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送我回家吧。」

蘇燕飛瑟瑟發抖,她冷,好冷,心冷,身冷,從頭到腳冷到了靈魂深處的感覺。

人生最難過的是什麼?

是我的心裡每天每夜都是你,而你的眼裡只有別人。

蘇燕飛早已淚流滿面。

她意識到,就算她今天從這裡跳下去,跌得粉身碎骨,她看上的這個男人,心心念念了無數個日夜的男人,也不會為她掉一滴眼淚。

更不會為她傷心。 還有什麼能再讓人心碎的呢?

她愛了那麼多年的男人,他的眼裡連她的一根頭髮絲都沒有。

她為了讓他能看到自己,努力了那麼多年,奮鬥了那麼多,到頭來,卻都是枉然。

一點意義都不沒有。

她的一條命,抵不上沈星的一聲嘆息。

而沈星,根本就什麼都沒有做,卻得到了霍擎天全部的關注和關心。

命運還能再不公平一點嗎?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難道命中注定她蘇燕飛的命里就得不到霍擎天嗎?

可是明明是她先遇到他的,為什麼後來者的沈星卻得到了他的全部,而她明明守了他那麼多年,最終卻連他的一片衣角也捉不到。

蘇燕飛虛弱地靠在蘇牧野的肩頭,微弱地聲音說道:「哥,我累了,我好累。」

然後,雙目一閉,暈了過去。

「燕飛……」

蘇牧野抱起蘇燕飛,看著霍擎天和沈星緊扣的十指,他什麼話也沒有說,飛快地坐電梯下樓。

樓下早就停好了備用的救護車,蘇牧野跟著救護車一起去了醫院。

霍擎天和沈星也下樓。

電梯里,霍擎天讚許地看著沈星:「今天多虧了老婆機智。」

要不是沈星的那一番故意激將的話,估計蘇燕飛還在繼續僵持,不會這麼快就下來。

沈星白了白眼,說:「這還不是你自己惹的桃花債。」

霍擎天心中委屈,這怎麼能怨他?他可沒去招惹蘇燕飛。

「老婆大人冤枉,這真跟我沒有關係。」

「嗯,是你長得太勾人了,所以有女人願意為你赴湯蹈火。」

沈星的語帶著一點酸。

雖然霍擎天本身並沒有什麼過錯,但到底也是他自己惹出來的,不管什麼原因,那也是他招來的。

都是那張桃花臉惹的。沈星心裡恨恨地在他臉上打了幾個叉叉。

「那老婆大人願不願意為我赴湯蹈火?」霍擎天好整以暇勾著唇,看著沈星問道。

「不願意。」

霍擎天皺眉。

不願意,為什麼?難道他的魅力指數不夠嗎?

其實他要的並不多,他不用沈星為他赴湯蹈火,只要她在某些時候主動一些就好。

可是這隻小狐狸總是放不開,還總是罵他無恥。

夫妻之間,怎麼能用無恥這個詞呢?

應該用愛。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喜歡自己的老婆也叫無恥嗎?

當然不能。

沈星看著霍擎天那一副桃花蕩漾的模樣,就知道這個男人心思想歪了。

伸手將他一推,重複一遍:「不願意。」

「嗯?為什麼?」

某個男人臉上立刻表現出極大的不悅,從電梯中追出來。

邪王強寵:至尊毒妃不好惹 在小女人面前他如此沒有魅力嗎?

他覺得自己不應該是這樣的下場。

「因為我現在很累,想回去睡覺。」

工作了一整天,又被蘇燕飛耽誤了那麼多時間,這一晚上已經沒有剩下幾個小時了。

她很想補補眠。

可是某個男人會錯了意,以為某個小女人是在委婉地告訴他,她其實很想做一些什麼。

立刻來了精神,整個人神清氣爽。

「那好,我們現在趕緊回家。」 霍擎天和沈星來的時候是坐的蘇牧野的車,現在回去自然還是坐他的車,蘇牧野跟著救護車一起去醫院了,他的車還停在原地。

他們上車以後,司機問清楚了去哪后,就直接往沁園別墅的方向開。

一路上,霍擎天的心裡就跟長了草一樣,看著眼前的小女人心裡直痒痒。

至尊帝王 若這不是蘇牧野的車,他現在就想把小狐狸擁在懷裡。

沈星卻不知道霍擎天是這樣一番心思。

她簡單地就想睡覺,她所說的睡覺也僅只的就是睡覺。

一點零星雜念都沒有。

她若是知道霍擎天將她的話做了其他的解讀,非吐血不可。

就這樣,兩人懷著完全不同的心思回到沁園別墅。

一到別墅霍擎天就將沈星打橫抱起。

沈星輕呼了一聲。

捶了一下霍擎天。

這完全沒有準備好吧,這突然的一抱嚇了她一跳。

「老婆別急,我會好好疼你的。」霍擎天一臉的笑眯眯。

疼?疼什麼?怎麼疼?

沈星一頭霧水。

這個男人又在搞什麼?

他是不是弄錯什麼了!

「你放我下來,我累了,要睡覺。」沈星很認真地對霍擎天說。

「嗯,我知道老婆大人的需求,我會好好滿足你。」

滿?足?

呵!

這個男人!

沈星眉頭緊緊擰起,是她說錯什麼了,還是他誤會什麼了?

意識到霍擎天要做什麼,沈星極力掙扎。

不不,堅決不要。

沈星握緊拳頭又在霍擎天的肩上使勁捶了幾下,急切地說:「我是真的累了,是真的想睡覺,我說的是躺在床上睡覺的那個睡覺。」

「嗯嗯,我懂。」霍擎天瞭然地點點頭。

臉上笑不可支。

小狐狸越來越有意思了,心裡有想法還不承認,這叫欲蓋彌彰。

不過,這們的小姑娘,他喜歡。

今晚的美好時光他一定要好好地珍惜。

慢慢地享用美味。

霍擎天的心中幾乎要心花怒放了。

「霍擎天,我命令你,放我下來!」

霍擎天的表現讓沈星終於知道,霍擎天是完全曲解了她的意思。

他完全是將自己的想法代入了她的想法。

實在讓她可氣。

「別急,我會放你下來的,現在我抱你上樓,你也好省下點力氣。」

省下力氣才可以更好的配合他。

霍擎天越想心中越開心、也越發得意。

今天是個好日子。

嗯,的確是個好日子。

雖然前有蘇燕飛無理取鬧,鬧自殺產生的不愉快,可是後面小姑娘就又緊接著給了他這麼一個大歡喜,大甜棗。

霍擎天的眼角都藏不住笑意了。

這就是所謂的塞翁失馬,焉知禍福嗎?

是的。

霍擎天肯定。

他現在連上樓時的腳下步伐都是輕快的,抱著沈星上樓一點也沒覺出手中的份量。

更沒覺出累。

沈星被他抱著,得不到自由,只是不停地用拳頭捶打著霍擎天的肩膀。

可是她那點小力量對於霍擎天這樣的男人來說,只不過是撓撓痒痒而已。

不僅沒有把他打疼,反而倒像是某些特殊的邀請似的。 這個男人倒是心安理得。

可是她呢?手腳都動彈不得。

「你這樣我睡不著。」

「嗯?」霍擎天睜開眼睛。

「你不想睡?」他的眼睛里似乎還冒出一縷興奮。

沈星直覺不是好事。

果然,霍擎天開口:「雖然你現在不方便,其實……還有些別的方法可以用。」

沈星的腦子轟地一聲大了。

她不要!

「我很困。」沈星說完,立刻閉上自己的雙眼。

她才不要給霍擎天做那些事,堅決不要!

看著沈星急忙推脫掉的樣子,霍擎天彎唇一笑。

沒有再說什麼。

也閉上雙眸。

其實,就這樣抱著小姑娘入眠,也是件很幸福的事。

**

沈星第二天從片場回來的時候,撿回一個小男孩。

小男孩五、六歲的樣子。

他粉嘟嘟的臉蛋,如果不是短頭髮,穿的是男生的運動服,沈星開始還以為他是個小女孩呢。

事情是這樣的,沈星下車路過花店,買了一束百合,然後離開花店時身後被人扯了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