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背後那個。」

???

聞聲,秦昊回頭望去,根本沒有看見什麼門口之類的,只有一堵十米高的圍牆。

「我問的是…門口。」

秦昊嘴角微微抽搐,再一次強調重點。

誰知。

店鋪老闆一拍腦門,笑著說道:「你瞧我這個腦袋,你應該是新來的吧,想找鳳凰公會就直接過去得了,那是幻術。」

幻術。

鳳凰公會居然還能夠使用幻術遮掩住駐地門口,秦昊咽了口唾沫。

這發展變化的也太大了吧。

他在成長的時候,別人看來也不是吃素的,同樣是成長到令人驚訝的地步。

來到圍牆面前。

「有人在嘛~」

秦昊刻意的壓低嗓子喊道。

希望那個店鋪老闆不是在逗他,不然對著一個牆在那喊的話,實在是有些丟人。

不…

是丟人丟到了家。

過了沒幾秒,果然有一道聲音出現。

「你有什麼事。」

「我是來找你們家會長的,副會長也行。」

回答之後。

沒過多久就有一道身影從牆裡穿過,出現在秦昊面前,是一個鳳凰公會的成員。

「那請問有沒有預約?」

「沒有。」

「身份。」

「嗯…大神。」

「….」

聞言,對方狐疑的盯著秦昊,再問道:「證據呢?」

現在這個年頭,穿上黑袍然後掛上大神的名號去招搖撞騙的太多人,也不怪他謹慎。

不過對於本人來講,證據還不簡單。

秦昊直接將公會的標誌顯現出來,這樣肯定就能夠證明自己的身份了。

「麻煩請稍等!」

對方見到秦昊頭上的公會標誌,立刻連說話的語氣都不一樣里,直接轉身匆忙的離開。

「厲害啊。」

秦昊現在很饞。

饞鳳凰公會駐地的這個幻術,簡直不要太方便。

哪怕是知道這個是幻術,換做他也不敢輕易的踏足進去,畢竟誰也不知道進去之後會發生什麼意外。

如果鳳凰公會設置了陷阱之類的,貿然進去簡直就跟找死無異。

沒過一分鐘。

直接那人匆匆忙忙的又跑了出來,喘著氣道:「大神請進,副會長冰心正在等候著你。」

「又是那個傢伙。」

秦昊苦笑一聲自語道。

上次一次找鳳凰公會就是冰心那個傢伙見他,還謊稱鳳兒不在,現在看來的話估計也是故技重施。

在鳳凰公會成員的帶領下,秦昊穿過圍牆。

隨後的一幕讓他有些驚訝。

圍牆的後面,是翠綠蔥蔥的一片綠景,猶如宮殿之後的後花園,讓人感覺到清茶淡雅的氛圍。

看來鳳凰公會在這種競爭之下,還是挺有雅緻的嘛。

隨後跟著那人到了接待大廳之中。

冰心也恰好趕到。

「大神好久沒見,來喝口茶再聊。」

「嗯。」

秦昊點了點頭,坐在椅子上等候茶水,隨即開口笑道:「看來你們最近過的挺舒服啊,這裝飾比我那破爛要強上百倍。」

。 龍夜擎安慰了句,「放心吧,大哥不是這種人,如果大哥想做繼承人,又怎麼會輪到我?」

喬安夏做了個深呼吸,看著懷中才兩個月的孩子,「我其實要求不多,只求我們一家人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尤其是孩子,如果誰敢傷害我的孩子,我一定會跟她拚命!」

龍夜擎騰出一隻手在她腦袋上摸了下,「放心,我會保護好你們母子的。」

兩台車一前一後進了凌家莊園。

葉佳倩迎了出來,凌若冰他們先下車的,小橙子撲向葉佳倩,「外婆!」

葉佳倩只是抱了下她便放下了,跑向喬安夏這邊抱著喬安夏的孩子,「寶寶又長高了,長大了,小寶貝,看看外婆。」

孩子還沒取名字,老爺子給他取了個小名叫睿睿,作為龍家下一代繼承人,老爺子每天都在琢磨要取什麼名字,這段時間龍夜斐又突然回來,他的心思放在了龍夜斐身上,大孫子的名字還沒想好。

「喲,小寶寶又長高了。」凌昊天的目光也是更多的放在睿睿身子。

小橙子感覺自己受冷落了,跑向凌禹辰,「舅舅。」

凌禹辰抱起她轉了幾圈,「小橙子重了,再過幾年舅舅就要抱不動你了。」

「誰說,我在長大,舅舅也一樣在長大啊,怎麼就會抱不動我了?」小橙子天真幼稚的話逗樂了凌若冰和龍夜斐,凌昊天和葉佳倩卻跟沒聽到一般,心裡只有睿睿。

孩子其實沒什麼,也沒覺得委屈,凌若冰心頭湧上一股妒意,靠了過去,「媽,中午吃什麼?我去廚房幫幫忙。」

葉佳倩這才注意到她,「不用不用,你在這兒坐著,廚房有人在,不需要你幫忙,」眼神又轉移到了睿睿身上,「笑一個?笑一個給外婆看看,好不好?」

想當年葉佳倩也是這麼抱著小橙子的,怎麼看都看不膩,抱多久都不會累,現在她的心裡卻只有喬安夏的孩子了。

凌昊天坐回沙發上跟龍夜斐、龍夜擎兄弟聊天,喬安夏和葉佳倩逗著孩子,凌若冰又擺出了她凌家大小姐的范,指揮著家裡的下人幹活,自己也在一旁幫著,跟之前一樣。

突然手機響起,進來一條信息:跟你老公處的不錯啊,如果他知道當年是你在他車上動過手腳,不知道他還會不會對你這麼好?

凌若冰瞬間面色煞白,發信息的號碼她知道,應該是用一款電腦軟體發的,知道這件事的只有莫文軒,這混蛋到現在還陰魂不散的纏著她,不能再這麼下去,否則,她的計劃又要泡湯了…… 夕陽西下!

陳寧跟宋娉婷,乘車再次來到白金漢宮。

在宮殿中再次見到了老女王安妮。

安妮準備了盛大的晚宴,率領以喬治親王為首的一幫皇室成員,隆重的招待陳寧夫婦。

只不過,陳寧跟宋娉婷都看得出,安妮跟喬治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今晚這場晚宴,其實就是不安好心的鴻門宴。

酒過三巡!

坐在長餐桌主人位置的安妮,她端起酒杯,望向坐在最尊貴客人位子的陳寧,笑眯眯的道:「陳先生,陳夫人,我以皇室之名,再次敬賢伉儷一杯。」

陳寧微笑的端起酒杯,笑道:「多謝安妮夫人的款待,我妻子因為有身孕,不能飲酒,所以這一杯酒算是我夫婦回敬安妮夫人的。」

說完,陳寧仰頭飲光杯中紅酒。

安妮雖然年紀不小,但酒量很好,她也笑著喝光了杯子里的紅酒。

她擱下酒杯,拿起手帕,優雅的拭擦了一下嘴角,然後才慢條斯理的道:「陳先生夫婦能夠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訪問我國,我其實非常開心。」

「但我今天下午,卻聽說了一件讓人開心不起來的事情。」

陳寧看了安妮一眼,淡淡的道:「哦,什麼事情?」

安妮彷彿漫不經心般的提起道:「西蒙公爵今天遭遇了不幸,不知道這件事陳先生知道了嗎?」

隨著安妮女王的話音落下,現場所有人的目光,如果刀子般落在陳寧身上。

其中最犀利的目光,當數坐在陳寧不遠處的喬治親王。

喬治親王體型龐大,面容粗獷的他,就算坐在那裡不說話,也讓人難以將他忽視,因為他身上散發的那股無形霸氣,讓坐在他周圍的人感覺壓迫感十足。

坐在他旁邊,就如同坐在一條霸王龍旁邊一樣,有種窒息感。

安妮有意無意的提起西蒙之死,喬治親王等人如刀般的目光,使得現場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了。

宋娉婷也感受到了壓力,手掌心悄然的冒汗了。

但陳寧依舊滿臉雲淡風輕,似乎不為所動。

甚至,陳寧還繼續優雅的用餐刀切著牛排,一邊隨意的回答著安妮的話:「當然知道,甚至說跟我還有點關係。」

喬治親王怒視陳寧,冷冷的道:「恐怕不止是有關係這麼簡單吧,我女婿西蒙,就是你殺害的吧!」

「陳寧,你殺了我女婿,這件事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給我們皇室一個交代,給我們鷹國一個交代。」

「你如果不能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代,恐怕這件事不能善了。」

陳寧正眼都不看喬治一下,而是一邊吃著牛排,一邊望向安妮女王,淡淡的詢問道:「這也是安妮夫人你的意思嗎?」

安妮示意旁邊的侍者給她添加了小半杯紅酒,然後才用很隨意的態度,對陳寧道:「如果西蒙的死跟陳先生有關係,那陳先生至少要給我一個解釋吧,對不?」

陳寧聞言笑笑,擱下了刀叉。

他環視了一圈眾人,目光落在安妮身上,說道:「我本不想多提這件事,畢竟在我看來西蒙的行徑根本就是讓你們皇室蒙羞。」

「但沒想到你們竟然主動提起這件事。」

「既然你們提起了,那我也不妨說兩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