了下來。

付聲海喜形於色,以為她是同意了。

「纖纖,我就知道,你還是喜歡我的,我們回去吧,你還沒看過我們的新家,你不在我就按自己喜歡的布置了,不過纖纖完全可以重修一遍,按纖纖的喜歡……」

「付先生似乎還沒明白我的意思?」葉靈眯了眼,這人自說自話的習慣看來很自在,不過,就算沒有那口口聲聲的愛,尊重一下別人的意見,聽一下別人說了什麼,總是可以的吧?

「什麼意思呢?」他笑問。

「付先生再跟著,我就報警了。」不怕她,但總有怕的啊不是嗎? 一名少年模樣,皮膚精緻的男子,與一名老者出現在青海灣風景區,他們這種組合十分容易被人給直接過濾了過去,實在是沒有半分亮點可以尋找。

秦毅的模樣與之前有一些不同。

築基之後,秦毅身體中的污垢幾乎全都被排了出來,皮膚如同嬰孩一般的柔嫩、滑膩,比之前確實好看的不是一點半點,而且身體之上因為以前戰鬥而留下的密密麻麻的疤痕,也幾乎全都消失,整個一美男子。

昨晚因為天黑,沒有人覺察出來,而現在,鬼真人卻是看的真切,少爺身上確實發生了什麼不為人知的變化,否則一個人怎麼可能說改變就改變?

「少爺,這裡就是青海灣。」

「您看那些人,都是咱們江南行省一帶的武者,有些名氣還挺大的,這一次可能都是聞訊趕來,觀看少爺跟龍堂的一戰。」鬼真人指著那些聚集在一起三三兩兩的穿著打扮怪異的武者。

「這些應該就是江南行省一帶武道界的人了吧?」秦毅淡淡說道。

這些武者大都是來自各大家族,當然散修也有,來這裡的目的十分明顯,幾乎都是沖著龍堂的名氣來的。

秦毅作為龍堂要專門對付的人,自然也是小火了一把,成為眾人口中的話題人物。

只是可惜,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他到底是誰。

只是知道他招惹了龍堂,幾乎已經是龍堂死亡名單上面的人了。

對於這樣的人,眾多武者同盟只是好奇一下,並沒有誰關心秦毅到底是誰,他們只主要還是想看龍堂那位太上長老究竟強到了何種地步。

跟龍主一樣,十幾年沒有拋頭露臉,那位修法者太上長老到底強到了何種地步,沒有人知道……

這恐怕是唯一一個能夠了解到他的機會。

秦毅走在青海灣的海灘邊,一浪接一浪的海水沖在他的腳上。

若是有有心人細心觀察,會發現秦毅的鞋子沒有被打濕哪怕一點點。

秦毅看到了唐河,看到了跟在唐河身邊的唐韻、唐誠,唐河一直帶著他們去跟老熟人打招呼,結交別的天才小輩,拓寬人脈。

緊接著他看到了凌寒冰、凌寒冰正在被一個青年糾纏著,那青年不住的獻殷勤討好她,不過凌寒冰還是老樣子,整個一座大冰山,皺著眉頭十分的不耐煩。

她旁邊跟著的一名老爺子則是尷尬的笑著,雖然有意撮合,但是凌寒冰性格放在那裡,他也無可奈何。

對方也是天驕人物,是臨海市的超級家族少爺,論婚配的話跟凌寒冰肯定是門當戶對。

凌寒銳站在一邊,就像是什麼都沒看到一樣,老神在在。

恍惚之間,凌寒銳與秦毅的目光交錯。

秦毅微微一笑,轉過了頭,繼續沿著海灘背著雙手朝前走去。

「他怎麼也來了?」凌寒銳眉頭一簇。

秦毅帶給他的印象還是十分深刻的,他人生的第一敗就是敗給了秦毅,這個傢伙簡直不是人,年紀比他小實力還比他強橫無數,真不知道到底是哪個家族出來了?有空讓老爺子好好查查,這人絕對不尋常,至少金衡市之中他還沒有聽說過這麼一號人物。

秦毅之後又看到了黃家的黃守鶴,看到了黃守鶴帶著的黃勤虎跟黃勤龍兩人。

這兩個人應該算是黃家最出色的第二代子弟了,以後也有機會成就真人或者是天師強者。

……

無數武者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今天倒不像是決戰,更像是一場武道茶話會……

秦毅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龍堂花費心思搞這麼多,無非就是想在除掉他這個威脅的同時,來一個殺雞儆猴么?

他們這麼大的動作,想要從東南亞一帶重新回來華國,想從金衡市打通回到華國的地下世界的路,對自身的實力肯定是十分有信心。

所以他們已經做好了進入華國之後的準備。

他們清楚,之後必然會面對無數來自華國本地勢力的打壓,而現在展現自己的力量跟手段的話,那些人再想對他們龍堂動手,就得先掂量掂量了,無形中他們的威脅就會消失很多。

皇后是門技術活 這就是殺雞儆猴的好處。

可惜啊可惜,到底誰是雞?龍堂恐怕還沒搞清楚,他秦毅此番過來又何嘗不是抱著清理後患的目的?

自從經歷了昨晚那件事,秦毅一下子就頓悟了。

對付敵人千萬不能心慈手軟,要抓住他的軟肋一擊致命,不要給他任何翻身的機會,否則你將會為自己的仁慈而後悔。

「少爺……要不我們先去坐坐吧?」鬼真人在後面微微彎腰,指著那沙灘上的涼亭說道。

炎熱夏日,他鬼真人著實有些受不了,他本就是修鍊陰寒之氣,適合在陰冷的地方,如此在烈陽下拋頭露面,他實在是無法抵抗。

「你先過去吧,正主已經來了,等我把事情料理了就離開。」秦毅淡淡說道,一道令人心悸的氣息由遠及近。

鬼真人聞言順著秦毅的目光看去,在遙遠的青海灣另一端,一人踏著波浪而來,雙手負於身後,十分瀟洒。

「龍堂太上長老,黑魂!」

整個青海灣似乎都安靜了下來。

如同黃家、唐家、凌家那種級別的武道家族更是紛紛站了起來,只有他們才知道黑魂這個名字代表的意義。

「黑魂前輩,您接近二十年前沒有出過手了,今天居然會出現在這裡,還對別人下了戰帖,實在是讓人詫異,只是不知道這被下戰帖的,究竟是哪位前輩啊?」

這無疑是眾人最好奇的事情了,龍堂要對付的人?究竟是哪個?

「呵呵。」

太上長老黑魂冷笑一聲,他的目光沒有溫度的在眾人身上環視一周。

「不用管他是誰,只需要知道今天過後他就是一個死人,得罪我龍堂的,都會是死人。」

觸及到黑魂長老的目光,所有人都是縮了縮瞳孔,連忙收回目光,被嚇得幾乎丟了半條命。

「黑魂長老,要是對方並不想過來呢?或者說知道是必死的局面,已經逃掉了呢?」又有人問道。

「無妨,我已經知道了他的具體身份,他若是敢跑,我會屠滅他的家族所有人,讓他知道不赴約我的戰帖,將是何等的荒謬。」

聽到黑魂這麼說,那些人更加好奇對手的身份了。

黑魂太上長老目光在整個青海灣掃了一圈,並未發現什麼特殊的人,他眉頭皺了皺。

「難道那個小子真的選擇不戰而逃了?」

說實話,這是黑魂最不願見到的結果,那小子若是跑了,忍氣吞聲,幾年十幾年之後絕對是龍堂的心腹大患。

而現在要是衝動之下跑了出來,黑魂會直接收拾掉他,不會給對方一丁點兒機會。

如此一來,再也沒有人可以組織他們龍堂了。

黑魂目光在每一個人身上掃過盡量一個不漏,最後他才看到閑庭信步走在沙灘上面的秦毅。

秦毅低垂著頭,沒有人知道他在想著什麼,只是靜靜的踩著水花。

黑魂心中一驚,大概也只有他注意到了,秦毅踩在淺水之中,但是卻並未沉底,而是飄在水面上,每走一步都有一道淡淡的波紋散開。

「你就是秦毅!?」黑魂面色驚疑不定的望著秦毅。

隨著黑魂的目光,整個青海灣的目光都射向了那個毫不起眼的少年。

「你不該動那兩個女孩的。」秦毅背著的雙手放了開,抬起頭露出平靜到不能再平靜的眸子,那種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一具陌生的屍體,沒有絲毫感情流露出來。 「又是你?」夏雲澈出現在葉靈後面,看著付聲海。

「阿sir,我們只是有點小誤會~」付聲海想靠近葉靈。

葉靈卻選擇了夏雲澈。

夏雲澈的嘴微翹,只是沒人發現。

「阿sir,我不想見他,他總是纏著我。」葉靈一副怯弱的樣子。

果然,夏雲澈馬上伸手把人護在後面。

「這位先生,既然她不願意見你,請你不要糾纏。」

夏雲澈鎮靜的看著付聲海,心裡卻在雀躍:這是什麼節奏呢?這個人是她喜歡的那個嗎?誤解是什麼?解不解得開?會不會要分手?

他強裝鎮定,直接阻隔了兩人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