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青衣門和龍虎山各種高手依然到齊,他們爲了10億的賞金,出動了大半個山門強者。

龍虎山派出四名執事,十二名龍眼道士。青衣門派出兩名長老,兩名執事。

都說龍虎山道士多,但真正會一些法術的道士很少。

而青衣門就不一樣了,他們就是專業的殺手門派。

俗話說,青衣小帽殺人多,書生學者暗自藏。

當蕭洪勇來到自己家酒店,也將陸世雲的事情擱置起來,他打算回去和父親商量一下。

如果不行,那就價錢,滅了陸家。

“晚輩蕭洪勇,見過各位武者前輩。”蕭洪勇拱手行禮道。

“嗯,我們來就是賺錢的,客套話不用多說。”龍虎山羅執事說道。

“是,晚輩已經將資料準備齊全,請各位過目。”蕭洪勇連忙將,姜衍的評估報告拿了出來。

青衣門長老直接拿過姜衍的資料看了起來。

當他看的時候,也是驚訝,沒想到世俗界,竟然還有化境強者。

“你們看一下,這小子不簡單。”青衣門賀長老說道。

龍虎山的羅執事接過資料看了一下,他也是覺得奇怪,但是更奇怪的是這個價格完全不對。

“蕭家小子,對方是化境強者,這10億的價格,我們接不了。”羅執事說道。

蕭洪勇連忙說道:“諸位請放心,後面已經追加5億了,你們可以查詢一下賞金。”

龍虎山羅執事和青衣門的賀長老也是連忙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這才放心。

“好了,既然價格已經合理,那我們今天晚上就行動。”賀長老說道。

“那諸位請隨便,我已經和經理說了,只要你們想要的,我們都會盡量滿足。”蕭洪勇恭敬的說道。

青衣門的長老和執事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蕭洪勇看着已經搞定,也退了出去,對於他來說,只要能殺掉姜衍,後續的事情他蕭家都可以做到。


姜衍可不知道蕭家這麼快就要動手,他現在正在實驗室玩一些好玩的東西。

周圍的同學也是驚訝,因爲他們見到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位同學,你是怎麼讓這機械手臂按照規定順序移動的?從我的角度去看,你好像裝了很少的一部分零件。”一名導師好奇的問道。


“哦,這個很簡單,只要設置好程序,然後再給這個軸承加上固定槽,最後在機械手臂內安裝一個定時的電路板就可以。”姜衍簡單的說道。

衆人也是一驚,這癱瘓半年的姜衍還真是人才,難怪馬教授一直欣賞他。

那名導師也是感覺神器,因爲按照姜衍的操作,起碼都是教授級別的人,纔會明白。 姜衍簡單又快捷的將機械臂拆解完畢,將裏面的東西,展示在導師和同學們面前。

他也沒打算將這機械臂原理藏私,只是覺得這樣才能共同進步,畢竟他可是掌握第三文明科技的人。

至於這些基礎,他覺得應該快點讓世人接受。

而他也知道現在人類正在開發人工智能,其實那隻能算一級文明的初始產品。

如果他製造,一天就搞定,所有的信息代碼,包括配件,他都能造的出來。

以至於爲什麼沒有四級科學文明,他也不知道,系統也不告訴他。

索性以後慢慢去發現吧,至於現在嘛,那就探索地球好了。

“哇,真是神奇啊,就簡簡單單的幾個零件,就能製造出一個機械臂。”

“是啊,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過機械臂拆裝。”

“你們看他的電路板,上面好緊密啊。”

一羣同學談論着機械臂的構件,也是紛紛崇拜起姜衍起來。

那位導師也是驚奇的看着姜衍,他覺得這個學生不簡單。

雖然第一次接觸,但給他的影像也特別好。

姜衍看着大家那崇拜的目光,也是欣然接受,他可是在修仙界待過的人,更何況自己還是有系統的男人。


馬教授也在隔壁實驗室,研究他的機械定論,結果聽到隔壁實驗室的的討論也是好奇起來。

馬教授走到姜衍所在的實驗室也是望向裏面,看着一羣學生在那談論精密度問題。

他也是感覺無趣,剛要轉身離開時,他注意到桌角出露出一個特殊的軸承。

這讓他好奇起來,推開門,直接走了進去。

幾名同學剛一回頭,就看到了馬教授,連忙回去忙活自己的東西。

其實一間實驗室加上導師,才只有七八個人左右。

當馬教授出現在教室裏時,那名導師也連忙讓開了位置。

“教授您好,是不是我們打擾您做實驗了?”那名導師說道。

“沒有,我只是在做一些學術問題,只是過來看看。”馬教授簡單的說道。

姜衍看到這位老學究時,也是明白,估計他是看到自己的特殊軸承了。

“這是你自己弄的?”馬教授問道。

“嗯,只是一時興起,研究出來的。”姜衍厚着臉皮說道。

這哪是他研究出來的,在1級文明末期,即將進入二級文明時,科技發生了大變革,也就出現了這種雙點多邊非調心軸承。

也可以說,這屬於一種剛性軸承的升級版。

因爲姜衍在讀《高度文明科技手冊》時,發現的這種東西,他也是活活的嫖來的。

“嗯,不錯,有創新,不拘一格,要知道這樣的軸承很難設計,你能將他做出來,更是厲害。”馬教授拿着軸承讚美道。

姜衍那是臉皮比地球都厚的人,不僅接受了讚美,還在桌角拿出了一個空心的金屬管。

馬教授也是被這空間管所吸引,他覺得姜衍在刷新他的世界觀啊。

“這是無油軸承?怎麼感覺哪裏不對勁啊?”馬教授立即搶過姜衍手中的金屬管說道。

“嘿嘿,這是我從無油軸承基礎上研發的,只是它的作用比無油軸承更加結實一些。”姜衍裝着不好意思的說道。

其實這哪裏是無油軸承,分明就是第一文明中的,“離心撞擊軸承”這東西就是飛船防止隕石撞擊的東西,只是材料換成了銅粉和鋼的而已。

“奇蹟啊,真是奇蹟啊,有了這東西,所有的衛星都不會懼怕隕石或者太空垃圾了。”馬教授一頓的感慨啊。

他原本喜歡姜衍是因爲姜衍學習認真,而且掌握知識特別快。

沒想到這消失半年,竟然能帶來這麼多奇蹟的東西。

“走,跟我走,你這可是做了巨大的貢獻啊。”馬教授激動的拽着姜衍。

姜衍也是無語,這老頭是瘋了吧?就這麼點破東西還叫貢獻?

他本打算走的時候,給這老頭扔下,一些製造鎧甲的基礎。

結果就兩個小破零件,就給他激動成這個樣子,姜衍真心無語。

馬教授回頭看了一下姜衍,因爲他發現沒拽動。

“我說馬教授,您這也太容易滿足了,等我的機械機器人弄好了。您在去,這樣也不遲啊。”姜衍裝着一臉博學的樣子說道。

“什麼?機械機器人?”馬教授也是一愣。

姜衍甩開馬教授的手,手指快速的將桌面零件拼裝起來。

馬教授就呆呆的看着,他就沒看過這麼快的手速。

其實姜衍這都慢了很多很多,如果要是快,一個呼吸就搞定。

當機械臂組裝好的時候,馬教授也是搖了搖頭,他覺得這東西和工廠車間的一樣嘛。

姜衍看着老頭,也是微微一笑,然後就開始運作起來。

機械臂那瘋狂的速度,就好像一秒鐘運動幾次一樣,一根根簡單的針線活,那乾的,比一個大機牀做的都快。

所有的同學也是一愣,他們剛纔看的已經夠快了,這怎麼還能加速呢?

機械臂在姜衍的操作下,做着不同的動作,針線活,洗完碗,打球,一系列的動作行雲流水。

馬教授也是看的目瞪口呆,這是機械臂嗎?這簡直就是一臺未成形的機器人啊。

姜衍停止電腦運行,然後看了一下馬教授。

“教授,您覺得這個東西做出來之後,會怎麼樣?”姜衍微笑的問道。

“厲害,真厲害。”馬教授呆呆的說道。

姜衍要的就是這種效果,他打算讓馬教授給他開出一張免學單。

至於什麼助教的就算了,他的時間可不是這麼浪費的,他打算近期離開C市,想去西崑崙看看。

“好小子,我果然沒看錯人。”馬教授得意的說道。

“那馬教授,其實我想搞研發的,只是這上學時間太多,您老怎麼想?”姜衍試探性的問道。

“嗯,這個學業嘛,還是很主要的,但是你已經掌握全面知識,那我就給你一個特殊的通道吧,畢竟研發這種東西很重要的。”馬教授思考的說道。

姜衍一聽,有戲,看來自己需要好好做一個計劃了,利用這段時間,就做一些一級文明的東西。

周圍的同學也是激動不已,要知道馬教授開後門,那是百年難得一見啊。

“好了,你等會跟我去一趟辦公室,我給你開這個門,但是你要保證,你研發的東西不能流傳出去,而且我給你申請各項專利,保證國家人才不流失嘛。”馬教授很重視的說道。

姜衍一聽,立即高興起來,對於流失?呵呵,沒有的事兒,只要他做出來的東西,那都是會有神識印記的。

如果要有間諜來偷,那就帶着他的組織一起消失吧。 當馬教授離開實驗室,一衆同學羨慕的看向姜衍,要知道這次可是校園特大新聞啊。

其實姜衍內心確實高興,但臉上卻不能太高興,畢竟自己可是要成爲逼神的男人。

就在一衆人的羨慕中,實驗課程也算結束了。

姜衍也不管那麼多,至於這個機械手臂嘛,就留在實驗室好了。

當他來到主任辦公室時,馬教授也在電話中一頓吹噓,他自己今天怎麼撿了個寶之類的話。

姜衍真是無奈,對於這種老學究來說,可能人才纔是最重要的吧?

聽着電話那頭掛斷電話後,姜衍也是敲門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