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發送出去,她想起來一件事情。

其實當初,自己差點就可以將童牙給擊斃的,但是卻在那個時候,一個黑漆漆的身影阻擋了她的攻擊,而且還將人給帶走了。

那個東西,是童牙的手下嗎?

看來她也是早就已經料到了自己會去那裏找她的,所以先提前做好了準備。

那麼,雖然她的位置已經不在那裏了,可眼線呢?

雖然她不擔心這些問題,來一個收拾一個,來一堆打包送走,可司家那幾個人都是普通人呢。

而且,他們對待她的態度,讓蘇小染無法置之不理,讓他們陷入困境之中。

【童牙雖然走了,但她還有沒有眼線什麼的留在那裏?】

蘇小染小眉頭微微皺起,快速的將心中所想的事情問出來。

【稍等,我這邊查一查。】

對方回的很快。

蘇小染等了大概一分鐘,見着對方還沒有回答,她心裏閃過幾分詫異。

高級暗網內,這些人可都不是等閑之輩,不應該……

蘇小染想到了什麼,眉頭輕挑。

該不會是……

蘇小染先進行了轉賬,結算童牙信息的費用,在看時間已經過去兩分鐘了。

她的等待時間可是有限的。

正當蘇小染重新在鍵盤上敲擊著,準備自己動手調查的時候,就看到了對方回復了。

【不好意思啊,久等了。】

【我沒有想到童牙居然在京都二環內埋藏了這麼多的眼線,所以調查就有些久了,不過我都已經替您整理好了,你稍等,我這就給您發過去。】 在衛風即將遭遇魔爪,就算不會立即領了盒飯,也會身中萬蠱屍毒的侵襲,從而變身成為殭屍的剎那間,有道紅色的霞光,從他們兩個中間劃過,衛風被瞬間給撞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那道紅光已經圍繞著屍魔轉了好幾圈,雙方在這轉瞬之間,運用超強的靈力勁氣,就已經較量了無數招。

顯然,這肯定是血色曼陀羅,正是她在替衛風擋住了屍魔的攻擊。因為她很想要吞噬衛風的血肉之軀,以及他五品金蓮戰魂的靈力修為。所以,她就必須要保護好衛風的身體,不受到任何的污染。

萬蠱屍魔當然也不是吃素的,他見血色曼陀羅居然跑來,想要搶奪自己即將到嘴的肉,他肯定是不答應的。於是,他立即收起了剛才的那副弔兒郎當相,活動了一下全身的肌肉,其實基本上都是腐肉而已。

在他的全身骨骼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過後,瞬間轉換了戰鬥模式,為了不給血色曼陀羅喘息的機會,他的四肢和腦袋,甚至是身體的每個部位,都可以無限的伸長,乃至可以拐彎。

屍魔把自己的一副破爛不堪的身體,給搞得變化萬千,她一邊躲閃著,一邊快速地還擊著。血色曼陀羅雖然是個惡靈,但她卻是穿著光鮮亮麗,乾淨利落得一副不食人間煙火似的,以至於她是既嫌棄,又看不起這個屍魔。

為了不沾上屍魔那看似噁心的身體,血色曼陀羅也是變化萬千,一會變得像紙片,一會又變成擁有多個稜角的,不規則立體彩虹。她的幽冥鬼爪,同樣是鋒利無比,而且還是迅猛異常。

見這兩個惡魔在激烈地顫抖,根本就當他是不存似的,衛風在盤算著如何趁機溜走。可是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現在簡直就像是沙漠中的一隻小兔子,在兩隻老鷹的糾纏圍堵之下,根本就沒有逃生的希望。

雖然他瞪著一雙大眼睛,全身聚集著力量,蓄勢在那裡伺機而動,卻沒能抓住任何的一次機會。現在,他什麼也幹不了,只好等待著纏鬥中的兩個惡魔,其中獲勝的一方來抓取自己這個獵物。

明明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卻被困在這裡有種等死的感覺,這種煩躁是常人所無法忍受。衛風可不願意就這樣任人宰割,他暗暗地將體內的混元之氣,調運至極限,並且輸注到全身各處。

在這個具有強大氣場的環境裡面,衛風感覺到自己的那點混元之氣,簡直是太少太微弱了,於是便開始瘋狂地從外汲取。

由於情況緊急的緣故,他忘記了自己現在所處的環境,這可是萬蠱屍魔所設置的結界,是採用魔力幻化出來的。況且,現在處在結界當中的,不是他的本尊,而是元神出竅,雙方都是用元神較量到現在。

屍魔所設置的結界,原本只存在著魔力,可是現在卻又進來了一個惡靈,她具有超強的邪惡之氣,從而使得四周全都被魔力和邪氣所籠罩。

結果,讓衛風打開竅門這麼一頓猛吸,所汲取的不是什麼天地之間是靈氣,而全都是邪惡的氣息。

但凡是在氣息濃厚的地方修鍊,其修鍊的靈力修為就越快越高,就如同是現在的衛風,在不知不覺當中,汲取了大量的邪惡之氣。

衛風沒有想得太多,他只是爭分奪秒地在修鍊,四周那充沛的能量,在被他源源不斷地吸納之後,他越來越感覺到充滿了力量,他的靈力修為,似乎又上升了一個境界。

也就是說,他通過簡短的吐納修鍊,就已經把上次,在南宮傲所設置的結界里,為了救命而損失掉的一層修為,給快速地彌補了回來。而且,還有快速精進的趨勢,他在沒經過仔細思考的情況之下,居然還產生了暗自竊喜。

就在他如饑似渴地汲取著周邊魔氣的時候,突然之間,又有兩道霞光出現,一道雪白如玉,另一道則是紅艷似火。

這兩道霞光所到之處,周邊的魔氣自動退避三尺,隨即幻化出兩個身形來,正是萱雨與若茗。由於她們兩個是神仙之軀,自然會有神光護體,使得魔氣無法靠近侵入。

她們倆個現身之後,萱雨見若茗的神情,明顯是在乎衛風的安危,當即轉身直奔屍魔與血色曼陀羅。

若茗一眼便看出,衛風正在吐納練功,因為周邊的魔氣,正瀰漫流動著向他聚攏,在他的周圍形成了濃厚的圓圈。為了防止突然叫醒衛風,有可能會對他造成傷害,若茗首先採取聚氣運掌,在連發幾掌擊散魔氣過後,這才來到衛風的身旁,輕聲地叫喊道:「衛風,別再修鍊啦!這裡沒有靈氣可用,有的只是邪魔之氣,汲取過多會使你走火入魔的。」

衛風正在瘋狂地吐納修鍊,想要儘快增進自己的靈力修為,卻在突然間感覺到了空空如也。於是便匆忙收功,抬起眼皮觀看,見是若茗一面以掌勁擊退周邊的魔氣,一面在沖著他叫喊。

衛風將身體里聚集的勁氣,輸注到全身各處,頓感精力充沛,隨即順手一掌拍出,其犀利的掌勁,將前方的魔氣給擊穿出一道巨大口子,久久不能聚攏回原樣。

此時的若茗,已經來到了衛風的身邊,急切地責備道:「你是不是傻啦?!居然汲取魔氣修鍊,看看你的眼睛,明顯隱含了一層魔障,這足以證明,魔氣已經進入到你的身體裡面了。」

「魔障?先別管什麼魔障了!」衛風急切地說道:「你身體裡面的萬蠱屍毒,其實還沒有清除,不如趁此機會抓住屍魔,讓他交出真正的解藥。否則的話,等時間拖久了,會發生屍變的!」

「別聽他胡說八道!」就在這時,屍魔已經飄蕩了過來,開口反駁衛風道。他與血色曼陀羅之間的鬥法,在萱雨出面調解下,不得不停手,服從神境公主的命令,準備收了結界,卻聽到了衛風的一番話。

「你這個死鬼!」衛風當即質問道:「剛才明明就是從你嘴裡說出來的話,怎麼在轉眼之間就變卦啦?」

「哈哈哈!依本座來看,你是貪圖沾便宜,沾上癮了是吧?」萬蠱屍魔大笑著反問道:「居然想要通過造謠,從本座這裡汲取更多的東西,難道你不覺得自己這麼做,是件很可恥的事情嗎?」

「你!」衛風一聽到這話,立即火冒三丈,眼睛裡面也噴射出兩道紅光來,咬緊嘴唇揮刀欲劈。

他的這番表現,使得旁邊的幾位全都是目瞪口呆,萱雨與若茗是對他所表現出來的魔性,頗感意外和驚詫。而屍魔與血色曼陀羅,則是在感到吃驚過後,又暗自竊喜了起來。

屍魔見他已經中了自己的魔毒,心中高興之餘,他準備不還手,硬扛下衛風的攻擊,以此來顯示出他是無辜的。

而此時的萱雨和若茗,是不會允許衛風再與這兩個惡魔開戰,因為他們兩個也是本次大會的參賽選手。根據神帝所頒布的玉旨,所有參賽選手,在論法封神大會結束之前,不允許私自無人交鋒,以免造成減員,從而影響到大會的正常舉辦。

正是因為如此,血雨和若茗立即出面阻止住了衛風,然後勸說道:「衛風,不可以如此魯莽!你可是中洲論法封神大會的官方工作人員,假如你傷害了前來參會的人員,必將受到神境的天意,從而受到懲罰。」

從萱雨嘴裡說出的話,對衛風來說更是具有魔性,他從來都是言聽計從,無論是對還是錯。因此,當他聽到萱雨的勸說過後,立即掙扎著硬是克制住了內心深處的魔性,逐漸恢復了自身的理智。

等到他收起來了自己的風神霸刀過後,指著屍魔惡狠狠地警告道:「萬蠱屍魔,算你玩得夠狠夠陰!不過,我是不會放過你的,除非是你不會操控那些蠱屍蟲,對若茗產生任何的傷害。」

「哈哈哈,本座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萬蠱屍魔不屑置辯地掉頭對萱雨說道:「雨神萱雨,既然是你出面調停,那麼本座可就要撤去結界,準備元神歸位了。」

「行,你儘管撤去結界好啦,等回到宴會現場,咱們再做計較。」萱雨說完這句話,便對衛風提醒道:「瘋子,你還能自己控制元神,回到自己的身體裡面嗎?我們可是要準備走嘍!」

「沒問題,只要有你在,一切問題它都不是問題!」衛風原本就喜歡壞笑,然而現在的壞笑,卻附帶著某種陰森詭異的表情。

一旁的若茗,似乎是不滿意什麼,正要找萱雨理論理論。卻在這個時候,結界突然間消失,使得他們幾個迅速回到了現場,見到自己的軀體,還坐在那裡一動不動,他們還是先選擇將元神回歸了軀體再說。

正是因為如此,等到若茗剛一回歸附體,便開口質問萱雨起來:「喂,小姐妹,你幹嘛老是喊他瘋子,他哪裡不正常啦?」 這一覺,陳明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覺得太陽照在身上的陽光變得發燙,睜眼一看,四周的海面大放光芒,瞬間明白過來,已經是下午了。

陳明是早上天剛亮的時候落到海水之中沉沉睡去,睡到下午,看太陽的位置,應該已經是下午四點左右了,大概也是睡了八個小時。可是,陳明卻有一股沒有睡醒的感覺,感覺大腦還是很困。

仔細一想,難道是因為耗損了太多的體力和精力,所以身體變得特別勞累?

人做不同的事情,耗損的體力不一樣,當然,還有精力的耗費。畢竟,如果只是每天勞累的在碼頭扛貨物,那就只是體力的消耗,沒有精力的消耗。

如果只是消耗體力,那麼,一個人就算起早貪黑,每天勞累到晚上十一點,第二天早上六點起床工作,那也不會有太大的疲勞的感覺。但是,如果消耗的是人身體內的精力,那麼,當天勞累到晚上十一點,第二天早上六點就算可以起床,那也會感覺到很是疲憊。

畢竟,體力耗損的是身體肌肉的力量,身體肌肉的情況可以很快改善,但是,如果耗損的是精力,耗損的是大腦神經的思考力,那麼,損傷的就是大腦。

大腦要是損傷了,短時間內想要恢復很難,甚至過度勞累可能會造成大腦神經崩潰,不是崩潰大哭就是失智。

當然,修鍊氣功的人,因為氣息可以順著身體的經脈運行,對於大腦神經和身體肌肉都有一定的保護作用,所以,修鍊氣功的人不容易出現普通人過度損耗精力之後產生的崩潰大哭和失智的情況。

甚至,其實,陳明墜落到海水裡,能夠浮在水面也是因為氣息的托舉,畢竟,陳明修鍊氣功,現在已經突破了小五境,體內已經形成了一股自動運行的氣息,這是常人所沒有的狀態。

不過,陳明卻並不是因為太陽光的照射才醒過來,陳明之所以會醒過來,主要是因為感覺到了海水之下有一股暗流的變化。

這股暗流很特殊,因為不像是自然形成的暗流,而是什麼東西快速移動產生的暗流。突的,陳明注意到了正前方十米之外的海面上突然露出了一截鯊魚背鰭,瞬間,瞪大了雙眼,隨即,運氣在體表形成一股氣場,「嘩啦!」一聲,跳出了海面。

陳明脫離海面的瞬間,低頭一看,一隻大白鯊從水下跳躍了起來,張開了它的血盆大口,可惜,它並沒能跳太高,最終在距離陳明的右腳還有半米距離時墜落了下去。

「嘩啦!」一聲,大白鯊重新落回到了海水裡面,這時,「嘩啦啦!」四周方圓百米的範圍之內的海面突然變得像是沸騰一樣,隨即,一條條的白色背鰭露出了水面。

陳明低頭一看,這裡至少有數十隻鯊魚,隨即,這些鯊魚不斷的嘗試跳躍,想要撲咬已經騰空而起的陳明,陳明不斷的提升自己的高度。躲避了將近十分鐘,其中一隻大白鯊跳躍的高度竟然超過了七米。

陳明不得已將自己的高度提升到了八米,不過,這樣的高度需要耗費的精力和體力是巨大的,而這群鯊魚一直守在下面似乎也並沒有離開的意思,陳明不得已只好朝著東方飛行而去,本以為逃離那片水域之後就可以躲避鯊魚,可是,沒想到,這些鯊魚竟然跟在後面,陳明到哪兒,它們便跟到哪兒。

最初的時候,只有三十幾隻鯊魚,到了後來,竟然有上百隻鯊魚跟在陳明的身後,十幾米寬度範圍內的水面形成了白色的波濤,看上去非常的壯觀。

陳明回頭看了一眼,更不敢有絲毫的鬆懈,御氣加快速度朝著東方飛去。

身後的海面之上,鯊魚越聚越多,原本三十幾隻,後來發展到了上百隻,現在,後面五十米寬度的水面之上都泛著水花,一眼望去根本數不清有多少頭鯊魚跟在後面。

這個時候,陳明御氣飛行的速度也變慢了,剛才,陳明就像是百米衝刺一樣,消耗了身體內的大部分體力和精力,想要逃過大白鯊群體的攻擊,可是,現在,陳明不僅沒有達到自己的目的,甚至還引來了更多的大白鯊,這讓陳明感覺很是頭大。

要知道,大白鯊在水裡行進的速度是很快的,陳明的速度剛降下來,大白鯊便追了上來,隨即,陸續有大白鯊衝刺,跳躍,飛起到半空撲咬。

無奈之下,陳明只能控制氣場在身體周圍兩米範圍之內形成了一個防禦層。想要突破這個防禦層,至少需要兩千斤的衝擊力。

不過,御氣形成防禦層的同時也就削弱了陳明飛行的能力,畢竟,想要加速飛行就無法在體表形成防禦力極強的氣場空間。

因而,繼續飛行了一會兒,陳明不得不停下來,專註的維護自己御氣形成的氣場空間。

「嘩啦!」

「嘩啦!」

「嘩啦!」

……

不斷有鯊魚從水裡一躍而起,衝上來撲咬陳明,但是,最終都被陳明形成的氣場空間給彈飛回到了水裡。

大白鯊性情兇猛,撞擊到氣場空間之上形成的巨大反作用力讓不少的大白鯊受了傷,這樣一來也就徹底的激怒了大白鯊。一頭大白鯊尚且難纏,上百頭大白鯊形成的群體更難纏。

這些大白鯊不斷的攻擊著陳明,攻擊也越來越狠,維持防禦層的存在是需要消耗巨大精力的,儘管陳明一直堅持,但是,最終也還是會有堅持不住的時候,如果到了那個時候再想反抗,那可就一點反抗的力量也沒有了。

遭遇大白鯊群,普通人只怕早已經被大白鯊分食,屍骨無存,可是,陳明卻能堅持到現在,如果不是氣功,陳明恐怕早已經死了。

此刻,陳明心中莫名對氣功產生了一股濃郁的感情,人一旦從事一件事情,一個工作很長時間就會自然而然的愛上這個工作,修鍊氣功也是一樣。

。 背上不是傳來的*感觸,讓蕭毅的心跳頓時加快了不少。

好在雲裳蓉的酒品還行,除了扭動之外,並沒有胡亂說酒話,更沒有做出讓蕭毅感到尷尬的動作,這才讓他艱難抵抗住了心中的漁網。

將雲裳蓉送到女生的房間后,有些累了的宵夜回到自己的房間,喝了一杯熱水之後,倒在床上就睡了過去。

「昨晚是誰送我到去旅館的?」

第二天回校的時候,雲裳蓉問劉靚穎。

劉靚穎道:「昨晚出了蕭毅外別的男生全都喝醉了,剩下幾個我們沒有喝醉的女生力氣又都小,加上你又追的爛醉如泥,根本就扶不住,我就只好讓蕭毅將你背道旅館來了。」

聽到自己是被蕭毅背到旅館的,雲裳蓉的俏臉頓時被羞的一片通紅。

長這麼大,出了小時候被父親背過之外,還從來沒有被其他男人背過,別說背了,就是小手都沒有被出了父親和爺爺等直屬長輩牽過,昨晚竟然被蕭毅那傢伙背回旅館的。

想到自己趴在蕭毅背上的樣子,雲裳蓉覺得自己心跳都快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