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眯了眯丹鳳眼,笑着說:「妹子,不要和方哥客氣了,你也吃!」

藍月點點頭,隨後坐下。

邊吃邊說道:「方哥,你看我們的購銷合同今天能簽嗎?」

男子危險的笑了笑「「藍月妹子,這個隨後談,先吃飯!」

藍月輕扯唇角,尷尬的笑笑,「對對,先吃飯,先吃飯。」

她隨手拿起桌上的酒杯,給男子倒上酒,「方哥,無酒不成席,來,咱喝一杯吧?」

看到藍月這麼豪爽,男子開心的笑了起來,隨機放下手中的筷子,低笑道:「呵呵,藍月妹子真是干大事情的人,行,咱兩喝一杯。」

男子端起酒杯看着藍月,一口氣將酒喝下。

藍月笑着美言說:「方哥,你真是海量啊!來,妹子再給你倒一杯。」

「妹子不是哥海量,是你太美,哥想在你面前……」

聞言藍月神色微微一變,目光中閃過一絲憤怒,這不是赤裸的調戲,藍月心中有點厭惡,但還是忍了下來,主要是現在有求於人家,女人出來跑業務,這種情況也是不可避免的。

豈料藍月拿起酒瓶,彎腰給他倒酒之時,他竟然一隻手握住了藍月嫩白的手。

藍月隨機將男人的手拿開,勉強的笑笑說道!「來,方哥喝酒!」

男子頓時臉色沉了下來,放下筷子,想要對着藍月發火.

這時,劉黎明的聲音在包房裏徐徐響起,「來,方哥,我也敬你一杯。」

男子偏頭看了一眼劉黎明,一臉的不屑,不由的眉頭一皺,問道:「藍月,他是誰啊?」

藍月還沒有說話,劉黎明便已經說道:「我是劉黎明,我是藍月的老闆!」

方經理一驚:「老闆?」

劉黎明勾唇笑道:「不錯,就是老闆。」

「劉……」藍月一聽這話,氣憤的暗暗踩了劉黎明一腳。

沒想到,他弄了這麼一出。

「藍經理,我今天是帶着滿滿的誠意,在百忙之中,抽時間來和你談合作的,怎麼你們老闆來了,你也不說一聲,這不是耍我嗎?」男子,冷冷的說道。 知恥而後勇是好事,但阿樂不願拜師,更多還是因為心高氣傲。

需磨性子,才能破后而立。

「這麼說,你是想耍賴?」

阿樂皺眉反駁:「不是耍賴,你換個條件,我遵守規則。」

秦雲淡淡搖頭:「不換!」

阿樂瞪眼:「那我也不做。」

秦雲故作鄙視道:「出爾反爾的小人,算什麼英雄,你的虎頭長槍一輩子都別想拿回去了!」

「你!」阿樂被捏住痛處,臉上浮現掙扎。

他看了一眼那虎頭長槍,手捏緊,語氣變得幾分示弱道:「要拜師也可以,除非你能把虎頭長槍還給我!」

一旁李慕笑吟吟調侃:「你剛才就耍賴了,現在還想故技重施?」

「就是!」蕭翦冷不丁的說道,眼神帶點不屑。

感受着四周的眼神,阿樂臉色一紅,沒有說話。

秦雲淡淡道:「你的長槍似乎對你很重要,能說說原因么?」

阿樂又看了一眼長槍,悶聲道:「那是我祖父給我留下的唯一東西,要是拿不回去,我娘會殺了我的。」

秦雲輕笑:「既然如此重要,那你為何要拿出來賭?」

阿樂嘴皮動了動,眼中浮現後悔之色,啞口無言。

秦雲負手,在雪地踱步,不緊不慢道:「你太狂妄了,也太自負了,如果遇到的不是我,你現在已經倒大霉了。」

聞言,阿樂羞愧。

隨後不服咬牙道:「我會拿回來的!」

秦雲嗤笑一聲:「拿回來,你拿什麼拿?」

「就憑你的幾分蠻力,幾分自負么?」

阿樂輕哼,眸子深處有不服。

秦雲看向他:「長槍就在這裏,想要拿,就服從安排。」

阿樂再三猶豫,眼神變幻,看着沉穩威嚴的蕭翦,很好奇此人是誰,竟然如此的強大!

因為吃了敗仗,他一百個不願意拜師,但為了虎頭長槍,不得不妥協。

「好!我拜就是!」阿樂咬牙。

他並不知道蕭翦的真實身份,認為蕭翦沒資格做自己師傅,所以這個決定極其艱難。

聞言,秦雲淡淡一笑,示意蕭翦。

蕭翦立刻上前,故作出鄙視和不屑,高聲道:「拜師就要有個拜師的樣子,跪下!」

「你!」

阿樂瞪圓眼睛,險些就動手了。

「不跪,我阿樂這輩子只跪我娘!!」

「不要以為拜你為師,你就可以使喚我!」他倔強的低吼道,眼神中泛起了些許怒火。

讓他下跪,無疑是羞辱。

一旁禁軍無語,他們求還求不來呢。

拜蕭翦為師,得陛下重用,這是多大的福氣啊,這小子還不願意。

「那你走吧,別想要虎頭長槍了。」

秦雲簡短說完,很決絕的離開。

眼見,長槍也被帶走。

阿樂慌亂一瞬,看向他背影咬牙道:「不要!」

「我……跪就是了!」

「只要你能將長槍給我,我就給他拜師下跪!」

秦雲冷漠回頭,淡淡道:「你到底跪不跪,誠意先拿出來。」

阿樂想到自己娘親,為了拿回長槍,一咬牙,噗通跪下!

「阿樂,拜見師尊!」他臉漲紅,很不情願說道,彷彿是經歷了多麼大恥辱似的。

蕭翦輕哼,心想拜老子為師,你還委屈了!

要不是陛下有旨,老子都懶得搭理你。

「頑徒,起來吧。」他淡淡喊道。

阿樂羞恥心爆棚,噌的一下站起來,冷著臉沒有說話。

秦雲看他受挫,就很高興。

笑眯眯道:「你將來會感謝這一次拜師的,好好跟着他,會學到不少東西。」

阿樂沒有說話,但眼神已經表明一切,心想跟着他能學多少東西?

一個英雄閣小閣主的跟班罷了!

蕭翦眼神何等銳利,斜眼道:「你小子是口服心不服吧?打明兒起,每早來找為師報道,請安!」

「少一次,老子都打斷你的腿!」

「哼,你以為我怕你?剛才我不過是有留手而已!」阿樂氣憤道。

「狗日的,懂不懂尊師重道?!」蕭翦怒罵,拿出了為人師表的權力。

阿樂怒火中燒,眼球瞪大,顯然還是不服訓誡。

但師徒之名有樂,他也沒有太放肆。

他看向秦雲,伸手道:「我按照你的要求辦了,現在你該將虎頭長槍給我了吧?」

「虎頭長槍?」

秦雲嘴角上揚,忽然輕笑道:「小子,什麼時候我說過會將長槍直接還你了?」

「你!!」阿樂上前三步,眼神兇狠。

「你不要太過分了!別以為我怕了你這個狗屁大才子,你以為你是皇帝嗎?!」

一旁的錦衣衛啼笑皆非,不好意思,我家主子還真就是皇帝!

李慕忍不住要說出真相。

但卻被秦雲阻止,他抿唇一笑。

「剛才你做的一切是你輸了的條件,可不是換取虎頭長槍的條件。」

「我的確從未說過將長槍給你,不是么?」

阿樂捏拳,砰砰作響,恨不得將秦雲吃了。

但他努力回想,秦雲的確是沒有說過。

「哼!」

他冷哼,見槍也拿不回來,丟人不說,還輸了比試。

心中百般惱火,掉頭便離開!

蕭翦不悅,還想要呵斥,故意打擊他。

但秦雲卻伸手阻止,示意別攔。

「由他去吧,不要逼太緊,容易造成逆反心理。」

「讓他下跪拜師,怕是到他極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