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湘君眼中閃過猶豫,沒想到蘇韜會給出這麼好的條件。

其實蘇韜早就說要給姬湘君配備助手,現在只不過借著姬湘君辭職,加快了此事辦理進程。

「不,我還是打算離開。」姬湘君比想象中要堅決,她的性格便是如此,儘管在蘇韜的面前表現得很溫順,但一旦下決定決心的事情,就不會改變。

「給你三天的時間,等考慮清楚再給我答覆。」

「無論三天還是三十天,我都會給你一樣的答案。」

蘇韜陷入沉默,平靜地望著姬湘君,她眼神中透出意志很堅決。

嘆了口氣,蘇韜自嘲地笑了笑,「帶我去看一下那兩個求職者吧。」

姬湘君低下頭,不敢與蘇韜對視,跟在蘇韜的身後,來到了會議室,裡面端坐著兩個女孩,年齡都不大,二十五六歲,妝容得體,面帶微笑,穿著白襯衫、黑短裙,肉色絲襪和黑皮鞋,顯然在面試的時候,姬湘君體貼地提醒過她們。

兩人見到蘇韜之後,都迅速站起身,蘇韜掃了一下兩人,身高都在一米六五以上,其中一個身高比姬湘君還高挑一些,估計有一米七二,若是穿上十幾厘米的高跟鞋,會給男人巨大的壓力。

至於另外一名應聘者,戴著金絲眼鏡,但蘇韜觀察出她其實並不近視,眼鏡只是用來裝飾所用,但她那種圓潤的臉型,確實適合佩戴眼鏡,顯得文氣十足,充滿知性的味道。

論長相和外表,兩人毫無疑問,都出類拔萃,和姬湘君屬於一個級別的美女。

「給你們三分鐘的時間,分別介紹一下自己。」蘇韜目光落在高個女孩身上,「楊彤你先說吧!」

楊彤為了此次面試,做了很多精心準備。

作為文秘專業,她知道選擇老闆的重要性。 前妻不婚 蘇韜是三味集團的董事長,現在掌控著無數實業,還是一名人氣明星,人人敬仰的名醫,能為他工作,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

「我叫楊彤,基本資料在履歷上都寫明。我主要想介紹一下我對這份工作的看法。雖然我不是中醫專業畢業,但我的父母都是一名醫務工作者,他們在家鄉的縣醫院工作,從小我是在濃厚的醫院氣氛中長大,耳濡目染之下,覺得父母都從事著很神聖的職業。我原本也打算成為一名光榮的醫務工作者,但因為高考的緣故,並沒有如願,陰差陽錯選擇秘書專業。如果我能順利通過您的認可,也算是間接地圓滿了夢想。」

姬湘君聽楊彤說完這段自我介紹,暗嘆了口氣,這小姑娘還真夠狡猾,知道自己的優劣勢。

成為蘇韜的助理,最大的難度在於要對醫務工作有一定的了解,而另外一名面試者岳露是醫學專業畢業,在這方面擁有優勢,所以她搬出了父母曾經是醫務工作者,這樣便能從感情上博取蘇韜增加好感。

姬湘君其實更偏向岳露,她更像是按照自己的情況,專門物色、尋找的人選。

岳露不動聲色,心裡恨得牙痒痒的,剛才兩人私下聊天,岳露說了一些自己的基本情況,沒想到楊彤轉眼之間,就找到針對性的策略。

「我叫岳露。學醫多年,有豐富的醫院工作經驗。從去年開始,我也接觸過一些行政工作,包括給醫院的副院長擔任文書,所以在文秘工作也有充足的經驗。而且我分析,如果為您工作,肯定和為普通的領導工作不一樣,對醫學上的專業知識要更加了解。」

姬湘君對這兩人其實都不滿意。

雖然兩個應聘的女孩沒有唇槍舌戰,但彼此競爭的意識還是很強烈的,如果真留下兩人,恐怕不僅沒法給蘇韜提供足夠的幫助,反而還會讓工作變得更加混亂。

但,決定權並不在自己的手上!

「你們兩人的綜合素質都不錯,符合我的基本要求,但誰適合擔任我的助理,空口無憑,我給你們一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內,姬助理會將工作交接給你倆,同時你倆也可以考慮一下這份工作是否適合你們,畢竟應聘工作是一個雙向選擇,並不是說我看中了你們,你們就願意為我服務。」蘇韜笑著說道,「如果你們沒有問題,現在就可以與姬助理簽訂協議,試用期的工資和轉正後的工資一樣,所以工作量也不會有差別,不會因為你們是在試用期,就會放鬆要求。如果同意的話,明天就可以來上班了。」

「我願意!」「我也願意!」

楊彤和岳露對視了一眼,充滿了競爭的硝煙味。

蘇韜淡淡地看了一眼,發現姬湘君咬著嘴唇,若有所思,沒有任何錶示,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姬助理,以後還得您多多指導我倆,聽人事部門說,您是整個集團最了解老大的人,處理問題很細緻、周密。」

楊彤的反應很快,雖然姬湘君已經是即將要離職的人,而且據說還是被辭退,但她覺得跟姬湘君取經,還是有不少可取之處。

岳露在旁邊暗自冷笑,嘴上卻是笑著說道:「是啊,我也想聽姬助理多將一些老大的性格、愛好、生活習慣。」

姬湘君取出兩個文件夾,分別遞給兩人,「我早就已經準備好了,你們可以看一下我總結的這些內容,如果有不解的地方,隨時可以問我,我會幫你解釋。」

這是姬湘君花費差不多半個月準備的心得,上面記錄了自己對蘇韜的了解,比如蘇韜的日常習慣,一些生活癖好。有些問題,甚至蘇韜都沒有發現過,但姬湘君一一記在心裡,比如蘇韜在吃飯之前,肯定要洗手,所以姬湘君得事先準備好紙巾或者洗手液。

又比如蘇韜每天晨練會在六點十分左右結束,洗完澡之後,大約是在六點二十五分,這時候可以給蘇韜打個電話,詢問他需不要幫忙安排早餐。

楊彤隨意翻了幾頁,眼中露出驚愕之色,沒想到姬湘君的筆記會這麼詳細,連蘇韜什麼時候刮鬍子、上大號都記錄在冊,至於蘇韜星期幾穿什麼衣服,什麼場合要配合什麼髮型,都一一列舉。

「你們的工作不僅是秘書那麼簡單,還得負責照顧老大的生活起居。老大有很嚴重的潔癖,所以在很多時候你們要注意個人衛生,這是最重要的一條。」姬湘君表情嚴肅地叮囑道。

岳露暗嘆了口氣,怎麼感覺這個工作有點像老媽子?不過,能給蘇韜當老媽子,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事情。

人事部門已經初步透露過工資,遠高於相同職業的崗位,更關鍵的是,作為蘇韜的助理,以後前途無量,等哪天轉崗,說不定能成為某個子公司的一把手。

楊彤看得很仔細,笑著說道:「姬助理,從你這份筆記就看得出來,你工作特別努力,我們想要追上你的話,要花費很長的時間,但我有一個問題,為什麼老大要辭退你?」

這的確是一個敏感的問題,但楊彤和岳露都憋在心裡。

岳露掃了一眼楊彤,暗忖這個問題問得有點傻,喜新厭舊不是人的通病嗎?

時間久了,看厭煩了,哪兒都是毛病,當然得換個新的。雖然姬湘君很耐看,那也無法改變這個命運。

楊彤卻是擔心蘇韜有什麼怪癖,原本以為姬湘君只是個花瓶擺設,但從她的筆記看出來,是一個心細如髮、極有想法和能力的前任。

像姬湘君這樣的人才,竟然會選擇送走,換做自己,能否勝任這個崗位呢?

「其實並不是老大辭退我,而是我主動辭職離開。」姬湘君嘴角浮出笑容,跟其他人自己或許要給蘇韜保留顏面,但對繼任者,姬湘君還是得將情況說明,畢竟會讓兩人誤以為蘇韜是個不講感情的機器人。

「主動辭職?他挽留你了嗎?」岳露的態度瞬間改變。

辭職和被請辭,有著嚴格意義的差別,也就是說,只要姬湘君還願意,她隨時可以留下看,而且在蘇韜的面前,依然還有份量很重的話語權。

這女人不能得罪!

「當然挽留我了。老大是個很講感情的人,我雖然跟在他身邊,沒能幫他做什麼,但他還是將我當成親人一樣看待。」姬湘君表情真誠地說道,「所以你們只要踏實地跟著他,絕對會有很好的發展前景。」

「既然他這麼好,為什麼你還要離開呢?」岳露低聲問,「難道是因為辛苦嗎?像他這樣的人物,每天都在馬不停蹄地工作當中,作為他的助理,肯定也會特別忙吧?」

姬湘君自嘲地笑了笑,「倒不是怕苦,而是有其他個人原因。」

真正的原因,姬湘君肯定不會明確地告訴兩個繼任者。

楊彤瞪了一眼岳露,暗忖這女人說話還真是刺耳,姬湘君願意分享一些心得就不錯了,她非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實在讓人討厭。

不過,楊彤倒也樂見她暴露情商低的問題。

姬湘君倒不會覺得岳露話的刺耳,相反覺得她比較爽快,跟丁鐺有點相似,蘇韜還是挺喜歡跟這類人相處的。

「明天開始你們就得上班,晚點我會將分工安排發送給你們,很多事情不怕做錯,只怕不去做。」姬湘君替兩人鼓勁。

望著姬湘君離開,岳露暗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原本以為她是個弱者,沒想到是個不折不扣的強者,能為蘇韜工作,是多少人的夢想啊,她卻直接拒絕了。我總覺得她和蘇韜之間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你覺得呢?」

楊彤沒好氣地看了一眼岳露,淡淡道:「管好你這張嘴巴吧。」

岳露微微一怔,旋即意識到自己跟競爭對手說此事,好像是不太適宜。

楊彤暗忖岳露的情商還真低,就算蘇韜和姬湘君之間有什麼秘密,也不能跟自己來討論此事吧。

姬湘君長得這麼漂亮,對蘇韜又特別的關心,長期孤男寡女相處,若是沒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楊彤寧願將名字倒過來寫。

但如果與上司有了感情,真捨得離開嗎?

楊彤暗嘆了口氣,腦補很多言情小說里的情節,分析自己站在姬湘君的角度,為何會做出辭職的決定,唯一的可能是:為情所困!

「師父,唐納德想要跟你進行視頻電話會議,商議與福井久保共建新實驗室的可行性。」趙劍打來了越洋電話,他的語氣很沉重,事情似乎有點不對勁。

蘇韜皺眉道:「怎麼?唐納德有所不滿嗎?」

趙劍無奈道:「我與他的助理桑切斯溝通過,他覺得唐納德很敏感,覺得搭建這個項目,是為了架空他的團隊。」

桑切斯是唐納德的首席助理,大部分工作都是桑切斯主持完成,因此在蘇韜的授意下,趙劍故意和桑切斯接近,兩人現在已經變成無話不談的朋友。

「還真是個城府很深的老狐狸。」蘇韜擰眉,雖然對唐納德不滿,但他現在對自己還是很重要。

唐納德團隊研發的口腔癌靶向創新葯獲得巨大的成功,唐納德也因此躋身於世界最頂級的腫瘤學專家序列,現在無數人都希望能拉攏唐納德,如果讓唐納德離開三味醫藥生物,那就是巨大的損失,宛如折了一臂。

掌控的盤子越大,耗費的精力也就越多,像唐納德這種難以駕馭的合伙人,對蘇韜而言是一種挑戰,也是隨時保持警惕慎重的警鐘。

這個世界擁有各種各樣性格的人,想要成就大事,不能某個人性格有缺陷,脾氣不對胃口,就選擇排斥。

作為掌舵者,必須要兼容並包,馴服唐納德也是能力的修鍊。

蘇韜的計劃是用三味生物醫藥吸引全球最頂級的醫學領袖,這些人必然都是聰明絕頂且又桀驁不馴之輩。

蘇韜已經不是剛出道時,懷著一腔熱血,便不顧不問的少年,隨著身份和位置水漲船高,用少年老成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半個小時之後,舉行視頻會議。」蘇韜面色沉冷地說道。

唐納德得知蘇韜願意跟自己以視頻電話的形式溝通,心情還是挺不錯的。他其實很羨慕安德森跟蘇韜的關係,相處得如同一家人,雖然兩個實驗室的政策和資金支持都一模一樣,唐納德總覺得自己受到冷落。

關鍵是唐納德認為,腫瘤學藥物將是三味生物醫藥未來最核心的創新力,病毒學藥物經過多年的研究,已經初具雛形,即使有所創新,也沒有腫瘤學的創新具有爆發力。

當然,從經濟效益上來看,病毒學藥物確實很客觀,畢竟腫瘤患者比起病毒感染者基數要少很多,而且高昂的腫瘤新葯使用者門檻也特別高,不是任何人都能使用得起的。

現在蘇韜打算引入新的團隊加入腫瘤創新葯研發,是否存在弱化自己影響力的打算,這讓唐納德產生危機感。

坐在會議室內,接通了視頻電話,姬湘君在旁邊進行翻譯,兩名新來的實習坐在旁邊觀摩,當姬湘君開始用流利的英語翻譯時,兩人眼中都露出驚愕之色,雖然他們的英語水平都很高,達到了英語專八,但跟姬湘君相比卻是欠缺了不少。

「蘇,關於成立聯合實驗室的想法,我表示堅決反對,因為那樣一來,會存在科研成果泄露的可能性。」唐納德表情嚴肅地說道。

「我理解你的擔憂。但我也建議你,需要張開懷抱,接納新的理念,呼吸新鮮空氣。富川團隊也擁有很多全新的實驗理念,你們跟他們接觸,也能吸收好處。」蘇韜耐心地勸說道。

唐納德怒道:「我並不認為富川團隊能給我們帶來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蘇韜強勢地說道:「如果你拒絕成立聯合實驗室,那麼我會邀請其他腫瘤學科的專家,主持現在實驗室的工作,我相信以給你現在的待遇,應該有機會找到一些不錯的專家加入。」

場上的氣氛凝固,暴風雨即將到來! 重生之不跟總裁老公離婚 趙劍見蘇韜和唐納德直接杠上,也是覺得莫名其妙,因為蘇韜對待唐納德的態度,一直是採取餵飽模式,但凡唐納德提出的需求,會立即滿足。

趙劍一直覺得蘇韜和唐納德的相處模式上,是不對等的。

唐納德顯然處於優勢的一方,這也是能夠理解的。唐納德現在掌握著多個癌症靶向創新葯的項目,對三味生物醫藥具有很重要的價值。

趙劍跟唐納德相處時,也保持謹小慎微的態度,以免讓唐納德有所不滿。

長此以往,難免讓唐納德起了驕縱之氣,前段時間他團隊的一個工作人員和安德森團隊的一個工作人員發起衝突,結果發生了群毆事件,最終被趙劍強勢給壓了下去。

趙劍之所以給蘇韜打這個電話,也是因為實在是掌控不了全局了。

說到底,唐納德也是被蘇韜給慣壞了。

就像是一個被寵壞的小孩,突然不給奶粉,開始發飆了。

蘇韜現在是要用強勢的手段,讓他慢慢回歸理性,找到自己的定位。

唐納德微微一怔,沒想到蘇韜會做出這個決定,「你這是要逼我離開三味生物嗎?」

「沒人會逼你,除非你自己想要另起爐灶。」蘇韜淡淡道,「但你要考慮好了,如果離開三味生物,我可以將你現在持有的股份變現,而你必須得遵守保密協議,五年之內不得與其他公司進行合作,研究腫瘤創新葯!」

毫不留情!

斬釘截鐵!

蘇韜在唐納德的身上投資了很多,如今卻是都不要了嗎?或許只是在詐自己?

唐納德咬牙道:「你是打算撕破臉嗎?」

蘇韜搖頭苦笑:「唐納德,我們認識也有一段時間,彼此的性格互相都很了解。我對你如何,你應該心知肚明,除了盡心儘力地滿足你的要求之外,沒有做過任何讓你不開心的事情,但這件事關乎企業未來的發展規劃,我絕不能妥協!」

蘇韜需要讓唐納德知道一件事,他言必行,行必果,做出的決定,從來不會後悔。

唐納德憤怒地拍著桌子站起身,「我對你很失望!我之所以帶著團隊加入三味生物醫藥,原本以為是看重你的誠意,沒想到你竟然剛愎自用,根本聽不進任何建議。」

蘇韜搖頭感慨:「我尊重你的選擇,其他話就不用多說。趙劍給他準備一份合同,同時晚點召開董事會,商討關於將唐納德實驗室剝離出三味生物醫藥的決定。」

趙劍愕然無語,顯然沒有想到劇情會如此發展。

趙劍嘆氣道:「唐納德先生,我建議你慎重考慮,如果現在將股份變現的話,雖然看上去價格不錯,但肯定比不上長期收益。我們將收回你的實驗室,封存所有的電腦資料,同時會將檔案遞交給法務部門,關注你後期的商業行動,如果涉及侵權行為,將會訴諸於法律。」

唐納德懵逼了,剛才對自己點頭哈腰的趙劍,瞬間換了一張面孔,他突然意識到趙劍對待自己的態度,其實是偽裝出來的。

仔細想想也是如此,自己也是因為利益而加入,如今利益鏈條崩潰,一切偽裝都被拆除。

趙劍絮絮叨叨地說了一堆後續的事情,唐納德覺得頭大如斗,他也是個精於算計的人,沒想到跟蘇韜徹底決裂,竟然會損失這麼多東西。

桑切斯湊到唐納德的耳邊,低聲苦笑道:「教授,我覺得事情還是得從長計較,如果就此退出三味生物醫藥,我們極有可能面臨被封殺的處境,沒有了足夠的研發資金,生存的空間,將何去何從。」

得不償失!

唐納德突然發現自己沒有退路,原本只是想要跟蘇韜仔細聊聊福井久保團隊合作項目的事情,沒想到蘇韜直接將他逼到懸崖邊上,他原本以為自己有足夠的資本,對三味醫藥生物的未來發展有所影響,但沒想到是自己想多了。

蘇韜對規劃權和管理權,嚴格管控,不留縫隙。

「有新的視頻請求希望加入!」趙劍旁邊的秘書輕聲彙報道。

「是誰?」趙劍琢磨,有這個許可權的人很少。

「來自漢州。」秘書低聲補充道,「不出意外是安德森先生。」

安德森是大股東,擁有參與這個級別視頻會議的許可權。

趙劍連忙道:「趕緊接進來。」

此刻的情況很尷尬,蘇韜和唐納德的對話已經陷入困境,此刻必須要第三股力量進入,安德森無疑是最好的人選,他和唐納德一樣是三味生物醫藥的股東,足以左右蘇韜和唐納德想法的另一股力量。

液晶顯示器上出現安德森憤怒的臉,指著蘇韜說道:「你這是想做什麼,打算徹底將現在大好局面給搞垮嗎?」

蘇韜皺眉道:「始作俑者另有其人,你應該問問唐納德,他是怎麼想的!」

安德森表情很浮誇,怒道:「作為一名科研人員,我肯定站在唐納德的立場。作為科研人員,難道對於成立新的實驗室,一點建議都不能有嗎?」

安德森將矛盾提高到行政崗和技術崗的對立上。

「他那不是建議,而是命令。」蘇韜道,「我們尊敬你們,是因為你們在學術上的成就,但對於企業管理和運營,你們不在行!如果我按照你們的意思來處理每個決定,三味生物醫藥遲早會破產倒閉。」

「我能理解你,但讓唐納德退出,我堅決不同意,這對三味生物醫藥是巨大的損失。」安德森無比認真地說道,「如果他退出的話,我也將退出。」

「你這不是讓我為難嗎?」蘇韜沉聲道。

安德森嘆氣道:「我這是挽回現在好不容易爭取而來的大好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