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蘇儀,青陽拿了一隻杯子,倒了一杯水,猶豫了一下,從系統空間之中取出一瓷瓶,輕輕的倒出一粒丹藥,這顆丹藥通體晶瑩如玉,隨即將丹藥融入水中!

洗髓丹!殊不知一顆洗髓丹無異於鎮宗之寶,可以塑造一名天才!

「洗經伐髓,不知道給這小妞服下會有什麼效果,真的一躍變成天才?」

青陽註定在諸天十二界輝煌,地球只是他的家,一個讓他感覺到累了,倦了,可以回來看看的家,而蘇儀很有可能成為青陽的「家人」!

「蘇儀,你我之間有了數之不盡的緣分!」

輕輕的敲開門,得到蘇儀的允許之後,青陽進入到卧室,看著蘇儀打著哈欠,顯然是沒有睡好。

「喝葯,包治百病!」

青陽說的信誓旦旦,目光中透露著懷疑:「這臭小子不會兼職賣假藥吧!」

想到之前喝了青陽的葯,才解了毒,蘇儀也沒有拒絕,接過杯子,蘇儀將杯子中的「水」一飲而盡。

「怎麼有些怪怪的,你不會放了什麼東西吧?」

蘇儀隨口一問,卻突然肚子一痛,胃裡似乎翻江倒海,俏臉變得通紅,咬牙切齒:「臭小子,你給我下瀉藥?」

迎著蘇儀想要殺人的目光,青陽搖了搖頭:「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抬手一指,青陽說道:「廁所在那邊,勸你最好把衣服脫了…」

蘇儀:「滾!」

半天之後,廁所傳來蘇儀弱弱的求助:「青陽…」

「這是我媽的衣服,沒有穿過,送你了。」

青陽將衣服放在門外,讓蘇儀自己拿進去,轉身離開了。

一陣淅淅索索的聲音,蘇儀總算出來了,不得不說蘇儀的身材極好,青陽老媽的衣服,蘇儀竟然沒有撐不住…

「你到底給我喝什麼了,為什麼我會…」

沒有讓蘇儀句說完,青陽便打斷了她的話:「洗乾淨就好,你要記住,我今天什麼也沒有給你喝,你就算告訴別人,我也不會承認!」

青陽拿出不屬於地球上的東西,若是落在有心人的眼裡,必然惹來麻煩,這是青陽不想見到的。

「你凶什麼嘛,我也沒說告訴別人…」

蘇儀委屈極了,大早上青陽就這麼折騰,竟然還凶自己,真是可惡!

「好了,走吧,我今天開學,有緣再見…」

「趕緊滾!」

青陽:「……」



青陽老媽:「你看,兒子出息了!」

青陽老爸:「像我!」

… 「系統,領取神念強化獎勵!」

從家裡出來之後,青陽沒有直接回學校,而是到了一個檔次還算可以的賓館開了一間房,今天是8月31號,只要晚上之前到學校報到就行,9月1號才是正式開學的日子,青陽不是那麼著急。

「叮,神念強化開始!」

系統的聲音傳來,青陽只感覺自己的腦海之中似乎有涓涓細流淌過,撫慰著青陽每一處神經,滋養著青陽的神念。

神念,也就是所謂的精神力,精神層次的提升本來就不易,所以這次神念強化,對於青陽來說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這個世界好像更清晰了,不對,這種感覺難以訴說,又好像自己離這個世界更近了一步,身體的每一處都跟這個世界有著不可思議的關聯,好像得到了升華,生命之力在綻放!」

修為可以一步步的提升,可以通過水磨工夫,積少成多,逐漸壯大,可是神念不同,這是精神層面的強化,除非是那種逆天的功法才可以專門修鍊神念,因為神念這種東西,虛幻而又真實存在,虛虛實實,實在是太過抽象。

青陽得到的聖人傳承中也沒有系統修鍊神念的功法,畢竟在大荒界,人人崇尚武力,專修氣血之力,神念什麼的,完全靠天賦。

「叮,強化結束!」

系統的聲音再次傳來,結束了這次神念強化,青陽感到陣陣失落,這種美妙的感覺就這麼結束了,青陽心裡不甘,可也知道神念強化到底有多麼難得,這種機會怕是沒有多少了。

「看似沒有什麼變化,但這次神念強化對於我來說,不亞於一次境界上的突破!」

青陽感覺無論是荒術還是各種功法,越發的遊刃有餘,在修鍊上的一些疑惑也隨之迎刃而解,好像憑空多出無數的經驗,讓青陽變得越發老練。

「可惜,不知道什麼時候再得到一次神念強化的獎勵!」砸吧砸吧嘴,青陽遺憾地說道。

「光暗法袍!」

青陽心中一動,光暗法袍出現在手上,法袍上光暗條紋交織,渾然天成,暗含著無數光暗奧妙,就材質來說,這光暗法袍已經不次於青陽的赤陽劍,但是青陽的赤陽劍是本命神兵,會隨著青陽的境界不斷提升,早晚有一天,這法袍等級會被赤陽劍超過。

「光暗法袍也算一件兵器,難道還要像赤陽劍那樣滴血認主嗎?」

只不過,青陽還沒來得及滴血認主,這光暗法袍便順著青陽的心意穿在身上,系統獎勵能青陽使用,哪裡還需要什麼認主!

「哈哈,好東西,這法袍好是好,就是有些太炫了,這樣穿出去肯定會惹來麻煩,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總有些人會為了寶物不惜拼上性命!」

這件法袍終究還是出乎了青陽的意料,隨著青陽的念頭一動,光暗法袍變自動隱匿了光暗紋路,變得十分普通,如一襲長衫。

「咦,還能這麼玩!」

光暗法袍的功能顯然出乎了青陽的意料,既然能變得普通,那也可能變成別的樣式,隨著青陽的意識控制,這法袍果然想變成什麼樣子就可以變成什麼樣子!

「這才是系統獎勵,低調而不奢華,要的就是出其不意!」

一番擺弄,青陽控制著光暗法袍變成一套普通衣服穿在身上,可以說,在地球上青陽幾乎可以橫著走了。

「哈哈,還是有裝備好啊!」

忙活了半天,青陽差點兒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心念一動,一團毛茸茸的東西出現在青陽面前,小傢伙耷拉著四隻耳朵,將頭埋在身子里,睡得十分香甜。

「好傢夥,小二竟然也跟過來了!」

青陽剛剛回到地球的時候,便感覺到了小二的存在,在真武界完成系統任務的時候,青陽與小二之間便存在著某種聯繫,青陽可以感受到小二的存在,小二對青陽也十分親近。

可是現在小二竟然能夠隨著青陽穿梭於諸天十二界,這未免太不可思議了,「既然小二能跟隨著我穿梭於諸天,那應該也可以帶其他人穿梭!

只不過我現在的實力太過弱小,還要暫時忍耐一番,尤其是系統的存在,萬萬不可被他人知曉。」

「牛頭鹿角,四耳聽天,神眼觀世間!開悟獸是天地齊獸,這賣相看著就十分高貴,只不過這樣一來就不好安置這小傢伙了…」

既然小二可以陪伴青陽穿梭於諸天十二界,那麼小二就是青陽親密的夥伴,雖然可以將小二暫時放在系統空間中,但是這未免有些太過殘忍!

原本系統空間之中是不可以存放有生命的東西,可是小二打破了這一限制,可以待在系統空間中,但是一旦進入系統空間,小二便喪失了自由,就像休眠一樣一動不動,只有等待青陽的召喚才能出來,這是青陽接受不了的。

「小傢伙,你這賣相太囂張了,能不能變化一下,你可是奇獸,這點本事不會沒有吧!」

青陽盯著小二,這小傢伙可是奇獸,總得有些自己的能耐吧,小二跟隨青陽的日子也不短,歪了歪頭想了半天,似乎理解了!

「二二!」

只見小二額頭中一點金光閃過,好像有一顆神眼顯現,青陽心中一凜,開悟獸最奇特的地方就在於這顆神眼,有洞察天地之能。

只不過小二太過弱小,掙扎了一番,也沒有睜開這一顆神眼,看來還需要提升實力,不過小二經過一番嘗試卻立桿見效,身上原本晶瑩的毛髮,變得十分普通,四隻耳朵也變成了兩隻,額頭上的雙角慢慢縮小,但是終究沒有徹底消失,而變成了兩個小包。

「哈哈,貓不像貓,狗不像狗,還有點呆萌,小二你是搞笑的嗎…」

雖然較之以前變化了很多,但是跟地球上的寵物相比還是相差甚遠,想了半天,青陽嘴角微微勾起,掏出手機找准一張照片,讓小二看了看,示意它就照著這個樣子變!

半天之後,小二變化的樣子,總算讓青陽滿意,低頭一看,青陽點了點頭。

眼前的小二頭比較尖,眼睛呈現杏仁狀,兩眼之間的距離適中,眼睛稍斜有些類似於吊眼,眼睛藍色,口鼻逐漸變細,頸部為拱形,直立昂起!

這竟然是:哈士奇!!

青陽憋住笑,帶著換了一副樣子的小二,飄飄然走出賓館,小二跟在青陽身後,乖巧可愛,吐著舌頭,惹得眾人頻頻回首。

「靠,你看那哥們的二哈不栓鏈,應該不是純種吧!」

「這你就看錯了,你看這狗子的眼睛,還有尾巴…多半是純種啊…」

「那它怎麼這麼老實?」

「可能人家會養吧」

「……」

「哈哈,等小二靈智高一些,知道我讓它變成二哈,估計要氣吐血了吧!」

青陽只感覺心情舒暢…

回到宿舍之中,簡單的收拾一番,大學宿舍要比高中宿舍好得多,而青陽所在的理工大學,更是雙一流大學,條件比普通大學更好。

「這是廁所,估計你也用不著,平常除了我帶你出去,不準自己瞎跑,要是被人發現了,我可不認你,自己逃出來…」

大學宿舍明令禁止養寵物,就算小二的靈智比寵物要高得多,青陽也不能明目張胆的到處帶著小二,這小傢伙平常只要吃一些靈丹就行,宿舍這麼大的地方足夠小二活動了。

再說青陽平常也會帶著小二出去,只不過白天的時候人多,等晚上的時候就可以帶著小二出去遛彎了。

「宿舍也不是長久之地,自己還要修鍊,看來還是要在外面找一間房子…」

也許是因為青陽的實力,也許是因為這幾年經歷,青陽早已不是普通人,如今竟然感到難以融入到普通人中,甚至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青陽!你帶寵物了,怎麼是二哈,我們有什麼對不起你的嗎!」

青陽的室友劉文,一打開門便看到一隻二哈直愣愣的站在青陽身邊,怎麼也沒有想到,平常連課都不逃的青陽會帶寵物,最想不到的是,青陽帶的寵物還是二哈!

難道沒聽過,二哈猛如虎嗎!

「呃,你們放心,我這狗子老實得很,只要餵飽了一動都不動,這也是沒辦法了…」

「真的假的,還有二哈一動不動的?」

劉文今天真是長姿勢了,頭一次聽說還有二哈一動都不動的,你是當我讀書少沒有見識嗎!

「算了,這狗子只要不隨地拉屎,我什麼都能忍!」

青陽的室友劉文,對於遊戲已經到了不可自拔的程度,只要有時間都用在打遊戲上,尤其是擼啊擼,真不怕身體被掏空…

果然,不僅是劉文,青陽其他兩個室友看到小二之後都嘖嘖稱奇,其實真正的大學生活大多十分無聊,很長時間都會無所事事,青陽將小二帶到宿舍對其他人來說也是一種樂趣。

大時代1977 不過,青陽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在晚上的時候偶爾帶著小二出去遛彎,竟然引發了廣泛關注,那回頭率高的出奇,還有一些妹子大著膽子上去就一擼,還有的恨不得將小二抱在懷裡一陣親昵!

這之後,一個在學校里遛二哈,還不栓鏈的男人火了,青陽後悔至極,直到有一天小二立了大功,青陽才打消了將小二換一個地方養的念頭… 小二算是給青陽帶來了麻煩,差點兒讓青陽一躍成為風雲人物,不少人都慕名前來,想要見識一下不栓鏈子的哈士奇…

「小二,今天的靈丹只有這些,不準再挑三揀四了!」

青陽不知道跟小二妥協了多少次,這小傢伙十分聰明,意識到了青陽的窘境,原本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小二還有些不適應,可是這麼些天下來,小二發現周圍的「生物」弱的可憐,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主人特別在意這些弱小「生物」的眼光。

後來,當小二發現想讓主人帶自己出去的時候,青陽總是不願意,有時候毫不猶豫扔出幾顆靈丹,打發了小二,所以這一下小懂了…

「二!」

「什麼!你想吃先天級別的靈丹,我看你是膨脹了啊…」

普通靈丹青陽多的是,供小二的日常開銷完全不是問題,可是小二現在的胃口竟然大到了這個地步,還想吃先天級別的靈丹,這種丹藥就算青陽也沒有多少,哪能像糖豆一般給小二吃。

「二…二!」

「嗯? 暖暖 還要出去遛彎!不可能!」

青陽拒絕,帶著小二出去遛彎,這怎麼可能,再多幾次說不定學校都過來逮青陽了,到那時候可就有的瞧了!

可小二哪管這些,一溜煙兒的跑了出去,這種情況不知道發生了多少次,青陽明令禁止小二白天出去,所以這傢伙一到天黑就活躍了起來。

「算了,我忍,以前那麼乖,現在還知道威脅我了,小心斷了你的口糧!」

醫女狂妃:邪皇,洞房見! 青陽恨恨地想著,地球上也沒有靈藥,小二完全沒了用武之地,天天吃靈丹也快吃膩了,這才把主意打到了青陽身上,本以為青陽是個大戶,沒想到這才幾天竟然快要見底了…

「二二…二二!」

聽到小二急促的叫聲,青陽略微有些驚訝,小二對地球上的東西只是感到新奇,在發現沒有好處之後就完全沒有了興趣,可是今天小二竟然碰到了令它興奮的東西,真是難得!

「小二,有什麼好…」

青陽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小二盤旋在一人的腳下,搖著尾巴,有些討好的意味,等青陽看清楚面前之人的時候,再也平靜不了了…

「蘇儀,你怎麼在這!」

青陽驚訝,這可是理工大學,蘇儀一個警察怎麼會無緣無故跑到這裡來,而且看小二的樣子,似乎對蘇儀十分好奇,難道小二竟然對漂亮姑娘感興趣!

「好啊,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蘇儀身上,我看你是可以下鍋了…」

「二二!二!」

「咦,你說她身上有高級靈丹的味道,這是你做夢都想吃的?」

「二!」

小二叫了一聲,意思是青陽說的都對,青陽頓時明白了,小二竟然對蘇儀吃過的洗髓丹感興趣,青陽舒了一口氣。

總裁大人欺人太甚 青陽:「想吃啊,那你接著做夢吧…」

小二:「??」

蘇儀饒有興趣地看著面前一人一「哈」在交談,青陽這臭小子似乎真的能聽懂這隻「哈士奇」說話,蘇儀心中驚訝。

只是面前這隻「哈士奇」的叫聲有些不對勁,這聲音不是狗叫吧,難道是變種,就說嘛,哪有哈士奇不栓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