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芊芊的眉梢微挑了一下。

是現代智能感應大門。

若是仔細的看去,可以看到,裴園內有許多現代智能系統,隱約中,她看到裴園圍牆四周極現代化的致命機關。

雖然裴園外沒有守衛,可是,若是有人想亂闖進裴園中,不小心撞上機關,只有死路一條。

車子正繼續往前行駛,突然一個畫面跳進了傅芊芊的腦海中。

行駛中的車子,而且,是超速行駛的車子、致命的懸崖以及……掉落懸崖的人。 她的腦海中怎麼突然出現這些畫面?

掉落懸崖的人為什麼跟她自己好像?

傅芊芊甩了甩頭皺眉,想再繼續仔細想,腦子裡卻什麼都看不到了。

這是怎麼回事?

正想繼續想,車子已經在裴園內的別墅建筑前停下。

裴老夫人笑呵呵的由傭人扶著走到了車邊。

楚行趕緊下車,走到傅芊芊所在的後車門外,為傅芊芊打開了車門,然後,傅芊芊從車上走了下來。

看到傅芊芊下車,裴老夫人立刻走上前,熱情的握住了傅芊芊的手:「芊芊丫頭啊,奶奶總算是把你給盼來了。」

「奶奶好!」傅芊芊禮貌的喚了一聲,雖然不適應裴老夫人這樣熱情的拉著自己的手,但是,因為裴老夫人對她很親切,所以,傅芊芊沒有拒絕。

另一邊,裴燁也下了車,打開了後車廂,讓家裡的傭人將滿後車廂的禮物拎進別墅內。

看著後車廂里的東西,裴老夫人拉著傅芊芊的手責備道:「唉呀,你來就來了,還帶什麼禮物。」

「第一次上門,應該的!」

站在裴老夫人旁邊的裴皓,乖巧的看著傅芊芊:「嫂子好!」

對於傅芊芊,裴皓還因為上次她找人揍他的事心有餘悸。

那一次,還是他這輩子被揍得最慘的一次。

傅芊芊淡淡的『嗯』了一聲。

裴老夫人拉著傅芊芊的手,一雙眼睛看著傅芊芊是越看越滿意。

她家的孫媳婦不管是容貌和氣質都是一等一的好,不知道比外面那些妖艷賤貨好多少倍,把這樣好的孫媳婦拐回家,是她大孫子有生以來做的最令她滿意的一件事。

「奶奶……」裴燁剛要跟裴老夫人說些什麼。

裴老夫人非常嫌棄的朝裴燁揮手打斷他的話:「哎呀,在自己家裡,不要什麼事都問我。」

說罷,裴老夫人笑眯眯的拉著傅芊芊的手,帶著她往別墅內走,一邊走一邊問:「芊芊丫頭,你都喜歡吃什麼菜?告訴奶奶,奶奶讓廚房給你做,好不好?」

「呃,我不挑食!」

裴燁:「……」

站在不遠處的裴皓興災樂禍的拍了拍裴燁的肩膀:「哥,看奶奶的樣子,是只要孫媳婦不要孫子啊,以後嫂子要是進了門,你的家庭地位怕是要降!」

裴燁淡淡的掃了他一眼:「至少,老婆是我的。」

裴皓:「……」

看著裴燁傲慢離開的背影,裴皓氣的跺腳。

太氣人了,就知道欺負我這單身狗。



進了別墅之後,裴老夫人便高興的拉著傅芊芊的手:「對了,芊芊,你喜歡下棋嗎?」

跟著裴老夫人和傅芊芊一起進來的裴燁和裴皓倆人一聽裴老夫人開口說這一句,倆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恐慌表情。

「還好!」傅芊芊淡淡的回答。

裴老夫人笑眯眯的拉著傅芊芊往棋牌室的方向走去:「那正好,你陪奶奶下盤棋吧!」

裴燁快步走上前攔住了裴老夫人和傅芊芊。

「奶奶,芊芊這才剛到我們家,讓芊芊先歇會兒吧!」裴燁開口阻攔。

他好不容易拐來的老婆,不能讓裴老夫人給嚇跑了。

旁邊的裴皓附和:「對呀對呀!」

「我不累!」傅芊芊淡淡的三個字。

然後,裴老夫人瞪了裴燁和裴皓一眼,便拉著傅芊芊去了棋牌室。 看著裴老夫人和傅芊芊倆人離開的背影,裴燁輕輕的撫了一下額。

末了,裴老夫人和傅芊芊兩個人還是在棋牌室里坐了下來,裴燁和裴皓兩個人則坐在旁邊觀看。

倆人下圍棋,裴老夫人執白子,傅芊芊執黑子。

棋局開始了,裴燁還是開了口:「奶奶,芊芊第一次來我們家,不如,我帶芊芊去四處參觀參觀吧!」

裴老夫人剜了裴燁一眼:「急什麼,等我跟芊芊丫頭下完棋,你再帶她去參觀也不遲。」

裴燁:「……」

剛開始下棋,棋局還算和諧。

但是,當傅芊芊的棋子開始圍攻裴老夫人的棋子,要吃掉裴老夫人棋子的時候,裴老夫人坐不住了。

「哎呀,不行不行,我不下這裡!」裴老夫人立刻把傅芊芊的棋子拿走,然後,把自己剛剛落下的棋子也拿走。

裴老夫人的這個動作,令傅芊芊的眉頭微皺。

但因為裴老夫人是第一次悔棋,而且,裴老夫人又是長輩,所以,傅芊芊並沒有與裴老夫人計較,任由裴老夫人把棋子拿走之後,又把棋子落在了其他的地方。

裴老夫人將棋子下在別的地方之後,傅芊芊又落下了一粒黑子,然後吃掉了裴老夫人的幾粒白子。

看到傅芊芊又要把自己的白子拿走,裴老夫人急了,伸手去抓傅芊芊的手:「唉呀,我不下這裡,我不下這裡,我要悔棋!」

說罷,裴老夫人當著傅芊芊的面,把自己剛剛落下的幾粒棋子全部拿走,然後又將那幾粒棋子,當著傅芊芊的面又擺在了其他的位置。

看到這裡,傅芊芊的眉頭皺的更深了幾分。

但是,她還是沒有說什麼。

就算裴老夫人把她的棋子擺在了關鍵的位置,可是,棋局仍對傅芊芊有利。

兩粒棋子落下之後,傅芊芊又即將吃掉裴老夫人的棋子。

當傅芊芊要落子,裴老夫人再一次尖叫了起來。

「我剛剛下錯了下錯了,我不下這裡!」

坐在一旁的裴燁直捂眼。

自家親奶奶棋品不好,這是公認的,這也是為什麼,當裴老夫人一提到要跟人下棋,大家就會聞之色變。

如果裴老夫人只是簡單的偶爾悔悔棋也就罷了,但是,裴老夫人的悔棋,完全就是不按常理的胡亂悔棋。

就是脾氣再好的人,被裴老夫人這樣悔來悔去,也會受不了。

因為這個,裴家人現在基本沒有人願意陪裴老夫人下棋。

在裴老夫人的再一次悔棋之後,裴燁輕咳了一聲,準備出聲把傅芊芊支走。

但是,裴燁還沒有開口,傅芊芊已經先開了口,嗓音略帶嚴厲。

「奶奶,您今年多大年紀了?」

裴老夫人拿棋子的手頓了一下。

「呃,七十九歲。」

「幼兒園的三歲孩童都知道落子不悔,可是,奶奶,您剛才在做什麼?」傅芊芊厲目盯著裴老夫人的臉。

裴老夫人的臉略紅了一下:「我……我沒有啊。」

說罷,裴老夫人心虛的把自己剛剛拿起的棋子又放了回去。

嗚嗚嗚,孫媳婦好凶! 但是,因為剛剛的那個電話,傅芊芊稍微被挑起的一點情緒已經被壓了回去。

她移開唇,從裴燁的身上起來,站直了身體。

她聲音略帶喘息的說:「你電話響了。」

獵愛總裁:錯情蝕骨 裴燁有些戀戀不捨的撫著自己的唇,然後瞪了一眼自己的手機。

剛剛傅芊芊壓在他身上的時候,他正享受著,結果……

他坐起身,拿起手機,將剛剛的未接電話撥了回去。

「什麼事?」裴燁陰冷著嗓音問。

給裴燁打電話的護衛,聽到裴燁的話音里透著慍怒,再配合剛剛裴燁掛掉他電話的動作,直覺的意識到自己打斷了什麼事,脊背一涼。

「呃,那個,少爺,如果您忙的話,我等會兒再彙報!」

裴燁冷聲:「現在說!」

護衛趕緊道:「回少爺,剛剛我們已經檢查過了車子了,我們發現,車上的剎車片被人動過手腳。」

聽到這裡,裴燁的臉色陡然沉了下來:「立刻去查,是什麼人動的手腳。」

「是!」

說罷,裴燁便掛掉了電話。

掛了電話之後,裴燁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如果不是傅芊芊及時提醒他,他派人去查看了那輛車子,到時候母親開了那輛車子出去,下午可能就會出現意外,結果不堪設想。

裴燁的眉頭輕皺。

可是,傅芊芊怎麼會知道他的車子有問題,而且,還及時提醒他去查看車子的情況呢?

婚戀之絕寵蠻橫妻 傅芊芊的身上,總是那麼多謎。



裴燁和傅芊芊兩個人在裴燁的房間里待了一會兒,裴燁便和傅芊芊一起去了棋牌室。

剛到棋牌室外面,便聽到棋牌室內裴皓的聲音。

「奶奶,您這一局已經悔了不下五十次棋了,這次不能再悔棋了。」

裴老夫人理直氣壯:「我眼睛不好,下錯位置還能怪我嗎?下錯了位置當然要糾正了。」

「可您拿走的是上上次您下的棋子!」

「我上上次下錯了不行嗎?」

「奶奶,您這棋子怎麼隨便挪?再說了,我的棋子又沒下錯,您拿我棋子往哪裡放?」

裴皓的聲音里,裴燁聽到了絕望的味道。

眼看著裴燁和傅芊芊倆人在棋牌室的門口出現,裴皓簡直像看到了救星似的。

「嫂子,嫂子,您快過來,您來陪奶奶下棋吧!」裴皓拉著傅芊芊便往位置上拉。

裴老夫人:「……」

「不行不行!」裴老夫人不樂意了:「阿燁,把你媳婦帶走,你們倆隨便找個地方談情說愛去,小耗子,你給我坐下來。」

末了,裴燁還是把傅芊芊帶離了棋牌室,裴皓繼續坐在位置上陪裴老夫人下去,就是那張臉別提耷拉的多難看了。

出了棋牌室,裴燁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是派去調查裴夫人車子剎車片被人動手腳的護衛打來的。

裴燁直接接起了電話。

與此同時,傅芊芊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上面的號碼,傅芊芊的神色微凜,然後轉身迅速離開了原地。

當裴燁接完電話,想跟傅芊芊說些什麼的時候,一轉身,卻發現,傅芊芊已經不見了蹤影。

超強兵王 人呢? 某個沒有監控的無人角落裡,傅芊芊接起了電話。

「喂。」傅芊芊淡淡的一個字。

吳名的聲音立刻從電話的另一端傳來。

「隊長,你怎麼這麼長時間沒接電話,我還以為你不接了。」

「剛才不太方便!」

吳名『哦』了一聲:「那現在方便了嗎?」

「嗯,可以說了!」

「隊長,你讓我這兩天注意白蔻的行蹤,我查到,昨天傍晚有人給她送了一個信封,信封里是一張照片,然後,她接了一個電話,接電話的時候,她的情緒挺激動的,再後來,我看她又叫了一個她的心腹去了指揮部她的辦公室,後來,我跟蹤了她的心腹,她的心腹今天上午去了雙雲區的警察局。」

「我看到她的心腹回到了軍區,好像是事情沒辦成,早上,我又聽到白蔻又給誰打了電話,接了那通電話之後,白蔻氣急了,後來她打了通電話出去,我試著想破譯她是給誰打的電話,但是,她的電話加了密,破譯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