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涼城的存在就是在挑戰穆夜池的耐性。

他抬起眼角,皺眉,「你再外面那些被你們指使出來尋找她的傻缺?」

蕭涼城渾身緊繃,怒喝:「請你注意話的方式,不要亂含血噴人,只有你這種人才幹得出來這種事情,我做不出來!」

「果然跟外面的妖艷賤貨一樣傻缺!」對蕭涼城的反駁,穆夜池給總結了這麼一句。

「你……」

「我錯了?還是你們比他們還要愚蠢,自以為聰明絕頂?」

這話得……江緋色都熏疼這些人了。

話不能這麼現實啊大哥,你這樣會讓人自卑難過的。

不過啊,江緋色心裡竟然覺得有點暗爽。

怪不得穆夜池都不回應這些算計,跑出門就能找到她,只是老爺子他們都沒有聯繫她,估計這件事跟卿家扯上關係的確不容易對付。

也就只有穆夜池這種性格才不會被卿家壓得不敢反抗,換成穆家二叔,人早就狗腿到卿家倒貼去了,還能維護她?

這麼一想,穆夜池好像也不是個十惡不赦的壞蛋,最起碼壞壞的時候還挺惹人喜歡的。

江緋色的心本來就偏,這下子就更偏了,偏到了東南西北都找不到回來的路了。

「你臉皮厚,所以你厲害!」蕭涼城坐下來,無話可,憋了半就憋出了這麼一句。

「比你們這些人厲害上一點點就足夠我傲視下。」資本,懂不懂啊,垃圾!

江緋色:「……」不明所以,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蕭涼城臉色很不好,悶聲不話了。

穆夜池也不耐煩,時不時勾手逗江緋色。

江緋色忍無可忍,拿起手機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從上面往下面看,大門外一片青蔥鬱郁,是郊外一個私人住宅。

也不知道穆夜池怎麼找到這裡來,茉莉去找姜森到現在也沒有給她回復什麼消息。

聽蕭涼城的話,色暗下來就要帶她離開蘇城,穆夜池現在賴在這裡不走,肯定離開不了。

江緋色拿起手機,給夏茉莉發了條簡訊過去問她現在找到姜森沒有。

茉莉好長時間也沒有回復消息,江緋色眼角餘光看向對面,穆夜池站起身,蕭涼城也站起身,兩人都向她走過來。

江緋色心中有點不耐煩。

要是真有點什麼的,他們兩個外界人眼中她的前任和關係不清不想勾搭的現任,現任還是她搶卿月月的准老公,見不得光的。

這情況,真有點什麼,多尷尬啊。

兩個人又沒有什麼離開的自覺性,江緋色趕都趕不走,兩人都在等她給一個答案,她誰都不想答覆,就想讓他們早點走人,她自己離開。

誰跟他們走誰腦子有病。

看看手機,又看看靠近的兩個男人,江緋色秀眉挑了挑,「別靠近了,男女授受不親,咱們現在三個人的傳聞鬧得這麼轟轟烈烈,請你們不要臉的同時為我想一想。」

兩個男人停住腳步,冷空氣襲擊。

江緋色摸摸手臂上冒出來的雞皮疙瘩,受不了,「滾遠點,跟你們誰是誰的誰啊,我江緋色清清白白的,不想跟你們繼續混成一團。當年發生的事情已經過了好幾年,這些年我的確遭罪受了,心裡的罪!如果你們想守著那個秘密,就見鬼的繼續守著,我已經不在乎。」

瞧他們臉色僵硬,江緋色勾了勾唇角,笑道:「話已經明白,你們請自便,別有事沒事來招惹我更討厭你們!」討厭你們啊,聽懂了就自動滾ok?

江緋色別開臉,正巧夏茉莉的信息來了,不知道信息里有什麼爆料……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離開那裡,快……】

夏茉莉簡訊只有寥寥無幾的幾個字,簡單易懂,就是讓江緋色儘快遠離現在這個是非之地。

江緋色覺得頭皮發麻。

不知道夏茉莉的離開,是要離開蘇城還是離開這裡。

她轉身,發現穆夜池和蕭涼城都沒有離開,在身後瞪著她,給他們一個答覆。

「你們到底想怎麼樣?一個讓我留在蘇城當導火線原地爆炸,一個要帶我用非法方式離開蘇城。你們覺得你們兩個人的做法對我都是好的嗎?腦子被門夾了沒有?」

江緋色這麼一吼,穆夜池和蕭涼城都皺眉。

「走開,離我遠一點。我現在要離開這個房子,被你們兩個這麼一弄,我現在心裡鬱悶得要吐血!」還有點餓。

看了戲一點也不好玩,來這裡大半,瓜果飲料什麼的倒是挺多,唯獨沒有填飽肚子的飯菜。

蕭涼城口口聲聲帶她離開蘇城,卻一點消息都不透露,信他就怪了。

穆夜池想讓她過去老爺子老夫人身邊,她倒是可以理解。

不過知道自己現在是個定時炸彈,隨時隨地都能『砰』一聲爆炸,江緋色是不會跑過去跟老爺子他們在一起連累人的。

真想衝到卿家,指著卿月月鼻子當一回潑婦,先恁一頓卿月月,把氣給理順了在。

江緋色轉身下樓,身後的穆夜池和蕭涼城格子黑臉,皺眉跟上來,就跟甩不掉的黏皮糖似的。

真是這狗嗶嗶嗶嗶——

江緋色肚子餓,她下樓找了廚房走進去,發現冰箱里有貯備的菜,茶米油鹽醬醋茶全都有。

「不行!」一看江緋色打算親手自己做晚餐,穆夜池第一個不同意。

他衝過來,臉色臭到不行,又冷又陰森森捉住江緋色的手,堅決反對她在這裡動手煮東西吃。

他才不是不想讓江緋色煮,他也想吃,他是不想讓蕭涼城吃到江緋色手煮出來的任何東西,粥水都不可以!

他就這麼自私,就這麼惡毒殘忍,怎麼樣,不服來打!打又打不過,拼又拼不過,能把他怎麼樣!

抱著這種高冷任性的霸道脾氣,穆夜池連抱帶提,生氣得一聲不吭,就是不願意鬆開手讓江緋色煮東西給蕭涼城嘗嘗。

屬於他的,都是他的!

江緋色是他私人專屬,憑什麼要煮東西給不相干的人渣吃。

蕭涼城變相的用沉默跟穆夜池據理力爭,不過他很聰明,不參與穆夜池的行動,只在背後默默形影不離,希望刺激到他們,看到穆夜池被江緋色一巴掌直接啪飛。

「走,想吃晚餐還不簡單嗎,到了爺爺奶奶那邊還愁吃吃喝喝玩玩耍耍?」穆夜池死活都不同意。

蕭涼城滾的話,還能考慮考慮,蕭涼城不要臉呆在一塊兒,那就想都別想。

「你們時間很多?我都跟你們清楚,以後我江緋色的人生就是我江緋色的人生,跟你們半點關係都沒有,都聽明白了?」

兩人僵硬,冰臉。

「這麼有本事纏著我,怎麼就沒有本事出去對付外面那些想陷害我的人?別把話得多好聽,做不到的都是空話。」

晾了兩個大帥哥,江緋色利落拿起鍋鏟。

「你需要什麼。」

江緋色奇怪的轉頭看他們兩人,「我什麼都不需要,要需要的,大概就是需要你們麻利的滾出這裡,我心情就會好。」

好一個計謀,讓人無話可,就與人家表白,另一方回答你喜歡我身上哪一點我改一樣。

江緋色沒有什麼心理負擔,對外面那些還在全城她的妖艷婊砸,人家喜歡這樣,拿錢辦事,有什麼辦法,最好的辦法就是成全他們咯。

現在才五點多,她給夏茉莉回了簡訊,夏茉莉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沒有再給她任何答覆。

姜森應該不會對茉莉做出什麼。

江緋色秀眉蹙了蹙,就沒有去深思。

似乎知道她現在很不爽,穆夜池和蕭涼城都各自走開。

蕭涼城不知道給誰打電話,出了房子外面,穆夜池反身回到廚房,站在江緋色身後,低聲開口問道:「真不願意回去嗎?」

「真的。」江緋色轉身,大眼睛很閃亮很真誠。

真的就是真的,沒有必要騙人。

活得坦蕩蕩一點並不是什麼壞事情,儘管可能一無所有。

「為什麼?你都知道他們不是真心想帶你離開。跟我回去我沒有辦法全心全意照顧你,但爺爺和奶奶絕對會替我好好保護你。」

「你還是哪兒涼快去哪兒,我現在沒有心思跟你過去穆家與人撕逼。」她又不是撕逼能手,也一直覺得老被人開撕是一件令人煩不勝煩的事情。

「你不願意跟我走,是因為蕭涼城嗎?你臉上沒有表現出來,其實你心裡還是願意相信他,想跟他離開蘇城是不是?」

穆夜池的臉色變得很差,黑沉沉的,看起來特別冰冷生氣。

「無聊!」

江緋色推開穆夜池,覺得這種問題真是無聊透頂。

她不屑回答,因為沒有必要。

猜不透穆夜池這種陰暗的思想,她也沒有什麼好辯解的,相信你的人不會這麼斤斤計較。

可江緋色不知道,不知道吃醋的男人絕對就是個人,內心住著無比黑暗的陰險人,卑鄙無恥,無惡不作,就算他只是想用這種方式來發泄一下自己吃醋的怒火。

「你真的想跟蕭涼城這種人渣離開?」穆夜池被江緋色徹底無視,還用力把他從她身邊推開。

這種行為已經嚴重到讓穆夜池的吃醋和不高興爆發了。

他用力拽住江緋色正在熬粥的手,狠狠拉出來,把江緋色手中握住的勺子一併扒拉,帶了燒熱的誰濺入江緋色手背,火辣辣的刺痛。

幻想降臨異界 「回答我,你是不是想跟蕭涼城離開,你是不是想跟他舊情復燃,想跟他久后重逢有了好感!」怒火堆積,已經沒有辦法拉扯得住。

穆夜池綠眸嗜血,捉住江緋色的動作毫不留情,把她狠狠壁咚到廚房案板,挺拔偉岸身軀壓下來,把江緋色雙手囚禁在頭頂,直勾勾,咄咄逼人的質問她。

江緋色臉也變了。

「放手!」她生氣的沖穆夜池低喝,眼神里憤怒十分明顯。

好端端的發什麼瘋,發瘋了也沒有必要帶上她,跟蕭涼城鬧矛盾就找她發泄?她江緋色在他穆夜池眼中就只剩下利用價值了嗎?

穆夜池生氣,她就不生氣嗎?

憑什麼——

「你回答我,你是不是真的想跟蕭涼城離開。你到底是不是真這麼想,為了能脫離我,能遠離我,你不惜跟蕭涼城?你該不是還答應了他什麼要求,願意陪他一夜,爬上他的床在他身下輾轉?」穆夜池臉色陰沉,眼底冰寒地凍。

「你現在真噁心,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生氣起來的時候看起來特別恐怖噁心,尤其是你胡亂髮飆,像個畜生——」動不動就暴走,動不動就對她動手動腳,還給她胡亂扣上帽子。

江緋色無法去認同穆夜池這種變相的質問,她一點都不想跟他話,更別跟他解釋了。

跟個腦子不正常的人解釋,她有病啊她。

「你果然想跟他離開!都知道他不是好人,你還跟他離開。他算計了我和卿月月你還要相信他,他利用了你你也沒有討厭他——」穆夜池的大手抓得緊緊,幾乎把江緋色柔軟的手給抓碎。

江緋色疼得皺起秀眉,臉生生的白了三分,氣急敗壞的伸出腳去踹他,嘴裡大罵:「你還是不是人……痛……」

「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早知道蕭涼城的算計,你還在背後暗中支持他,或者你為了蕭涼城,為了幫蕭涼城算計我,陷害我,你才不答應跟我假結婚,非要逼我真的娶卿月月是不是?你就是想看我痛苦,想看我娶卿月月苦不堪言,看我們失敗的婚姻是不是!」

穆夜池的聲音很憤怒,又帶著猛獸絕望的悲慟,壓抑太久,釋放出來的時候全都爆炸了。

「你這麼做,只是想看我失敗,想看我笑話,想看我狼狽,是?」穆夜池大手緩緩鬆開,綠色的眼眸蔓延著薄涼:「如果是你親手導演了這一場戲,那我成全你,我成全你!」

穆夜池狠狠推開江緋色,綠色的眼眸有著血絲,綠里透紅,那種沉默的悲哀讓江緋色身體僵硬,拍打穆夜池的手都不知道要落向那裡。

這樣的話都出口了,都出來了,那證明他是真的很難過。

江緋色抵著腦袋,本餓得前胸貼後背的她,忽然什麼胃口也沒有。

被穆夜池壓在案板上的她也沒有下地,就這麼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細長的兩腿兒輕輕的晃蕩。

她被穆夜池放棄了。

放棄的剎那,沒有快樂,沒有欣喜,沒有解脫。

江緋色只是覺得很不自在,渾身猶如被千萬隻螞蟻在咬著,肌膚癢到百般折磨。

穆夜池並沒有離開,他推開她,放棄她,站在對面,臉色冷冰冰的,一言不發。

沉默的對峙,近在咫尺遠在涯。

修哥的病嬌江湖路 「都做出了選擇,你有什麼好傷心的?」下巴被穆夜池撩起來,狠狠的用力。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傷心?

不,她才不是傷心,她沒有必要傷心!

江緋色拒絕穆夜池的說法。

她伸出手拍掉穆夜池的手,瞪著他冷冰冰的眼睛,大聲的怒喝:「我沒有傷心,我傷心什麼?請你不要自己加戲。你和卿月月結婚,我雙手雙腳贊成,你們的結婚,最高興最想要放上幾天大炮慶祝的人是我。你告訴我,告訴我這種對我來說全都是最好獎勵的事情,我會傷心難過?」

「江緋色,你騙不了人,你的眼睛不會說謊!」

「滾開!」

江緋色掙扎,跳下地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