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跟你有話好好說,好好說不了!你站住!有本事你站住!別走!」蘇錦惜是真的生氣了,對著上官司沉,也是絲毫不顧形象的喊了出來這些話。

戀愛氾濫成災 「蘇蘇消消氣嘛,再怎麼說我也是你未來的夫君,你這樣是不對的,是不好的……」上官司沉一邊躲閃著蘇錦惜的攻勢,一邊還要分出神來勸說著蘇錦惜。

「今天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聽了!上官司沉有本事你別跑!有本事你站住!」蘇錦惜真的是被氣到了這回。

蘇錦惜依舊不懈的追著上官司沉的,無論上官司沉說什麼,她都不加以理會了,不管上官司沉說什麼,蘇錦都不聽,依舊繼續著自己的動作。

「蘇蘇你這就不對了,做人怎麼了呀這樣衝動,你說是吧!做人是不是不應該這樣衝動,不應該這樣,你說說你……哎呀,別追了!」上官司沉就分神勸解蘇錦惜的功夫,就差點的被蘇錦找到,還好他靈活的一個閃身,避開了蘇錦惜抓過來的手。

「你站住!別動!有本事你別跑!這輩子要是再相信你的話我就不姓蘇!」蘇錦惜依舊不懈的追逐這上官司沉,並沒有一點要求放過上官司沉的意思。這一次,蘇錦惜是真的被氣到了。畢竟她剛才是那樣的相信上官司沉,而且還那樣期待上官司沉的答案,所以,被上官司沉這樣欺騙的之後,蘇錦惜就真的是忍不住那噴涌而出的怒意了。

「蘇蘇這就不對了,蘇蘇這輩子不嫁我還能嫁誰呢蘇蘇你說是不是,你說如果要嫁給我,那你現在就是在謀殺親夫,這可是不對的!小心我告訴太后!告訴你父親!」

上官司沉依舊在跑著,嘴裡也沒停過的一直在和蘇錦惜「理論」著,而這理論的最終結果,也自然就是讓蘇錦惜原本就憤怒著的情緒變得更加的憤怒。

蘇錦惜聽著上官司沉的話語,也趁著上官司沉說話間放慢的速度,一個提速就要往上官司沉那邊奔去,上官司帶刀也因此而躲閃的更加迅速。

蘇錦惜見著又錯過了一個抓住上官司沉的機會,不由得更加氣急:「上官司沉!你告訴太后也沒用,告訴我父親也沒用!我今天把你弄死!弄死你個我就不用嫁給你了!」

蘇錦惜一遍跑著,一邊說著一些根本就不過大腦的話語,也絲毫不理會自己這個形象和這個話語被丫鬟們看了去時什麼樣子。

此刻氣頭上的蘇錦惜哪裡還管這麼多,她現在一心只想要抓住上官司沉,然後發泄她的怒火,其他的,她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管了。

「蘇蘇你不累嗎?剛回復的身子可禁不起這樣的折騰,歇會兒吧蘇蘇,別追了,蘇蘇肯定了累了吧,不如我們歇會?」上官司沉舔著個來年提議道。

其實他這樣一來,這樣讓蘇錦惜追他,也使為了能讓蘇錦多活動活動,其實陳大夫私底下有跟他提起過,對於蘇錦惜這種中了*的人,多運動出出汗也是好的,其實也沒必要一直靜養著,所以今天,上官司沉才讓蘇錦惜這樣追他。

其實上官司沉一直都是照顧著蘇錦惜的,一直以來,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似乎都與蘇錦惜有一定的關係,他也一直都在為蘇錦惜著想,不管蘇錦惜知不知道,上官司沉都一直在以對自己的方式,關心這蘇錦惜。

不管蘇錦惜知不知道,上官司沉都默默的為她做了好多好多,他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默默的偷偷的,不為人知的在關心愛護這蘇錦惜。 網游之奶個錘子 玩鬧間,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五天,這五天里,蘇錦惜和上官司沉一直在各種有遊山玩水,各種嬉笑打鬧,蘇錦惜在這幾天里,幾乎每一天都是輕鬆的,都是愜意的,都是毫無顧忌的。

只是,這樣的光景終歸是不長的,有些事情還是需要面對,有些東西還是需要處理,這樣不問世事自由自在的生活,她蘇錦惜還是沒有資格享受。

她還沒有手刃仇人,還沒有讓白承皓受到他該受到的代價,她怎麼會就這樣放心的遊玩呢。即使這幾天的玩鬧間蘇錦惜經常會忘記過去那些不開心的事情。

有點時候蘇錦惜兒啊很直接就想和上官司沉一直那樣下去了,那樣開心,悠閑,沒有半分防備的生活正是蘇錦惜所嚮往的。

但這幾天過後,在回府的路上,蘇錦惜還一直在回想,回想這些天來她和上官司沉的狀態,回想這幾天里自己的狀態,蘇錦惜不由得有些枉然。

蘇錦惜不知道,自己今後到底該怎樣對待上官司沉,是想島上的那幾天一樣毫無防備,盡情嬉笑玩耍,還是應該對他加以防備,而後同最開始時他們二人的那種狀態那樣。

蘇錦惜不由得疑惑了,對於上官司沉,她已經不否認他在她心目中的特殊地位了,但是蘇錦老師還是依舊不敢毫無顧忌的捧出一顆真心,畢竟上一世的教訓,上一世那個可以毫無顧忌追尋愛情的蘇錦惜,已經不復存在了……

回到府中,蘇錦惜還沒來得及多歇息兩日,也沒來得及好好靜下來想想自己的未來,那個註定了會有上官司沉的未來。

就在蘇錦惜還來不及多想些什麼的時候,她最不願意見到,也最想要逃避的事情還是來到了……

「聖旨到—」太監尖細的聲線,打破了蘇將軍府的沉寂和淡雅。

聖旨比蘇錦惜的語預期,要來得更早也不知道是上官司沉同太后說了些什麼還是怎樣,總支這聖旨就是這樣嚷蘇錦惜感到猝不及防的到來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蘇將軍之女蘇錦惜才貌雙全,秀外慧中,實乃大家閨秀之典範,念其與上官侯爺上官司沉情投意合,甚是般配,朕心甚慰,特令蘇將軍之女蘇錦惜與上官侯爺儘快完婚,欽此–」

蘇錦惜同著蘇將軍府一家老小,跪在聖旨前面安靜的聽著,此時的蘇錦不知道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她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是期待么?好像是有的,但是,這期待的背後,卻莫名的有一種恐懼,有一種讓蘇錦惜發自內心的抗拒和害怕。

上一世所發生的那些事情,真的在蘇錦惜的心裡留下了不淺的烙印,以至於這一世的她,聽到成親,想到另一半之後,都會莫名的生出一種抗拒。

但即使有著這般下意識的抗拒,蘇錦惜卻也無法忽視內心中還有著一種呼之欲出的感覺–緊張。

是的,蘇錦惜自然是緊張,期待的同時,更多的是緊張,對於那段她自己都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的感情,蘇錦惜除了緊張和不安,以及被這些而忽略掉的小期待體外,也再找不到什麼別的情緒了。

太監讀完皇上的旨意,看著那個似乎還陷在自己思緒中的蘇錦惜,免不得提醒道:「蘇小姐,該接旨了。」

太監這一提醒,蘇錦惜這才回過神來,這才心不在焉的從太監手裡接過聖旨,那聖旨在蘇錦惜手裡看似輕飄飄的沒有什麼存在感,但在蘇錦惜的心裡,確實無比的沉重。

「-臣女,接旨……」蘇錦惜回答著,但那話語間,似乎也並沒有接聖旨時應有的尊敬,也沒有對賜婚的皇上有多感謝。

但即使如此,太監以及宮中前來頒布旨意的眾人也依舊不敢多說什麼,也不敢給蘇錦惜一點臉色看。

蘇錦惜現在已經不同了,她已經不是那個任由別人欺負,身邊沒有一點權利的蘇錦惜了,今後的蘇錦惜,將會比得到蘇將軍的寵愛更加尊貴。

今後的蘇錦惜,可是攀上了?上官侯爺的,對於上官司沉,試問誰不忌憚三分,誰:不會給他三分薄面。

所以,別說此時的蘇錦只是深色懨懨的不願搭理人嘞,就算是蘇錦惜此刻趾高氣昂的看不起這一眾人等,他們也不能拿蘇錦惜怎麼樣了。

上官司沉的妻子,是這皇城內外多少少女的夢啊,這等好事無論是落在那個女孩子身上,她都會激動得暈過去的吧。

但蘇錦惜卻不一樣,這也使讓宮中的一眾人等疑惑的地方,但他們也自然不敢表現出疑惑和不滿,不管蘇錦惜怎麼樣,這個人他們今後是再得罪不起了。

「既然蘇小姐已經接旨,那就煩請蘇小姐多多用心籌備這場婚禮吧,小的們就先告退了,在此小的們再次恭賀蘇小姐喜結良緣。」

對於蘇錦惜這個香餑餑,太監以及宮中一眾人等們自然是要阿諛奉承的,他們這樣的語氣,倒是聽的蘇錦惜有些諷刺。

遙想上一世,這些太監宮女們何曾給過自己一個好臉色看,即使是自己嫁給白承皓之後,這些人也見得有給過她這般好到噁心的臉色看的。

話已至此,還不是因為上一世的白承皓根本就沒有喜歡過她,在外面也使對她極為冷淡的,而這些太監宮女們則哥哥都是人精,他們也自然不會對一個不受寵的王妃有多少好臉色。

蘇錦惜有些嘲諷的勾了勾嘴角,看著那些太監宮女們,雖說有些諷刺,但她業不好個哦別人臉色,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即使這些宮女太監們這般做法,但蘇錦惜心中也是理解的,在皇宮那樣一個地方生存,不學會點阿諛奉承,又怎麼能活到今天呢。 蘇錦惜雖說看不慣這些人的做法,但是奈何她業不好多拒絕他們的奉承,這些小人雖說不被別人看起,但是得罪了他們終歸了是不好的。

既然蘇錦嫁給上官司沉是為了完成上官司沉的某種個任務,那她就不會為上官司沉樹敵,也不應該為上官司沉樹敵,即使,這些,上官司沉並沒有看在眼裡,但蘇錦惜還是下意識的這樣做了,下意識的為上官司沉著想。

不知不覺中,他們兩個都為彼此做了許多,在對方都看不到的地方做了什麼許多……

「嗯,下去吧,謝謝你們的祝福。」蘇錦惜說著,神色依舊有些懨懨的,並沒有多大的興緻,不表現出嘲諷已經是她做的最大的努力了。

太監宮女們見著蘇錦惜依舊是那幅神色懨懨的樣子,也不好再多說什麼,躬身一鞠之後,便就往外走去了。

蘇錦惜拿著那聖旨,緩緩站起身來,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是好,萬千情緒湧上心頭,蘇錦惜轉身看著自己的父親,輕聲叫了一聲:「父親……」

人在最無助,最迷茫的時候總會第一個想到自己的父親,蘇錦惜拿到聖旨的那一刻,別的什麼都不願去想了,她就想輕輕的喚一聲父親,下意識的就是想到自己的父親。

蘇將軍聽著蘇錦惜這一聲輕喚,轉過身子來看著蘇錦惜,而後抬起手來輕輕撫了撫蘇錦惜的頭,輕聲回答著:「好孩子……」

「父親,陪我走走吧,好久都沒有喝父親好好走走了。」蘇錦惜輕聲說著,眸底也是充滿了未知的情緒。

對於蘇錦惜的要求,蘇將軍自然是不會拒絕的,他這個女兒啊,有些情緒埋藏得太深,就連他這個父親,也使鮮少告訴的。

所以在出嫁前,蘇將軍自然是要和自己這個把什麼東西都藏在心裡的女兒好好聊聊的。

隨即,這父女兩便就摒棄了所有的丫鬟護衛,在自家花園裡逛了起來,那些原本在花園工作的丫頭們也很是識趣的到別的地方去了,所以蘇錦惜和自家父親這兩人之間的氛圍,也很是安靜美好。

「丫頭,還記得這裡嗎?」蘇將軍和蘇錦惜走到了花園某一處假山那裡邊停下了,而後蘇將軍輕聲問到。

蘇錦惜看著這初級假山,輕聲回答,眉宇間滿是回憶:「當然記得了,小時候,父親可是很愛陪我到這裡來玩的。」

蘇將軍見著蘇錦惜還記得小時候的事情,隨即和藹的笑了開來,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是喲,我的惜兒小時候可愛來這裡完了,要是為父有那麼一天不陪你來呀,我的小惜兒就那個鬧騰啊。」

蘇錦惜聽著蘇將軍一邊回憶一邊輕笑著言說的模樣,眸底的歡喜就越發的深了,看著那做假山,回憶起更多的事情。

「我還記得啊,小的時候有一次父誒呦陪我來,我自己一個人賭氣的爬到了那假山的頂端,當時就想氣一氣父親你……」

蘇錦惜回憶著自然的說到,蘇將軍也一樣回憶著當時的一切自然的接了下去。

「是啊,當時也是嚇壞了為父我喲,你說你小時候怎麼這麼調皮。」蘇將軍說著作勢就要輕輕拍一拍蘇錦惜的腦袋。

蘇錦惜作勢著也要一躲,看著自家父親臉上慈愛的笑意蘇錦惜就忍不住的心情變好,她這一輩子,已經不想為了什麼了,她這輩子只要看著父親這臉上慈愛幸福的笑意,就已經足夠了。

「才沒有呢,我那是知道父親一定回來,父親一定不會讓我有事我才爬那麼高的,你看,父親你最後不也一樣接住了掉下來的我了嘛,是吧,嘻嘻。」蘇錦惜輕笑著說到,眼底的狡黠和得意一點也不加以掩飾。

在蘇將軍面前,蘇錦惜一直都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一直都是……

「惜兒還說呢,為父當時要是晚到一點啊,你就摔啦,還不知道自己錯了嗎?」蘇將軍語氣責備的說著,但眼神間卻半點也沒有責備的意思。

「我這不是算好了父親會來的嘛,父親就別生氣啦。來,消消氣消消氣。」蘇錦惜作勢往蘇將軍的背部輕輕拍了拍,似乎是要撫平蘇將軍的「怒氣」一樣。

「好啦好啊啦,咱們就跳過這一茬,就不說你小時候的調皮了,這一轉眼啊,我的惜兒已經長成大姑娘咯,不再試為父我的小屁孩咯。」蘇將軍看著蘇錦惜,眉宇間和藹可親,但眼眸深處還是會晃過一絲枉然。

其實對於蘇錦惜長大,最不舍的,便就是這個父親了吧,對呀蘇錦惜即將要出嫁的這一點,蘇將軍想必也不是那麼好受的吧。

蘇錦惜離開了這個老父親,或許還會有上官司沉的溫柔安慰,可蘇將軍沒有了這個寶貝女兒,這可都不知道是會經歷怎樣的不舍和思念呢。

蘇錦惜看著自己父親眼裡已經掩飾不住的情緒,心中一片複雜,她知道父親這是捨不得我她,她又何曾不是捨不得你這個父親呢。

「父親,當時,上官司沉是跟您說了什麼嗎?為何您對他的印象,似乎還不錯。」蘇錦惜終於問出了這個長久以來都不得而知的疑問。

她是真的很想知道上官司到底是跟自己的父親說了什麼的,以自己父親看人的眼光以及父親對於自己的疼愛陷入若不是極度討他歡喜的人,不然蘇錦惜覺得自己這個父親也萬不會同意的。

上官司沉到底有什麼魅力,還是說他向父親許諾了什麼,亦或者是,他用了什麼手段么?

無論是那種可能,蘇錦惜都覺得上官司沉有可能會用到,但她別的都可以不追究,別的什麼她都不管,只要,上官司沉的不是用的最後個方法,她就都可以接受。

如若上官司沉是使了什麼手段來讓自己的父親不得不答應這門婚事的話,那她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為什麼忽然這麼問?」蘇將軍對於自己女兒這忽然轉變的話題有些疑惑。

蘇錦惜自然也知道自己父親的疑惑,而後便也娓娓道來自己的想法:「沒有啦,惜兒只是覺得父親能對一個人印象這樣好,也著實是件難事。」

蘇錦惜這麼一說,蘇將軍倒也是明白了,也難怪自家女兒這麼好奇,他的眼光自然是高的,他能答應讓上官司沉娶了自己的女兒,也自然好似因為看上兩人上官司沉了的。

但是,至於上官司沉是怎麼讓自己看上,又是跟自己怎麼承諾的,蘇將軍並不想讓自己的女兒知道。

這也使蘇將軍和上官司沉的君子協定,有些東西,蘇錦惜不必知道,在這兩個男人心裡,蘇錦惜過得無憂無慮,快樂開懷比什麼都重要。

所以,之前蘇錦惜問上官司沉的時候,上官司沉並沒有說而現在她問起自己的父親,蘇將軍自然也使不會說的。

「上官司沉那還是是不錯,她配得上我的女兒,配得上我們蘇家。」蘇將軍給了一個模糊不清的答案,但卻又似乎沒有任何漏洞。

蘇錦惜聽著自己父親這樣的回答,雖說是有些無奈,但也不能拿自己的父親怎麼樣,她也只好懂事的沒有再追問父親設個話題。

在對待父親和上官司沉這兩個對於蘇錦惜自己來說很是特別的人身上,蘇錦惜的表現還是有些區別的。

對於父親,蘇錦惜更多的是不舍和敬愛,而對於上官司沉,蘇錦則會更多的展現同齡人該有的活力和青春。

所以,蘇錦惜自然不會像對待上官司沉那樣刨根問底,在這個父親面前,蘇錦惜則顯得懂事多了。

「父親看來真的很喜歡上官司沉,父親就不怕自己看走眼了嗎?不怕女兒嫁過去之後會受欺負嗎?」蘇錦惜試探性的問著自己的父親,雖說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這樣試探

聽著蘇錦惜的話語,蘇將軍倒也心頭一沉,眉頭一皺,似乎是真的因為蘇錦惜的話語而想像到了自己這女兒他日受欺負是不開心模樣。

隨即,蘇將軍似乎多了一份銳氣:「他要是敢欺負你,就回來跟父親說,父親替你出氣。」

蘇將軍說完之後,認真的看著蘇錦惜,隨即停頓陸了幾秒,又好像想到什麼一般,又繼續補充道:「不管是上官司沉欺負你還是其他人欺負你,都要回來跟父親說,儘管跟為父說好了,為父替你出氣,不管是誰,為父都幫你欺負回去。」

蘇將軍說著說著,倒也有了些孩子氣的可愛,可話語間的愛意和寵溺卻也半點沒有因為這忽然到來的孩子氣所影響。

蘇錦惜看著私家父親的這個樣子,是又好笑又感動的。

「父親放心好了,你女兒不會被人欺負的,惜兒可不是一個任由別人欺負的人哦。」蘇錦惜也說著話語來安慰這自己的父親。

蘇將軍自然也知道自家女兒的意圖,看著蘇錦惜眸底的安慰和不舍,蘇將軍心中就更加胡好受了,感動之餘他對自己這個女兒又愈發的不舍了。

即使此時的蘇將軍再怎麼知道上官司沉是個很優秀的人,再怎麼知道上官司沉回代替他好好的照顧好蘇錦惜,雖然他知道上官司沉是個可信之人,但是蘇蔣軍還是不由得的想要留住蘇錦惜,不想讓她嫁過去。

對於自己這個疼進了心裡的女兒,蘇將軍是怎麼也不想看到她離自己而去的。但奈何女大當嫁,況且上官司沉也的確比自己更加適合照顧蘇錦惜,蘇將軍也知道跟上官司沉在一起是蘇錦惜最好的選擇和歸宿。

單機是有著再多理性的判斷,終究還是無法驅散內心感性的思想。蘇將軍看著眼前是個女兒,真的是,心中那些理不清的情緒又愈發的沉重了。

「蘇蘇,以後嫁過去了,要好好和上官那孩子過日子指導嗎?雖說上官司沉那孩子會寵你愛你,但你完事也還是要留一個心眼,不要讓其他人欺負去了去,知道嗎?父親不在你身邊的時候,要照顧好自己……」

蘇將軍也已經不知道自己在朔雪什麼了,他吧自己像要對自己這即將出嫁的女兒說的haul全部一股腦的都說了出來,也不管這話語有多凌亂,有多沒邏輯,但他知道,自己這女兒會懂的,他的惜兒會懂的。

蘇錦惜自然會懂,聽著自己父親這愛意滿滿的囑咐,聽著自己這忠厚老實的父親為了她竟然都能想到地方別人這一點上的細緻情感,蘇錦惜的眼眶不由自主的變紅。

「父親……」蘇錦惜的聲音有些顫抖了,她輕聲喚了一聲蘇將軍之後停頓了一下,而後便快速的調整好自己的聲音儘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不出任何顫抖的繼續同自家父親說著讓他放心,讓他不再擔心自己的話語。

「父親,父親不用太擔心我的,我這又不是去什麼很遠的地方,女兒這不只是加到了上官府么,以後有的是機會回來呢,父親怎麼說的好像女兒這一去就不回來了一樣,真是的,弄得我都有些慌了,女兒一定會常回來的,父親不必擔心。」

穿越到遊戲商店 蘇錦惜一股腦的說了一打段話,可是,這長長的一段話,也依舊不足以表達蘇錦惜此刻的複雜情緒以及她像要安慰自己父親的心情。

「也對,惜兒以後還會回來的,也i為父想得多了一些,不過為父說得那些話也並無道理,惜兒也要記下才是。」蘇將軍也依舊不當心的叮囑這。這樣一個嘮叨的模樣,也就只有面對自己這極為擔心疼愛的女兒的時候才會表現出來吧。

「惜兒明白父親的意思,惜兒也會小心的,惜兒不在您身邊的這段世間里,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按時吃飯,按時睡覺,懂嗎?」關心是相互的,蘇將軍擔心蘇錦惜的通識,蘇錦惜又何嘗不是那般的擔心她這個不能陪伴在身側的父親。 寶貝兒,咱不離婚 「父親這些年不在你身邊的時候,受苦了孩子……」蘇將軍看著蘇錦惜,有些心痛的說著。

蘇錦惜看著蘇將軍的神色,很是不忍,隨即輕聲安慰:「怎麼會呢?父親不要這樣想,這些年我過得很好,父親不用擔心。而且,現在父親你在我身邊呢不是嗎?」蘇錦惜說完,對著蘇將軍展開了笑顏。

「我知道,你是個堅強的孩子,什麼苦都往自己肚子里咽也不會跟別人說,但有的時候啊,有些事情還是有人分擔的會比較好。不然你們父親怎麼放的下這顆心呢?」

其實說來說去,蘇江去了,還是不舍的吧。他想趁著這最後的幾天都跟自己的女兒說些話都囑咐一些自己女兒吃些有的沒的東西。

就在這些看似平淡無奇的閑聊中,你體現了蘇將軍是有多麼的不舍對他這個女兒的出嫁是有多麼的不舍。我多麼的無奈但是無可奈何,升值既然已經下來了,他也就只能任由事情這樣發展了。

況且上官司晨等就是他相中的女婿。而自己的女兒是的,價值人的最好人選,也只能是傷官司乘。

「我知道,膚淺e今後我還會在經常的回來的。你不用太擔心女兒也不會吃這麼苦的,不會了,能吸附讓你女兒的。」蘇錦惜言語間滿滿的都是安慰,她也看得出來自己的父親有多擔心自己對自己有多麼的不舍,但是他除了這樣子的安慰,就做不了什麼實際的事情了。

「父親知道知道你不是一個會任由其他人欺負的人,但是嫁到了那邊有些東西還是你控制不了的,所以多加防備是你必須要做的事情,知道嗎?」

蘇將軍不是一個知道這些生成3g的人,但是他能夠想到這些,能夠替他這個寶貝能想到這些,也足以看的清楚他女兒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麼的深重啊。

蘇錦惜看著父親這再三強調的事情,看著父親這麼一個忠厚老實的人,卻總是為他而想到的這些事情。她不由自主的就濕了眼眶。

「父親放心吧!我真的會照顧好自己的,你要相信您的女兒不是嗎?更相信的您的……女婿」蘇錦惜見著父親依舊那般擔心自己不由得又繼續安慰著,看著父親的這般模樣,她是真的有些不好受。

「惜兒不要嫌父親啰嗦,父親就你這麼一個心肝兒,我的寶貝惜兒出嫁,讓父親怎麼不用擔心呢?」蘇將軍語重心長的說著。

次數的蘇錦看著自己這個父親,瞬間覺得自己的父親老了好多,原來,在不知不覺間,自己在長大,而父親,卻是再變老啊……

「父親……」蘇錦惜輕輕喚了一聲自己的父親,忍不住伸出手來,慢慢走進蘇將軍,像小時候的每一次一樣,蘇錦惜鑽進了蘇將軍的懷裡,鑽進了那個讓她最安心的懷裡。

蘇將軍感覺到蘇錦惜的動作,便也欣慰的輕輕拍了拍她的背,像小時候那樣溫柔的安慰著蘇錦惜。

「惜兒不要嫁過去了,惜兒要一輩子陪著父親。」蘇錦惜有些賭氣的說道。但不管這句話是賭氣還好,還是真情實錄也好,她此刻其實也已經不是能自己左右這些事的了,但蘇錦惜即使深刻的意識到這一點,但她業還是要說。

在父親這個最令蘇錦惜安心,最能讓她放下滿心防備的地方,蘇錦惜並不願意去想那些令她為難的事情,她此刻只想要表達自己的真情實感,像要表達自己內心最迫切最真實的想法。

「惜兒又在任性了嗎?惜兒已經長大了,也該嫁人了,以後想父親了就常回來,聖旨已經下了,又怎麼可能還會有什麼更改呢,惜兒乖。」蘇將軍輕聲安慰著蘇錦惜,語氣溫柔,動作和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