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好不好的,只是職責所在,既然我是他們的教官,就要負起這個責任。」

雲翊辰說的很認真,這次的升遷調令不知道為什麼偏偏要在這個時候下來,就算洛熙已經向上頭打過招呼,但至少也要在新兵訓練期過去之後。

而且這次升遷竟然要求他在收到通知的第二天就要報道,不許拖延,為了這次的機會嫂子費了很大的功夫,他可不能辜負了嫂子,所以只能委屈一下這些新兵了。

「這是他們這最後五天的訓練計劃。」雲翊辰將桌子上的計劃表遞給蕭教官。

「好,我知道了。」蕭教官漫不經心地應道。

雲翊辰皺了皺眉,這個蕭教官的態度真的讓他很擔心,他可不想他帶出來的士兵就這麼被糟蹋了。

「行了,我都知道了,你是不是該去收拾了。」蕭教官甩了甩手裡的計劃表。

雲翊辰應了一聲,皺著眉走出辦公室,但是卻沒有回到宿舍,而是營長辦公室。

「扣扣——」

正在寫總結的營長頭也不抬說了聲:「進來。」

「營長。」

「雲教官,你還沒走?」穆崢驚訝的看了眼雲翊辰,他沒記錯的話,雲翊辰的調令是昨天晚上下來的。

「嗯,我想問些事。」雲翊辰站在穆崢面前。

「是調令,還是蕭教官?」

「都有。」

穆崢搖了搖頭,「調令的事都是上頭安排的,我只是個執行者而已,所以那些多餘的東西我也不知道。」

「那蕭教官呢?」

「怎麼,看上人家了?」

「哈,營長你別開玩笑了。」 雲翊辰嚴肅的看著營長,「我就想知道蕭教官帶兵怎麼樣?」

「這個嘛,」穆崢身體微微後仰,靠在椅背上,「這個我也不知道,她是上頭安排下來的人,就連我也不清楚她的來歷。」

看著雲翊辰眉頭皺的都快可以夾死只蒼蠅,穆崢笑了笑,「看著自己好不容易帶出來的士兵就這麼落到別人的手裡,心裡是不是很不好受。」

雲翊辰看著穆崢,遲疑地點了一下頭。

「哈哈,不用這麼緊張,船到橋頭自然直,你帶了他們這麼久還不了解他們嗎?」穆崢作為一個過來人自然知道雲翊辰的感受,但是也相信自己的士兵。

「確實,是我太緊張了。」雲翊辰點點頭,他應該相信他們才是,明明都帶他們這麼久了。

蕭教官見雲翊辰已經離開,也沒去在意雲翊辰離開的方向,即使知道他會去找穆崢。

蕭教官隨手翻了翻這些新兵的檔案資料,直到翻到洛茵的檔案時停下了動作的手。

洛茵的檔案可以說是最特別的,不但有身體資料還有體能訓練成績,而且比其他人的資料都要詳細的多,而且書面的最後一角還做了個特殊的標記。

蕭教官蹙眉,又翻了翻其他人的資料,都沒有記號,唯獨洛茵有。

蕭教官腦中靈光一閃,彷彿想到了什麼,臉色頓時難看了許多。

洛茵的成績是無疑是佼佼者,但是除了速度和格鬥技巧在所有人中都佔有極大的優勢,但是在打擊力量這一方面就差了很多,基本上與人格鬥都是選擇速戰速決,從這些時間長短的對比上就可以看出來。

蕭教官揉了揉頭髮,又抽了幾個人出來,這個班格鬥最好的估計就是這個班長還有伊語,以及第三組的組長秦淼。

雲翊辰基本沒有什麼要收拾的,就裝了兩套衣服,背著個包就離開了。

蕭教官站在樓道目送著漸漸消失的人影,臉色淡漠,一點都沒有早晨的痞氣。

在人影完全消失之後,蕭教官才收回視線,淡漠的走向了營長辦公室,也沒有敲門就直接走了進去。

對於蕭教官沒有打報告直接推門而入的表現,穆崢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情緒波動,反而笑呵呵的道:「感覺怎麼樣?」

「不怎麼樣,這批新兵除了那麼幾個拔尖的,也就沒什麼了。」

要是被雲翊辰聽見蕭教官的這番評論,估計要氣得跳腳了,他堂堂喋血特戰隊隊長,特工中的頂尖存在,帶出來的兵會差!真是可笑!

「呵呵。」穆崢笑笑,並沒有反駁,或許誰都沒有資格說雲翊辰,畢竟他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但是眼前的這位就不同了。

穆崢眼中閃爍著微弱的光芒,他怎麼也沒想到洛熙竟然會擁有這麼出神入畫的易容術,一點破綻都看不出來,若不是他是看著洛熙的易容全程,他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就是洛熙。

什麼化妝術,什麼PS,簡直是弱爆了。

沒錯,眼前這個美艷的蕭教官,就是易容后的洛熙。

洛熙支著腦袋,「新兵考核的規則我要修改一下。」

「什麼?」

新兵的考核包括仰卧起坐、俯卧撐、長跑、障礙跑、匍匐前進。

「我要增加格鬥。」

「格鬥?可是他們現在還只是入門,只學了最基礎的東西。」這些根本看不出來什麼。

「這不是有幾個厲害的。」洛熙將手中的幾份資料都丟給穆崢。

穆崢看了看,有些為難,「就算這幾個人格鬥都不錯,可是,也只是個別人。」

「我記得你們最好的一個部隊是九區對吧。」

「是。」穆崢疑惑的點了點頭,不知道洛熙這又是什麼意思。

「我記得九區今年也要來新兵營招人。」

穆崢突然眼睛瞪得老大,「你不會……」

洛熙抿唇一笑,「告訴他們,想要考進九區必須要有合格的格鬥成績。」

九區作為最好的一支部隊,那可是所有士兵擠破頭都想去的地方,在那裡的可都是來自各個基地的尖子中的尖子。

「你只用通知他們訓練內容,至於格鬥由他們自願,並且我要他們以抽籤的方式進行兩人對打。」

「……好,我知道了。」

沒辦法,洛熙所擁有的權力太大,而且這並不是什麼不可以的。

此時,還在訓練場站軍姿的新兵們還不知道,接下來的幾天簡直就是地獄。

洛熙交代完自己的事情之後,就來到了訓練場上。

遠遠的就可以看見那一個個站的筆直的「人干」,每個人的皮膚都被燒得通紅,就連那幾個看起來比較黑的,皮膚都開始有些泛紅。

洛熙懶懶散散的走到他們面前,然後在每一個人面前轉一圈再離開,臉上還頂著詭異的笑容。

最後,洛熙的腳步停在了班長秦磊的面前,男人滿頭大汗,就如同剛從水中出來一般,豆大的汗水順著臉頰滑下。

「秦班長,你們還要站多久?」

「報告,還有十六分鐘。」秦磊的聲音格外沙啞,也難怪,一大早跑了四十圈然後頂著大太陽在這裡站軍姿,也是挺累的。

因為雲翊辰罰他們四十圈負重跑導致他們錯過了早餐,又因為洛熙要求站軍姿,結果致使他們直接錯過了午餐時間,現在所有人都飢腸轆轆,口乾舌燥的。

洛熙點了點頭,雖說這批新兵的能力她確實看不上眼,但是這素質還是過關的,居然沒有一個人喊累喊餓想休息偷懶的。

「行了,你們不用站了,都去吃飯吧,我已經和炊事班打過招呼了,」洛熙擺擺手,「記得等會和今晚都要多吃點,不然到時候訓練都沒力氣了那可就不好了。」

說完,洛熙瀟洒的轉身離開。

洛熙一走,所有人就像是沒了骨頭一樣都癱軟了下來。

「我去,這個教官真狠,不行了,我的腿麻了。」

「我也是,脖子好痛,我現在就想好好的吃頓飯,然後洗個澡睡一覺。」

「我也是……」

伊語扶著洛茵,「感覺怎麼樣?」

「還好,就是腿麻的厲害。」洛茵笑了笑。

「哥,怎麼了?」秦淼拖著酸麻的腿走到發怔的秦磊的身邊。 「沒什麼,只是在想蕭教官剛才那句話。」

「有什麼問題嗎?」秦淼一臉疑惑。

「沒什麼,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總統先生,請和平離婚 說完,秦磊就開始組織所有人去食堂。

下午果然沒有人管著他們,所有人吃飽喝足之後就去澡堂洗了個澡之後睡覺去了。

但是,訓練了這麼久,他們的身體早就養成了習慣,即使再累,最多也只是睡了兩個小時就醒了過來。

這段時間,雲翊辰訓練的非常嚴格,幾乎所有時間都被安排好了,他們只用服從命令就好。

現在,一下午給他們自習卻不知道要幹什麼。

想訓練吧,但是看著外面那麼大的太陽,實在是提不起勁,睡覺的話也睡不著。

但是,聽著其他兩個班在訓練場熱火朝天的訓練聲,有幾個人開始坐在一邊陰涼處聊天,慢慢的人就開始變多了,更甚者不知從哪裡弄來的西瓜開始吃了起來,看的其他兩個班怒火中燒。

注意到這裡的另外的兩個教官皺了皺眉,想到洛熙提前跟他們說的話,決定就放任他們了,而且順便還可以考驗一下他們班的新兵蛋子們。

並非所有人都跑過去湊熱鬧了,例如,秦磊秦淼兩兄弟還有洛茵伊語。

四人正繞著操場跑圈,做做熱身運動。

現在是自習時間,秦磊雖然是班長但也沒有必要監督全班的人都要訓練,如果有人想要訓練自然會自覺地訓練,而不是在那裡看熱鬧。

大概兩三圈之後,四個人開始相互切磋。

四人明顯是想要進入九區的,在沒有那個通知前可沒有人這麼奮力的提升格鬥技。

沒有人注意到,辦公樓的走廊暗處站著一個身影。

洛熙尋了一個視線盲角,她可以清楚的將訓練場的一切一覽無餘,而下面的人卻很難發現她。

洛茵滿臉的汗水,就連身上的迷彩服都隱隱有浸濕的跡象。

洛熙皺了皺眉,就算洛茵再怎麼想留在這裡,她也不會允許。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他們也熱鬧夠了,吃過午飯,秦磊集合所有人做了個晚訓之後就解散回宿舍了。

而此時洛熙面前站著兩個虎背熊腰,凶神惡煞的男人。

「蕭教官,你這是想做什麼?」開口的是眉峰有一道猙獰傷口的男人。

「陳教官,據我所知,你們從來沒有給這群新兵蛋子玩過夜襲吧。」洛熙身子微微後仰,臉上掛著美艷的笑容。

兩人莫名感受到劇烈的壓迫感。

「確實,所以你是想給他們搞夜襲?」張教官說道,「但是,憑這些新兵蛋子現在的身體素質,白天的高強度訓練已經是極限了,再加上夜襲的話,說不定會受傷。」

「不,」洛熙搖了搖手指,「我的意思是,今晚會有點吵,麻煩你們通知一下你們的兵,做好隔音措施。」

兩人:……

就因為這個!你這麼神神秘秘的叫我們來就為了說這個!

兩人黑著臉走出了洛熙的辦公室。

洛熙靠在窗口,手中拿著個擴音器,纖纖素手拽著繩子,有一下沒一下的盪著喇叭。

不一會,就聽見陳教官和張教官粗曠的聲音。

到熄燈時間了。

洛熙躺在沙發上,雙手撐著腦袋,毫無睡意,卻還是閉上雙眼,將自己放鬆。

冰藍色的能量若隱若現。

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洛茵突然坐起身,同宿舍的舍友被她嚇了一跳。

「洛茵,你幹什麼突然坐起來,嚇我一跳。」洛茵對面床鋪上的人開口。

「啊,抱歉。」說完,洛茵眸子一閃不閃的看向窗外,那裡除了斑駁的樹影便沒什麼了。

「怎麼了嗎?」與洛茵對頭的伊語揉著眼睛坐起身來。

「沒什麼。」洛茵撓了撓頭髮,又躺了下去。

洛茵沒有注意到,她躺下時,伊語眼中閃過的流光。

腹黑老公別吻我 不知過了多久,宿舍里的人基本都已經熟睡。

洛熙長長的眼睫顫了顫,睜開那雙妖媚的鳳眼,起身活動了一下手腳,發出了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

洛熙拿起桌上的小喇叭,勾著唇就往外走。

站在宿舍樓前,將喇叭的聲音調到最大,然後,氣運丹田一聲吼。

「一班的所有人,給你們一分鐘的時間下樓集合!我再重複一遍!一班的所有人,給你們一分鐘的時間下樓集合!」

第一遍有些人就已經迷迷糊糊的被吵醒了,第二遍立馬就清醒了,趕緊叫醒同班還沒醒的人。

洛熙站在訓練場上開始計時,只見不過半分鐘就有人陸陸續續的跑了過來。

領頭的第一個人是班長秦磊,然後是他的弟弟秦淼,緊接著就是洛茵和伊語。

洛熙看著這一分鐘已經到了,結果還有人從宿舍樓里出來,但是,不像之前一樣都是跑過來的,有那麼幾個還是走過來的,跟出遊似的。

洛熙眯了眯眼,沒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