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嫗在後面喊了句:“殺鬼就算了,活人萬萬殺不得。”

蔣天師卻根本不管老嫗說什麼,依舊下達他的命令。

爺爺如今是沒有思想的,在蔣天師下令的瞬間,再次縱身一躍,如猛虎撲食,向着江離撲了過來。

殭屍身軀僵硬無比,普通的法器兵刃根本無法傷到殭屍半點,更別說爺爺現在已經是第五等殭屍了。

爺爺撲下來,江離卻握緊拳頭迎了上去。

蔣天師見江離直接用拳頭迎着爺爺過去,咧嘴笑了,這笑容是在嘲笑江離的不自量力。

二爺爺乾脆不忍心閉上了眼,那老嫗也緊蹙眉頭,不忍心看接下來一幕。

砰!

一聲沉悶的巨響傳出,爺爺停了下來,不再動彈。

這裏所有人都盯着爺爺和江離,眼珠子都快要凸了出來,因爲江離的拳頭已經砸入了爺爺的胸膛之中。

一股股黑色的屍體從爺爺胸膛上的大洞噴涌而出,我馬上捂住鼻子不敢呼吸。

那蔣天師竟驚得連連後退,江離則將手抽了出來,繼續面無表情往蔣天師那邊兒走了過去,蔣天師邊退邊問:“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要說道法能制服幹魃情有可原,但是硬生生憑藉一隻拳頭就將幹魃砸穿了,這種本事聞所未聞,那時候的我根本不懂這到底代表什麼意思,但是我已經從蔣天師和那個老嫗的眼睛裏面看出了端倪。

他們如看魔鬼似的盯着江離,蔣天師無路可退,江離已經站在了蔣天師面前,目光如炬盯着蔣天師。

蔣天師臉色開始漸漸變得慘白,眼圈周圍迅速變黑,整個人的靈魂在瞬間開始變得不穩定。

這不是法術,而是被嚇得。

老嫗已經從先前的震驚中緩了過來,喊了聲:“我們這麼做並不是我們的本意,但是如今道門已經變了,我們做事身不由己,我們也只是按照他們說的做而已,還請你放過這個可憐的孩子。”

在這個老嫗的眼中,蔣天師竟然是個可憐的孩子,如果蔣天師都可憐了,那麼我們這些人算什麼?

江離偏過眼神,蔣天師瞬間癱軟在了地上,江離隨後問老嫗:“是誰讓你們這麼做的?”

“姓周。”老嫗說了個姓。

(本章完) 「哥……你放開我,我已經長大了,當然會遇到喜歡的人了,我已經不是小時候的我了!」墨九狸冷聲道,直接掙脫開墨紫陽的鉗制,冷冷的瞪著墨紫陽。

「長大了?沒錯,你是長大了,可是你不能喜歡別人,因為你只能喜歡我!」墨紫陽吼道。

「你瘋了,我是你妹妹,你只是我哥!」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妹妹?哈哈哈哈……我跟你沒有血緣關係,我喜歡你,你難道不知道?從你出生的那一刻開始,我已經已經發誓要娶你!現在,你告訴我你要成親了,要跟別人成親了,你當我是什麼?」墨紫陽瞪著墨九狸瘋狂的說道。

「我一直只當你是我哥哥,不管我們有沒有血緣關係,我都不會喜歡你的!因為你是我哥哥,我才會在第一時間告訴你,我有了喜歡的人,我要成親了,除此之外,別無其他……」墨九狸看著墨紫陽冷冷的說道。

她沒有想到墨紫陽對自己,竟然是這樣的感情,她從來沒有想過,一直以來墨紫陽對她來說,都跟親人一樣,是跟溟煜一樣的親人,一樣的哥哥……

「哈哈哈哈……哥哥?你有喜歡的人了?哈哈哈哈……很好,那你喜歡的人是誰?我很想看看,這個神界還有誰能配得上我墨紫陽的妹妹!」 腹黑老公太囂張 墨紫陽看到墨九狸冰冷的態度,一團火在心裡憤怒無比,卻沒有讓他失去理智,墨九狸是他的,誰都搶不走,無論是誰都必須死!

「他叫帝溟寒,我喜歡他,再過不久我們就會成親!」墨九狸直接說道。

墨紫陽在聽到帝溟寒的名字時,先是一愣,隨即眼神一暗,轉身直接離去,臨走他丟下一句話:「九狸,你只能是我的妻!」

然後,便消失不見了,墨九狸無語的看著墨紫陽離去的方向,回去找墨綵衣訴苦……

墨綵衣和墨湮聞言只是輕笑,看到墨九狸沒在乎的樣子,兩人其實還是有些擔心的,墨九狸離開后,墨綵衣還跟墨湮說,讓他多留意些墨紫陽,免得做出什麼傷害九狸的事情……

魔界入口

帝溟寒收到好友墨紫陽的消息,直接來到外面,墨紫陽看到帝溟寒后第一句話就是:「好久不見,我們去切磋一翻吧!」

「好,走吧!」帝溟寒心情很好的說道。

兩人來到虛空,墨紫陽看著帝溟寒問道:「動手之前,我想問你個問題,之前你說你遇到了喜歡的女子,她叫什麼名字?」

「今天你怎麼好奇這個了,我也不瞞你,反正很快我們就要成親了,到時候你就能經常見到了,她和你一樣是神族,是你們神主府的神女叫墨九狸!」帝溟寒看著好友笑著說道。

「哈哈哈哈哈……果然是你!帝溟寒我真是沒有想到,竟然你會做出這種事情來!你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哈哈哈哈……」墨紫陽聞言冷冷的看著帝溟寒說道。

「嗯? 總裁耍無賴 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做什麼了?」帝溟寒皺眉問道。 江離說完轉過了身子,並沒準備跟這個蔣天師繼續糾纏。

蔣天師等江離轉身的瞬間,渾身開始顫抖起來,我雖然不太瞭解這些道法的事情,但是跟這麼多的鬼魂打過交道了,能看得出,要是江離剛纔繼續盯着這蔣天師看的話,他絕對會魂飛魄散,而死亡的原因則是被嚇死。

江離走到了爺爺旁邊,從身上掏出幾根桃木釘釘入了爺爺身體中,爺爺身上的屍氣迅速被放了出來。

蔣天師在後面戰戰兢兢,鼓起勇氣問江離:“我自認爲對道教很是瞭解,道教一些重要人物我都有打過交道,像你這個年齡的,擁有這種本事的,聞所未聞,你到底是什麼人?是哪個道派的?”

江離回身對這蔣天師詭異笑了笑:“憑你一個道門天師,也想知道我的身份?”

在江離的口中,道門天師好似不值得一提,但是事實是,道門天師在道門中是最爲尊貴的存在,能掌控一個教派的人物,在他這裏竟然只是區區一個天師,這讓我對江離的身份產生了無盡的好奇。

江離不肯透露他的身份,那蔣天師也不再繼續追問,支撐着手艱難站起來,後怕對江離說:“謝謝你放我一命。”

江離卻揮揮手:“不是放你一命,是你不值得我殺,趁我沒改變主意之前,留下法劍和法印趕快滾。”

蔣天師聽江離說要留下法印和法劍,有些不大樂意,不過那老嫗在後面卻乾咳了幾聲,那倆道童馬上取過了法印法劍,恭恭敬敬上前交給了江離。

江離靜靜等待着爺爺屍體上的屍氣釋放完畢,而蔣天師他們灰溜溜快速離開了這裏。

那老嫗走了幾步對回身對江離說:“老太婆在道教呆了七八十年了,確實沒有聽說過一個姓江的道士,不過這個名字,我好像在哪兒見過。”

“那就等你們找到我的名字了再來跟我說。”江離迴應了句。

他們全部離開,江離在爺爺屍體旁邊等待了約莫五分鐘,爺爺身上的屍氣才被釋放完畢,江離隨後將爺爺的屍體放入了棺材中,並將棺材中奶奶的魂魄取了出來,送進屋子裏,放入了奶奶身體裏面,重新搭橋,穩固奶奶的魂

魄。

爺爺的棺材就停放在外面,我們也被剛纔的陣勢嚇得不行,沒有立即去處理爺爺的棺材,而是回屋休息了一陣,休息期間,我問江離:“師父,他們說的那個姓周的人,是誰啊?”

江離整理了下思路說:“具體是誰不大清楚,不過你爺爺棺材上‘武王’兩個字,讓我聯想到了道教古籍中一些被認定爲虛假的事情。”

我靜坐不語,等候江離的下文。

江離說:“他們口中所說的周,應該不是姓周,而是周武王的周。”

周武王都是周朝的人了,距離現在幾千年,幾千年的事情怎麼會糾纏到現在來。

江離繼續說:“不得不提另外一個人,陰長生!陰姓原本是周氏皇族的分支,其聲勢一直弱於周氏皇族,不過後來陰氏出了個陰長生,陰氏迅速崛起,卻引起周氏皇朝與陰氏家族的紛爭。”

爹和二爺爺也在旁邊聽着,聽了江離的話雲裏霧裏,問:“可那都是幾千年的事情了,再說咱們就是小老百姓,既不姓周,也不姓陰,陳家的事兒跟這沒啥關係吧。”

“有關係。”江離很肯定地反駁了二爺爺的話,並說,“原本我也沒將這兩件事情聯繫到一起,不過陰童心、鬼王魂、天師油這些東西跟陰長生有關係,而陳蕭他爺爺的棺材上寫着‘武王’二字,歷史上武王很多,但是剛纔那些道士說指使他們的人姓周,剛好與周武王對應上,陰長生加上週武王,這與道教野史記載的如出一轍,再我看來,你們陳家應該已經卷入了周姓和陰姓的紛爭之中,至於具體是怎麼捲入的,或許只有陳蕭他爺爺才知道。”

要是這麼說的話,我大致就明白了。

爺爺擺下九宮陣,目的是爲了弄出陰童心和天師油,這跟陰長生有關。

爺爺的棺材上寫着武王兩個字,今天他們又提起了這個姓周的人,又跟周武王掛鉤。

這麼看的話,確實跟陰長生和周武王有些關係。

不過江離所說的,要想知道我們家爲什麼會和陰氏和周氏紛爭有牽連,只有我爺爺才能知道,畢竟擺九宮陣的是我爺爺,陰童子、天師油都是爺爺一手弄出來的,那棺材也跟爺爺有關。

“可是爺爺現在已經死了。”我拋出了目前最大的難題。

江離點點頭:“盡人事,聽天命,既然這件事情牽扯到你們了,肯定就會有水落石出的那天,現在咱們要做的,就是一步一步解開謎團。”

我恩恩點頭。

在屋子歇息了陣,我們着手開始處理起爺爺的棺材。

江離認爲這件事情要低調處理,本來我們家現在就處於多事之秋,要是讓村裏人知道連我爺爺的棺材都被人挖出來的話,怕是在這村子裏又是一個任人談論的談資。

思來想去,江離最後又將這附近剩餘的鬼魂召集了起來,擡着棺材去了墳塋地,一切事情交給這些陰魂們,其他的事情不用我們操心。

爺爺的事情處理完畢,終於可以歇息一陣。

二爺爺晚上也累得不行,直接跑到屋子裏,到我牀上歇息去了。

因爲嬰兒鬧得兇,爹也抱着嬰兒進了屋,在屋子裏安撫嬰兒。

堂屋裏就剩下了我和江離兩人,本來相對無言,過了會兒,江離跟我說:“你對鬼怪的事情,瞭解得足夠透徹了嗎?”

我不太確定地點點頭。

江離嗯了聲:“以後你要遇到的事情還很多,不能什麼事情都靠師父撐着,師父年齡大了,總有一天不能保護你們,那時候就需要你自己保護自己了,所以你要儘快學會抓鬼抓妖的手段,到時候就算師父不在你身邊,你也能自己保護自己。”

我額了聲:“師父您還很年輕呀,有您在,我可以不用學的。”

江離卻突然敲了我腦袋一下:“這個世界上不管什麼事情都得靠自己,你覺得你師父我很年輕是嗎?其實你師父我這顆心早就千瘡百孔了,別看不管人鬼都敬畏你師父,你以爲我對那些人是仁慈,但實際上,我是不敢殺他們。”

江離的話題很沉重,他所說的話也很沉重,我聽着莫名有些傷感,憋了半天別憋出一句話:“師父您這麼厲害,您不用怕他們的。”

江離笑了笑:“以前我無牽無掛,現在牽掛多了,做起事情來也畏頭畏尾,所以你才更要儘快變得強大起來,到時候師父也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江離的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我已經無話可反駁,恩了聲說:“好。”

其實跟江離在一起這麼久了,我對道法知識的瞭解,已經有了較厚的沉澱,比如我知道道法分爲符籙、法咒、罡步、陣法、手決幾大類,我知道八大神咒是跟漢字拼音一樣的基礎性的東西,還知道收鬼、捉鬼要用到什麼法術。

只是,我沒有嘗試過。

江離跟我說完,按了按太陽穴,起身去看奶奶,並讓我早點睡覺去。

我一個人在堂屋坐了會兒,起身進了屋子,二爺爺佔了我的牀,晚上只能跟二爺爺一起將就一下。

可我進屋,卻看見二爺爺端坐在牀上,眼睛死死盯着牀前站着的那個小女孩。

(本章完) 「你做什麼了?哈哈哈,那你可知道我的未婚妻叫什麼名字?你可知道我在面前時常念叨的丫頭叫什麼名字?她的名字叫做墨九狸,她是神界的神女,她七歲時我甚至帶著她來見過你!可是,現在你做了什麼?你我相識相交數萬年,你竟然勾引我的未婚妻,這就是你做的好事……」墨紫陽憤怒的說道。

「怎麼可能?九狸怎麼可能是你的?」帝溟寒聞言震驚道。

他確實一直知道墨紫陽有個小未婚妻,第一次帶來見他的時候,他還取笑墨紫陽老牛吃嫩草!畢竟當時那個小丫頭太小了……

帝溟寒仔細想了想,似乎唯一的一次墨紫陽說起對方的名字,確實是叫墨九狸,沒有想到竟然真的是九狸!可是,那又如何?九狸說過,她有兩個哥哥,一個是她爹爹的契約獸,一個是他爹爹收養的義子,應該說的就是墨紫陽了……

「我確實不知道九狸跟你之間的事情,不過未婚妻恐怕是你一廂情願吧!九狸跟我說過,你知道她的哥哥,她也沒有訂婚過,何來成為你的未婚妻?如果你們真的有婚約,我甘願退出,可是據我所知你們根本沒有婚約,甚至你們是兄妹……」帝溟寒看著墨紫陽說道。

「兄妹?那是我們之間的事情,別人可以不知道我和九狸之間的事情,可是這麼多年來我跟你說的最多,難道你還不清楚嗎?果然魔族都是畜生,強佔朋友妻的事情都做得出來!我今天找你來,只是想問你一句,把我當朋友,就從此遠離九狸,不要再見她!如果你做不到,那麼你我從此了斷,神魔不兩立……」墨紫陽看著帝溟寒冷冷的說道。

「九狸如果喜歡的是你,我絕對不再糾纏,可如果她根本不喜歡你,只是當你是哥哥,我也絕對不會辜負她!」帝溟寒直接說道。

「這是你我之間的事情,跟九狸無關!」墨紫陽說道。

「錯,你我既然喜歡上同一個人,那麼就應該把選擇的權利交給九狸!她如果說喜歡的是你,那我祝福你們,我絕對會徹底在她的世界消失,不再出現! 惡總裁的拒婚新娘 反之,我希望你也一樣……」帝溟寒看著墨紫陽堅定的說道。

「我說了跟九狸無關,今天是你我之間的事情,你要麼放棄九狸,我們還是朋友!要麼我們從此不再是朋友,神界和魔界也不再有和平,你選吧!」墨紫陽冷笑的看著帝溟寒說道。

「你用魔族的安危來威脅我?」帝溟寒眼神一眯的問道。

「沒錯,要你的魔族!還是要一個女人,然後讓整個魔界陪葬,就看你怎麼選擇了!」墨紫陽冷冷的說道。

帝溟寒看著墨紫陽冷冷一笑,直接拿出一塊玉佩,對著其中輸入一道魔力,接著沒過多久,墨九狸就出現在他身邊,看到帝溟寒時,墨九狸開心不已笑著問道:「咦?沒有想到藍姨說的是真的啊,真的把我傳到你身邊了!」 「因為有事要問你!」帝溟寒摸了摸墨九狸的頭,把她拉到身邊說道。

墨九狸這才看到對面的墨紫陽驚訝道:「哥,你怎麼在這裡?」

「九狸,過來!」墨紫陽怒道。

「這是怎麼回事?」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問道,沒有理會墨紫陽的話。

「我和他早就相識,記得我跟你說過的,我在神界有一個好友嗎?就是他墨紫陽,之前……」帝溟寒將自己跟墨紫陽之間的事情說了一遍給墨九狸聽。

「原來我七歲那年跟哥見的人就是你,我都忘記了!」墨九狸聞言驚訝道。

「九狸,過來!」墨紫陽看到墨九狸和帝溟寒之間相處的模樣,讓他心裡因嫉妒更加的憤怒。

「哥,我今天在花園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你對我來說,是我的家人,是我的哥哥!而寒對我來說,是我喜歡的人,想我想跟他共度白頭,為他生兒育女的男人!」墨九狸看著墨紫陽堅定的說道。

她知道這種事情必須快刀斬亂麻,她不喜歡墨紫陽,對墨紫陽只有親情,所以她不會給他任何希望,他憤怒也好,生氣也好,總比抱著希望最後失望的好……

正因為墨紫陽是她尊敬的哥哥,她才會一次次解釋清楚,說的明白,否則換了別的男人,她根本懶得理會!她只是希望墨紫陽能夠明白,能夠清楚……

「九狸,他是魔族,自古神魔不兩立!你跟他永遠都不可能在一起……」墨紫陽盯著墨九狸說道。

「我不管什麼神魔,我只知道,這輩子他不離,我就不棄!」墨九狸看著帝溟寒說道。

「放心,哪怕是死,我都離開你!」帝溟寒看著墨九狸認真的說道。

兩人間流傳的情愫,讓墨紫陽憤怒無比,他看著帝溟寒和墨九狸說道:「你們不可能在一起!」

說完,墨紫陽直接轉身離去,墨九狸在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跟帝溟寒動手,而且他現在也不想跟帝溟寒動手了!他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拆散墨九狸和帝溟寒,絕對不能讓他們在一起,自己守護多年的女子,怎麼可能讓給別人,就算是毀滅一切,他也絕對不會讓墨九狸跟除了他之外的任何男人在一起的……

墨紫陽離開之後,直接回到了聖子府,卻看到了一個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夏凌雪!夏凌雪看到墨紫陽走過來說道:「寒哥哥,我……」

「這裡不歡迎你,趁我沒發火之前,自己滾出去!」墨紫陽冷冷的說道。

「寒哥哥,我有事情跟你講……」夏凌雪咬著嘴唇道。

「我沒時間聽,滾!」墨紫陽怒道。

「寒哥哥……」

「來人,把她給我趕出去!」墨紫陽道。

話落,兩個神兵出來,架著夏凌雪往外走去,夏凌雪見狀急忙喊道:「寒哥哥,我懷孕了,我有了你的孩子……」

「你說什麼?」墨紫陽聞言震驚的回頭盯著夏凌雪問道。

夏凌雪掙脫了兩個神兵,來到了墨紫陽的身邊小聲的說道:「寒哥哥,我有了,我懷了你的孩子!」 這個小女孩自然是奶奶給我介紹的那個小女孩。

這些天每天晚上她都會如期而至來我房間,只不過這一次出了意外,躺在我房間的是二爺爺,剛好撞上了。

我進了門,二爺爺和那小女孩同時看向我,我根本沒預料過這種情況,一時間也懵了,馬上回身先關好房門,二爺爺發現已經夠了,我不想讓更多人發現她的存在。

二爺爺見我關了房門,馬上對我招手說:“蕭娃子,你快過來,這個女娃娃說來找你的,你看看認識不認識。”

我走過去,小女孩對我微微笑了笑,我說:“你怎麼又來了?”

小女孩語氣怯懦地指着二爺爺說:“我來找你,但是你不在,我看到了他。”

二爺爺沒等我跟這個小女孩說太多,他將注意力重新轉移到他的身上,對着我嗯了聲,我走到牀邊,站在二爺爺面前說:“二爺爺,她是我的玩伴,是來找我的,您不要跟我師父他們說。”

二爺爺點頭嗯了聲:“我不反對你跟其他小娃娃交朋友,但是你們家現在事情本來就多,你要是真的閒得沒事做,村裏還有好些小娃娃,你跟他們多出去玩玩。可你看這個女娃娃,明顯就不是人,你快跟二爺爺說,她到底是咋回事?你要是說不出個頭緒來,二爺爺可要攆走她了。”

聽到二爺爺說要攆走她,我還沒張口,小女孩先我一步開了口,依舊是怯懦模樣,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我心底膽寒,她說:“他已經看見了我,我要殺死他。”

小女孩面貌看起來柔柔弱弱,但是從她口中說出殺死這種字眼,除了讓我感到及其彆扭外,就是從心底而發的恐懼。

二爺爺愣了,我也愣了。

這個小女孩依舊用她那天真無邪的眼神看着二爺爺,二爺爺愣了幾秒竟然呵呵笑了聲:“女娃娃,你趕快出去,你還想殺死我,要不是我看你只是個小化生子,早就把你趕走了,趕快走,不要呆在我家了。”

二爺爺這話說完,小女孩突然邁步上前,伸手便抓住了二爺爺的衣服,然後奮力一舉,二爺爺竟然被她給活生生舉了起來。

這麼個柔弱的小女孩,竟然能將一百多斤的二爺爺給舉起來,看得我目瞪口呆。

另外,鬼魂始終是靈體,只有在特殊條件下才能觸碰到活人,這小女孩沒有經過任何手段就能抓住二爺爺,這讓我也頗爲震驚。

二爺爺被舉起來,預防不計,發出了哎呀一聲,想要掙開,但是卻根本動彈不得。

“你不要說話。”眼見二爺爺要開口喊江離了,小女孩來了這麼一句,二爺爺還真的就閉口不再說話。

我看得目瞪口呆,回過神來忙跟這小女孩說:“你快放下我二爺爺,那是我二爺爺。”

她卻語氣堅定地說:“他看見了我,我一定要殺死他,誰看見了我,我就要殺了誰。”

她說着就要舉着二爺爺往外走,我哪兒敢讓她走出去,走出去要麼就會被江離撞見,要麼就會把二爺爺殺掉。

馬上上前攔住了她的去路,攤開雙臂擋在她前面:“你不準走。”

小女孩見我這麼堅定地要攔住她,她的眼神有些閃爍,蠕動嘴角額了聲,剛要點頭,在這房門口,卻出現了一個男人,凝神盯着小女孩,搖了搖頭。

小女孩看了這男人一眼,馬上也跟着搖頭:“不行。” 總裁的掛名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