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推門進來的人,卻讓蘇北大吃一驚。

李雲凱一臉憔悴和滄桑,完全沒有以前的意氣風發。

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遲暮的老人一般。

他一進病房,"噗通"一聲,就給蘇北跪下了。

蘇北徹底傻眼了,這是幹什麼?

豪門錢妻 她發現,自己這次出院,好像都喜歡給她下跪一樣。

現在加上李雲凱,這都第三個對著自己下跪了。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三連跪?

蘇北懵逼的看著李雲凱。

"李雲凱,你這是幹什麼呢?怎麼二話不說,就給我跪呢,雖然當初是你做的事情不對,可是,你要是道歉的話,也不用這麼情真意切的吧!"蘇北說。

只不過,她剛說完,李雲凱接下來的話,卻讓她徹底鎮住了。

"蘇北,我求求你了,你就讓路總高抬貴手,饒過我們李家吧,我以後再也不敢太歲頭上動土了!"李雲凱說的都快哭出來了一般。

現在父親處處求人,他才明白,李家到底淪落到了什麼境地。

他去求平日里玩的好的那些酒肉朋友,可是沒有一個人搭理他。

他這才看清楚,自己這些年,真正結交的朋友,一個都沒有!

他萬般無奈,只能來求蘇北了。

那日在酒會上,他看見蘇北跟路南,還有顧念城關係很是不一般,所以,他才會如此厚臉皮,只希望能給李家找一條生路。

蘇北眸子微眯。

"李雲凱,你覺得,按照你當年做的事情,我有可能原諒你嗎?你現在來求我,你就不覺得可笑嗎?而且,你憑什麼以為,我會大發慈悲的,求路南放了你們家!"蘇北面無表情的說道。

李雲凱搖頭。

"蘇北,你不要這樣說,怪我,都是我做了錯了,當年我就不應該對不起你,現在,我只求你,看在我們曾經相識的份上,救救我,不然我爸真的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李雲凱說的情真意切。

不知道他所作所為的人,估計沒準還真的會以為,他是個大孝子呢!

可是,蘇北早就看透了他的本質。

"李雲凱,別說你以前對不起我,就算是對得起,今天的事情,我也沒法幫,你到底是從哪裡打聽來的,求我就能讓路南放過你們李家呢,我說李雲凱,你是不是太天真了,這種事情,路南肯定會自己拿主意,他怎麼可能聽我的呢!"蘇北慢條斯理的說道。

李雲凱的臉上,閃過一抹不確定。

"我也不知道,你說的話,到底管用不管用,可是,他們都說,讓我來求你,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很多人都在說,你跟路總的關係不一般,我現在只能當真了,蘇北,我是真的沒有辦法了!求求你,救救我家吧!"李雲凱說著,竟然給蘇北磕了個頭。

蘇北頓時惆悵無比。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李雲凱就是壞事干多了,現在這都是報應。

別人說讓他來求自己,他就來,他是不是傻啊!

再說了,就算她有這個能力,她也不會幫李雲凱。

李雲凱是她的前男友,雖然她也不想承認,自己有這麼渣的前男友。

可是,這是事實,她也沒有辦法。

就李雲凱這個身份,路南都不可能會放過他。

他現在來求自己,無疑是在激怒路南。

蘇北也不想搭理他,只不過,既然來了,她還是多說了兩句。

"我看新聞上說,你們家只不過是被收購,如果你有錢,還可以繼續收購回來啊!"蘇北天真的說道。

她是真的不怎麼懂生意場上的事情。

李雲凱看著蘇北,有點哭笑不得。

"蘇北,你還是跟當年一樣傻,我們家,現在只能是被收購,不然的話,等著我們的,只有破產,你懂嗎?破產的後果更嚴重,我爸需要傾家蕩產,也賠不起,只能去坐牢了!他年紀都這麼大了,我怎麼能讓他去呢!"李雲凱痛苦的說道。

蘇北愣了愣,這麼嚴重啊。

"那按照你的意思,你們家的公司,是被惡意收購了? 蜜婚撩人 "蘇北好奇的問道。

李雲凱點了點頭,他還來不及說話。

病房門,一腳被從外面踢開! 路南滿身戾氣的走進來。

他渾身的怒火,死死的盯著李雲凱,似乎要將他活活燒死一般。

他沒想到,自己低價收購了李氏房地產,李雲凱竟然會跑來向蘇北求情。

沒有人知道,他心裡究竟有多介意李雲凱。

這種厭惡的心理,隨著對蘇北佔有慾的日益加強,就越發嚴重。

只要一想到,他是蘇北的前男友。

他就恨不能將李雲凱千刀萬剮。

今天,他既然敢出現在這裡,那他就要有膽量承受,他所要面對的局面。

蘇北抬眼了路南一眼,她忍不住縮了縮肩膀。

路南的樣子,好像要吃人一般,真的很恐怖。

她訕笑著看著路南。

"那個……是他突然衝進病房裡的,跟我無關哈!我們兩個,早就劃清界限了!"蘇北乾笑著說道。

李雲凱震驚了。

他萬萬沒想到,蘇北會如此置身事外。

看著路南滿身怒火的樣子,李雲凱幾乎是下意識的,跪在地上,身體往後退了退。

他從來沒有見路南打過人,可是,看見這樣的路南,他卻從內心深處畏懼和害怕。

路南壓抑這內心深處的怒火,看了蘇北一眼。

只見蘇北小心翼翼的用被子,將自己的小臉捂住。

路南終於有點忍不了了。

他向前一步,一腳將李雲凱踢飛出去。

李雲凱根本沒有絲毫預備,就直接被踢出去了。

他渾身疼的骨頭似乎都疼的裂開了。

他紅著眼睛,有點憤怒的看著路南。

"路南,你憑什麼打我!"李雲凱生氣的問道。

路南冷哼了一聲。

"憑什麼!那你一個大男人,跪著來求蘇北,你都不覺得可恥嗎?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用感情脅迫別人的人!而你,就是這種噁心又欠打的人!"路南說完,走上前,又是一腳。

他似乎要將自己這段時間來,內心的不舒服,全都發泄出來一般。

沒有人能知道,自從知道李雲凱就是蘇北的前男友,那個可能發生關係的男人,他內心就跟炸了一樣。

每一次,看見李雲凱,他都在努力保持鎮定。

他想著,總有一天,他要從生意和心理上,徹底將這個男人打趴下。

現在,他做到了,他收購了他們家的公司,又狠狠的揍了他一頓。

可是,他的心裡還是不舒服。

路南感覺有點煩躁,因此,他腳下打人的力道更狠了。

李雲凱疼的都站不起來,根本沒有力氣反抗。

他就像一條死魚一樣,任由路南發泄。

唯一還能察覺到他活著的氣息,便是他是不是的發出疼痛的悶哼聲。

蘇北到底是有點心軟了。

畢竟,這是在打人,不是在和木樁子對練啊!

打在身上,還是非常疼的。

她偷偷的掀開被角,看著生氣的路南。

蘇北鼓了鼓勇氣。

"路南,你別打了吧,再打下去,會出人命的!"蘇北好心勸導著路南。

其實,她在乎的是,路南打出人命,他會被追究責任。

可是,這話聽在路南的耳朵里,卻異常刺耳。

就好像是蘇北心疼李雲凱了,在為他說話。

路南轉身,他的動作,像是在放慢電影一樣,遲鈍,木訥。

"你……是在為他求情?"路南的聲音,帶著一絲不可思議。

蘇北還沒有回答,他就一腳狠狠的踢在李雲凱的胸前。

蘇北忍不住咂舌,好疼啊!

聽到那個悶響聲,她都覺得身上疼。

蘇北感覺,路南有生氣的嫌疑,她趕緊安撫。

"路南,不是你想的那樣,他是死是活我不管,可是,他在我病房裡出了事,這個病房裡,只有我們三個人,我只是怕你被牽連而已!"蘇北耐心的解釋道。

路南聽了蘇北的話,神色稍微冷靜下來。

原來她是這個意思。

只不過,蘇北說的也對!

自己現在也沒有必要跟李雲凱計較,他現在只不過就是個喪家之犬而已。

路南點點頭。

他看著李雲凱。

"你可以滾了,以後不要讓我再看見你,出現在蘇北面前,否則,我會比現在更不客氣!"路南冷冷的說道。

李雲凱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從地上爬起來,向著病房門口走去。

看著病房門被關上,路南轉身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蘇北。

他身上的戾氣和怒火,慢慢的消散。

無論他有多生氣,他心裡的怒火和不舒服,都不能對著蘇北表現出來。

他不會讓她擔心和難受的。

路南走近蘇北,他伸手掀起被角。

"好了,別藏在被子里了,一會憋得出不上氣了!李雲凱已經走了!"路南沒好氣的說道。

蘇北看這路南,他的情緒,似乎已經恢復了正常。

蘇北笑了笑。

"走了就好,感覺好幾年沒見,他出現在我面前,也怪彆扭的!"蘇北笑著說道。

路南的神色有點彆扭。

"他不是你前男友嗎?你還有什麼可彆扭的!"路南傲嬌耳朵說道。

蘇北咽了口唾沫。

路南的樣子,是吃醋了嗎?

可是,她跟李雲凱,現在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關係了吧!

這個男人,吃的哪門子醋啊!

莫名其妙!

只不過,好歹他也是因為自己,才會多想的。

戚少的絕寵嬌妻 蘇北想了想,好聲好氣的安慰他。

"是啊,他就是我前男友!"蘇北剛說了一句,路南的俊臉立馬黑了,病房裡的氣壓,似乎都跟著降下來了。

蘇北趕緊繼續。

"路南,雖然如此,但是,他有根沒有,都是一個樣,我對他真的是無感,尤其是他五年前做出的事情,更是噁心,我現在對他,只有漠視和厭惡,絕對沒有別的情緒在裡面,你可千萬不要多想,你要是生氣了,我也會心疼的,畢竟,氣大傷身嘛!"蘇北說著,伸手拉住路南的手。

她撒嬌的搖搖路南的手。

"好啦,路南,你就不要生氣了,反正現在李家已經沒落了,就李雲凱這個樣子,也翻不起什麼大浪來,我的心,永遠只會向著你的!"蘇北嬌聲說道。

路南臉上,露出一絲滿足的笑容。

他就知道,他的北北,不可能偏向別人。

以前的,過去了的,就讓它過去吧!

畢竟,李家已沒落。

路南拉了把椅子,坐在蘇北床邊,跟蘇北說話。

突然,病房門再次毫無徵兆從外面打開。

蘇北和路南,同時轉過頭去看。

只見李雲凱帶著兩個警察。

他捂著受傷的左臉。

"警官,就是他,他剛才在這個病房裡,將我毒打了一頓,你們趕快將他抓起來!"李雲凱說的又激動又憤怒。

路南輕笑了一聲。

他看著李雲凱帶來的兩個警官,他笑著開口。

"張警官和雲警官,今天怎麼有空來這裡了?"路南說完,輕蔑的看了李雲凱一眼。

李雲凱立馬神色大變。

他們竟然認識!

左邊的雲警官看著路南,滿臉笑意。

"路總可是日理萬機的大忙人,我們只不過是來這裡,照常辦案而已,聽這位李先生說,是你將他打成這樣的,不知道可否屬實啊?"雲警官說道。

路南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