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捏了捏手心,忍不住想,自己真的有做昏君的潛質。

如果雲夢恬來說服自己的話,就算是質量有問題,他都會不為難雲夢恬,要麼自己想辦法的。

他無奈的嘆口氣,算是認了。

沒辦法,誰讓自己遇到這個人呢,雲彬柯安排雲夢恬來接觸這個項目,怕就是知道自己可以代表醫院那邊說話,所以才讓雲夢恬來的。

這樣的話,無論雲夢恬這個項目做得好不好,自己都會幫助雲夢恬善後的。

只不過,看雲夢恬這認真的樣子,藍銘晟就知道,他看中的人,絕對不是無能之人。

他輕笑了一聲,看向雲夢恬:"我明白,雲副總!"

雲夢恬一怔,她自認為,自己剛才嚴肅的語氣,可能並不怎麼好。

可是,藍銘晟卻笑著跟自己說,明白,而且,他剛才喊了自己什麼?

雲副總,這是要開始公事公辦的意思么?

雲夢恬神色複雜的看著藍銘晟:"那藍先生,以後這個項目,我們倆之間免不了見面,還請多多關照了!"

藍銘晟滿臉笑意,他伸出手來,目光彷彿要看到雲夢恬的心裡:"彼此彼此,雲副總也請多多關照!"

雲夢恬下意識的跟藍銘晟握手,她差點被藍銘晟的笑容閃瞎眼,她只感覺,自己的心臟猛地緊了一下,整個人好像被蜜蜂蟄了一下一般。

她趕緊鬆開手,卻感覺自心臟,有一種甜絲絲的感覺,隨著血液蔓延。

雲彬柯站在一旁,他感覺,自己就是一個一米八七的大燈泡,還是格外亮堂的那種。

他沒想到,這倆人磁場突然就這麼契合,還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看起來,意外的和諧。

他忍不住輕咳了一聲:"那什麼,既然這邊已經看過了,以後項目有進展的時候,小夢你就帶著銘晟經常過來看看質量,現在,我們要不人先出去喝個下午茶!"

雲夢恬和藍銘晟幾乎是異口同聲的拒絕:"不用!"

雲彬柯的俊臉有些扭曲:"劇算是不用,也不用這麼合拍吧,我又不是非得強迫你們倆跟我去喝茶!"

雲夢恬也感覺有點怪,她不自在的咳嗽了一聲,開口道:"今天就到這裡吧,哥,你不是說你最近工作挺忙的嘛,你先回公司吧,我後天來上班,現在,我送藍銘晟回去!"

藍銘晟也附和雲夢恬的話:"我最近腿不舒服,今天出來的時間太久了,我覺得,我還是很有必要回家,在床上躺會!"

雲彬柯徹底無語了,他怎麼就沒有看出來,藍銘晟有一點點的不舒服呢!

說到底,他們還是嫌棄自己這個大燈泡了,罷了罷了,為了妹妹和未來妹夫的幸福未來,他就免為其難的回公司,繼續工作吧!

他推著藍銘晟往外走,還一邊叮囑雲夢恬:"回到家給我發個消息,路上小心點!"

雲彬柯將藍銘晟扶上車,把輪椅放在後備箱里,這才跟雲夢恬揮手拜拜。

雲夢恬看了一眼雲彬柯,直接把車開走了。

正在揮手的雲彬柯風中凌亂,這死丫頭,怎麼一點面子都不給自家親哥呢!

哎,算了算了,女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仇,雲彬柯默默的安慰了自己幾句,這才上車。

雲夢恬的車子開出去后,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剛才的事情,還在心頭蔓延,那種奇異的感覺,好像甜絲絲的,卻又冒著泡泡,像是愛情的味道。

藍銘晟很確定,他以前就喜歡雲夢恬。

可是這次見了面之後,他發覺,雲夢恬變了許多,只不過,她的變化卻都在自己的接受範圍之內。

不僅如此,這樣的雲夢恬,好像更加亮眼,更加讓他喜歡了。

他以前從來不知道,雲夢恬工作的時候,認真的模樣,是那樣迷人,灼人心扉。 兩大仙王強者的暗中交流,林楠等人自然不知道,但實際上他們的目標赫然正是帝級!

只有到了帝級,才真正有實力下界,否則一切都難。

至於其他的問題,暫時遠不是林楠所考慮的內容。

此刻,林楠崔慶二人和洪辰三人暗中打了招呼,也和邱雲仙王示意過,二人的主要目標還是另一側。

充滿了極大敵意的一側。

來自靈域的高手!

有一位林楠見過之人,崔慶自然也知道。

古仙族傲雲聖子!

生命至高屬性規則的地仙巔峰強者!

就在林楠崔慶二人看向他的同時,這位傲雲聖子也在注視著二人,尤其是目光,早已鎖定了林楠。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青鸞,死在這位傲雲聖子手下之手,是他的命令。

為此,林楠報復的對象,不單單是靈韻仙族,更包括這古仙族!

傲雲聖子更是首當其衝!

這一刻,林楠渾身上下都湧現出濃濃的殺意,毫不掩飾。

同樣的,這位傲雲聖子此刻眼中也儘是殺意,冷意!

這次趕來參加仙緣大會,本身也有這個意思。

靈域十大天驕中,古仙族還有一位,靈韻仙族一位,另外還有四位被他說動的,關鍵時刻可以一起對林楠崔慶二人痛下殺手。

甚至不僅是林楠崔慶二人,洪辰蔣鑫林鵬三人都是他們的目標。

這是天驕的最強對決,彼此廝殺不會有天仙境以上高手插手。

林楠崔慶二人據說極強,但但凡能來到這裡的,沒有真正的弱者!

哪怕是一對一,哪怕傲雲聖子都不一定有這個自信,但一旦圍殺,他相信可以,關鍵時刻他還可以動用一件祖器。

尤其是這一次,本來就有一股無形之風,在對準著天庭。

天庭的天驕,這一次註定要被各方針對。

所以,擊殺林楠等人,有極大的可能。

巨大廣場上,這一刻鮮有人開口。

但彼此之間的針對不言而喻。

林楠崔慶二人對準了靈域之人,而天賜等人則對上了周圍不遠處的兩撥人馬!

同樣有林楠崔慶二人的老熟人。

賀蘭秦放!

始皇仙庭的天驕!

隔壁,還有一撥人,來自皇甫王庭!

這一次,兩域仙庭王庭的行徑,讓天庭徹底動怒,而今若非周圍幾域高手聯合,擋住了強大的青帝,只怕整個始皇仙庭都要成為過去式。

即便是現在,天庭大軍壓境,整個始皇仙庭淪陷大半!

這也使得始皇仙庭之人對天庭恨之入骨,這些天驕來這裡的一個任務,便是對天庭的天驕出手!

同樣目的的,自然還有另一個!

皇甫王庭的天驕們,林楠沒有見過,但大致的資料已然看到過。

但凡來參加仙緣大會的,都不會弱。

地仙境中期的洪辰蔣鑫林鵬三人屬於極個別的存在!

其他大都是地仙境巔峰的強者!

兩域的天驕,這一次都抱著這個念頭,哪怕是不想,也必須,這是兩域主宰者定下的,賀蘭秦放二人看向林楠崔慶時,眼中都帶著複雜之色。

之前的廝殺交流,讓幾人間成了朋友,正如林楠那句話,雖然各位其主,戰場上他們是敵對關係,但私下他們是朋友。

這個時候,有些天驕也清楚。

他們的拚命,無用!

又等待了半日,各有人馬到齊,一群為首的仙王境強者聚集在一起,這些地仙境的天驕們則都聚集在廣場上,依舊彼此打量著,很少有人開口*交*流。

畢竟在場之人不乏仙王境,甚至有帝級強者存在,普通的傳音都無用,倒不如不說話。

一直到一日後,一百五十八域之人各自分配到廣場周圍的一座座簡易石殿內休息。

有著仙王境高手在,隨手間可以布置出一道道特殊防護來,哪怕是帝級強者都無法輕易窺探。

天庭這位為首的是天庭天宮內的一位仙王境頂級高手,名為羅霍仙王,此刻臉色顯得頗為凝重,十塊拓印的玉簡也出現在林楠等人手中。

當林楠等人看到之後,頓時一個個臉色也頗為難看起來。

「那麼多?」有人已然忍不住開口了。

哪怕一直很是穩妥的天賜此刻也有些忍不住。

「事情竟然嚴重到如此地步了嗎?」

羅霍仙王微微點頭,其他人見狀頓時面面相覷。

林楠沒有說話,但此刻心中同樣掀起巨浪。

還真是一場大威脅降臨。

整個仙界一百五十八域,現在已然明確會針對天庭動手的,超過十域!

可能會出手的,更是多五十域之多!

全部一起,可能數百上千名的天驕對林楠等人動手。

莫說是他們十人,真若是這些人聯手,十位普通天仙境也必死無疑!

「不過目前來說最大的可能還是這些確定的,總共十一域,一旦開始,這些人必然不會留情!」羅霍仙王沉聲說道。

讓是青帝身邊之人,很清楚這件事的嚴重性。

仙界,已經不太平了。

天庭,屬於下界飛升勢力之中最強者,這些年不斷壯大,而且還帶動了其他不少下界飛升強者為主的各域快速提升,這使得不少仙界原住民高手變得越發的不安起來,越發的仇恨起來。

尤其是這一次,天庭太快了,若非有其他各域支持,始皇仙庭,皇甫王庭都扛不住!

太強了!

所以這次,十一域被說動,聯手對天庭這一代的最強天驕動手。

其他超過五十域之人也有這個意向。

危險程度,不言而喻了。

「也沒啥,干就干唄,連仙王境的老東西追殺咱們都不怕,還怕這些東西?」崔慶不以為然說道。

他是跟著林楠一路殺出來的,最不怕這些。

「再說了,這不還有六域高手確定和咱們站在一起嗎?其他還要二三十域不確定呢,嚴格來說他們也比咱們強不了多少。」

一群人沉默,都在低頭思索著。

確實,天庭能成為下界飛升最強之力,也是這些勢力中的代表,自然也有跟隨者。

但和原住民強者比起來,還是差不少。

甚至,不排除這古仙域之人都在偏向這些原住民強者。

畢竟,古仙域之人也是原住民! 「鈞子,為什麼不回我信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姜軼洋壞了你的事情,還有,你怎麼不一早就跟我說清楚這件事,害的我擔心我師傅的下落,到了那邊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

拍著桌子坐下的江別辭,看到紀澌鈞沒理會自己還盯著電腦看。

「鈞子,鈞子?」

「說完了?」

不是現在就要趕他走吧,真是夠冷漠的,「我辭職了,深哥說讓我待會過去一趟,還讓我去找他之前,先去看看喬隱跟四少,深哥是知道我要出來單幹的事情,我猜他找我,是讓我回去幫他,鈞子啊,其實呢……」他也不想跟鈞子說這些,可是他,「鈞子,你覺得,我該回去嗎?」

「怎麼,現在不想跟著我大哥?」江別辭的這句話,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不是這個意思,其實……」他知道,鈞子身邊有馮少啟,就算馮少啟不負責法務的事情,考慮周全的鈞子也一定有了合適的人選,他如果想留在鈞子這裡,又對不起深哥,只能找另外一個借口,「我不想再回去了,我擔心我師傅,我想有更多的自由時間,照顧他,陪在他身邊。」

「我已經跟你師傅談過這個問題,他人現在就在你的住所,以後會一直留在景城。」

「你是怎麼說服他的?」沒理由,連他都搞不定的事情,讓鈞子搞定了?

「只要用心,有什麼不可能?」

如果師傅願意留在景城,那回去就回去吧,「鈞子,謝謝你,你騙我的事情,就一筆勾銷吧。」他現在得立刻回去看看師傅。

回來的路上疑問一大堆的江別辭,此時早已經顧不上這些,起身後,扭頭就走了,出來時,正好跟門口的姜軼洋遇上。

這個江律師,嘀咕了一路上,不是說回來找紀總算賬,怎麼現在就高高興興走了?

至尊毒妃 進到書房后,姜軼洋沖著滿面憂愁的男人點頭,「紀總,我回來了。」

「坐吧。」

費亦行不正常,紀總表情也有些奇怪,「是出什麼事了?」

「沒事。」不會有什麼事情。

姜軼洋把回來的路上就列印好的股權轉讓書遞到紀澌鈞對面,「紀總,這個還給你。」

他以為,去了一趟,姜軼洋就會願意收下了,這不止股權不要了,連沈氏集團都還給沈東明,「你跟費亦行商量過這件事了?」

「他對錢和權向來都沒興趣,只是出於需要所有必須這麼做而已。」費亦行什麼人,那麼多年,都看清楚了。

「單老的股權,會歸還給他,其餘部分,沈呈的歸還,剩下的,就算全數給四少,你確定還要我這麼安排?」

「這種事情,你沒必要告訴我,沈氏的事情,從來都與我沒有任何關係。」他雖然跟沈東明有那種關係,可對於他來說,那些東西根本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不管怎麼安排都跟他沒關係,包括他討厭的那個紀優陽也能得到。

「據我所知,沈東明讓沈呈接管集團不止是出於利用和需要,他是真的要把集團給沈呈,你是打算,放著沈氏集團繼承人不做,繼續做你這個任由被人剝削的小助理?」那麼大度,連一直都不喜歡的紀優陽,都能容忍?

「紀總,我跟了你那麼多年,你就不能留我一點尊嚴,非得把事情說得那麼明白?」他已經連自己最反感的紀優陽都能忍了,還有什麼事情是他看不開的?

「我尊重你的意見,那我們來談談對你的補償。」他可是連夜叫人把自己能公開的部份資產列出了一個清單,從抽屜拿出厚厚一疊的名錄推到對面,「從裡面選一個你看中的集團吧。」

費亦行說得對,他不是這塊料,更何況,他很滿意現在的生活沒有改變的打算,「如果你非要對我做出一個補償,那就,把費亦行給我吧。」

「呃?」愣了一下的紀澌鈞,皺著眉問一句,「你不是說,你跟他連朋友都不是,你要他做什麼?」姜軼洋還真是會挑。

大概是一場雨把他淋醒了吧,一路上,其實不止江別辭,身邊的人包括許衛跟他聊天時,他都不曾主動向這些人透露自己心裡的事情,也沒有那種想透露的意思,直到他在機場看到那個凌晨就出來等他的費亦行,他才知道,自己心中那些秘密唯一能敞開心扉的人只有費亦行。

那麼多年,他早已經習慣和費亦行搭檔,再不願意承認費亦行跟自己是朋友,其實心裡早就把費亦行當做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以他的性格,除了費亦行那個厚臉皮不怕死的,也沒有誰敢這麼接近自己吧,他擔心紀總日後會把費亦行調走,自己會不習慣,所以要費亦行,准沒錯。「你補償其他人的時候,也會問原因?」

其他人,不用問,他也清楚,「你的答案,決定我對他的態度。」

一句話就讓姜軼洋知道,紀澌鈞誤解了,「我跟他,只是兄弟而已。」

以前連朋友都不是,現在直接就成兄弟了?

「換做別人,我不會答應,但是你,例外。」這個補償也許是最不錯的結果吧。

費亦行有錢,對姜軼洋又重情重義,姜軼洋也心甘情願的被費亦行欺負,這還真是挑不出毛病的好兄弟,「你還有別的事情要問我?」

「沒有。」問了沈氏的事情,難道就沒有下一個為什麼了,他總覺得,紀總身上有許多未解之謎,如果紀總不想說,他問了紀總也不會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