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蔣楚然便拉著不情不願的蘇桐出了園子。

「說吧!」蘇玄目光如炬。唐玉被盯著看,有些緊張,這種目光比呂仲穎的還要熾烈一些。

「現在到貴府上的那個唐玉,是假的。」唐玉平靜的說出了事情的真相。

聽到唐玉這句話,饒是極有城府的蘇玄,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什麼?他帶來的唐府印記和婚書可都是真的!」蘇玄目光里出現了一絲質疑。因為這兩樣能證明身份的東西,他都親自檢查過,尤其是婚書上,還有他特殊的標記。

「沒錯,雖然他帶來的東西都是真的,可是他的人是個假的!」唐玉堅定的回答道。

「證據,你得給出一個讓我滿意的證據,不然的話……」蘇玄話沒有說完,可是那種隱約存在的要挾,卻猶如懸空在唐玉頭上的一柄利劍。

「因為,我才是唐玉!」

面對蘇玄銳利的幾乎能刺破皮膚的目光,唐玉不躲不避。

「蘇叔叔,小時候,我記得你還抱過我,而且還跟我爹說,要是你也有個兒子多好啊!」

聽到這裡,蘇玄神色一變。

能找到這裡,說出這一番話,就算是騙子,掌握的東西也太多了些。

蘇玄看向唐玉的目光,從銳利變換成了質疑。比起婚書和唐家的印記,唐玉的一面之詞,顯然還是查了些說服力。

「那麼那個人是什麼人?」

「他本名叫唐熙義,乃是我大伯的兒子,前不久陷害我,我幾乎身亡。而他則是冒名頂替我,帶著婚書來到蘇家。」唐玉把事情簡單的複述了一遍。

蘇玄聽完,心裡有了盤算,仔細思索之後,發現唐玉說的雖然離奇,可是卻都能站得住腳。

唐思德,他蘇玄也認識,而且當年留下的影響就不是很好,根據蘇玄的判斷,唐思德是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的。

沉默了片刻,蘇玄有了決斷。

「你可敢於他當面當面對質?」

「有何不敢!」唐玉非常有底氣,因為他還有一張大牌,得到了唐思德的證實,唐熙義仍然是個不完整的男人。

就算蘇玄不信自己說的,可唐玉相信蘇玄絕對不會讓自己的獨女嫁給一個,不完整的男人。

唐玉已經想好,如果對質出現了問題,就當眾揭發,而唐玉只要搬出來呂仲穎。想來蘇家也不會把他怎麼樣,可唐熙義明知道自己有疾還來蘇家,打算娶蘇曼過門。這種想法,多半要被憤怒的蘇家撕碎掉!

蘇家雖然大,可是在蘇玄發話的前提下,很快,就知道了唐熙義和蘇曼所在的園子。

一路上,蔣楚然和蘇桐不明所以的看著蘇玄。想要問蘇玄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可看蘇玄嚴肅的神情,這二人也沒有多問,雖然她們二人都是蘇玄的至親。可正因為她們了解他,才知道嚴肅起來的蘇玄是多麼的可怕。

在僕人的帶領下。

一行四人很快就到了蘇曼此時所在的園子里。

離得老遠,幾人就聽見翠翠那銀鈴般的笑聲了。

「……那種樣子你們是沒有見過,要是實實在在見過一會,保證笑的肚子痛!」唐熙義手舞足蹈的比劃著,而蘇曼和翠翠更是笑的前仰后趴。

「咳咳!」走在最前面的蘇玄咳了一聲。

把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拉了過來。

「爹!娘!小姑!你們怎麼來了!?」蘇曼驚奇的看著來者,有點難以置信。

「晚輩見過蘇老爺、蘇夫人……」唐熙義禮貌的點頭鞠躬。

「唐玉,你可認識此人!?」蘇玄開門見山的直接問道。

「此人?」唐熙義聞言抬頭朝著唐玉看去?這一霎那,唐熙義看著這個自己夢中出現過無數次的惡棍,心臟停拍了一秒。

「不認識,未曾見過!」唐熙義還算是冷靜的做出了回答。

「熙義,一別不過數日!這麼快就忘記我了?不應該啊!」唐玉則是玩味的看著,語氣之中更是有些戲謔。

「你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唐熙義再度解釋道。

「唐熙義,你別偽裝了,不就是想用我的身份來娶蘇小姐,然會沾一點蘇家的好處嘛?現在在我這個正主面前,還不趕緊認錯?不然等蘇老爺發怒了,你恐怕要吃不了兜直走。」

「蘇叔叔明鑒,晚輩真的不認識此人,還請諸位不要聽他胡言亂語。」唐玉誠惶誠恐的解釋著,生怕蘇玄不相信自己。可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唐熙義除了死撐之外,也沒有了別的好辦法。

在一邊看的蘇桐一下明白了,「意思現在出現了兩個唐玉?這弄真假美猴王呢!」

蘇玄見過的市面多了,最擅長通過別人說話時的目光來分析話里的水分。

其實通過剛剛二人的見面,蘇玄已經有幾分肯定,帶著婚書和唐家印記的那人,是假唐玉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老爺,你把我弄糊塗了,這怎麼回事啊!」蔣楚然一時之間沒明白過來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蘇夫人,我簡單來說,就是這個人他拿了屬於我的婚書,冒充我來蘇府,打算娶蘇小姐為妻。」唐玉忙解釋道。

經過這一下的解釋,不僅蘇桐明白了,就連翠翠也明白了!

作者星河一夢說:新年快樂!晚上儘力更,要是更不了,那就之後補上。總之欠一補二。 蘇桐聽唐玉這麼一說,眉頭皺的更緊了。非常不悅的說道:「老爺,這事情可得好好查查清楚!雖然是有婚約的,可事關曼兒的未來幸福,務必不能草率了事!」

「你們二人各執一詞,那就相互證偽!若是讓我知道誰說了假話,那藍宇府的大牢,就有的坐了!」蘇玄一視同仁的說道。

短短時間裡,唐熙義已經明白了其中關鍵,其實蘇家重視的不僅僅是唐玉身份,還重視蘇曼的情緒和意願。

「蘇老爺,我從小到大長在唐府,姓唐名玉,而今手持婚書前來,為的是履行約定!為的是家父的意願!而不是來這裡跟一個莫須有的人相互爭論。以上我說的話,若有半句假話,我唐玉從此絕後!家父唐思義永無安寧之日,永世不得超生!」

唐熙義大義凜然的說道,而且發了極其惡毒的誓言!

這惡毒的誓言一出,蘇桐和蔣楚然的態度立馬就朝著唐熙義傾斜了。

不得不說,唐熙義在神情的操控這方面,表演的很到位!臉上那種悲痛和被懷疑的辛酸,完全淋漓精緻的體現了出來。一下讓兩個女人同情心大起。

就連一邊的翠翠都不禁想要為唐熙義說幾句公道話了。

而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唐玉,想看看唐玉如何解釋。

「哈哈,真是笑話!」

「你剛剛說你唐玉、家父唐思義!可你明明就不是唐玉,而你爹也不是唐思義!休要辱沒了我爹爹一世英名!」唐玉厲聲道。

「蘇叔叔,你若是難以判斷,大可以去唐家宅子周圍問問,那裡都是十幾年的老街坊了,誰是唐玉自然是一問便知!」

唐玉說的話更是底氣十足,這就讓缺乏證據的蘇桐等人,更加迷糊了。完全不知道應該相信誰說的。

尤其是蘇曼,本來對於這門約定了十年的婚事就有些複雜。加上現在居然鬧出這樣的一件事情來,左看看右看看。

唐熙義一身白衣書生打扮,俊俏而不失本色,說話風趣幽默,而且有婚書在身。

唐玉則是一身白色短衣,不僅上面有各種樹葉泥土,而且有些灰頭土臉的,雖然看起來也長的不醜,可看起來就是要差一點。

雖然說長相這個東西,在婚姻大事中所佔的決定性比例並不高,可十五六歲的姑娘,誰不喜歡更加好看的呢?

冷少掠愛:霸上小女人 形勢一時間有些微妙。本來唐玉想揭穿唐熙義不能人道的事情,可唐玉突然想到,揭穿了唐熙義,也未必就能證明自己是真的唐玉,萬一蘇玄一怒之下,把火發到兩個人身上,那就不妙了。

所以,唐玉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維持了現狀。

蘇玄眉頭緊皺,「來人,把這兩個人都帶下去!沒我的命令誰都不許離開蘇府半步!」

「二位,不管誰真誰假!說謊的人,一定會受到應有的懲罰!此事我自會調查清楚!」蘇玄沒有選擇相信任何一個人。

當然在蘇玄如此做法下,唐玉和唐熙義都乖乖的接受了蘇玄的暫時限足。

蘇玄說完也離開了,而蔣楚然馬上來到蘇曼面前。

「曼兒,這可是終身大事,必然要慎重些!若不是娘和你小姑在園子里意外遇見那個小子,險些要誤了你的終生大事!」

「娘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都暈了!」蘇曼也沒有想過,在婚姻這種事情上,居然能同時出現兩個唐玉來。

「曼兒,你別擔心,不管誰真誰假,只要你不願意嫁,娘都支持你!」

蔣楚然的修為並不高,對於唐玉和唐熙義的表現,還看不太出來。

而蘇桐,則是默默的跟著蘇玄去了。

「桐兒,跟我來,有什麼事情嘛?」蘇玄轉過一個牆角,停下來腳步,問道。

「大哥,剛剛的情況你也都看在眼裡了,那個先來的小子心跳加速,眼神有些飄忽,分明是說了假話的樣子!可你為什麼不當場拆穿,反而要把兩個人都留起來呢?」

蘇桐雖然知道蘇玄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可她就是好奇,而且這個毛病好多年了,根本改不掉。

「桐妹,你嫁人也有幾年了,在李家的生活,你也應該多少有些體會。」

「平心而論,咱們蘇家給了你多少底氣?你跟妯娌親戚一起的時候,蘇家有給了你多大的依仗呢?」蘇玄頗有些語重心長的說道。

「大哥的意思是?」蘇桐沒有完全明白。

「我的意思很簡單,咱們蘇家不大可也不小,若是曼兒而給藍宇除了林家之外的任意一家,是不是婆家都得好好照應著。為什麼?因為咱們蘇家勢大,他們不敢欺負曼兒。」

「可若是嫁到大家族去,那我這把老骨頭可就不見得管用了。曼兒從小天真,又不是很適合那種勾心鬥角的大族生活。」蘇玄頓了頓,嘗嘗的舒了一口氣。

「我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嫁的太好,怕婆家欺負。嫁的不好,又擔心她受苦!」說著,蘇玄嚴肅的臉上居然露出了無比的溫情。

「可這和那兩個唐玉又有什麼關係呢?」蘇桐還是不懂,故問道。

「你想啊,那唐家先後來了兩個人,說明家族內部很不穩定,鬥爭已經到了這種地步,而且從先來的那個唐玉身上看的出,唐家這些年沒有什麼長進。」

「這就說明,曼兒嫁過去,可能要吃苦啊!唉!」蘇玄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一方面是蘇曼的幸福,另一方面是自己跟故友至交的生死承諾。蘇玄是兩頭為難啊。

……

而另一邊,唐玉和唐熙義則軟禁在了一個小院子里。等下人一離開,唐玉便陰陰一笑,朝著唐熙義走了過去。

「熙義,別來無恙啊!來蘇家娶親?下面的東西長出來了?」

這一句,結結實實的扎在了唐熙義心裡最痛的地方。

「只會逞口舌之力!若不是此刻在蘇府,我一定要打的你滿地找牙!」唐熙義拳頭捏的緊緊的,可心裡知道,若是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弄出什麼事情來,只怕他的蘇家之行就會更加的艱難了。

「嘖嘖,好大的口氣啊。不過呢,我一個男人,不跟你這種妖人計較了。」

「啊……好睏啊!」唐玉甚了一個懶腰,又提了提褲子,順手就當著唐熙義的面,在褲襠那抓了抓。

「有點癢,嘿嘿。」這哪裡是癢,分明就是在炫耀!

唐熙義看著唐玉的動作,眼前幾乎一黑,強忍著胸中的憤怒,朝著屋裡走了進去。

作者星河一夢說:給諸位拜年啦!祝大家在新的一年裡,心想事成,身體健康! 0158

入夜,蘇曼一個人坐在房頂上看著漫天星空。

心裡很是複雜。今天發生的事情是她怎麼想也沒有想到的。

「不行,我自己的未來我要自己掌握,我明天得去看看那兩個人!」

第二天,蘇曼一個人偷偷的打聽了軟禁唐玉和唐熙義的地方。

畫了個淡妝,一個人就去了。

唐玉自然是起了個大早,開始在院子里練起拳來。一套伏虎拳耍的虎虎生威,這是一套基礎拳法,作用就在於活動筋骨,並沒有什麼實戰作用。

「喝! 太清仙緣傳 哈!」

蘇曼透過門縫看到院子里的唐玉,此時的唐玉單穿著一條褲子,上半身結實的肌肉展露無遺。

「如此看來,和昨天那個樣子,完全不同啊!」蘇曼透過門縫,只能看到唐玉練拳姿態不凡,並看不清唐玉的臉。

出拳、掃腿、起跳。

每一個動作都非常到位,肌肉經過一番運動,顯得更為有魅力了。

蘇曼就這麼看著,唐玉行雲流水般的動作,竟然讓蘇曼不忍心打擾。

直到唐玉打完,蘇曼才推門進去!

聽見門響動,唐玉轉過頭去!

「是你!?」這樣正面仔細一看,蘇曼立馬想起來了!

這不就是那個在宣化門打贏楊雲飛、在八門會武上奪得頭名的那人嘛?

「啊?」唐玉沒明白蘇曼的意思。

「原來你就是唐玉?」蘇曼驚叫出了聲,早在宣化門的時候,翠翠就調笑過。而當時唐玉的賣相來看,的確值得讓蘇曼動心。

加上後面八門會武的頭名,那更是出盡風頭。不知道有多少姑娘都暗暗把唐玉當成了一時的夢中情郎。

「嗯,我是。」唐玉只得點點頭,可沒有穿上衣的他,被一個姑娘這麼盯著看,心裡還有點毛毛的,有點不習慣。

「蘇小姐,萬萬不可被他迷惑啊!」唐熙義的聲音很不湊巧的傳來。

蘇曼和唐玉聞聲都皺了皺眉。

「此人身份來路尚不清楚,萬一是山裡的歹人,那蘇小姐豈不是很危險?」唐熙義說著,居然走到了二人中間,擋在了蘇曼的前面。

可因為剛剛起來,唐熙義還沒有來得及弄點香料遮蓋自己身上的味道。被站在他身後的蘇曼聞了個一清二楚。

蘇曼拿出手帕輕輕的捂住鼻子,思索著這股奇怪的味道是從哪裡來的。

而唐玉自然也聞得到,「你出來之前,能不能把身上那股尿臊味弄乾凈!噁心死了!」

本來唐熙義一副英雄救美的樣子,突然就變得難堪了起來。他也想到了,因為唐玉造成的傷,他每天早上和晚上的確身上會有些尿臊味。

「你!」唐熙義指著唐玉,想開口報復,卻不知道應該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