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開了,回頭給他丟下了一句話。

“等你自己去發現。”

這羣人神神祕祕的,做什麼都是這樣,特別的喜歡留懸念。

蒼無惑也不和他們糾結,找到了拉米,沒想到他第一句話就是,“別急,你還有九次的機會。”

“哈?”

“沒什麼,以後你自己就知道了,說吧,到底有什麼事?”

蒼無惑把自己想法告訴了他,那個位置他們知道,他也攔不住他們。

“這一次不知道我會出去多久,所以他們都拜託你的。”他想了想,又厚着臉皮道,“多教教他們,以後必有重謝!”

拉米點了點頭,道:“你去吧,他們我自會照看,等你回來後肯定包你滿意。”

看着拉米的眼神,蒼無惑覺得他沒有說謊,這才安心的離開了。

這一次他回到了天魂中,要把自己修煉的心得體會,還有對那些古古怪怪的陣法祕訣的感悟都弄進了記憶晶石。

等到一切都準備充分了之後,他回到了地下的祕密基地,反覆交代了那下面空間的危險性,然後把一切都交代妥了,又覺得不放心,把控制那鬼的辦法又教給了所有人,這才離開了這裏。

“哎,等他們能夠自己出來後就讓他們出去歷練吧。”

“你這麼不捨得,幹嘛不回去一次呢?”

肉球飛到了他的肩膀上,它很喜歡這個位置,似乎是唯獨屬於它的。

他想了想,踩着劍就飛走了。

在他離開的同時,幾個學生出現在大門口,他們搬了一個石頭做的大黑牌子。

“放在這,對,好,很好。” 帝國總裁,麼麼噠! 陌黎走了過來,他手一揮,無數的紙條飛了出來,貼上了那黑板。

“大家注意了,大家注意了!”一個學生走了過來,他的後面跟着三夜,拿着一個大喇叭,對着全校的人發出通告。

“所有人注意了!自今日起,將全面建造書寶閣。現在即開啓試煉任務,各學生可以根據自己的實力篩選出適合自己的任務,完成任務並上交所指定的物品可以獲得進入其中的機會,並且根據自己所完成任務的難度獲得功勳點,可利用功勳點租用裏面的修煉祕,也可購買武器。 寵妻狂魔:腹黑帝王養成記 現在是起步時期,凡是加入修建書寶閣的人可獲得功勳點!然後這裏就是這次開試煉任務的具體介紹。”

有人又舉着木牌走了過來,插到了地上。

“好,接下來就由三夜師兄爲大家講解具體的要求,以示鼓勵,大家有請!”

下面傳來歡呼的聲音,三夜微笑着走了過來,他擡手停止了他們的吵鬧,“好了,這一次任務重大,是我們天魂學院建立以來最大的改革,也是改變!這裏我們的感謝我們陌黎老師,沒有他的全力支持,這一次的書寶閣也不可能開。大家鼓掌!”

那些女弟子眼中都冒出了花,天魂中兩大美男已經到齊了,這幸福感來得太突然,導致氣血上涌都要流鼻血了。

陌黎點了點頭,鬍子碴絲毫沒有影響他的帥氣,反而給人成熟感,魅力值大幅上升。

就這時候,天空上一女子踩着笛子而來,降落到他們面前。

之前是那些女弟子瘋狂,無數的男弟子紅了眼,而這一次是那些男弟子瘋狂。

“這書寶閣以後就是我做門衛,進來的人得向我登記!”

“千音師姐,我們都聽你的!”

“哇,千音師姐好漂亮,好有氣質!”

“你這人也是夠了,這麼娘怎麼進來的?”

“討厭~”

“你們都算了吧,千音師姐那可是大師兄的,放棄吧,我們沒戲的。”旁邊的人搖了搖頭。

他這突然的爆料讓周圍的人一驚,頓時感覺世界都灰暗了。前面的千音聽力極好,被他們這一說也不禁臉上有點微紅,她面色一肅,道:“天魂現在要進入高度發展的時期,如果大家外出試煉的時候遇到不錯的人可以帶他們回來,如果考試合格之後招進來可一獲得功勳點獎勵!”

這一次他們的發展又很快進入瞭如火如荼的地步,在這亂世之中,天魂在一步一步的進化着,她慢慢的展現着自己生命活力,所有天魂之人都爲之而驕傲。

學生們涌向了那任務欄,都想獲得最好的任務,這裏面一個人好不容易擠了出來,手裏拿着一個任務,他走了過來,遞給了他的姐姐。

砰~

“哎喲!這都要打我?”

“你看看你得到的是什麼任務?”

月痕打開來一看,愣住了,道:“姐,這任務我們能完成嗎?”

“哼,難是難了點,不過你覺得這世上還有什麼能攔住你姐我的事嗎?”

後面那許多的任務被一搶而空,他們四散開來,有的人喜,有的鬱結,不過都沒有把那任務還回來,全部離開了。

這些事蒼無惑是不知道了,他坐在飛劍上,找了找,發現了一瓶啤酒,手指一彈就把它的瓶蓋給彈飛了。

“這東西不壓制住自己的身體還真起不到任何的效果,算了,今天開心,喝酒!哈哈哈,肉球你要嗎?”

肉球爬到了他的腿上,“這是什麼?”

蒼無惑笑了笑,道:“世界上有三大美事,你知道是哪三樣嗎?”

“不知道……”它撲騰着翅膀,看着這瓶子略有好奇。

“生命中三大美事!”他豎起了根指頭,“美女,坑人……還有……”

“還有什麼?”

“睡大覺!” “啊!你居然真的睡了!快起來!快起來!”

肉球撲到他的臉上,劍搖搖晃晃的,彷彿隨時都會掉下去。

“你知道這什麼劍嗎,這樣的神器被你這樣搞,真是沒天理了!”

蒼無惑手裏提着那瓶啤酒被他喝了下去,現在瓶子也掉了下去,他掙扎着想要翻一個身,肉球死死的抱住了他,下一刻他們就開始墜落,眼看着就要掉落在地上,肉球撲動着翅膀拼命的拉着他,就在要接觸到地面的時候這劍突然停了,蒼無惑翻身下來,反手抱住了它,翻滾着進入了破爛的樓道中。

他的胸口起伏不定,捂住了肉球的嘴,不讓它說話,在地上踩着步伐,嘴裏輕聲的說着什麼,然後就站住不動了。

這時候它才由上面的洞口看到天突然就變得黑了,巨大的翅膀扇動聲音響起,地面猛的一震,有什麼東西落到了地面,然後外面就突然安靜了下來。

肉球被捂得喘不過氣來,掙扎得厲害了,蒼無惑把它鬆開,不過捂住了嘴,示意它不要說話。

就在進入這裏的時候他用了那個猥瑣人的祕籍,將全身的氣息調到了自己能降低的最小程度,這還沒完,手裏又連續劃訣,這是幾個簡單的手法,按在了自己和肉球的身上,讓血液流動得緩慢,減弱自己的心跳。

爲了以防萬一,又矇住了它的眼睛,不讓它看外面了。

場面一下就靜了下來,過了許久,外面又一次響起了那巨大的風聲,好像有什麼東西飛走了,蒼無惑不敢大意,一直等到天黑,終於聽到了外面的怪物嚎叫聲,他才爬了出來。

“呼~嚇死了!”

“你之前是在裝死?”

蒼無惑一把掌拍在它的頭上,笑道:“那是當然,你不是說你很厲害嗎?這麼強大的怪物難道都沒有發現?”

肉球又飛到了他的肩膀上,蒼無惑看到過幾次了,不知道那小小的翅膀是如何承重它那胖碩的身軀的。

“有嗎?我只是說這劍很厲害,你最好還是把它用東西包裹起來,不要露出來,省得被其它東西看見了。”

它點了點頭,又道:“要不是剛纔我把它的氣息給藏了去,我們倆都得死!”

“哦喲?這麼說還是你的功勞了?”

農家小媳喜甜田 它就有些驕傲了,擡着頭看着天空,“那是當然,這要是放在遠古你不去打聽打聽,有什麼是你家肉爺不會的事!”

“肉爺?”

“咳咳,那又怎麼?”

蒼無惑捧腹大笑,覺得這小肉球實在太可愛了,不但能裝逼,還能吹牛逼。

他又帶着肉球飛了起來,升到了空中,這一次全力前進,不能再大意了,這麼隨隨便便的就遇到了一隻強大得看都不敢去看的怪物。

然而事情根本就沒有那麼順利,空中突然就如同是凝固一樣,一雙巨大的火紅眼睛出現在面前,它看上去十分的邪惡,每一隻眼睛比他的頭都還要大。

“哇……”

這突然出現的眼睛比被凝固住的身體還在驚人,下一刻蒼無惑就感覺到一陣強風吹來,一隻巨大的爪子從天而降,瞬息間就來到他的面前。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肉球的身上爆發出一陣強光,蒼無惑腳下的劍突然分離出來,眨眼間就變成了上百把,它們排列在空中頂開了那爪子!

這些事都是一瞬間發生,稍有遲疑蒼無惑就會死得粉身碎骨。

那些劍立刻就四射而出,蒼無惑和肉球的身體化作幻影,投到了那些劍上,每一個都有他們的氣息。

昂~

一聲巨大的龍吟響徹天地,那上百把劍頓時就有一大半被打散開了。而借住這麼一點點的時間,其餘的快速飛走,去了不同的方向。

那看不見身形飛龍看着那些劍飛走的地方,眨了眨眼睛,在空中幻化成一個少女,她看了看真正的蒼無惑逃走的方向,慢慢的走了過去。

“螻蟻,可別髒了我的寶貝!”她舔了舔嘴脣。

在樹林中蒼無惑和肉球突然出現,那一聲吟叫已經讓他受了傷,而肉球也不見得好得哪去,看着是非常的虛弱。

“劍給我……”

蒼無惑不知道它爲什麼這麼做,不過還是給了它,肉球大嘴一張,直接把它吞了下去,“這東西還是不能出現得太早了,接下來的事就得靠你自己了……”

說完,它變成了之前的樣子,更加的圓了。

“咦?”

它眨了眨眼睛好奇的看着蒼無惑身上,衣服破爛不堪。

不遠處的某個少女。

她摸了摸鼻子,“奇怪,味道消失了?”

她像只小狗一樣,趴在地上,到處嗅着,最後跳了起來,看着一個方向。

“不知道你用的是什麼辦法,竟然能逃脫我的嗅覺,不過你那身上的臭味兒可是永遠都不變的。”

……

蒼無惑覺得事情還沒有完,拿出天魂的高品質飛劍,衝進一隻怪物的領地中,手起劍落,斬斷了它的脖子,沐浴它的鮮血,又給肉球抹了個變,直接變成了血球。

“居然能守我一整天,耐心真好,不過這樣你還能抓到我嗎?”

蒼無惑覺得這怪物纔不會輕易的善了,腳下又踩起了那步伐,將自身的氣息再次壓低,跳進了樹林中,逃走了。

在他走後不久,那個少女又出現在了這裏,她聞了聞地面上的那些血,笑了出來。

“小孩子的把戲,你以爲這樣就能逃脫嗎?”她尋着那氣味追了上去,沒過多久就看到地面上又有一具怪物屍體,依舊是同樣的手法,她笑了笑,又追了上去。

時間一天天過去,直到第十天的時候,她總於厭倦了,全力爆發,尋着那氣味快速追了上去。這個人類實在是太狡猾,跑幾步就換一套衣服,然後又殺怪物,將其氣味弄在身上。

“我就不信了,你會有這麼多衣服?”

她不知道的是,因爲月欣的關係蒼無惑算是怕了,一找到物資什麼都不會落下,包括那些多得沒人要的衣服,現在可是起了大作用了。 在接近混亂之城的某處淤潭之中,裏面咕嚕咕嚕的冒着氣泡,有讓人頭皮發麻的驚人數量的蟲子在裏面蠕動。

一個少女穿着蕾絲黑邊花紋吊角裙子從天而降,手臂上的鈴鐺呤呤響着,她赤着足,飛到了這淤泥潭的另一邊。

這裏有一套衣服,它被隨意扔在了地上,上面滿是血漬,地面上還有幾滴很小的淤泥,它們的軌跡朝向了前面混亂之城。

“又玩這種小把戲,你以爲這一次還能成功嗎?卑賤的螻蟻……”

她嘴突然張打,一個火球出現在嘴裏,噴向了淤泥潭。裏面快速的沸騰,然後猛的炸裂,無數的蟲子死於非命,這火球的威力竟然把這半個足球場大的淤泥潭炸得沒有了影子。

“嗯?”她十分的憤怒,回頭看了看那後面的混亂之城,走了過去。

蒼無惑喘着氣,面色蒼白,這些天和這女恐龍周璇了這麼久,早就有點支撐不住了,他來到了和蘇瑩約定的地方,看到前面的人,他躲了起來。“時間到是剛剛合適,不過這……”

蘇瑩站在前面,幾個人跪在她面前,苦苦的哀求着什麼。幾個大男人居然跪在她的面前,哭得傷心欲絕。

“小姐啊,不是我們不幫你,可這……我們也實在無能爲力呀!”一個人還好,他沒有怎麼哭,不過面色難看到了極點。

有人同意道,“是呀,小姐。我還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我是他們家裏唯一的支柱了,不是小的怕死,只是我這一去回不來我的家人……哎!”他重重的太了一口氣。

還有人也想辯解,不過蘇瑩卻是揮了揮手,“你們回去吧,我不會爲難你們的。”

“這……”他們猶豫了。

蘇瑩強笑着,道:“不用擔心,我二哥那邊自然有我來承擔,他不會怪罪到你們身上。”

那幾人又是磕頭又是拍馬屁的,邊走邊讚美小姐的好,很快就消失在街角,什麼聲音都聽不到了。

蒼無惑沒有出去,看着蘇瑩,她流下了眼淚,一個人蹲在地上輕輕的哽咽着。

那邊的牆角又走過來一個人,她整頓了下自己,站了起來。一個穿着斗篷的人走到了蘇瑩的面前,看樣子似乎是個女人。蒼無惑決定再看看,她還叫了誰,反正現在也不急,後面的那母恐龍不知道怎麼回事,這麼久了也沒有追過來。

他不知道那女恐龍忌憚這無月,還有王嵐芷。

“可以吧,你不是說多叫點人嗎?怎麼才你一個?”

蘇瑩眼中泛紅,那人也不再追問。過了一會兒蒼無惑見沒有人過來了,於是也走了出來。

“喲,我遵守約定來了。”

他老遠的就打了個招呼,走了過去。

“沒想到你還真的會來?”蘇瑩有些詫異,當時也就是氣不過隨口的說說,眼前的這個男人還真的來了。不過現在看去他似乎有點變了,更加的高了。

蒼無惑笑道:“怎麼,不歡迎我來嗎?”

蘇瑩直接道,“好了,不多說廢話了,我來說明這一次的作戰目的,這涉及到了很多細節的安排,我先帶你們去傳送陣,這裏不能久留。”

蒼無惑:“……”

她拿出了一個石臺,足足有三人環抱那麼大,上面鑲嵌着密密麻麻的上等魔晶,一看就是價值不菲。

上面的光芒閃過,蘇瑩一步跨了上去,消失在眼前。

這個用斗篷遮住自己的人,一步也走了上去,臨走時回頭看了蒼無惑一眼,這個人蒼無惑覺得十分的熟悉,但也沒多想,這一秒他感覺背後有東西來了,就是那個瘋子母恐龍。

“這你也能找到,可怕!”

他跳了上去,那人還沒有消失呢,抱着他一起就消失了。在他們剛剛消失這傳送臺立即就自行崩毀了,而那赤足美少女也同時來到這裏,她的手抓向蒼無惑消失的地方,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又被你逃了,螻蟻……”

在她出現的時候,屋頂上冒出了很多的黑衣人,紳士老管家天宮走到了前面。

“何人膽敢如此放肆,擅闖到此處!”

這個少女舔了舔火紅的嘴脣,飛到了空中,低頭俯視着下面的人,手裏出現了一顆黑紅的光球,立刻就要扔下。

“準備防禦!”天宮面色一驚,這樣強大的能量好久都沒有看到過了,憑他們這點人不能抗下來。

“結陣!”

那些黑衣人每個人都踩着點,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一個防護罩升了出來。

就這時候,有什麼破開了音障,極致的速度根本看不見她的身影。

這時候那光球也被甩下,這少女眼中露出了興奮的光芒,可這個突然出現的人手臂上瞬間就幻化出了鎧甲,整個手臂大得離譜,單手一拳打了過去,觸碰到了那光球后空氣被壓縮,緊接着就要爆炸,有人出現輕喝了一聲。

“封!”

爆炸出來的力量頓時就被鎖住了,四周的人鬆了口氣,這時候無數的紅衣人走了過來,把天空中的少女重重的圍了起來。

“沒想到我們的城主大人來得這麼快呀!” 情入膏肓 蘇行雲把着摺扇,緩緩的走了過來。

“有人居然敢在我的地盤鬧事,而且招呼都不打一聲就進來了,這事本城主必須管!”她的霸道還是如此,看得蘇行雲一陣無奈。

上面的少女看戲一樣的看着他們,笑出了聲,“螻蟻,都到要死的關頭了居然還在那裏談笑,本座是該嘲笑你們呢,還是不屑呢?”

“這可未必!”

空氣中突然瀰漫起了一股寒霜,四周的人的髮絲都結冰了,一個人形猛獸走了過來,渾身肌肉磐虯,他所走過的地方直接變成了一道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