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坐定,只見劉子光驚訝的看着他,貌似恍然大悟:“噢!你是……若依小姐?!”

劉若依面帶微笑,也不回答,看着劉子光道:“劉經理,你好。”

餘冉等人有些詫異。問道:“光哥,你們認識?”

劉子光苦笑一聲:“算是吧,你們知道她是誰嗎?”

“誰?”

“ace聯盟總裁的千金!”

“啊?”衆人皆是一愣。

“還有競技的創始人!”

這回是震驚了!

餘冉,阮君這幾個女孩自然是下意識的打量了起來,眼看這個女孩真的很年輕,沒想到居然創建了大名鼎鼎的競技?!

競技,大家都是知道的,這是國內目前最大的電子競技專業新聞報道平臺。

創立已經有三年多了,涉及包括英雄聯盟,dota2,csgo,守望先鋒等等電子競技項目,其中很多觀點和文章都被當做是國內電競的新風向。

他們實在是沒有想到這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居然是競技的創始人!?

而聯想到另一個身份,ace聯盟總裁的千金,餘冉和阮君也就不那麼驚訝了,眼神中多了那麼一絲輕視。

女人嘛,碰到另一個女人總是喜歡做一個比較,這點是大自然的規律。

劉子光笑了笑:“若依小姐,我們還是三年前在電競大會上見到過吧。”

“恩,我也還記得。”

“哈哈。那個時候也也還是一個助理教練而已。”

兩人說了幾句,隨後劉若依的目光便放在了林天身上,後者知道躲不過,剛準備出口,卻又改口道:“若依學姐,你怎麼來了?”

劉若依心中流露出一絲絲的失望,隨即淡淡一笑:“我在巴黎上學,這次看到你們闖進了s6決賽,自然也是關注一下。”

她沒有回答爲什麼會現在來俱樂部裏,大家也不明說。只見大貓和猴子兩人的表情,還有劉若依一進來就看着林天的樣子,所有人都明白了個大概。

李自豪自然是表情不悅,這個劉若依,他見過一次面。還是跟自己的姐姐一起的,作爲李清雅的弟弟,他可不希望看到林天和這個女孩有什麼瓜葛。

阮君和餘冉兩人自然也是看劉若依有些不順眼,一時之間衆人都不說話,還是大貓在其中化解了尷尬。

不過劉若依並不在意。轉而目光落在了孤狼身上,隨即笑了笑:“沒想到現在你和林天成爲一個隊了,當初的玩笑話,竟然是你們兩個先成功了。”

孤狼看着劉若依,苦笑一聲,沒有說話。

劉子光等人有些納悶,林天便將他們五人之前在韓服的事情說了,衆人才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周毅也點點頭,笑着道,“原來大家那麼早就認識。那還說什麼?若依小姐,一起坐下來喝兩杯吧。”

阮君頗有些不悅,不滿的道:“喝喝喝,喝什麼喝?人家女孩子怎麼能喝酒?”

“哈哈,也是。”

哪知劉若依微微一笑:“淺嘗幾口也是可以。”

“哈哈。如此甚好!”

衆人爲劉若依倒上一杯紅酒,並不多,但是林天一直在旁邊暗示,後者反而是看不見似的。

在看大貓和猴子,這兩人和周毅划拳玩的正嗨。才懶的管這種事情。

林天無奈,旁邊坐着劉若依,自己這頓飯吃的實在是心驚膽戰,好在剛纔已經吃飽了。

其實他對劉若依的感情十分複雜,當初在國內,因爲已經答應了李清雅,再遇到劉若依的時候,內心變得十分尷尬。

可是在這次世界賽期間,他的腦海裏無數次的出線了劉若依的身影,這可不能欺騙自己,而是實打實的存在。

只是自己長時間用訓練來麻痹內心,才迫使不再想關於劉若依的一切,可是實際上呢,就算不想,劉若依已經深深印刻在自己的腦海裏了。

這次世界賽結束之後他也不是沒有想過去尋找劉若依,畢竟她也在巴黎,但是還沒有等他做出決定,後者居然先一步找上門來,讓此時的林天十分尷尬。

坐在席上,連話也不敢說幾句。

還是劉子光,喬木,周毅等人問了劉若依一些關於電競的事情,後者也耐心的一一回答。

其實別看劉若依的年級不大,但是在電競行業紮根的時間比劉子光等人長的多,因此幾人也比較有話題,說的許久。

好了,好了。跟大家開個玩笑,愚人節嘛,本書還有很多,並不會這麼草率的完結啊,小東被大家噴慘了…… ,!

在阮君,餘冉一次次的眼神示意之下,這場宴席纔在兩個小時之後結束。 etbsp;?? 之後大貓和猴子提議他們五個人出去走走,餘冉等人雖然不願意但是也無可奈何。

酒店外的花園裏,幾人或躺着,或坐在草坪上,肆意的聊着天,氣氛十分融洽。

他們五個人,林天,劉若依,大貓,猴子,孤狼相識於英雄聯盟,在韓服闖出了自己的名聲,那個時候一起遊戲。一起玩耍,現在回想起來,衆人皆是感慨萬千。

“哎,現在想起來了,三四年了啊。”猴子感慨的道。

“哈哈,是啊,我還記得以前我們幾個聚在一起打遊戲的日子,嘖嘖,就一個字:真tm青澀!”

“哎哎哎?女神在這兒呢,怎麼還說髒話啊。”

“我擦!你個小比崽子!”

衆人嬉戲打鬧。劉若依看的也是笑聲連連,彷彿回想了那段無憂無慮,快了的時光。

但是也是猴子和大貓兩人最鬧騰,孤狼也想現在這樣安靜,林天最穩重。而劉若依,那個時候在遊戲中表現的像一個鄰家少女那樣的歡樂。

說起來,淺笑和劉若依纔是那個相差最大的。

“哎,我說淺笑。”猴子說道,雖然知道真名。但是他們還是習慣以淺笑相稱,“你在巴黎讀書咋樣啊。”

不等她回答,猴子繼續說道:“要我說啊,還讀什麼書啊,你這麼好的條件,趕緊幹一番大事業,簡直是易如反掌。”

大貓笑着道:“你以爲淺笑妹子跟你一樣膚淺,滿腦子裏都是錢?”

“哎?你這話怎麼說的?”

眼看兩人又要鬧起來,林天趕緊說道:“好了,好了,別鬧了,一會兒保安來了。”

淺笑說道:“我覺得現在很好啊,大學畢業以後我就一直忙着競技的事,都沒有時間充實自己,現在好了,我在巴黎學到了很多東西。”

“啊,原來如此啊。”猴子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後目光在林天和淺笑兩人身上掃過,像是現了什麼祕密一樣。

“走,我們哥三去那邊散散步。”他指着大貓和孤狼。

恩!?

孤狼還是一愣。隨即大貓也是一笑,拉着孤狼一起過去了。

“哎?哎?你們……”林天眼睜睜的看着三人離開了,大貓轉身給了自己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搞的莫名其妙。

劉若依看的好笑,她輕輕挽着絲。淡淡的道:“怎麼?你感覺好像很怕我?”

林天一愣,隨即道:“沒有。”

劉若依笑了笑,收回目光,她換了個姿勢坐在了草坪上,彎曲膝蓋。兩隻手懷繞着膝蓋上,她慢慢的將下巴抵在膝蓋之上,月光照射在她身上,顯得流光四溢。

此時的劉若依,有種小女兒家的溫柔。

林天一時之間,看的有些呆了。

“其實……你在打比賽的時候,我都有看。”劉若依輕輕的說道,彷彿是說給自己聽,她的目光放在不遠處的大樹上,聲音也遠比平常時候溫柔的多。

林天暗自驚訝:“之前在倫敦。慕尼煙,你都去過?”

“嗯。”

哎……

林天心中十分感動,他深深的道:“淺笑,謝謝。”

劉若依笑了笑:“你終於肯喊我淺笑了。”

“額……”

“其實我更希望你叫我另一個名字。”

“什麼?”林天一楞。

劉若依笑看着他,語氣破有些幽怨的味道:“你呀……”

隨即沒有進行着話題。

林天仔細思索着,忽然現她另外一個名字叫做小薇。

不出意外,那是她的閨名,一般只有十分親近或者是家人才可以叫的。

此時說起來……

“跟你開玩笑的。”淺笑“咯咯”的笑出聲來,她見林天表情如此尷尬的說道。

林天輕聲呼出一口氣,隨後鄭重的說:“說真的。謝謝你,這麼多場比賽都來現場支持我。”

“我可不只是支持你喲。”

“額……”

“還有god戰隊和eg戰隊喲。”

林天笑了笑,暗道也是。

話匣子打開,兩人就聊了起來,聊了很多。都是關於遊戲的,林天此時絲毫沒有覺得很尷尬。

在說起今年的總冠軍依然是sk戰隊時,淺笑的語氣略有些遺憾:“其實今年真的很有機會,如果你們戰隊中單節奏不爆炸的話,還是可以拼一把的。”

說起這個,林天也是嘆息一聲。

總決賽進行的前兩局,冷酷中單,但是卻出乎意料的爆炸了,而且是非常嚴重的那種,尤其是第二局比賽,犯下了許多無法彌補的失誤和決策,導致那場比賽失去了最後的翻盤點。

也就是那個時候,國內的玩家們,粉絲們瘋狂的噴冷酷。

以至於現在所有人都將冷酷作爲god戰隊未能獲得總冠軍的罪魁禍。

這口大鍋,硬生生的讓冷酷背下了。

“哎,是啊,是有些可惜,可是錯不在冷酷哥啊,我現在有些擔心回國內,國內的輿論會對冷酷哥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林天擔憂的說。“冷酷哥現在已經是職業生涯的末期了,他自己也說過,沒有多少時間打職業了。”

淺笑等他說話,忽然轉過腦袋,目光一動不動的看着他。

“額?我說錯話了嗎?”

“你呀,就是永遠也不會爲自己考慮。”

“什麼意思?”

“你淨想着冷酷的事情,沒有想過自己回國後會怎麼樣嗎?”

林天愣了愣:“會怎麼樣?”

“那肯定是身價大漲,高薪合約紛至沓來,只要你一句話,現在1p1的任何俱樂部都會給你開一份頂薪合同!”

“這麼誇張?”林天說道,他只顧着打比賽,完全沒有考慮到這方面來。

劉若依笑了笑耐心的說:“你現在的工資怎麼樣?”

林天說出了一個數字,劉若依點點頭:“比較低。”

其實也還好,當初god俱樂部重組的時候,大家都知道很困難,於是在薪水方面並沒有要求什麼,俱樂部給多少,就拿多少。

那個時候god俱樂部也就是1p1聯賽中游的水平,林天是一個出道沒有兩年的,算是新人選手。

工資自然沒有多高。可是林天已經很滿足了,這些工資他每個月都會寄給家裏,讓父母也嚇了一跳。

要知道在清江縣這個小縣城,一個月能有這麼高的工資真的是非常少了。

後來一度展到林天的父母覺得林天是不是在做一些違法的事情,直到夏季賽的時候來到俱樂部看了一眼才放下心來。

“這次god戰隊打進世界賽,畢竟獲得亞軍,這個成績回國,你們所有的隊員的身價,起碼翻三倍!”

三倍!?

林天有些震驚:“職業選手能拿這麼高的工資?”

劉若依笑了笑:“如果是三四年前,那個時候職業選手一個月一兩千的工資。不爲錢,只爲冠軍。現在遊戲火了,蛋糕大了,自然有很多人想來分一杯羹,所以選手的身價就高了。”

戰氣凌霄 林天點點頭。

“而且啊。你回國之後,身價肯定不止三倍!起碼五倍!”劉若依肯定的說。

五倍!?

“那是自然,你想想你的身份。”

林天苦笑一聲,怕是fad的身份公佈出來之後,這個也是漲價的理由吧。

“這個無所謂吧。不管工資是多少,我都會繼續打下去的。”林天說道。

劉若依又是一笑:“要是人人都像你這樣想的開的話,那麼中國電競的環境會好很多。”

見她提到了這麼一個沉重的話題,林天也是有些不好接下去。

“其實,你回國之後,不用理會其他,god俱樂部自然會給你一份頂級薪水合同,你想想回去之後是不是合約到期了?”

林天點點頭,之前與god俱樂部簽了一年的合約,後來增加了半年。現在又到了重新簽訂合約的時候了。

林天聳聳肩:“不論薪水如何,我都會留在god戰隊打的。”

劉若依又是一笑。

“你笑什麼?”

“我在爲那些正在挖空心思想辦法怎麼去挖你的那些戰隊老闆心疼啊,他們想挖走的人是不會離開god戰隊的。”

林天又是一笑,其實他是一個很念舊的人,如果當初不是1ta戰隊背賣出了名額。他會在1ta戰隊一起打下去。

當初的隊友,吳建,謝華他們也希望一起走下去,可惜電競這個行業就那麼幾年的時間,人人都有選擇的機會。

“哎。回國後,又是一個賽季結束了啊。”

“還沒呢,十一月的iem1o站世界大師賽,十一月底的德瑪西亞杯,十二月中旬的全明星賽。”劉若依笑着道,“這些都是今年1o1的大賽呢。”

林天道:“德瑪西亞杯好像我們god戰隊要參加,可是iem1o和全明星好像跟我沒關係吧。”

“iem1o是eg戰隊參加,不過嘛,今年的全明星究竟誰去,可就不好說了呀。”

林天聳聳肩,表示無所謂,全明星這種東西,去不去都行。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劉若依忽然說道:“對了,你們戰隊什麼時候回國?”

“經理定的兩天後的機票。”

“恩,那好,明天……”劉若依笑了笑,“我請你吃飯。”

渣受救攻記 今天小東生日,寫的比較早,就都更了吧!浪去了喲……哈哈! ,!

“請我吃飯?”

“是啊,我好歹在巴黎待了這麼長時間,作爲一個東道主,不得請我的好朋友吃頓飯?而且,順便祝賀他獲得亞軍!”

林天笑了笑:“那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