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外面突然傳出一聲響動。

「關燈!」

樂天低聲說道。

他第一個關掉了手電筒,其他人也關掉了手電筒,只有小壞手裡的手機還發這微弱的燈光。

觀眾們心情激蕩的看著漆黑的手機屏幕,有的甚至還將耳朵湊到了手機上,聽聽手機裡面沙沙的聲音。

他們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樂天一動不動,他的身體不斷地發抖,然後慢慢的平靜。

這期間窗外沒有再次發出聲音!

「是不是我們自己嚇自己啊?」大壯小聲的問道。

蘇紫萱借著外面的月光走到窗戶前往外看了看,院子里什麼東西都沒有,她回頭看了看隱藏在黑暗中的樂天!

她剛剛依稀看到樂天的手臂動了一下?

接著窗外就傳出響了動。

難道那響動是樂天弄出來的? 只要有風吹來,就有出口。看到這情況,我也不在去把地上的那些銅錢收回來,而是抱起囡子就準備往那個方向跑。

可是剛抱起囡子,後面又是清脆的“咔擦”一聲,三角旗再次應聲而斷。看到這個場景,我心裏幾乎都快要絕望了。我也不打算掏出第三根三角旗了,反正剛纔已經查探到了風向。抱着囡子玩命一般的朝着那個方向跑去。

“囡子,眼前有路沒?”我朝着跑過去的方向,看到是隻是牆壁,於是連忙開口朝着身邊的囡子問道。帶着囡子就有這麼一個好處,她的眼睛能夠看穿一切。本來我是相信這點的,但是剛纔方大師無緣無故的跟丟,讓我也有些懷疑囡子的眼睛。可是現在,除了相信她,我沒有別的辦法。

“葉子哥,前面有路。”囡子的聲音,在我聽起來無疑像是天籟一般,尤其是在這個時候。

聽完他的話之後,我二話沒說,直接就朝着那邊衝了過去。

接下來我並沒有任何撞在牆壁上的疼痛感,而是毫無阻礙的衝了出去。剛衝出來,一道亮光就直接打在了我的臉上。

緊接着就聽到方大師那熟悉的聲音朝着我喊道:“葉子,你他孃的死哪兒去了,嚇死我了。”

這回我可沒有開心,而是先用詢問的眼神看了看懷裏抱着的囡子。經過囡子確認眼前的確實是方大師之後,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然後趕緊抓着方大師的手往前跑,邊跑邊說後面有個厲害的傢伙追了上來。

“葉子,停停停,如果你說的是那個厲害的傢伙的話,我已經解決掉了。”方大師直接把我拽的停了下來。

聽到他這麼說,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方大師說,自己正在前面走着問我話呢,可是忽然間就覺得不對勁兒後面我跟囡子不見了。他也進入了一個陌生的空間裏,剛進去,他就發現自己被一羣鬼物給圍了起來。好在方大師也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花費了一點時間,就把那些鬼物解決掉從那裏出來了。

然後,方大師就開始尋找我跟囡子。在那邊發現了我跟囡子的氣息,其實也就是我點的香燭讓方大師給聞到了,順着那個味道就摸到了那邊。正準備繼續尋找我們的時候,竟然從那牆縫裏鑽出來一個渾身漆黑的小孩兒。

那小孩兒有六七歲大,渾身皮膚異常的慘白。看上去就知道不是好惹的,方大師也知道這東西叫鬼傭,一般古墓裏面用來陪葬的。這小孩兒在活着的時候,就開始給體內灌注水銀,直到死了之後,還保持着原本的樣子。

這些鬼傭之所以擺放在外面,完全是用來守護古墓的。

那些小孩兒也是經過嚴格挑選而來,必須是等了好幾輩子沒投胎的怨魂,好不容易投胎一次卻又遭此大難魂魄被困在了身體當中。這樣一來,怨氣就更加深厚,因此形成這種非常強悍的鬼傭。

方大師跟鬼傭一番激烈的搏鬥之後,剛剛把那鬼傭制服,就看見我抱着囡子從那牆壁裏面衝了出來,還以爲是另外一隻呢,所以手電筒就直接照在了我的臉上。看清楚是我們之後,方大師才及時收了手。

直到現在我才明白,剛纔爲什麼看到方大師的時候,他渾身的衣服都破破爛爛的。

“那方大師,咱們現在還是趕緊走吧,這裏既然這麼危險,就別留在這兒了。”聽完方大師講的那個鬼傭之後,我也在暗自慶幸。幸虧當時方大師找了過來,鬼傭衝着他去了。如果是衝着我跟囡子來,那麼我根本就沒有辦法保護好囡子,而且自己也對付不了鬼傭。

“你以爲我不想出去啊,我是被困在這裏出不去,所以才急着來找囡子的。”方大師說完話之後,把囡子拉倒了他的身邊,然後指着地上散亂的工具讓我趕緊給裝起來。

剛纔方大師跟那鬼傭打鬥的場面雖然我沒有看見,但是方大師的揹包已經爛的不能再爛了,從外地買回來的工具也散落了一地,就能夠想象得出來,剛纔的那一戰肯定是相當的慘烈。

把其中一些不太必要的東西扔在這裏之後,我揹着那個更重的大揹包還要揹着我的小揹包,整個人都累的快直不起腰來了。還好囡子那邊現在方大師在抱着,我根本就再也沒辦法抱得動他了。

等收拾好了這些東西,才知道現在我們遇見的困境。方大師在這甬道里碰上鬼打牆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鬼打牆,隨時都有可能出現一些鬼物的那種。在遇見方大師之前,他已經在這邊轉悠了三圈。

現在我們所有的希望,都壓在了囡子的那雙眼睛上了。

“方老頭,葉子哥,我看見奶奶了,我看見奶奶了。”忽然囡子激動的大叫了起來,從方大師的懷裏掙脫,開車朝着前面跑去。

看到這情景,我跟方大師趕緊全力的朝着囡子追了過去。現在如果讓囡子這樣亂跑的話,是很容易出事兒的。

方大師的速度很快,沒多久就直接把囡子抓了回來。等我趕到的時候,就聽見囡子在那兒哭着說:“奶奶死了,奶奶死了,囡子這回真的沒有奶奶了。”

好一會兒我才弄清楚情況,囡子說的,應該是之前她畫過的那幅水彩畫。水彩畫裏面,囡子的奶奶被裝在這水塘子底下的大紅棺材裏面。

“囡子,那個棺材在什麼位置?”我過來,把囡子樓在懷裏,輕聲的朝着她問道。

沒想到,囡子的手竟然指向了地下。也就是說,那個大紅棺材,應該還在地下。我們現在,還沒有到地方。而方大師那邊也驚喜的發現到,已經走出了鬼打牆的甬道。剛纔經過囡子的這一通亂跑,竟然直接就出來了。

接下來,方大師直接從褡褳裏面翻出來了一條繩子,前面綁在他的身上,後面綁在我的身上。這樣的話,就不可能會出現之前的那種狀況,直接跟丟了。

方大師的步履緩慢,左手拿着手電筒右手拿着羅盤,是不是的朝着羅盤上看去。而我則是一直在安慰着囡子,她自從剛纔說奶奶死了之後,眼淚就沒有停下來。現在囡子可是我們在這地下最爲重要的環節,絕對不能夠在她這兒出問題。

可是,我們也沒有辦法要求她什麼。自己的奶奶死了,傷心也是在所難免的。如果連自己的奶奶死了都不哭,我肯定會對她更加的害怕。這樣,纔有些人味。剛開始遇見囡子的時候,之所以怕她那雙眼睛,就是看起來不太正常,再加上她神神祕祕的。

這些天的接觸下來,才發現囡子更加的可愛。

“葉子,跟緊我。”正在我安慰囡子的時候,前面的方大師發話了。這個跟緊並不是跟在他後面的意思,而是讓我每一步都要踩在他的腳印上。

等走過了這一段之後,方大師纔回過頭來給我解釋道:“葉子,你看看後面那一段路,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聽到他的問題我先楞了一下,然後拿起手電筒在地上照了一遍,除了地面有些傾斜之外,還真的沒有別的什麼發現。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我有些毛骨悚然。

方大師隨手從身後的牆上扣下來一塊兒小石頭,朝着身後我們剛剛經過的那個地方用力的砸了過去。

石頭剛砸到地面上,就看見那地面開始塌陷,而地面的裂縫下面竟然是亮閃閃的利器。如果剛纔我們踏錯一步的話,就很有可能已經葬身在了那些利器之上。

“這種古墓裏面,機關重重,不管什麼時候,都得小心觀察身邊的情況。不然的話,一個小小的大意就有可能屍骨無存。”方大師說完話之後,從我身上接過了揹包,然後讓我繼續抱着囡子,他在前面開路。

而接下來的這一段路,我幾乎都是亦步亦趨的跟在方大師的身後,每一腳都是踩在他的腳印上面,纔敢繼續往前走,甚至腳都不敢踩實。

就在往前走了沒多久,地上的一排腳印,引起了我們的注意。這排腳印看上去很新,就好像剛剛纔被踩出來一般。看到這排腳印,立刻讓我們想起來在我們之前,進入這個古墓的那個人來。

於是,方大師就立刻決定,跟着這個腳印往前追。跟着這個腳印的話,一定能夠把事情的真相查出來。

可是就在往前追了有百十來米的時候,這個腳印忽然就消失了。

“葉子,是該用工具的時候了。這裏我來,你照顧好囡子。”方大師說完話之後,把包放了下來,開始把他從外地買來的那些工具一件件的往外掏。 「沒事了!」

樂天突然開口。

他徑直走到窗邊,看了看外面的天空,流星雨已經結束了,樂天的靈化現象也隨之結束!

他長長的鬆了口氣,這個意外差點讓他沒辦法收場。

幾個人再次打開手電筒,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小貓和小鬼甚至打起了退堂鼓。

「你們傻啦?知不知道現在已經賺了多少錢了?三十多萬了!我們每呆一分鐘就是成千上萬……你們還想不想出去吃香的喝辣的了?不付出哪有回報?」小壞罵道。

兩個姑娘看了看對方,不敢說話了,她們還要靠著小壞養著呢……

蘇紫萱一直打量著樂天,這個傢伙今晚為什麼這麼奇怪?

幾個年輕人湊在一起,他們在嘀嘀咕咕,商量著要不要進行下去,手裡裡面的彈幕也在瘋狂的涌動!

「你剛剛做了什麼?」

蘇紫萱走到樂天的身邊,壓低聲音問道。

「什麼?」樂天看了她一眼。

「我看到你往窗戶外面扔東西了。」蘇紫萱眼睛亮亮的看著樂天。

這個傢伙……一定是在等機會,前幾個屋子都不扔,偏偏等到這裡仍,因為這個屋子的窗戶上面有破損的地方,東西可以直接扔到外面。

樂天沒說話。

「你不承認嗎?要不要現在就出去看看你扔了什麼?」蘇紫萱哼了一聲。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一些事,還沒到可以公開的時候!問得多了……不好。」樂天直勾勾的看著蘇紫萱,他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一愣,這個傢伙這話里明顯是話裡有話!

「別廢話了!現在禮物已經到了三十多萬了!這次的錢我們的幾個人全部平分行了吧?我一點都不多拿!」小壞突然大聲的呵斥。

這些傢伙居然都起了退堂鼓……

這麼多錢還在不斷的增長中,這些傢伙居然要不做了?

幾個同伴都看著她,明顯都非常的猶豫。

「想走的也可以,以後錢一分也別想要,也別再讓老娘看到他,願意上哪混就滾到哪去混!」小壞哼了一聲。

看到她真的發火了,幾個同伴也不得不同意繼續進行探鬼之旅。

「看到了吧?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真實寫照……」

樂天看著蘇紫萱不說話了,就馬上轉移了話題。

「和你差不多。」蘇紫萱哼了一聲。

「走走走……樂天還是你走前面。」小壞喊道。

樂天點點頭,蘇紫萱馬上跟了上去。

「我可提前說好啊,下面我們要去的地方非常的恐怖,有心臟病的觀眾現在離開還來得及。」小壞神秘兮兮的對著手機說道。

數萬的眼睛正在死死的看著手機屏幕。

幾個人再次回到了中間的那個屋子,蘇紫萱看了看,這裡沒什麼奇怪的地方,她都來過好幾次了。

在這個屋子裡除了角落一個位置的地面稍微高一點之外,其他的地方沒有半點異常。

「來來來……都過來!」小壞招呼著。

樂天和蘇紫萱奇怪的走了過來。

「我告訴你們……這裡有一個壓力機關!」小壞神秘兮兮的說道。

蘇紫萱眼前一亮,驚訝的看著那個微微高起來的地方!

壓力機關?

四五個人站在那一小塊微微高起來的位置。

「咔嚓!」

一聲響動!

蘇紫萱驚訝的發現腳下居然陷進去了一絲。

「離開離開……」小壞叫道。

到現在她也沒忘了用手機直播,這份堅持倒是難能可貴。

幾個人快速的離開腳下的位置,所有人都看著地面。

「咔咔……」

一個黑洞洞的地道口居然出現了!

蘇紫萱驚訝的蹲下身仔細地看了看,樂天也仔細地看著。

「高手啊……」樂天嘟囔了一句。

蘇紫萱點點頭,這個地道的入口位置並不是平整的,看起來有點像是很隨意就澆築成的,但是這個東西卻可以和上面的地面嚴絲合縫!

甚至都看不出那一絲微弱的縫隙。

這就太厲害了……

不是建築方面的超級高手是絕對不可能做出來的。

「陰氣的味道……」

蘇紫萱嗅了嗅鼻子,看了看樂天。

樂天點點頭,他看了一眼黑乎乎的洞口下面,依稀有一個梯子,這裡面的味道也慢慢的飄了出來。

樂天聞了聞,這可以說已經不是簡單的陰氣了,裡面夾雜了極大的怨念。

「要小心了……這下面的東西絕對不簡單。」他低聲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

「走啊!你們的打頭陣。」小壞在後面催促。

蘇紫萱真的是煩躁的不行,這個小姑娘的所作所為完全都是以自己的想法為中心,別人的死活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這樣的人……用敗類來形容也不為過。

樂天倒是很痛快地下去了,有一道梯子,下去很容易,他用狼眼手電筒照了照下面,下面居然有一個很大的空間。

大概往下爬了七八米的高度,樂天的腳碰到了地面。

「小心點。」他提醒道。

蘇紫萱的身手比他厲害的多,也很快跟了下來。

不過其他的人就慢多了,在上面磨磨蹭蹭好一會都沒落地。

趁著這個機會,樂天四下觀察了一番。

「這是個什麼地方?」蘇紫萱疑惑的問。

看起來這裡怎麼像是一個地窖?只不過裡面用水泥隔成了許多的小房間。

「這裡……很有可能就是這個幼兒園一直有鬧鬼傳聞的最終原因!」樂天眯了眯眼。

他在這裡面感覺到了極大的怨念,如果不出意外……這裡一定有鬼!

後面的幾個年輕人終於落了地,他們緊張的用手電筒四下照著。

「沒事沒事……上次我們看到的那個影子不在。」大壯鬆了口氣。

「什麼影子?」蘇紫萱問。

「你是不知道啊,我們上次下來為什麼沒有找鬼成功,就是因為那個奇怪的影子,其實我上次就懷疑那個影子其實就是一個鬼!」大壯還在小心的看著四周。

樂天的眼睛看著黑暗中,他仔細的聽著這裡面的動靜,他在確定這裡有沒有活人!

「沒有會喘氣的。」他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沒有活人就說沒有活人,為什麼要說沒有會喘氣的?

她突然想到了某種情況,嚇了一跳,急急忙忙的靠在樂天的身邊。

樂天也沒在意。 這個地下室的味道非常的難聞,樂天和蘇紫萱還可以忍受,小貓和小鬼已經要吐了,兩個姑娘的臉色異常的難看!

「各位老鐵們……我們現在已經到了這個恐怖的地下室!這裡非常的大,上次我們就是在這裡看到了那個黑影,就是這個位置……但是這一次這個黑影已經不見了,但是大家放心,我們今天不把這裡徹底翻過來,我們是不會罷休的。」小壞很肯定的說道。

「砰!」

頭頂的那個機關突然自己合上了。

樂天抬頭看了看。

「你們上次來,機關也是自己合上的?」他問。

小壞搖搖頭。

樂天皺眉,今晚是大陰之相,但凡出門必遇鬼!很明顯現在的情況已經超出了這些年輕人的可控範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