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陳天是不是惹到什麼大麻煩了啊?」

蘇易安看見蘇成凱的臉色不對,連忙問道。

「大麻煩?」

蘇成凱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整個江南省誰不知道控火蕭家那是什麼樣子的存在?別說是我了,就算是咱們江南省的首富看見蕭飛虎都得客客氣氣的喊上一聲蕭師傅,你說是不是大麻煩?」

蘇易安聽到蘇成凱的這句話直接愣在了原地,眼神異常震驚。

「爸爸,你是要不管陳天哥哥了嗎?」蘇初音反應過來以後,表情焦急的沖著蘇成凱問道。

「呵呵,這個人既然得罪蕭家的膽子,應該也不會需要我的幫助吧!」

蘇成凱冷笑了一聲。

「可是陳天哥哥可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啊!」蘇初音繼續喊道。

蘇成凱猶豫了一下,然後扭頭沖著陳天說道:「陳天,你今天若是得罪了其他人,我看在你是我女兒救命恩人的份上,我也許能保住你一條命,但是你得罪了的是蕭家,那對不住了,我也無能為力!」

「我從來都沒有說過需要你的幫助!」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這樣最好!」

蘇成凱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面無表情的沖著蘇易安跟蘇初音兩人說道:「剛才陳天的話你們兩個應該都聽到了吧?陳天本事大,不需要咱們的幫助,走吧!」

蘇易安跟蘇初音兩人呆愣楞的站在原地,彷彿都沒有離開的想法。 風玫其實只是不想與向坤鬼扯的隨口一問,哪裡是真的要吃那豬頭,尹楽卻是屁顛屁顛地跑過去,最後自是還沒得手就被向坤揪著好一頓訓斥。

如此頭一天劇組內眾人就知道了尹楽是把寧非的話當做聖旨一般來對待,少不得笑鬧一番。

當然這笑鬧聲中,風玫並沒有忽視一道仇視的目光。不用看她就知道是來自誰的。

不就是被瞪兩眼嗎,風玫表示,又不會掉肉,直接忽略。

大家歡歡喜喜地祭完天,拍攝就正式開始。

《朧月》,第一幕。

是夜,周遭寂靜,唯聞夏蟬輕鳴,雲府的燈漸次熄滅,最終唯余小姐閨閣的窗中透著昏黃的光。

暖暖的,幽寂的,似乎是這暗夜唯一的指引。

「吱呀~」

窗戶被推開,暖黃的光瞬間傾瀉而出,在暗黑的地面上鋪了一塊明亮的斑,似在為這黑夜著色。

「又沒有月亮。」一聲輕嘆被這光亮攜出,散在了夜色里。

房內,雲府小姐雲府趴在窗欞上,烏黑的眸子盯著遠處漆黑的夜,染上無盡的落寞。

「你知道嗎,今天外面有牡丹花會,聽說可熱鬧了,可是,」她微垂著眸子,聲音低了下去,「我真的好想看看啊,一眼也好……」

她看著自己的掌心,橘黃色的光籠著紅腫的左手,連著心裡揪著疼。

這是她想偷溜出去看花會付出的代價,她不怕疼的,可是她終究沒能看到。

雲家小姐才名遠播,美貌無雙,養在深閨,每日前來求娶之人幾乎踏破了門檻。可是無人知曉,雲小姐每晚都在等一個人,雖然那人已經許久都沒有出現了。

每個月夜,她都會將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地守在窗前,哪怕是十日中只有一日他會來。

若無月,她就會如現在這般坐在窗前坐一會,或許會與他說兩句話,然後老老實實的上床睡覺。

可是今夜她不想睡,挨了打,錯過了心心念念的花會,她有許多許多的話想傾訴於他聽。可今夜無月,他不會來的……小說娃小說網

不知何時,她直接趴在窗欞上睡著了。

起了風,院子里木槿樹枝葉颯颯作響,風吹走了雲朵,一輪皎潔的圓月掛在木槿枝頭上。

銀白色月光籠在雲輕的身上,仿若為她披了一層薄薄的輕紗。

「小雲兒~」

有人喚她,尾音上挑,如小鉤子一般勾住她一顆心。

「月漣。」她揉著眼,看著窗外披著月色向他走來的男子,有著一種置身夢中的錯覺。

男子頓足窗前,向她伸出手。

她終於清醒過來,卻不解他何意。

他輕笑,聲調愉悅上揚:「不是想看牡丹花會嗎?」

他聽到了,她說的話。

她瞬間彎了眉眼,毫不遲疑地將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裡,口中卻遺憾地道:「可是現在已經沒了。」

深夜,所有擺出來的花都已經收了回去。

光影交錯1998 「小雲兒想看的,都有。」他說,「今夜整個洛陽城的牡丹只為小雲兒一人開。」

這一夜,她看見了,洛陽城的牡丹競相開放,一簇簇,一叢叢,真正的繁花似錦。

當空中紅日取代圓月,牡丹瞬間枯萎,消失,隨同的還有他。

她唇角還有著笑意,眼中卻是一片枯寂。

她想要的一切,他都能給她。

可是,只是幻象。

甚至她都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是自己幻想出來的。 蘇成凱看見蘇易安還有蘇初音兩人站在原地不動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喊道:「易安,初音,你們兩個人還站在那裡幹什麼?快點跟我走……」

「爸,陳天哥哥還在這裡,我不想走……」

蘇初音撇著小嘴,表情有些固執的喊了一聲。

「初音你說什麼?」

蘇成凱聽到這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我說陳天哥哥還在這裡,他要是不走的話,我也不想走……」蘇初音低著頭說道。

「這個陳天瘋了,你們兩個也跟著瘋了是不是?」蘇成凱扯著嗓子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剛才這個人說的話你們兩個都沒有聽到嗎?不是我不想要救他,是這個人不需要咱們蘇家的幫助,你們快點跟我一塊離開這裡!」

「爸爸……」

蘇易安聽到這話扭頭看了蘇成凱一眼,張嘴想要說話。

「我讓你們快點離開這裡,你們兩個沒有聽見是不是?」

蘇成凱根本就沒有給蘇易安說話的機會,瞪著眼珠子喊了一聲,然後直接邁著步子走到了蘇易安的面前,一伸手直接拽住了蘇易安的玉臂。

「爸,你幹什麼啊?你鬆開我,我不走……」

蘇易安連忙掙扎了一下,甩開了蘇成凱的手。

「易安,你……你這是要幹什麼?你不聽我的話是不是?」

蘇成凱瞪著眼珠子看著蘇易安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因為從小到大蘇易安都是非常乖巧懂事的,從來都不曾忤逆過蘇成凱的意思,但是此時蘇易安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違背蘇成凱的意願。

蘇成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爸,現在不是我聽不聽你的話的問題,陳天是我跟初音的救命恩人,那天晚上的時候要是沒有陳天,你可能就再也看不見我們兩個了!」

蘇易安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但是現在陳天有了危險,我不可能看著他出事不管的,所以我今天肯定不會棄他而去……」

「對啊,爸爸,陳天哥哥可是我跟姐姐的救命恩人啊,如果我們就這樣走了,那實在是太不夠意思了!」蘇初音猶豫了一下,也跟著喊道。

錦繡福妻:我家夫君會種田 「你們……你們兩個想要造反是不是?」蘇成凱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情緒扯著嗓子高聲喊道。

蘇易安跟蘇初音兩人從小就非常的聽話,從來都不曾忤逆過蘇成凱的意思,但是此時這兩個人竟然因為一個陳天而頂撞蘇成凱,蘇成凱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父親,如果你現在帶著我們兩個離開,南陽市的那些人將會怎麼看我們蘇家?我們蘇家的恩人現在有難,但是我們蘇家卻棄他於不顧,你覺得合適嗎?」

蘇易安語氣十分嚴肅的沖著蘇成凱喊道。

「呵呵,你們兩個現在竟然還教訓起我了……」蘇成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爸,我不是在教訓你,我只不過不想把陳天一個人扔在這裡……」蘇易安連忙解釋道。

「易安初音,你兩個是不是都瘋了?」

蘇成凱表情十分激動的喊了一聲,然後伸手指著陳天的位置高聲說道:「現在是我們不管這個陳天嗎?而是陳天自己親口說了,他現在根本就不需要咱們蘇家的幫助,我剛才已經勸過他了,只要他現在能夠低頭給蕭家人道個歉,說不定蕭家人看見趙師傅的面子上還能給這個陳天留一條活路,但是現在陳天根本沒有道歉的意思,你讓我怎麼辦?」

總裁老公,超給力 「蘇小姐,現在可不是我們不願意幫助這個陳天,而是人家陳天根本不需要我們的幫助,今天他得罪的人如果是個小家族,我趙士圖肯定會出手相助的,但是無奈他得罪的可是咱們江南省大名鼎鼎的蕭家,趙某人我今天也是無能為力啊!」趙士圖站在遠處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此時趙士圖巴不得看見陳天出事呢,畢竟之前在趙士圖的家裡面陳天出言不遜侮辱過趙士圖,趙士圖一直都把這件事記在心裏面。

「蘇小姐,有的事情你們能管,但是有的事情可不是你們能管得了的,還是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吧!」

「陳天這小子打傷了蕭家大公子,按照蕭飛虎蕭高人的性格,今天肯定不會輕易放過陳天的!」

周圍的其他人也都紛紛站出來勸道。

「可是……」

蘇易安被這些人的話說的啞口無言。

「易安,你今天怎麼這麼糊塗啊?難道你想讓我因為一個陳天而得罪蕭家嗎?如果真的得罪了蕭家,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啊!」

蘇成凱表情激動的沖著蘇易安喊道。

「爸爸,是不是只要今天陳天給蕭家人道了歉,你就能保住陳天的一條命?」蘇易安咬著紅唇低聲沖著蘇成凱問道。

蘇成凱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低聲說道:「今天只要陳天能給蕭家人道歉,我會幫助陳天求個情,但是至於能不能留下陳天的這條命,那還得看人家蕭家人的意思!」

「我知道了!」

蘇易安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快步跑到了陳天的面前,語氣急迫的沖著陳天說道:「陳天,蕭家人真的不是你能夠得罪的起的,一會要是等到蕭家人過來了,你給他們道個歉好不好就?我爸爸肯定會幫你求情的……」

陳天看著滿臉焦急花容失色的蘇易安,心中忍不住多多少少有些感動,畢竟他跟蘇易安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蘇易安此時竟然能夠不顧自身的安慰留下來保護自己,這樣單純善良的女生確實已經非常少見了。

「陳天哥哥,不就是給那些人道個歉嗎?其實也沒有什麼的,你就道個歉唄……」

蘇初音也跟著說道。

陳天聽到這兩個人的話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這件事我本來沒有做錯,是蕭成蕭黃兩人先過來挑釁我的,動手也是他們先動的手,我為何要道歉?」

「易安,你看看這個陳天說的都是什麼話?」

蘇成凱表情無語的喊了一聲。

「還為什麼要道歉?就憑你先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生死,人家蕭高人要是真的想要殺死你比殺死一隻螞蟻都要簡單,還真以為自己打敗了蕭成就可以在南陽鎮為所欲為了啊?」

「我告訴你,這個南陽鎮裡面高手如雲,光是化神境的武者就不下五位,你的那點本事都不夠拿出來獻醜的!」

趙士圖冷聲沖著陳天喊道。

陳天聽到趙士圖的這句話扭頭淡淡看了趙士圖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無非就是一個小小的化神境而已,在我的眼中還算不了什麼!」

「嗶!」

陳天此話一出,眾人一片華人,所有人都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這小子是不是腦子有什麼問題啊?」

「是啊,竟然說化神境在他的眼中算不了什麼!難不成他是煉虛境的高手?」

「他才多大年紀,怎麼可能是煉虛境的高手,全天下能有幾個真正的煉虛境高手啊?我覺得這小子現在肯定是瘋了,神志不清……」

眾人的議論聲響起。

趙士圖看著陳天的位置,無奈輕輕搖頭,低聲沖著蘇成凱說道:「蘇老闆,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管陳天這個人了,這小子現在已經糊塗了,如果你繼續管下去,反而會被這個陳天所連累啊!」

蘇成凱聽到這話以後無奈嘆了口氣,表情為難的說道:「趙師傅,你以為我現在想要管這個陳天啊?只不過我那兩個女兒實在是不聽話,我現在也沒有什麼辦法啊!」

「實在不行的話,只能強行把兩位蘇小姐給帶走了,要不然繼續留在這裡,等到蕭家人過來了,會讓蕭高人誤會咱們跟陳天是一起的!」趙士圖目光之中閃過了一絲陰狠。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孫成凱無奈輕輕的點了點頭。

另一邊,蘇易安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天的位置,表情激動的說道:「陳天,你真的惹不起蕭家人,就當是我求求你好不好?你就給蕭家人道個歉吧,真的沒有什麼的……」

「我說過,我沒有做錯什麼,我不需要給他們道歉!」

陳天語氣異常平靜的回了一句。

「你為什麼這麼執拗啊? 璽少心頭寵:小妖精,聽話! 難道你真的不怕死嗎?」蘇易安十分崩潰的沖著陳天喊道,俏臉之上寫滿了焦急跟不安。

「我怕死,但是這裡還沒有人能夠殺死我陳天!」

陳天面色平靜的說道。

「你……」

蘇易安聽到陳天的這句話瞬間無語了,呆愣楞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重回無限 而不遠處的蘇成凱看見陳天彷彿遲遲沒有道歉的意思,忍不住扭頭沖著趙士圖說道:「趙師傅,動手吧,如果繼續這麼跟陳天糾纏下去,等到蕭家人過來,容易讓蕭家人誤會!」

「好!」

趙士圖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蘇易安的位置走去。

但是還不等趙士圖走到蘇易安的身邊,交易市場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

趙士圖在聽到腳步聲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表情無奈的沖著蘇成凱說道:「蘇總,來不及了,蕭高人他們可能已經過來了……」

「完了……」

蘇成凱聽到這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絕望,呆愣楞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剛才是誰打傷了我的兒子,給我站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交易市場外面突然傳來了一聲怒吼。

眾人聽到聲音以後紛紛扭頭看向了交易市場門口的位置,臉上的表情也都開始發生了變化。

「完了,蕭高人親自出馬了,今天這個陳天肯定是死定了……」

「剛才明明有機會走,偏偏不走,現在好了,蕭高人親自過來了,這下子我看那個陳天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啊,等死唄!」

眾人看著交易市場入口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無奈。

而陳天此時也眯著眼睛看向了門口處,臉上表情十分平靜,彷彿根本就沒有因為蕭家人的到來而感覺到一絲的緊張。 武者交易市場內。

陳天目光平靜的看著入口的位置,安靜的等著蕭家人的到來。

陳天能夠如此平靜,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夠平靜。

「陳天,就當我求求你了好不好?你一會給蕭家人道個歉吧!要不然蕭家人真的會殺死你的,你真的不是他們的對手,別說是你了,就算是趙師傅跟我父親都不敢得罪蕭家人的……」蘇易安美眸之中閃爍著淚光,嬌聲勸道。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扭頭淡淡看了蘇易安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是蕭家人的對手?」

「都這個時候了,陳天你逞能有什麼用嗎?」蘇易安語氣異常無奈的喊道。

「逞能?」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淡淡一笑,臉上的表情十分平靜,輕聲說道:「是誰告訴你我在逞能了?」

「你不是在逞能你在幹什麼?難道你還想著一個人對付蕭家的那些人啊?你知道不知道蕭家的家主是蕭飛虎,他可是上一屆武道聚會的亞軍,這種人想要殺死你,簡直要比殺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你知道不知道!」

蘇易安情緒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