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馬上過來。」

兩刻鐘時間,何艾依看見蔣帥拎著一大包小食品出現在公司門前。「快進來,在重點事業部,進去吧,沒別人了。」

簡繁看到蔣帥滿臉急迫的神情,不禁感動,「身上有汗,那邊空調口,別吹著,坐這邊吧。」

何艾依逗蔣帥,「有要求,馬上到,對你提出表揚。」

「哈哈」蔣帥覺得自己能為簡繁做些事,非常高興,「以後有事儘管呼我,隨叫隨到。你不知道吧,我可是簡繁的跟班,而且不要工資,純公益。」

「啊,真的嗎?」何艾依假裝被驚得目瞪口呆,簡繁也被逗得呵呵笑。

「簡繁,你忙吧,我陪小何等著你。」

「這樣加班真不錯。」何艾依從零食包里挑著吃的,「什麼時候簡繁做到高級程序員,公司給配備了筆記本電腦,就不用在這裡熬著了。」

蔣帥眼前一亮,好像想起了什麼,「我去前台用下電話。」

蔣帥打電話到姐姐家裡,蔣欣接的電話。

「姐夫在嗎?」

「洗澡呢。」

「我需要一台筆記本電腦,讓姐夫儘快買給我,最好明天就買。要新的,別把他用舊的淘汰給我。」

「好,只要你需要。」

蔣欣非常愛這個弟弟,也很喜歡周妍,雖說小姑娘偶爾任性,但是對蔣帥是一心一意的。這個弟弟也是被慣壞了,周妍怎麼就不入他的眼呢。

喜歡不喜歡,愛與不愛誰又能說的清呢。

何佳宇看著窗外的夜色,勾畫著自己的未來。目前雖然還只是一個小程序員,但是將來說服姚菲的姑母送我們出國深造也不是不可能。學習工商管理,將來至少能管理一個公司。我應聘的時候,對我那麼苛刻,等我自己做了老闆,看我怎麼還以顏色。

何佳宇覺得時間過得非常慢,用姚菲的電腦上了一會兒網也覺得很無聊。忽然注意到上午姚菲握在手中的筆記本,不禁拿過來翻看起來。

原來是姚菲的日記本,記得零零散散的,看來不是每天都在寫。

哦,這頁寫的是對我的思念,哪個少女不懷春呢。何佳宇得意的一頁一頁看著。

突然,何佳宇的臉色蒼白,新翻開一頁的文字簡直是對何佳宇的審判。

二手總裁俏嬌妻 姚菲在日記上寫到,「今天我做了一個決定,我要和何佳宇分手。自從見到韓聰,我再也無法忍受何佳宇了。當初為什麼看上他,就是他有意和小敏做出恩愛動作來誘惑我。卑鄙小人,只有一張帥氣的外表,沒有一點內涵。別說和他在一起,從他嘴裡說出愛我都讓我噁心,他有什麼資格愛我。為了何佳宇,我差點和姑母反目,還是姑母說得對,家境如何無關輕重,最重要的是要有骨氣和擔當。今天,我就來審判你,何佳宇,你貪念富貴,拋棄舊愛,我要將你打回原形。小敏喜歡你,就讓小敏收留你吧。韓聰,什麼時候能跟你見面,我期待著。」

何佳宇兩手出汗,除了自己的心跳聲,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了,眼睛紅紅地盯著姚菲。

姚菲,我在你心裡原來這麼不堪,我還這麼疼惜你,自以為是的女人,看我有沒有資格。閆敏說的沒錯,我不能作扶不起的阿斗,我今天就要得到你,由不得你了。

何佳宇一下掀開姚菲身上的毯子,將裙子退至腳下。塑身衣露出來,何佳宇已經沒有耐心,從抽屜中取出一把剪刀將內衣一刀刀剪碎。

姚菲,你是很美,很可惜,你只能屬於我。你的心很醜陋,慶幸吧,由我來包容你醜陋的心。

晶瑩剔透,一覽無餘。

何佳宇突然撲倒在床上壓抑著聲音痛哭起來。

姚菲,你毀了我的一生。我的一生本來規劃得好好的,你把一切都毀了。有幾個人能禁得住財富的誘惑,我不是完人。

哭了一陣,何佳宇重新撲到姚菲身上,竟然發現自己不行了。曾有的堅挺彷彿是被風蝕的岩石,蕩然無存。

何佳宇瘋狂地搖晃著姚菲的身體,不,不會是真的。 再憤怒再無助,太陽仍然照常升起。

何佳宇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疲憊而頹廢,真是諷刺,計劃還沒有完成就遭到了報應?女人太可怕了。已然如此,只能硬著頭皮進行下去了。

雲仁公司新產品說明會現場。

禮堂前方一個大的幻燈投影,安茹優雅地講解,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聚集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雲仁公司多虧有安茹支撐。這個女人不簡單,可說是女中翹楚,人中龍鳳。」一些代理商在下面竊竊私語。

「是呀,很有姚董事長當年的影子。」

「還是姚家的長媳,恐怕將來智翠集團也非她莫屬。」

「怎麼沒見姚董事長?兩位公子也沒看到。」

「姚董事長昨天晚上就與她的老朋友們一一敘舊了,咱們這些新人還真是無緣見面呀。大公子林劍宇好像從小就身體孱弱,說明會致辭結束就不見了,估計在樓上休息呢。至於二公子林劍軒,那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聽說就是他自己的雲T公司,也不經常去。」

「看來,我們要把安茹捧好才行。現在硬體銷售返點都是她說了算。」

「返點算什麼,哄高興了說不定能得到一筆產品推廣費。」

「不好哄,她只看數據,你忘了,上次年會有個代理商都被她罵哭了。」

「是呀,是個狠角色。」

有一個人坐在這些人後面,靜靜地聽著他們的談話,一臉不屑的表情。

安茹有什麼了不起,只不過是摸清了姚阿姨的脈,從小就圍著林劍宇。而我卻一門心思的愛著林劍軒。安茹你是真愛林劍宇嗎?可悲的女人。

「歐陽,怎麼一臉醋意。」穆森注視歐陽紫嵐的面部表情。

「你懂什麼?」歐陽蔑視地瞟了一眼身邊的穆森。

「出去喝一杯如何?」穆森不理會歐陽的態度。

「好吧。」歐陽也不想再看安茹在講台上竭盡所能地表演

穆森和歐陽一起來到地下一層的酒吧,點了兩杯香檳。

「穆總助,你知道劍軒一天都在忙什麼嗎?今天大哥公司的說明會,他總應該來捧場吧。」

「叫我阿森就行,不用總這麼客氣。 職場美人被擒記:誰爲伊狂 林總昨晚一個人開車來的,好像見了姚董事長一面,跟他大哥打個招呼就走了。他具體在忙什麼我也不清楚。我每天分三個時間段從郵箱中接收他的指令,有什麼事情也是通過郵件彙報。他現在連電話都不喜歡接了。」

歐陽看著杯中的酒,心中酸澀。

林劍宇雖然殘疾,和安茹卻可以每天相伴。林劍軒你什麼時候在乎過我,我難道不是成為你助理的最佳人選嗎?甚至是妻子的最佳人選。你在國外時,我們還可以每天Email聯繫。現在你天天躲著大家,躲著我,為什麼呀?

「阿森,你和劍軒是怎麼認識的?」

「在國外時,我們同租一個公寓。」

「哦,那你也不至於屈居人下,心甘情願做林劍軒的助理吧。」

「哈哈,我可沒什麼遠大理想,每天悠悠閑閑的才是生活。」

「有女朋友嗎?」歐陽暗自揣摩,誰要做了這個妖孽的女朋友,還真是有趣。

「呵呵,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追到了就有了。」

歐陽心裡暗笑,看來這個妖孽還有暗戀的對象。

穆森看著歐陽俏麗的臉龐,若有所思。歐陽,你還不知道吧,劍軒發給你的那些Email其實都是我寫的,什麼時候追到你,我就有女朋友了。

「說明會後什麼安排?你知道嗎?」歐陽問。

「姚董事長,劍宇,安茹午宴后回京。給代理商和客戶安排了兩天的旅遊項目,由市場人員陪同。你如果想玩,我就陪你留下。」

「算了,我們也回去吧。」

安茹在午宴的間歇,通知了閆敏她回京的時間。

學校機房大樓樓下。

「帥子哥,上次是我不對,你別生氣了。你姐夫讓我把這個拿給你。」

蔣帥從周妍手中接過一台嶄新的筆記本電腦,還有一個不錯的電腦包。

「謝謝,我沒生氣。你怎麼會遇到我姐夫。」

「我也不想找工作了,就在我爸公司幫忙呢。」

「那你就好好乾吧。」

「我爸說了,我不添亂就行。」

「周妍,那你回去吧。我中午還有事。」

「好,我聽你的話,那我回去了,你不忙的時候一定通知我。」

「好的。」

蔣帥現在只想把筆記本快點給簡繁送去,或者說只想能快點見到簡繁。

蔣帥到雲T公司,遇到何艾依,「簡繁在嗎?」

「簡繁跟她男朋友出去了,估計是去吃午飯了。她男朋友好像就在這附近做項目,昨天中午也來了。」

「哦。」蔣帥難掩失望之情。

「帥哥,你這個小跟班被遺棄了,傷心吧。」

「我傷心了嗎?我有那麼小氣嗎?把這個筆記本電腦交給簡繁,就說是我借給她的吧。」

「哇,你對簡繁太用心了。」

「什麼太用心,就當是小跟班應盡的義務吧。晚上簡繁如果加班,你再呼我。我幫她把筆記本電腦裡面需要的軟體安裝好。」

「好的。」

蔣帥回學校的路上心裡亂亂的,簡繁,我為什麼總是想見到你呢。

閆敏的呼機突然響起,是醫院的電話。

「我們呼了何佳宇好多遍,都沒回電話。只能聯繫你了。何佳宇他媽媽現在還用不用藥,想繼續維持用藥就馬上來交費。」

「好,我馬上過去,葯先用上。」

閆敏取出自己的大部分積蓄直奔醫院。

「醫生,怎麼樣了?」

「肝昏迷,比較危險了。你去看看吧,一會清醒,一會糊塗。」

閆敏看著躺在病床上骨瘦如柴的何佳宇媽媽默默流淚。

忽然,老人有了意識,「小敏,佳宇對不起你,你別怪他。」

「我不怪他。」

「你要永遠幫他,有你在我放心。」

「你放心吧,我會的。過幾天,佳宇就會帶著他女朋友姚菲來見您的,姚菲最近比較忙。」

剛才已經接到安茹的通知,她已經在回京的途中了。安茹會比其他人先到家。剛才也將消息發到何佳宇的漢顯呼機上了,提醒他不要再給姚菲喂葯,要讓姚菲清醒過來,安茹會處理好一切的

安茹到達別墅時,太陽已經西斜,一抹夕陽格外的紅。

「安姐,你回來了。洗澡水燒好了。」趙芝恭恭敬敬地接待。

「家裡沒什麼事吧。」

「沒什麼事,就是小菲這兩天非要何佳宇陪她,一直在二樓,甜蜜著呢。」

「我上去看看,你去忙吧。」

何佳宇突然看到安茹推門進來,嚇了一跳,忙站起來。

「小何,不用怕,我可是一直看好你呀。我這麼安排也是為了你和小菲好。」

八卦女王 「是,安姐。」

「小菲還沒醒?」

「快醒了。」

「你先去二樓功能廳看一會兒電視吧,我等小菲醒了跟她談談。」

「好。」

姚菲昏昏沉沉地醒來,茫然地看了看坐在床邊的安茹。忽然感覺自己一絲不掛地躺在被子裡面。

「安姐,我這是怎麼了?」

「小菲,你太任性了,趁我們大人不在家,你就跟何佳宇住在一起,偷食禁果。」

「我沒有。」姚菲摸摸昏沉的頭,模模糊糊記起何佳宇好像一直在自己房中,還擺弄自己的身體。

「不用不好意思,你們遲早是要結婚的。」

「我沒有,我不喜歡何佳宇,我不能和他在一起。」

「小菲,這不是兒戲,你知道你姑母最討厭始亂終棄的人,她再疼你也不會允許你胡來的。以後,你和佳宇遇到什麼困難都可以來找我,不過你一定要記住,千萬不能觸碰你姑母的底線。你姑母婚姻破裂,被你姑父遺棄,所以最見不得感情不專一的人,何況你還做出這種有損家風的事。」

姚菲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說不清楚了,再不情願,也只能如此了。抱著被子大哭。

「小菲,別哭了。生活哪有那麼多如意的,日子還得過,太陽還會照常升起。」

安茹出去示意何佳宇去安撫姚菲,自己緩緩地下樓去了。前面的路上不知道還有多少個絆腳石,該拉攏的拉攏,該打擊的打擊,這也是一種樂趣。

姚菲看見何佳宇,憤怒地大罵他卑鄙下流。

何佳宇裝沒聽見,打開衣櫃,「這麼多漂亮衣服,快找一件穿上。我再卑鄙,再齷齪,再不如你那個韓聰,也不希望我的老婆光著身子出去。」

「你給我滾。」

「哈哈,我會對你好的,誰讓你是千金小姐呢。不過,你別忘了,是你千方百計追求的我,昨天又是你不知廉恥地非要我來陪你。哦,差點忘了,你這本日記我替你保存了。以後長點記性,別什麼都寫在日記裡面。」

「小菲,姚阿姨和大哥回來了,你們下來吧。」趙芝在樓下喊。 姚翠涵,智翠集團董事長。歲月的滄桑未能磨滅其天生麗質的本色,舉手投足之間盡顯雍容。

「媽,我讓小芝準備晚飯了,佳宇也在,留他吃飯吧。」安茹上前幫姚翠涵拿靠墊。姚翠涵緩慢地坐在沙發上,畢竟上了年紀,腰腿經常疼痛。

安茹向趙芝使了個眼色,趙芝心領神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