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不悔點了點頭:“是呀,三妹。趁着我現在,還能夠戰鬥,還有些威望,替哲兒尋到這惡魔果纔是正途。”

“七天時間,已經過了一天!我們只剩下六天了!”

蒼不悔,面色凝重。

蒼哲有些疑惑:“七天?什麼,七天呀!父親?”

蒼不悔溺-愛地笑了笑:“沒什麼,你就在這車裏頭,好好的睡睡覺,就行了。”

說罷,蒼不悔打開車門,走了出去。

隊伍已經出發,蒼不悔這個家主,也要去處理一些指揮事務。

南天和昊哥這些衛士們,也是得到了一些閒散的消息。

畢竟,事情,發展到現在,動靜太大了。

隻言片語,已經傳入大部分人的耳朵裏頭。

“惡魔果,出世了!傳聞中的神果,只要吞服了,就會獲得至尊惡魔血統!”

“各大勢力,四方涌-動,不僅是蒼家,血腥酒館,城南邦,巫家,哈里家,都派遣了強者,向大荒森林,趕來!”

昊哥唏噓一嘆:“原來是惡魔果,傳說中的存在呀!我蒼家所有嫡系子弟,夢寐以求的東西!”

南天的眼光,也是迸-射-出了一抹奇異的亮彩。

“惡魔果,惡魔界?主宰魔帝?看來,這一次的大荒森林之行,會很有趣呀。”

南天喃喃低語,淡淡一笑。 奇珍異寶,層出不窮!

這一日,惡魔果現世的消息,傳出!一些遊離在森林內外的冒險者們,探險家們,獵人們,都是興奮了起來。

他們沒有大勢力當作後盾,想要一飛沖天,當人上人,吞服惡魔果,無疑是一個絕妙的機會。

想想看,能夠主宰惡魔界,號令億萬魔頭,是多麼令人高興的事情。

蒼家的隊伍,剛剛開進大荒森林,就遇到了幾次小規模的襲擊。

當然,小規模的襲擊,自然奈何不了,兵強馬壯的蒼家衛士。

一些妄圖襲擊蒼家的刺客,獵人,冒險者們,全部被一一斬殺。

“全部人馬,分成五十隊,每一隊,前往不同的方位。如若,發現惡魔果的跡象,立馬發出信號彈!主力部隊,會立馬過來支援的!”

“關於,惡魔果的長相和分辨方法,我給每個隊長,都發了一份圖鑑。各位隊長,務必熟記於心!”

蒼不悔,吩咐道。

“諾!”

衆隊長,齊聲應命。

昊哥則是憑藉護衛長的身份,當了一支隊伍的隊長,手底下有一千餘人。至於,蒼哲,因爲是蒼家的少爺,爲了安全起見,跟隨的是主力部隊,與蒼不悔同行。

蒼寒霜隨機和昊哥的這一支隊伍,一起出發。

蒼家二爺那邊,也把自己的數萬人馬,給分成了好多個隊伍,開始在大荒森林裏頭,四處尋找。

暗地裏頭,蒼家二爺,還給了自己的手下們,下達了一個命令,就是,見到蒼家之主的人馬,可以伺機偷襲,暗殺等等。

一時間,整個大荒森林裏頭,殺機瀰漫。

拖昊哥的職位之別,南天也觀看到了,那圖鑑。

圖鑑上面,將惡魔果,刻畫爲:一枚純黑色,綻放着朦朧之光,周邊有陰陽花瓣襯托的拳頭大小的果子。並且,下面,還有一行文字說明:惡魔果有特殊的香味,異常濃香。

“原來這個就是惡魔果呀,從圖鑑上看,很是普通,也不是太特別,可是誰知道呢,就是這個果子,能夠引起各大勢力的覬覦!”昊哥,微微一嘆。

南天拍了拍昊哥的肩膀:“這個就不是我們能夠掌控的了,走吧,按照規定的路線,我們出發吧。”

昊哥點了點頭:“對,走吧!”

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出發。

他們的中間,拱衛的是一輛改裝過的黑色商務車,裏頭坐着的是蒼寒霜。

隊伍沒走多遠,突然間,周圍的林木,紛紛攔腰而斷。

開在前面的幾輛越野車,車頂都被砸癟掉了。

索性的,沒有出現人員傷亡。

昊哥目光冰冷:“是誰在搞鬼?阻攔我們的行程!”

“桀桀,血液!”

“桀桀,殺戮!”

“桀桀,血腥!”

一行身穿血色袍子的男子,從樹林裏頭,跳了出來。

他們面目猙獰,胸前掛着一瓶血色的小酒瓶。

看着來人的裝扮,昊哥,一怒而起:“是血腥酒館,你們是血腥酒館的人!”

“當初,殺你們血腥酒館的人,是二爺的人,我們是家主的人,你們不要打錯對象了!”

昊哥眉頭一皺,深知血腥酒館的人,都是一羣瘋子,實力超羣,心狠手辣。

昊哥,自然是知道,血腥酒館裏頭的人,一般乾的是什麼生意。

這些人,尋常喜歡幹一些,挖人心臟,割掉人腎,摳-出眼珠子之類的人-體器官上的買賣。

另外,他們還賣一種特殊的酒水。

這酒水的主材料,是機甲修煉者的血液,輔助以特殊的佐料和配方,祕製而出,具有一些獨有的刺-激-性效果。

這種酒水,對於惡魔城內的一些罪犯,惡棍,變–態來說,甚是合口味。

以至於,血腥酒館的主要收入,都是靠販賣人體血液酒水。

現在,當務之急是尋找惡魔果。

昊哥也不願意與這些人,起衝突。

“桀桀!蒼不儀也好,蒼不悔也好,都是蒼家的人!我血腥酒館,殺你們,就殺對了!”

從林木深處,信步走來一個獨眼男子。

獨眼男子的臉色,甚爲慘白,沒有一絲血色,他十指尖利柔長。

男子與那些身穿血色衣袍的人不同,他一身筆挺的西裝,胸前掛着的是一支血色的鋼筆。

男子的聲音,冰冷無比,彷彿是從地獄傳出一般。

昊哥看清楚來人,頓時一愣。

“總監——血無目!你是血腥總監,血無目!”

昊哥,說出了一個令人絕望的名字。

血腥酒館內部的強者分級,與一般的勢力不同。

在血腥酒館裏頭,最基層的是血腥侍從。

血腥侍從之上是,血腥主管!

血腥主管之上是,血腥經理!

血腥經理之上是,血腥總監!

至於,血腥總監,就是正副館主了!

在整個血腥酒館裏頭,經理級別的有大約上百個。

總監級別的有八個。

每一個血腥總監,都是實力超卓,殺人如麻之輩,在惡魔城裏頭,都是赫赫有名。

當初,蒼不儀派遣蒼震殺了,血腥酒館十二個經理,可謂是與血腥酒館結下了不可化解的血仇。

血腥總監血無目,兀自說着:“記得麼,當初,死去的十二經理,有四個都是我的直屬手下。”

真正嚴格起來劃分。

昊哥是蒼家的護衛長,也就和血腥酒館的普通經理平級。

和血腥總監血無目比起來,昊哥根本不夠看的。

知道情況有變了,有人給商務車裏頭的蒼寒霜傳了話。

蒼寒霜也是一驚:“血腥總監——血無目?他竟然將我們給攔住了!他可是血腥酒館裏頭,八大總監裏頭,排行第二的強者!”

“就是我,也敵不過血無目三招!除了我大哥,二哥,還有家族裏頭的強橫的,老資格的長老,可以與其爭鋒。其餘的人,都不是他的對手。”

蒼寒霜面色煞白,也搞不清,血無目所來何意。

但是,事到如此,單單憑藉昊哥,肯定是無法解決事情的。

蒼寒霜連忙走出車子,走上前,朝着血無目,拱了拱手:“尊敬的總監大人,敢問,何故於此,攔住我等。我是蒼家蒼寒霜,還望總監先生,給個面子,放我等離開。” “蒼寒霜,蒼家的三丫頭?”

“小丫頭,你有什麼,能耐叫我離開?”

血無目,輕蔑一笑。

蒼家的人,都是大怒。

蒼寒霜在蒼家裏頭,可謂是地位尊貴,一些老資格的長老,也要禮遇待之。

畢竟,蒼家三兄妹,雖然各有不和,但是,有不爭事實:那就是蒼寒霜的大哥是蒼不悔,蒼家之主!蒼寒霜的二哥,蒼不儀,名震惡魔城的蒼二爺!

總裁對不起,我愛你 在家族內部,許多人,見到了,蒼寒霜,都是尊稱一聲:“夫人”。

血無目,也不過是年過四旬。

蒼寒霜已經有三十有餘,是十足十的美婦人。

血無目稱呼蒼寒霜爲小丫頭,的確是過分了。

主辱僕死!

昊哥暴怒而起,對着血腥總監怒喝一聲:“可惡,血無目,我敬重你是總監級高手,但是,夫人,身份亦然尊貴無比,哪裏是你能夠侮辱的?”

血無目,哈哈一笑,眼眸中兇光迸-射:“強者一怒,伏屍百萬,血流成河!弱者受人欺凌,我叫她小丫頭,有何不可?”

“你們蒼家殺我十二經理,這個仇,我不得不報!”

血無目,殺氣沖天!

血腥酒館的人,本就是做一些殘酷的買賣生意,每一個人身上的戾氣都很重,一言不合,就是殺,就是碎屍萬段。

蒼寒霜也是氣炸了,一張絕美的成熟的臉蛋,怒容赫然!

“血無目,我敬重你的實力,可你也不要得寸進尺。況且,我是和大哥是一派,殺你血腥酒館經理的是我二哥的人。你應該是知道的,我蒼家有兩大派系,水火不容!冤有頭,債有主,你莫要不講理!”

蒼寒霜努力剋制自己,緩緩地說道。

血無目越發張狂了,淫–邪地看了看蒼寒霜:“不錯,蒼家的女人,長得的確有成-熟-韻-味。風滿妖–嬈,嘿嘿嘎嘎!”

“我給你一個機會,你只要陪我玩上七-天七-夜,我就放過你們這邊的所有人。”

血無目,嘿嘿地笑道。

“可惡!流氓!”

蒼寒霜,怒目而視。

昊哥也受不了了。

“混賬東西,侮辱夫人,百死莫贖,我跟你拼了!”

昊哥召喚出機甲,直接向血無目殺來。

血無目,斜睨了一眼昊哥。

“弱小不堪,區區九品機甲戰王,也敢與皓月爭輝?”

“這些年來,死在我手上的機甲戰王,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血無目眼眸中,殺意沖天,獰笑在臉上綻放。

血無目自己都沒有召喚機甲,就憑藉體內的機甲異能,單純的一拳頭揮出。

“砰!”

血無目的拳頭砸在昊哥的胸口上,昊哥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下子飛了出去,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嘔!”

昊哥目大口地吐着鮮血,痛苦萬分。

“你,你血無目,你,你公然攻擊我蒼家的人,你莫非真的要和我蒼家爲敵?”

蒼寒霜,指着血無目怒喝道。

“賤貨,與你蒼家爲敵又如何?現在,我就要殺光你們!”

血無目,肆無忌憚地大笑着。

剛纔越野車被砸,有一些被卡在了車子裏頭。

南天正在救人。

突逢大變,所有的蒼家衛士都是驚恐萬分。

更爲令南天憤怒的是,昊哥竟然被人,打成了重傷,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再一看,那個囂張的西裝男。

南天,用武神系統一掃:

人物:血無目

身份:血腥酒館–血腥總監

財富值:一萬億銀河貢獻點

體能:45.88(35.91)

精神力:44

生命力:45.72(35.85)

力量:45.77(35.87)

敏捷:45.63(35.62)

綜合戰力:45.4(37.45)

主職業:機甲戰士/二品機甲戰王

第一副職業:暫無

天賦等級:大衍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