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大搞了一場啊。」愜意的瞥了四周圍狼藉一遍的環境一眼,噩夜雙手插著褲袋緩步走到帝俊的面前,臉上充滿了挪揄的味道。

「噼啪!」

帝俊活動了一下脖子,頸骨處傳來一陣悶響,他面無表情看著噩夜,說道:「剛剛換了新的身體,要稍微適應一下。」

「別硬撐了,你明明很不爽是吧?那個土豪哥害你損失了一個不錯的身體。」噩夜笑了笑,指著身邊的矮子道:「不過你放心,明鏡妹妹剛才幫你報仇了,把那個土豪哥送回去復活點。」

矮子這個時候脫下了頭上的披風帽子,露出一張青澀的娃娃臉,銀髮赤瞳,分明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小蘿莉,她神色淡然沖帝俊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帝俊看了明鏡一眼,半響丟下一句,「你的手下很不錯。」

噩夜盯著帝俊現在高壯的身板,忍不住打趣道。「你現在這個樣子真的讓人看不慣,還是快點換一個新的軀殼吧。」

帝俊嘴角微微上翹,笑道:「這個不勞你費心。」頓了頓,他斜眼輕輕一瞥,又問:「你找我有事?」

平常兩人可是很少碰面,帝俊奇怪噩夜怎麼突然來找他,而且偏偏在他最狼狽的時候。

「忘記了嗎?」噩夜看著天邊的夕陽,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道:「今天是我們約了姚先生見面的日子。」

聽到姚先生三個字,帝俊臉上的笑容突然一斂,好半天才應道,「嗯,我知道了。」 前往坎雷德城的路上,林岳順便給顧傾城發了一個私聊。

顧傾城雖然知道林岳被人幹掉后感到有些驚訝,不過由於劍帝遺寶沒有再次爆出來,她倒是沒有責怪林岳。

聽到林岳現在正在前往坎雷德城,顧傾城想了想便道:「我已經順利回到聖徽城的附近,只需想辦法潛入城,就可以用城裡的傳送陣返回坎雷德城。」

林岳聽到這話便回道:「那我在坎雷德城裡的傳送陣附近等你。」

顧傾城道:「好。」

兩人結束通話后,林岳馬上趕去坎雷德城,白光一閃,當結束傳送從傳送陣走下來的時候,卻看到城門的方向聚集了密密麻麻的玩家。

看來,還有不少人打算渾水摸魚,希望在坎雷德城的入口堵住顧傾城他們。

然而,這些的如意算盤註定無法打響,因為顧傾城早就通過聖徽城那邊的傳送陣直接傳送到坎雷德城的城內。

系統:全服公告:恭喜婦科大夫的隊伍成功護送「劍帝遺寶」抵達坎雷德城,白精靈族獲得「劍帝遺寶」供奉,所有白精靈玩家世界聲望+20點,每天可以到坎雷德城的光明聯盟總部找遺寶供奉管理員領取3個小時的「劍帝祝福」。

系統:全服公告:……

系統:全服公告:……

當這條系統公告在每一個玩家面前刷新的時候,這個漫長的任務總算落下帷幕,雖然很多玩家甚至從始到終不知道這個任務是幹什麼的,不過看到系統公告的內容,尤其是白精靈族的玩家都高興得不行。

世界聲望+20點就不說了,那個每天3小時的「劍帝祝福」才叫人高興。

有玩家在收到系統公告后馬上前往位於坎雷德城的光明聯盟總部,也就是那顆超巨大的翠輝聖樹,果然在哪裡找到一名叫做「遺寶供奉管理員」的npc。

順利領取到祝福后,每個玩家的頭上馬上多了一個叫「劍帝祝福」的buff。

劍帝祝福:增益狀態,生命值上限增加10%,物理,魔法雙傷增加20%,經驗,聲望,金錢和功勛收益增加10%。

這個buff效果不能說如何如何的強大,但至少讓玩家的屬性有小幅度的增加,相當於白得了一個牧師玩家的中級buff。而且這個「劍帝祝福」真正讓人感到厲害的地方是最後的經驗,聲望,金錢和功勛四項稀有屬性的增幅效果,光這一點就足以讓其他種族的玩家艷羨不已。

林岳倒是被這條系統公告愣住了,沒想到將「劍帝遺寶」護送到坎雷德城白精靈族的玩家會有這麼大的益處,再看自己,一個人族玩家壓根底兒跟這個「福利」拉不上關係。

「早知道如此,老子把『劍帝遺寶』送去人族好了。」

林岳懊惱不已,現在才發覺自己答應顧傾城參加這個任務完全是吃力不討好,不光碰上那麼多的麻煩,甚至連任務結束后,因為自己掛掉的關係,連任務獎勵能不能領到還是一個未知數。

越想越覺得自己吃虧,林岳連忙加快腳步,不一會兒,果然在傳送陣的附近發現了顧傾城,她的身邊,還有一個跟趙二長得一模一樣的黑髮青年。

看到林岳接近,那名黑髮青年好像保鏢一般往前走出一步攔住了林岳的去路。

「趙一,不必緊張,他是我的同伴。」顧傾城悅耳的聲音響起,那名黑髮青年才移開腳步讓林岳通過。

「誰是你同伴?」林岳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道。

「難道不是嗎?」顧傾城淡然一笑,沒有因為林岳不好的態度而生氣。

「你任務完成了,可我因為掛了回來,所以系統把我踢出隊伍,現在任務獎勵領不了,你說怎麼辦?顧美女?」林岳問道。

「原來你是為了這個,放心,任務獎勵少不你,走吧,先跟我去神殿。」顧傾城說道。

位於光明聯盟的總部,那棵巨大的翠輝聖樹的上面,有一座供奉自然女神賽羅斯蒂雅的神殿,顧傾城帶著林岳來到這裡,將劍帝遺寶放在神殿中央的女神神像前。

「聽蜜兒說,全靠你,依文潔琳那孩子才平安無事回來。」放開劍帝遺寶,顧傾城回頭看著林岳道。

「他們回來了?」林岳愣了一下問。

「嗯。」顧傾城輕輕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了這個問題。

林岳撇撇嘴,他現在只關心任務獎勵。

「土豪哥,你過來一下吧。」顧傾城突然叫住了林岳。

「幹嗎了?」林岳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不過還是走到顧傾城的身邊。

她現在沒有戴頭盔,站在旁邊林岳可以看到她那張完美到沒有半點瑕疵的臉蛋。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真的很對得起她的名字,傾城。

雖然她平時很少笑容,不過林岳相信,如果她願意笑的話,一定會一笑傾城。

林岳沒有發現自己直愣愣的看著顧傾城的臉,直到顧傾城略帶冰冷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土豪哥,麻煩你把手放在上面。」她指著跟前的劍帝遺寶說道。

意識到自己盯著對方看得出神,林岳侃侃地收回目光,不過隨即又一臉不解問道:「誒?你說把手幹嘛?」

「你不是說要任務獎勵嗎?」顧傾城提醒道。

林岳聞言,才依言將手放在跟前的黑色箱子上。

系統:你觸碰了劍帝遺寶,獲得劍帝之證。

這條信息剛刷新出來,林岳才驚覺自己手裡多了一張黑色的卡片。

「這是……」

林岳拿起來看了一下,發現不管是背面還是正面,卡片上都沒有任何的圖案和文字,用系統的查看功能也只有「劍帝之證」寥寥四個字的描述。

「喂,這個該不會就是任務獎勵吧?」林岳甩了甩手中的卡片沖顧傾城問道。

「當然不是。」

一把清脆的聲音從後面傳來,回答林岳這個問題的不是顧傾城,而是不知何時走了進來的依文潔琳。

她的傷並無大礙,只是因為魔力透支的關係臉色略帶蒼白而已,身邊除了蜜兒和克里斯丁娜外,還有一名相貌極其英俊的白精靈族男子。

「女王陛下,您不要勉強。」那名白精靈族男子勸道。

「沒關係,伍德長老。」依文潔琳擺了擺手,示意白精靈族男子不用緊張。

提起潔白的紗裙,依文潔琳緩步走到神像面前,先是看了劍帝遺寶一眼,然後眼波流轉,又看著那尊潔白如玉的神像,輕聲道:「等會兒,我會替『劍帝遺寶』解開當年賽羅斯蒂雅媽媽施加在上面的封印,而這張劍帝之證正是解開封印的關鍵之一。」 「什麼意思?」依文潔琳的說話,林岳完全沒聽懂。

「你不是要跟傾城姐姐拿任務獎勵,等『劍帝遺寶』的封印解除,它就是你的獎勵。」依文潔琳面無表情說道。

「誒?你的意思是說,將『劍帝遺寶』送給我當獎勵?」林岳聽到這話吃驚不已,搞了半天,原來「劍帝遺寶」半身就是任務獎勵。

林岳眯著眼,細細打量跟前這個黑不溜秋的箱子,可是看了半天,他也沒看出它究竟有什麼特別。

瞧林岳露出一副厭棄的表情,依文潔琳頓時生氣道:「要不是看在你在這次任務表情不錯,我和傾城姐才不會選你做劍帝的繼承人。」

「我做劍帝的繼承人?」林岳越聽越糊塗,怎麼又扯到繼承人上?

顧傾城這個時候解釋道:「『劍帝遺寶』是劍帝當年使用的武器,如果我們將它交給你,從某種意義上說,你的確算是劍帝的後繼者。」

「誒,你說這是武器?」林岳指著面前這個人般高的黑色箱子,一臉難以置信,這玩意他剛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是劍帝他老人家的棺材,沒想到是他當年用過的武器。

「等依文妹妹將封印解除,你就知道。」顧傾城一臉神秘道。

此時,依文潔琳已經站在自然女神的神像和劍帝遺寶的中間,她挽起了自己的衣袖,露出潔白的皓腕,待深吸一口氣之後,說道:「蜜兒。」

在一旁待著的蜜兒聽到這話,馬上飛到依文潔琳的面前,只見她手裡不知何時抱著一把好像翡翠一般通體碧綠的匕首。

依文潔琳接過蜜兒遞過來的匕首,拿著它毫不猶豫在自己的皓腕上劃了一下。嬌嫩的肌膚上馬上出現了一根血線,鮮血從傷口中流出,落在劍帝遺寶的上面。

「她在幹什麼?」林岳不明所以,用好奇的口吻問道。

「依文潔琳是趙叔叔和自然女神賽羅斯蒂雅的孩子,只有用她的鮮血才能夠解除當年自然女神施加在『劍帝遺寶』上的封印。」顧傾城解釋道。

林岳皺了皺眉,表情卻更加迷茫,眼睛的餘光不受控制飄向神殿門口站著的趙一,趙二身上。

半響,林岳忍不住問:「其實我很好奇,你口中的趙叔叔究竟是誰?聽名字不像完全不像npc。」

「為什麼你這樣認為?」顧傾城不答反問道。

「『境界ol』是西方玄幻類的網游,npc裡面應該沒有『趙』這種充滿華夏風格的姓氏吧?再說……」林岳說著,目光轉移落在正在進行某種儀式的半精靈少女身上,聳聳肩道:「你的依文潔琳妹妹,看上去不像一個普通的npc。」

「你倒是分析得很透徹。」顧傾城用讚許的目光看著林岳。

「別打岔,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林岳雙手抱著胸,盯著顧傾城說道。直覺告訴他,顧傾城一定知道什麼,關於神之任務,關於神器持有者,乃至關於這個「境界ol」的所有秘密。

然而,顧傾城並沒有回答林岳的疑問,她只是神秘一笑,莞爾道:「有些事你知道未必對你有好處,我只能說,當到了某個重要的時刻來臨,你自然會明白一切。」

「擦,能別賣關子嗎?」林岳嘴角抽搐了一下,忍不住叫道。

顧傾城收起笑容,沒管林岳的反應。

實在拿這個女人沒辦法,林岳只好放棄追問。

「嗡!」

嬌俏無敵小王妃 當依文潔琳的鮮血跟「劍帝遺寶」接觸后,「劍帝遺寶」沉重的箱身立刻猛地顫了一下,好像觸發了某種機關似的。

鮮血沿著黑色的箱身勾勒出一片古老而華麗的花紋,而依文潔琳此時則雙手結印開始在哪裡念念有詞。與此同時,她的腳下出現了一個血紅色的魔法陣。

耀眼的血紅照亮了整個神殿,這種情況持續了足足十分鐘左右,血紅色的光芒才漸漸散去。

完成儀式的依文潔琳大概失血過多,嬌小的身體微微一晃眼看就要往一邊倒下去,林岳在一旁一直看著,看到她倒下,身體條件反射便衝上去抱住了她。

「你沒事吧?」

驚覺自己被林岳摟著,依文潔琳先是嚇了一跳,不過隨後卻出奇的沒有反抗,她身體實在太虛弱了,只能保持著這樣曖昧的姿勢靠在林岳身上。

「大膽,你居然敢碰女王陛下!」伍德看到林岳的舉動大怒不已,正想上前阻止,卻被顧傾城一個眼神阻止。

顧傾城雖然是人族,不過她在白精靈族這邊的地位卻非常特殊,伍德縱使是長老會的長老,在這個時候也不得不賣顧傾城一個面子。

在林岳身上靠了一會兒,感覺好點后,依文潔琳才緩緩站起來,她挽了挽有些凌亂青絲,目光有些不自然,半響忸怩道:「劍……劍帝遺寶的封印已經解除了,它現在可以作為你的任務獎勵。」

「這就解除了?」林岳性格向來大咧咧的,根本沒注意到依文潔琳的異樣,放開她後走到解封后的劍帝遺寶面前左看右看。

可是看了半天,林岳發現它和之前根本沒什麼兩樣,外表看上去依舊是一個棺材一般的黑色大箱子。

「你重新把『劍帝之證』手放在它上面看看。」顧傾城提醒道。

林岳聞言,將手中的黑色卡片放在上面,當卡片接觸到劍帝遺寶的時候,它突然變成一灘黑色液體從林岳的手中滑走,並且重新融入到劍帝遺寶黑色的箱身裡面。

系統:你失去了劍帝之證。

系統:你獲得了神兵魔匣。

林岳面前彈出一條新的信息,他先是一怔,接著用系統的查看功能重新查看劍帝遺寶,半響,林岳臉上閃過一抹狂喜。

神兵魔匣(赤):品質傳說,空間道具。(註:著名矮人工匠大師魯達維夫在某個古遺迹發現的世界級道具,收藏了上古時代,神祗和深淵龍族戰爭隕落後遺漏下來的上古神器和魔器,曾被人族之祖劍帝洛基使用,又被稱為「劍帝遺寶」。)

「傳說級道具?」

林岳眼冒精光,沒想到這個劍帝遺寶的真面目竟然是一件傳說級道具,而且還是最稀有的空間系。

不光如此,從系統的描述內容來看,這個神兵魔匣內還裝有不止一件的神器和魔器,相信它們的品質絕對差到哪裡去。

帶著幾分的期待,林岳把手按在它的上面亂摸一通,半響,一陣好像齒輪滾動的響聲從裡面傳出,最後「咔嚓」一聲,他順利的將這個黑色箱子打開。 神兵魔匣開啟后,頂端的位置露出一個圓形的窟窿,恰好可以把手伸進去。

林岳略微猶豫了一下,最終伸出右手往裡面摸去,結果當他的手伸進去的時候,他腦海里忽然浮現出一個畫面。

那是堆積如山的武器,宛如一個大型的兵器寶庫,有槍,有刀,有劍,還有盔甲,橫七豎八堆放在一個黑色的空間里。

這個空間大概就是神兵魔匣的內部吧?

林岳恍然大悟,於是心念一動,意識鎖定了這座兵器寶庫最頂端插著的一把劍。幾乎在林岳鎖定它的同時,林岳只覺得伸進去的右手突然一沉,好像抓住了一把冰冷透切的金屬柄。

「哈!」

林岳低喝一聲,右手發力從裡面摸出一把銀灰色的大劍。

此劍長達2米,造型猙獰,從劍鍔的位置到劍尖,打造了九顆獠牙般的凸刃,看上去猶如惡龍的鋒利牙齒一般。更加讓人觸目驚心的是,劍身上很多地方滿布裂痕,裂痕上面,藏滿了乾涸的血跡,這看上去不光不會顯得破舊,反而透露出一股肅殺的味道。

斬龍劍(赤),品質傳說,物理攻擊2499,魔法攻擊1499,力量500,精神500,敏捷500,體質500,增加50%生命值上限。要求職業戰士系,要求等級90。(註:此劍為戰爭女神賽菲爾的所有,它斬殺過無數的深淵巨龍,是深遠龍族的剋星。)

技能1:龍族殺手(被動),lvmax,對所有龍族加深傷害100%,暴擊率增加30%。

技能2:封印。

技能3:封印。

技能4:封印。

又是一件傳說級的武器,雖然看了等級要求林岳估計很長時間都裝備不了,但是它的屬性和效果還是讓人眼饞不已。

「尼瑪,這劍要是能夠裝備,老子屬性起碼又要翻上一翻,不,應該是兩番才對,這把劍太猛了。」

到時候,管他是帝俊還是噩夜,不是可以一劍秒了他們嗎?還有,龍族殺手這個技能也不錯啊,以後再碰上那些亂七八糟,從深淵跨界而來的巨龍,諸如赤星魔龍,赤色龍王什麼的都不用怕了。

抓住手中的斬龍劍,林岳愛不釋手,雖然裝備要求很高,不過林岳相信只要想一下辦法,短時間內要裝備上也不是沒有可能。 分期付款限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