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葯老的話后,蕭炎當即停下身形,在一顆參天古樹旁落下,將一對淡紫色的鬥氣之翼收回體內,然後迫不及待地問道:「老師,那個人究竟是什麼級別,是斗宗嗎?」

「不知道。」一道白色的流光閃過,葯老從納戒中飛了出來,站在蕭炎身旁。

「你也不知道?」蕭炎想不到葯老會是這種回答,一臉詫異地道。

「我不知道,有什麼奇怪么?」葯老淡淡地反問了一句,又道。「那人的靈魂強度不在我之下,我也不敢放出神魂力量去探查,自然不知道他的實力和境界。 此生不負你情深 不過,單憑他赤手空拳打爆紫晶翼獅獸頭骨的力量,其身體強度至少也在斗宗級別之上,或者是修鍊了某種特殊的煉體功法或者鬥技。」

蕭炎『哦』了一聲,又問道:「那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魔獸山脈?」

「我怎麼知道?」葯老沒好氣地道。「不要問那麼多問題,趕緊開始今天的修鍊吧。」

「哦!」 商州辰龍酒樓

秦浩臻在辰龍酒樓雖然只是一介說書客,但是他舌燦蓮花,萬水國中的達官貴人,世家公子,多多少少都會賣他幾分薄面。

他今夜神秘的跟隨少年去了國師府,他不知道少年為何要國師府中的靈泉之水。但是,少年所學,倒是讓他十分欣慰。

他很滿意,這個少年不似傳言中那般羸弱。如今少年的修武境已經達到了靈台初境,並不是傳言中那般無法踏足修武境。

而且少年輕而易舉破解了國師府中的靈陣,說明少年還懂得一些奇門遁甲之術,而這些秘術斷然不可能是「辰龍九龍」那九個莽夫所會的。

這少年聰慧異常,定然有一些神奇的際遇,才會有今日之成就。

司辰發現自己的身影,搖曳在秦浩臻欣慰的眼神中,頓時感到十分不適應。

司辰心想,要是此刻御歆在就好了,他還能知道眼前這個說書客到底對自己的娘親有什麼齷齪的想法,以及對他到底有什麼企圖!

而現下,似乎除了求眼前人,司辰似乎別無選擇。

故此,少年只好硬著頭皮說道:「秦先生,我需要國師府中的靈泉之水,不知先生有何良策!」

少年生疏的口吻,讓秦浩臻心下悵然,他面色沉靜,微笑著說道:「明日一早,我陪你去國師府中吧!」

說罷,秦浩臻便轉身離去,司辰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神情目送著秦浩臻離去……

第二日清晨,司辰偶遇天涯,好奇的問道:「天涯,你昨夜去哪裡了?」

天涯茫然的回道:「一直在密室呀!」

司辰有些驚訝的看著天涯,再次問道:「你莫不是執行秘密任務,不想讓我知道吧!」

天涯一副「你有病啊」的模樣看著司辰,認真的回答道:「我一直在密室睡覺!」

司辰……

早飯的時候,司辰和楓楊言明自己要去國師府拜訪,楓楊得知自己不能前去,便和小鴛相約遊盪匯寶城。

收拾妥當的司辰在門口等待秦浩臻。

秦浩臻穿著隨意的出了門,和盛裝出行的司辰,走在一起,顯得十分不相配。

秦浩臻十分嫌棄的看了一眼司辰,問道:「你沒有樸素一點的衣服嗎?」

司辰先是一頭霧水的看著秦浩臻,轉念一想氣質高雅的茅草屋堆建的國師府,突然明白秦浩臻話語中的深意。

於是,司辰立即回到房中,換了一身樸素嚴正的裝扮。

萬水國的國師是個與眾不同的人兒,對於奢華之事,似乎並不喜愛。光看樸實高雅的國師府,便知道那是一個志趣高潔之人。

帝心不在 若是今日司辰盛裝出行,必定會在那怪老頭兒哪裡,再碰一鼻子的灰兒!

走在匯寶城繁華熱鬧的大街之上,司辰探究的看著秦浩臻。

秦浩臻有點受不了司辰殷切的目光,於是問道:「司辰,你這般看著我,幹嘛?」

司辰撇了撇嘴,問道:「你昨夜為何騙我,天涯明明就在密室之中歇息!」

似乎察覺到秦浩臻要敷衍自己,司辰補充的說道:「天涯大哥,今晨十分堅定的告訴我,他絕對沒有去做見不得人的事情!你不要想著污衊他!」

秦浩臻一個舌燦蓮花的巧口,怎麼會被一個少年兒郎難倒!他從容淡定的說道:「我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和你娘親一樣好騙……」

司辰……

萬水國國師府

司辰和秦浩臻有說有笑的趕到國師府前。

秦浩臻向老調遞了拜帖,國師收了拜帖,老調便請秦浩臻進府。

司辰覺得自己沒有產生錯覺,從進入國師府的那一刻起,老調就有一種防賊的眼神緊盯著他。

司辰很是無奈,但也無可奈何。

在昨夜司辰失足落水的池塘邊上,國師老人家戴著笠帽悠然垂釣,而他旁邊坐著一個女子,悠閑的哼著歌。

不遠處的涼亭之中那個名喚盤鈴的小丫頭,手持類似鈴鐺一般的奇怪樂器,矯健的舞步,讓人嘖嘖稱奇。

盤鈴手中的鈴鐺外形與碟盤相似,鈴體銅製,鈴口邊緣外翻,鈴柄上接了數個鈴鐺,鈴柄末端系有紅綢。

只見,盤鈴在涼亭之中,手持鈴柄、鈴口朝上演奏,她舞姿矯健,鈴鐺音色晴朗脆亮,十分動聽。

少女悠閑的哼著的曲兒,應和著鈴鐺的聲音。

國師老人家怡然自得的垂釣。

這樣的景象,任誰也不忍心打攪吧!

可是,世間就是有喜歡破壞雅事之人,秦浩臻重重的咳嗽一聲,打斷了司徒思詩的曲調,也驚擾了垂釣中的老者。

司辰以為國師老人家一定會為難秦先生,卻沒想到國師老人家看到秦浩臻,心情十分高昂,連忙招呼秦浩臻一起過來垂釣!

司辰大喜,萬萬沒想到,秦浩臻和國師老人家關係這麼好!

秦浩臻與國師老人家熱絡的寒暄著,司辰則是十分乖巧的靜立一旁。

司徒思詩瞟了一樣裝模作樣的司辰,噗呲一笑,心道:這少年,真是慣會「扭捏作態」!

如果司徒思詩知道,司辰看到她的笑顏,心中所想,一定會覺得眼前的少年很不正經!

當司辰看到司徒思詩的笑顏時,他心中的想法是:為什麼這個女子嘲笑別人的樣子都那麼好看呢?

秦浩臻與國師老人家交談一番后,便說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國師老人家瞟了一眼司辰,心道:這少年倒是個百折不撓,心志堅定的主兒!

「你叫司辰?」

司辰立即恭敬的回答道:「國師大人,我就是司辰!」

態度不卑不吭,謙遜有禮,國師老人家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你就是那個在修器一途頗有造詣的蜀丹司?」

「小子只是小有所成,造詣實在是抬舉我了!」

國師老人家對於司辰修器魂的造詣,其實並不關心,他前些日子聽聞南閣雨聲欲收此子為徒,才會心生好奇,想要捉弄他一番。

國師老人家捏了一把自己花白的鬍子,姿態平靜的問道:「聽聞南閣雨聲欲收你為徒?」

司辰眉頭微皺,對於尚未定論之事,他向來不喜談論。考慮到國師老人家古怪的脾氣,司辰搖頭輕嘆,無奈的說道:「都是坊間傳聞,哪裡當得了真!」

國師老人家哈哈大笑,眼前的少年真真是個口是心非的主兒!

「你可是要去參加南閣的北山考核?」

司辰抬頭看向國師老人家,眼神堅定地說道:「正是!」

國師老人家偏頭瞅了一眼自家孫女,又看了看眼前的少年,壞笑了起來。

這笑聲讓司徒思詩頓感不妙。

司辰也覺得有些毛骨悚然,一種要被人算計的感覺湧上他的心頭。

國師老人家奸詐的對司辰說道:「你想要靈泉之水?」

司辰硬著頭皮稱是!

於是國師老人家便十分熱情的拉著司辰來到府中後院,那靈泉之水只在方寸之地,僅有一段小小的水柱向上噴涌,神奇的是噴涌而出的水珠,落地便滲入泥土之中。更讓人驚奇的是,沾染了靈泉之水的土壤不見半點濕意!

國師老人家看著少年驚奇的模樣,一臉引誘的說道:「想要嗎?」

司辰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但是國師老人家很傲嬌的說道:「但是,我不能給你!」

司辰氣結,剋制自己就要暴躁的脾氣,低沉的問道:「為什麼呀!」

國師老人家偏頭想了一下,說道:「給你也不是不可以,不過……」

「不過什麼?」

司辰著急的詢問著,但是當他看到國師老人家露出他茭白的牙齒狡詐的笑著的時候,司辰就想刮自己一巴掌!

國師老人家拍了拍一臉沉痛的少年的肩膀,說道:「就是有一件事情,可能要麻煩你了!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

司辰呵呵一笑,心道:信你,就有鬼了!

國師老人家嚴肅的說道:「你或許不知道我的愛女和萬水國國君的過節!」

司辰繼續微笑,心道:真不巧,我還真的知道一二!

國師老人家朗聲說道:「那些都不重要!」

司辰探尋的看了看靈泉之水,心道:您老人家,倒是快說重要的事情呀!

「重要的事情就是,你參加北山考核,一定要讓萬水國嫡公主水笙歌落選!」

「什麼!」司辰有點不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消息,他不確信的問道:「您老人家,剛剛說了什麼?」

國師老人家無奈的看著秦浩臻,有些同情的說道:「瞧瞧現在的年輕人啊!年紀輕輕,耳朵就不行了!」

司辰消化了一下國師老人家的話語,試探的問道:「真的是讓萬水國公主入不了南閣,才能給我靈泉之水!」

國師老人家鄭重其事的搖了搖頭,說道:「不!」

司辰因著一聲拒絕,似乎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

國師老人家看著司辰絕望的神色,補充道:「你可以先得到靈泉之水,然後想辦法讓萬水國公主水笙歌進不了北山!」

司辰瞅了瞅靈泉之水,又瞅了瞅國師老人家,便不再掙扎,答應了破壞水笙歌如北山這件事情。

國師老人家心滿意足的大笑起來…… 離開魔獸山脈后,沈望發現自己走的方向出現了一些偏差,到了一個名為青山鎮的地方。

不過青山鎮離烏坦城並不遠。

向人打聽了一下后,沈望繼續上路,不久后便抵達烏坦城,順利的找到蕭家。

蕭家身為烏坦城三大家族之一,地位顯赫,人盡皆知。

沈望悄無聲息地潛入蕭家的府坻,完成了打卡任務。

【叮!】

「打卡成功,主線任務(一)完成,恭喜你獲得一張【技能卡】!」

沈望將卡片一收而起,從蕭家府坻離開,來到蕭家後山一處地勢陡峭的懸崖附近,將卡片取了出來,心裡默念道:「使用技能卡!」

【叮!】

系統的聲音響起:「【技能卡】使用成功,恭喜你獲得一種秘術《虛空滅神印》!」

沈望眉頭一抬,臉上露出些許疑惑之色。

虛空滅神印?

這個名字聽起來有些陌生,不是那麼耳熟能詳。

之前【技能卡】開出來的都是功法、神通或都武功,秘術也只有一門《天魔解體大法》,這次又開出一門秘術,倒是讓沈望心裡有些期待。

很快,一篇玄奧的法門便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虛空滅神印》是一門非常罕見的靈魂秘術,價值並不遜色於任何大神通。

這門秘術是一種神念的運用技巧,練成之後,可以使用神念直接攻擊敵人的靈魂,甚至直接將對手的靈魂抹滅。

《虛空滅神印》並非任何人都能修鍊,前提是擁有足夠強大的靈魂力量。靈魂力量越強大,秘術能夠發揮出的威力便越強大。

這一點沈望正好滿足。

經過和氏璧長年累月的滋養,沈望的神魂力量已經非常強大,足夠修鍊這門靈魂秘術。他現在所缺的就是神魂的運用技巧,《虛空滅神印》的出現正好彌補了這個空缺。

根據秘術法門所述,這門秘術共有三層境界,每一層境界都可以凝聚一種十分特殊的『神魂符印』。

三種神魂符印分別為:撼神印、迷神印、滅神印。

顧名思義。

穿越之包子逆襲 撼神印可以撼動對方的神魂,讓敵人的靈魂受到震蕩。

迷神印可以迷惑對方的神魂,讓敵人的靈魂陷入迷失。

滅神印可以毀滅對方的神魂,讓敵人的靈魂直接消亡。

在秘術法門被沈望消化后,他的神魂開始按照《虛空滅神印》所記載的修練法門,凝結符印。

空曠而虛無的識海空間中,靜靜地懸浮著一塊晶瑩剔透的方形寶玉,閃耀著祥瑞霞光,一縷細若蠶絲的灰色氣體,若有若無地從寶玉中逸散而出,盤旋在識海空間的中央。

此時沈望的識海中已經飄浮了一層灰色氣體,像是一團灰濛濛的雲霧一樣。

忽然,一股神秘的波動在識海空間中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