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夜停下了身形,想要把自己的手臂拽回來,但是對方的力量竟然絲毫不弱於他,甚至可以說強於姜夜。

姜夜竟然在穩定住自己身形的情況下又向著鏡子的方向移動了二十幾厘米。

眼看著自己的面容都要貼在眼前的鏡子上了,姜夜當機立斷一斧頭斬下了自己的手臂,鮮血揮灑而出,斷臂順著鏡面的漣漪被拉了進去。

肌肉閉合硬生生的止住了鮮血。

斷了一臂的姜夜提著鋸骨之斧冷視著鏡子中倒影。

對方的臉上滿是興奮的神色,甚至當著姜夜的面將他的手臂給吃了下去,張開的大嘴閉合,雙眼漸漸的變成了猩紅色。

姜夜看向對方的手臂,並沒有如姜夜自己一樣斷裂,甚至完好無損。

「不錯,很美味啊。」鏡子中的鬼影舔了舔嘴唇,露出笑容的看向姜夜。

姜夜抿了抿嘴,眼睛微微的眯了眯,帶著笑容的看向鏡子中的自己搖了搖頭,聲音中帶著些許的遺憾說道:「看來你不是我。」

姜夜現在終於明白了。

對方在面對他的時候就在給他下套。

姜夜在斷手的時候就有些懷疑,如今看到對方手臂完好無損,所有的疑惑也全都有了答案,裡面的這個東西是在讓姜夜相信他是姜夜。

但是實際上並不是。

姜夜原先覺得是一些比較特殊的鬼的奇特本領,又或是這個鏡子本身就很特殊,能夠複製一個和姜夜聯繫起來的鬼。

但是經過了試驗之後,這兩者都不是。

「不,我就是你,現在是,未來也是,只要吃了你,我就能夠頂替你的身份出現在現實世界了。」

「每天都要面對不同的異常,甚至提心弔膽的活著,這麼壓抑而陰暗的世界,你真的可以承受嗎?不如將你的身份讓給我,讓我代替你活在這個世界上。」

鏡鬼的聲音沙啞之中帶著陰鬱,然後變得慷慨激昂,甚至給人一種真的如此的感覺。

「我會讓你的名字讓所有人都能夠聽見,看見。」

不得不說,他不去搞傳銷都屈才了,這鬼話連篇,忽悠的姜夜都笑了起來。

鏡子中的姜夜張開了手臂,臉上滿是真誠:「來吧,讓我成為你吧。」

姜夜搖了搖頭道:「不好意思,我拒絕。」

本來燦爛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甚至變得陰沉了起來,聲音低沉問道:「為什麼?!」

「你太丑了。」

姜夜輕笑了一聲。

「不如這樣,你讓我吃了,成為我的力量,我帶你出去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怎麼樣?」姜夜調侃似的說道。

「既然你不願意,那就只能我動手拿了。」鏡子中的姜夜面容一下子變得猙獰了起來。

眼前的鏡面泛起漣漪,對方從鏡子中走了出來。

「吸!」

影子姜夜宛如跳出了水面的魚兒,大口的呼吸著,空氣充盈肺葉,胸腔也跟著開闊。

影子姜夜猩紅的眼睛滿是興奮,臉上的笑容也跟著扭曲了起來。

「我不僅僅擁有你全盛時期的力量,甚至還吃了你一條手臂,你拿什麼贏我?」影子姜夜獰笑的看向姜夜,他的手中也有一柄鋸骨之斧,和姜夜手中的一模一樣。

甚至就連脖頸處的鬼嬰都一模一樣。

影子鬼嬰看起來很呆,根本沒有鬼嬰的靈動。

「全盛時期?」姜夜聽著這句話有些耳熟,回憶了一下想起來了,上次在幼年古神的副本中,那個真理教會的主教在救活了姜夜之後也曾經說過這樣的話。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全盛時期是什麼樣的。」姜夜淡然的笑了笑。

他時刻都在變強,哪裡有什麼所謂的全盛時期,哪裡會有巔峰時期呢。

「那我就讓你見識一番。」

說時遲那時快,帶著猩紅眼睛的影子姜夜竟然眨眼間就來到了姜夜的面前,手中的鋸骨之斧直奔姜夜的脖頸。

姜夜的手臂霎那間復原,沒有絲毫的退縮,姜夜不僅沒有後退,反而靠了上來。

因為速度很快的原因,姜夜頂在了影子胸膛上,力量貫通而去,一拳打在了影子的喉嚨上。

姜夜聽到了一聲細微的響聲,那是軟骨碎裂的聲音,甚至因為姜夜這一拳力量很大的關係,直接將脖頸的骨頭都震碎了,影子的頭顱宛如斗敗的公雞耷拉在一旁。

「咳!」

「初始形態。」

身上的血肉倒卷,影子竟然變成了初始形態的屠夫,就連脖子都復原了。

「初始形態。」

顧不上驚訝,姜夜也變身為初始屠夫的形態。

在力量和速度上影子確實佔據了不小的優勢,畢竟姜夜的實力是受到壓制的,一身實力最多發揮出六成來。

當然,從第一招的時候姜夜就知道影子招式了,他平常的戰鬥方法如何,影子就是如何戰鬥的,但是姜夜一改往日的戰鬥風格,這一次極盡陰險。

碎喉,插眼,哪裡脆弱就往哪裡招呼。

複製了姜夜平常戰鬥風格的影子一時間竟然有些束手束腳的。

伴隨著兩人的戰鬥,體育館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個大坑,甚至是划痕。

「噌!」

斧頭順著姜夜的胸膛切了下來,一道長長的口子出現,血肉外翻,鮮血不要錢的湧出。

兩人互有勝負,但是總體上還是影子佔據優勢。

「嘿,你要撐不住了。」影子舔了舔鋸骨之斧上的血液,微微瞪大眼睛的看向姜夜說道。

刀光劍影,拳拳到肉。

暴虐的拼殺,姜夜也殺紅了眼,根本不管身上的傷口。

兩人身上的傷口迅速的累積著

「噗通!」

姜夜最先支撐不住倒在地上,身軀中流淌的血液形成了一個小水窪。

搖搖晃晃的影子走到了姜夜的面前舉起了手中的斧頭,對準了姜夜的腦袋,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你要死了,最後勝利的是我啊!」

「我會很好的使用你的身份。」

姜夜平靜的看著對方,甚至是對方提起的鋸骨之斧:「我確實在屬性上被壓制,但是你的容錯率太低了。」

「消耗壽命恢復!」

傷口消失,姜夜整個人完好無損的戰了起來,臉上露出笑容。

影子的雙眼猛地瞪大,他甚至都沒有多想,也沒有過多的停留,直接轉身向著身後的鏡子奔襲而去。

就算是受傷的身軀,速度依然很快。

「砰。」

腳踩地面,地板陡然崩碎,土浪翻滾。

完好狀態的姜夜速度更快,他抽出仿製鬼切,硬生生的衝到了最先起步的影子的前面。

面對的正是那個平平無奇帶著裂紋的鏡子,姜夜告訴的奔襲之中高舉手中的鬼切。

「不!」影子瞪大了眼睛,大吼著伸出手似乎是想要阻止姜夜。

噌!

刀光閃過。

鏡子上出現了一道細微的刀痕。

隨後,鏡子一分為二。

「完了。」

影子的身形微微一頓,但是還是迅速的沖了過去,跑到了鏡子的面前、

「我一直在思考,我可以使用恢復完好,為什麼你也會,直到看到你走出鏡子我才明白,鏡子確實是關鍵物品。」

「在鏡子的世界中,你應該是不死的,就算是伸出頭顱被我咬死也是如此。」姜夜俯視著眼前的影子。

鏡子是他的保命東西,但是同樣的也是限制了他,所以他才想要出來,只可惜他低估了姜夜。

姜夜斷肢重生不是因為別的東西,取用的是獨特的壽命。

就像是姜夜說的那樣,影子的容錯率很低,而姜夜的容錯率卻很高。

「所以,你伸手進來是為了試探我?」影子看向姜夜。

「不,是為了讓你放鬆警惕,我的力量畢竟不如你啊。」姜夜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結束吧。」姜夜高舉仿製鬼切。

喀嚓。

頭顱應聲落在地上。

而另一邊,再姜夜斬碎了鏡子的時候和鬼嬰扭打起來的影子就消失不見了。

【吞噬鏡鬼較為完整身軀】

【壽命+7天】

【屬性點+1】

【胃囊+3%】

五個角全部結束,體育館升起了一道黑色的光柱,如果姜夜出門的話就會看,不僅僅是體育館。

一號教學樓、二號教學樓、後山頂、食堂全都升起了一道黑色的光束。

五道黑色的光束打在天空中,就像是打開了結界一樣,姜夜聽到了聲音。

並不是什麼異常的聲音而是學生們的歡聲笑語,以及朗朗讀書聲。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