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落下,蔣國志腳掌一踏地面,身體前沖,掌握成拳,朝著李沖攻擊過來。

在他的拳頭之上,包裹著一層淡淡的青色光芒。

李沖眼瞳一縮,這還是除了他自己以外,第二個能夠真氣離體的高手。

一時間,戰意升騰。

同樣一拳,迎了上去。

砰。

又是一聲悶響,二人的拳頭相遇后再次分開。

不過這一次,李沖退了四步,而蔣國志卻只退了一步。

「果然有些手段啊。」李沖眼中露出一抹驚訝。 想要找出血煞子,必須得依靠羅陽幫忙。

見羅陽打電話來,無為子還是挺高興的。

羅陽說道:「長老,我想找你喝酒。我現在在度假村大門口。」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才聽無為子說道:「小兄弟,你等一等,我就過去找你。」

聽意思,無為子不在度假村。

在門口等了十數分鐘,才見到無為子開車來了。

「小兄弟,據說你回家了,什麼時候來的?」無為子示意二人上車。

羅陽和莎莎坐進車廂後座。

「這位是?」無為子沒看過莎莎。

「她是骷髏堡的人。」羅陽說道。

無為子聽了,一聲不言語。

骷髏堡的兇殘,無為子非常害怕。

直至來到四合院門口,停了車子,無為子才說道:「小兄弟,這,這是什麼情況?」

單聽聲音,便知無為子感到不安。

「長老,她跟我混的,不用擔心那麼多。」羅陽安慰道。

這是事實。

不過無為子以為羅陽在信口開河。

骷髏堡的人怎麼可能是羅陽的手下?

在正常情況下,確實不可能發生。

羅陽沒空向無為子解釋那麼多,說道:「長老,不是骷髏堡要我來找你,是我自己來找你的。」

一般被人要挾之下,當然不會說是骷髏堡要求來的。

「小兄弟,我明白!」無為子點頭道。

事實他不明白,只以為羅陽是害怕過頭,才那樣說的。

殊不知,莎莎確實是跟羅陽混了。

三人走進無為子的辦公室,無為子親自泡工夫茶。

茶過一杯,無為子很局促的問道:「不知兩位來找我有什麼事?」

一面說,不時拿眼去看莎莎。

「長老,我為血煞子的事而來。」羅陽說道。

無為子還道骷髏堡向他要血煞子,嚇得臉都白了。

「小兄弟,請你幫我解釋一下。你又不是不知道,血煞子還在冰湖下面的祭壇,我沒有得到血煞子。」無為子懇求道。

見無為子那副欺軟怕硬的樣子,羅陽感到好笑。

本想再次向他說清楚,想了想,讓他害怕害怕也沒什麼,便算了。

「長老,話不是這樣說的。骷髏堡要你三更死,你敢五更死?」羅陽說道。

聞言,無為子嘴巴都張開了合不回去,呆若木雞。

莎莎知道羅陽在嚇唬無為子,揚了揚嘴角。

「長老,怕也沒有用。你看我,怕有用嗎?還不是一樣要替骷髏堡做事?」羅陽冷笑。

這話讓無為子聽進去了。

「小兄弟,我明白!我真的沒有血煞子,還請你跟骷髏堡的人說一說。」無為子說道。

「長老,你沒有血煞子,我知道。我帶她來不是問你要血煞子,而是要你做一件事。」羅陽說道。

怔了一會子,無為子點頭表示願意幫忙。

若不是搬出骷髏堡來鎮住無為子,估摸找他幫忙,他還會拖拖拉拉的。

「小兄弟,請說!」無為子爽快道。

「長老,是這樣的。骷髏堡堡主確實想得到血煞子。但你也知道除了骷髏堡之外,還有很多人想得到血煞子。」羅陽說道。

聽到這兒,無為子還不聽出個所以然。

羅陽接著道:「堡主要我捎個話給你,就是讓我跟你合夥騙別人,讓別人以為找不到血煞子,或者弄一個假象,讓人以為血煞子被人帶走了。」

無為子聽了后,沉吟不語。

畢竟這事想要瞞住十生宮九陽殿八仙堂等大勢力,那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現今答應了骷髏堡,那就相當於跟十生宮九陽殿八仙堂七星洞六道府等勢力為敵。

以血煞門的能耐,莫說面對那麼多大勢力。

單單一個八仙堂,就足以滅掉血煞門。

見無為子滿臉為難之色,羅陽便知他有很多想法了。

幸好用骷髏堡來壓他,不然他還真會拒絕幫忙。

羅陽只好又添了一把火,說道:「長老,你不會不了解骷髏堡吧?你是想死?那我就直接回去告訴堡主。不要說我沒有幫你。我全力幫你了。」

無為子猶豫道:「小兄弟,這事不容易辦。」

這老狐狸在找脫身之計。

「長老,你就說,你想不想活?」羅陽問。

「小兄弟,我當然想活。」無為子說道。

骷髏堡的勢力,無為子不敢對抗。

只是想到得罪哪一方都不是好事,才拿不定主意。

「長老,你想活,那就得幫骷髏堡做事。又不是叫你找出血煞子,只是讓你造些假象出來,這很難?」羅陽冷笑。

「小兄弟,要是騙普通人,那還比較容易成功。想騙八仙堂那些人,很困難。」無為子說道。

看他皺眉的樣子,便知他也想不出好辦法。

羅陽說道:「你就說門主帶走了血煞子,只有一個假的在裡面,那行不行?我去拿出假的。」

聽了這個建議,無為子微微點了點頭。

「小兄弟,那要看你的表演了。」無為子說道。

「長老,這不是看我的表演。你要出力出計,成事了,我跟你都能活下去。失敗了,你死我也要死。你以為我嚇唬你,你問問她。」

見無為子眼神帶著三分猜疑,羅陽知道該怎麼做。

「長老可能不相信你是骷髏堡的人。」羅陽說道。

「小兄弟,我相信!」無為子連忙道。

莎莎也聽出羅陽是要嚇無為子。

「你們要是不完成任務,那你們會死得很慘!堡主交待了,要是你們失敗了,不單你們要死,就是你們的家人都要死!」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裏漢 莎莎以使者的口吻說道。

聽了這話,無為子哆嗦了一下。

「長老,我得跟你講清楚,不是我要坑你,是你把我坑了,明白吧?」羅陽冷道。

「小兄弟,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了。就讓我們同心協力來完成任務。」無為子說道。

其實羅陽的建議也滿符合無為子的利益的。

前不久,無為子還找羅陽商量過,現今這麼多人想要得到血煞子,無為子沒有任何的爭奪優勢,他想先把其他人打發走,以後有空再慢慢尋找血煞子。

當時羅陽不同意,眼下算是滿足了無為子的要求。

無為子有顧慮的原因,則是擔心十生宮九陽殿八仙堂等大勢力來找他算帳。

隨便一個大勢力,都能把血煞門給滅了。

更不要說大勢力聯手出擊了。 蔣國志冷笑道:「看來,馬長老果真是你偷襲才受傷的,以你的本事,正面交手,你根本就打不過他。」

李沖笑道:「你真當你行了是吧?要不是我怕直接打死你,你確定你現在還能活著?」

聞言,蔣國志哼道:「只會逞口舌之爭的小子,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打死我。」

話落,蔣國志腳下猛然移動,在兩人距離只有兩米時,一記手刀便朝李沖的脖子砍來。

見李沖沒有躲避的意思,蔣國志冷哼一聲。

「躲都不躲,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隨即,手上的力道又增加了一分。

他這一記手刀,都是能將岩石劈碎,這要是落在李沖脖子上,必死無疑。

可是接下來,蔣國志並沒有看到李沖被他劈死,反而他看到李沖身體陡然出現一層紅光,於是,他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從手掌傳入身體。

「啊!」

蔣國志慘叫一聲,倒飛了出去。

「叮……宿主裝逼成功,獲得60點裝逼值。」

李沖一臉鄙視的看著蔣國志,以他九陽神功第四層的修為,連槍都打不破防禦,憑一記手刀就想傷他?

雖說蔣國志修為也不錯,但那得看跟誰比,比魂組的高手是強上許多,跟他比?還差的遠。

至於先前被蔣國志擊退,那是因為他根本沒動用真氣。

「不,這不可能!」蔣國志倒在地上,嘴角流出鮮血,不敢相信的道。

李沖像看傻逼一樣看著蔣國志,緩緩走了過去。

「真不知道你這茅山派掌門是怎麼當上的,不會是送禮了吧?」李沖居高臨下,淡笑道。

蔣國志咬著牙,惡狠狠的盯著李沖。

李沖笑道:「呦呵,咋了這是,剛剛不是挺牛逼的嘛,現在怎麼萎了呢。」

說著,李沖將金龍佩和道家至寶金龍佩拿了出來,直接放在蔣國志面前。

李沖冷笑道:「你不是要掌門令和金龍佩么,喏,都放在你眼前了,你倒是拿啊。」

說完,李沖雙手抱胸冷笑的看著蔣國志。

蔣國志眼角抽了抽,看著金龍佩和掌門令,咽了咽口水卻不敢動。

他怎麼也沒想到,李沖會這麼強。

剛剛將他彈飛的可是護身真氣啊,就算他們茅山的那幾個老傢伙,也沒達到這樣的修為。

想到此處,蔣國志冷靜了下來,他知道,眼下別說殺李沖了,就算想活下來,都得看對方的意思,不過他還真不信,李沖敢殺他。

「你想怎麼樣?」蔣國志臉色陰沉道。

李沖樂了,看了一眼身旁的馬宏,笑道:「你看這人啊,想要寶物,我都給拿到跟前兒了,還問我想怎麼樣。」

搖了搖頭,李衝突然嚴肅道:「問你個事兒,你怎麼知道我有金龍佩的?是聖元子說的?」

蔣國志哼道:「為什麼要告訴你。」

哎呀卧曹?

李沖一樂道:「還裝逼是吧?行,我看你一會還裝不裝了。」

擼起袖子,李沖二話不說,上去就是一個大嘴巴子,啪的一聲,清脆響亮。

蔣國志被這一巴掌扇急了,怒道:「卧曹尼瑪,有種就殺了我!」

李沖愣了愣。

他先前遇到的不論是鬼還是人,被他一頓暴揍后哪個不是跪地叫爺?這傢伙還挺有剛啊。 替身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