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麼說是很有道理的。

他們這些第一個走出大千世界的人,在小世界里都是至高無上的主人,擁有絕對的地位,他們這些人在小世界里完全可以為所欲為。

「怎麼,難道你在小世界里是三宮六院,大被同眠?」許辰斜睨藏神。

「怎麼會。我這問你呢,你反過來質問我做什麼。」

藏神打了一個哈哈,然後揮手道:「好了說正事,咱們這次要去雲中,我那個朋友發現的特殊災星是二階的,而且正好是這次災星攻巢中受傷墜落的一個,它藏在雲中養傷,咱們可謂是撿了大便宜,必然有神器可得!」

「那還等什麼,走著。」刀坤催促,大力一拍藏神肩膀。

「好。」

藏神嘿嘿笑著,取出藏道盤,在上面連通他那個朋友的方位,人如閃電飛了出去:「走著!」

許辰和刀坤緊跟他身邊,漸漸離開世界樹,朝著大千世界中前進。 世界樹之外是無垠的大地,一眼望去,除了背後如天塹一樣巨大的世界樹外,這裡和小世界中的天地別無兩樣,山水江河,雲霧風雷都有存在。

許辰一行三人飛馳許久,穿越山川,到了一片汪洋之上,回頭看去,世界樹依舊是那麼巨大,看不到頭。

「藏神,還有多遠。」許辰問道。

「應該快了,就在這一片海上的密雲之中,等會我確定一下方位。」藏神手持藏道盤尋找位置。

許辰和刀坤環顧這一片汪洋,大千世界中的海水無垠浩渺,幽深激蕩,給人一種未知的恐懼感,彷彿大海之中藏著無盡危機。

海面上時不時有著黑影游過,看不清楚是什麼。

「噗通!」

浪花飛濺,一大片黑影忽然破開海面,頃刻遮蔽大片天空。

「什麼鬼東西?」

許辰和刀坤神色一凝,定睛瞧去。

這黑壓壓一片的東西竟是無數如同蝙蝠一樣的怪物,沒有羽毛,卻生著肉翅,樣貌猙獰,吱呀吱呀的怪叫聲讓人頭皮發麻。

「全是災星!」

刀坤先是一喜,然後失望:「都是超脫級以下的災星,實在沒什麼油水。」

嗡嗡嗡的震耳破空聲傳來,這些災星已經包圍三人,悍不畏死的衝來。

「先處理掉吧。」

盛寵天後妻 許辰道了一句,誅天劍出鞘,身形如疾風穿梭,一劍橫掃過去,上百頭災星被他秒殺,沒有一頭能夠承受他的一劍之威。

旁邊的刀坤同樣如是,長刀在手轉瞬間屠殺了一大片。

這些都是超脫級之下的普通災星,弱小,而且被超脫級的人殺了之後,能獲得的收穫也特別少。

兩人放肆屠殺,不到半個時辰就將這黑壓壓一片,將近兩萬之數的災星全部殺光。

在海面上空,漂浮著十幾種大道光團,零零散散,稀少可憐。

「就這麼點?」

許辰見收穫就這麼少,牙都有點酸。

「是啊。」刀坤倒是習以為常的把大道均分給許辰,一人得七種大道,然後道。

「想要收穫大道其實挺難的,平時在外面見不到多少超脫級之上的災星,只有這種普通怪物,有時候我外出半年也只能收穫幾百種大道而已,運氣好能碰上幾頭超脫級災星的時候才能達到一千種大道。」

他聳了聳肩:「知道上次災星攻巢是多難得的機會了吧。」

許辰瞭然點頭,然後感慨:「有點了解了,這一路出來的確連一頭同境界的災星都沒有。」

「也不用這麼悲觀,超脫級災星其實還是不少,總會遇上,並不算太難得,真正難得的是咱們這次的目標。」

藏神在上面收起藏道盤,朝許辰笑道:「二階、特殊,還背負神器的災星,這才是難得,估計殺了之後我們一次性就能得到三五千的大道,哪怕均分也能一人一千。」

「嗯。」許辰點頭,這種特殊災星就算在上次的災星攻巢中都是比較難得的。

「方位確定,走了。」

藏神再次帶路,一行三人飛馳在海面上。

這深海汪洋的確蘊含恐怖,海面中無時不刻,隨時隨地都可能出現大量的災星襲擊,不過可惜的是都是一些普通弱小的災星,三人掃蕩一圈就全殺光了,而得到的收穫一直都是十幾個,幾十個這樣的,平分后沒人都是七八個這種個位數的收穫。

終於。

出行的第六天,深海中的災星里出現了一頭超脫級的災星!

許辰三人振奮出手,不到半個時辰將其擊殺,一次性得到了一百多種大道。

「你看,這種災星還是可以遇到的吧。」藏神始終一副笑眯眯的樣子,揮手取出藏道盤看了看道:「咱們就別浪費時間了,快接近目標了,一鼓作氣衝過去吧。」

連續六天,殺了不知道多少災星,許辰個人分擔下的收穫卻是堪堪達到一百多點大道,實在是讓他有些心灰意冷了,按照這種速度,想要積攢到三萬大道,突破二階這得等到什麼時候?

「走吧。」

心尖寵 他實在不想浪費時間了,只想來個強一點的對手,殺了之後一次性得一次能讓人爽快的收穫。

三人疾馳。

一路上蠻橫前行,再有普通的災星阻攔襲擊都被他們無視,或者是直接衝殺過去,一刻也不耽擱。

差不多到了地方,藏神改變方向,直入九霄,沖向天穹上的無邊雲層。

大千世界的天空中總會出現一片又一片濃密而且不會消失的雲層,就像是天然的迷陣,裡面能屏蔽掉神念,視線也大為受阻,經常被人當成逃命時的藏身之處。

不過有著藏道盤的指引,藏神準確無誤的到了地頭,分開雲層後有五人出現在許辰眼前。

許辰三人到達,場中人數立刻變成了八人。

藏神帶著一慣的笑意上前,朝著人群中的一個高瘦男人道:「楊兄,我們到了,這是我的人。」

給人介紹了許辰和刀坤后,藏神看向許辰兩人道:「找我幫忙的就是他,叫楊神,即將突破到二階的修為,至於其他四人就需要楊兄弟給我們介紹了。」

其實他在路上已經說過了此人的信息,這時候再提不過是想了解剩下四個人的信息。

揚神熱情的把藏神和許辰三人招呼到身邊,指向旁邊四人道:「他們都是我之前遊歷結交的人,修為大多和你們一樣,分別叫……」

互相介紹一頓,又寒暄幾句后楊神已是有些急切道:「話不多說,我們現在就動手吧,跟我來。」

此行換成了楊神帶路,他在前面,右側跟著許辰三人,左側跟著另外四人,互相神色都有些期待,也有一分忌憚。

重生八零錦繡盛婚 許辰看的清楚,一群人的實力和介紹的一樣,除了楊神外剩下的人都是一萬多種大道的人,而楊神卻是一個身懷兩萬八千多種大道,即將突破三萬大道成為二階超脫者的強者。

走了沒多久。

分開幾處雲層后,一個黑影隱隱浮現,伴隨著黑影警覺的叫聲,一行人魚貫進入雲層深處,頓時瞧見一頭宛若鯨鯊卻生著肉翅的怪物,這怪物災星凶戾吼叫,配上身上密密麻麻的傷勢,顯得極為猙獰。

「就是它了。」楊神眯起眼睛道:「動手之前我先和大家說一下等會的收穫分配吧。」 「這是一頭二階災星。」

楊神在前,七人在旁邊,把受傷的災星圍困在中心,不理會災星嘶吼的猙獰,楊神好整以暇道:「它之前是一頭一階的災星,在上次攻巢中才剛剛突破成為二階災星,最多擁有三萬多種大道,實力並不算太強。」

「毫無疑問,殺了他之後我們會得到極為豐厚的回報。」楊神自信笑道:「除了大道外,他也極有可能留下一些神器,甚至有可能出現三階神器。」

一階神器大多是沒有任何加成的基礎神器,沒有價值,二階神器則會附加不少的能力和力量,已為難得,只有殺死一階的特殊災星才有可能出現。

而三階神器將會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各方面的能力都大大超越前者,得一件就能成為絕地反擊的利器,當然獲得的難度也會大增,起碼擊殺二階的特殊災星后才有可能獲得。

現在這頭受傷的二階特殊災星,就有不小的可能出現三階神器。

「事先說明。」楊神眼睛眯起:「這次機緣是我發起的,如果當真出現了三階神器,這件神器歸我,我則給大家欠下相應的大道,而除了三階神器外,其他的一切收穫全部按照貢獻規矩來公平分配,如何?」

眾人不無意外的點頭,早在揚神喊人來幫忙的時候就已經說過這個分配方案了,現在又提前不過是一個最後的確定。

「沒問題的,就按你說的辦了。」

眾人都是笑意盈盈的揮手,神色有著一絲不耐。

雖然二階特殊災星有可能出現三階神器,但那是針對一些強大的二階災星,並不是任何二階災星都能出現三階神器的,更何況這頭災星才突破二階不久,想要出現三階神器的可能實在太小了。

這一戰幾乎不可能出現三階神器,對一個不可能出現的東西有什麼好在意的。

「好。」

楊神滿意點頭,目光看向災星后幽幽道:「那接下來的戰鬥大家就要聽我指揮了,先來試探。」

他看向右側一個人,那人點了點頭,伸手一擺,一根火焰長矛出現在手中,其中力量暴烈,法則氣息熾熱逼人,這是一種超遠距離的法則神通。

「嗖!」

長矛如箭矢一樣飛出,洞穿虛空,瞬間盯在特殊災星的身上,嗤啦一聲血跡彪飛,災星的氣血下降了一截,同時眾人清楚感覺到,這頭災星的確受傷慘重,一開始的氣血只有一半多點,此刻再度受創后立刻暴走,瘋狂的撲擊眾人。

「原來只有一半的氣血,暫時別和他硬拼,小心它發狂。」

楊神指揮著眾人後退牽制。

等災星咆哮著施展神通,被兩個擁有防禦神通的人擋下后,它的威脅降低,戰鬥打響。

許辰七人分別都動用了神通,種種神通轟炸,災星原本就不多的氣血大肆下降,已經只剩十之四五。

神通施展完之後雙方就只剩纏鬥,一行人小心謹慎的互相配合時不時給予災星痛擊,同時防備著災星的攻擊。

在糾纏之中,許辰目光不著痕迹的和刀坤、藏神對視,都有些不滿。

「我也不知道他除了找我幫忙外還找了這麼多人過來。」藏神傳音給兩人。

人數越多,之後的收穫就會越少,多了四個人,收穫就少了一半。

如果真出了什麼神器,他們能得手的幾率也非常的低,畢竟從場中陣營看起來,他們三人屬於弱勢一方。

「有便宜占就算不錯了。」

刀坤傳音道:「先把這災星殺了再說吧。」

「嗯。」

許辰點頭,出手中多了一個心眼,動用神通的時候未盡全力,刻意壓制了幾分威力。

環顧全場,所有人的實力都在這一戰中體現的很明顯,楊神最強,幾乎快要晉陞二階的力量每一次出手都能痛擊災星,尤其動用神通之後更是強的驚人,這種實力哪怕許辰用盡全力也比不了。

剩下的四人和刀坤他們表現的一樣,中規中矩,不高不低,平穩制敵。

「吼!」

災星的氣血被磨滅到兩成的時候忽然狂暴,一雙眼睛猩紅如血,嘶吼聲似乎要把人身體震碎。

當叫聲停下,災星僵立場中,一雙眼睛迸射兩道紅光,橫掃眾人,但凡被這紅光觸碰的人全部氣血大降,只感覺身體要被切裂。

場中大亂,人人分散逃離躲避。

「不要亂!」

楊神低喝:「它這種神通只要有一個人站出來頂著就能穩住全場,我保證這次犧牲的人必然能得一件神器,所以老三,你來開神通頂住,其他人不要留手,全力殺!」

一個擁有防禦神通的人當即站出,低吼一聲,全身彷彿披上了一層金光,沖著災星的神通飛去,隨著災星神通的橫掃而移動,把這危機牢牢擋住。

但即便他有防禦神通,和災星的差距仍舊太大,氣血在大幅度的減少。

「快點,我只能撐五息!」叫老三的人咆哮一聲。

「殺!」

楊神率先出手,劍威猛然爆發,一股讓人窒息的強悍氣息鎖定災星,戰意凝聚成一條線懸在了災星頭頂,這強悍的劍威竟是讓狂暴的災星僵直了一瞬。

「砰!」

楊神飛躍而起,人隨劍落,三道交叉的劍氣狠狠砸在災星的頭上。

伴隨災星的嘶吼,肉眼可見,災星的氣血猛的下降了一成多,僅剩最後的一成氣血支撐存活。

「好傢夥。」

刀坤和許辰暗驚,這楊神的實力的確也太強了一點。

驚訝歸驚訝,他們出手不耽誤,除了尚且抵擋災星神通的人外,包括許辰在內,一共六人同時出手,各種神通讓天地都彷彿變色,不間隔的轟擊在這災星身上。

「昂!」

災星的氣血再度大幅度減少,最後僅剩一絲血皮,它驚恐怒吼,轉身逃離。

砰一聲,負責抵擋它神通的那個人也在他轉身的一瞬爆炸,死在原地。

「都現在了還想走?」

楊神露出猙獰的笑意:「嘗嘗第二神通,疾!」

劍氣千里,如虹灌注,伴隨撕裂血肉的聲音響起,這頭災星慘叫一聲,砰,身體爆炸。

嗡嗡嗡……

原地留下密密麻麻的數千種大道,隱隱約約能看到在大道之中有三件神器懸浮。 「三件神器!」

在場眾人都是心喜。

一頭剛成為二階的災星能帶來三件神器算是很難得了,重要的是神器這麼多,想來每一方的人都能分配到一件神器。

「唰!」

場中的大道四散,這次收穫非常豐厚,大道竟是有六千種之多。

楊神的貢獻最大,得到的大道也是最多,一人獨得了兩千多種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