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我忍着心裏的疼痛指向了奄奄一息的主人,說道,“天帝爲了自己的私利,將我的主人功力和靈力全部吸盡,而且還打散了我主人的元神,可見居心叵測!”

我剛說完這句話,楊天虹竟然帶着孟夕雨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之前上了天界後,楊天虹只打了一個照面,就不見了,沒有想到現在出現竟然帶着孟夕雨!

天帝看到楊天虹帶着孟夕雨,那副虛僞的嘴臉終於變了,他不再恭敬的和西王母說話了。

“看來這件事情還真是不得不暴露了。”天帝冷哼了一聲說道。

其餘圍觀的衆仙聽見天帝的這番話簡直是驚呆了,都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繼續說道,“你們千萬不要天帝給矇騙了,他其實就是一個想統一六界的野心家!”

天帝終於放聲的大笑起來,那笑聲簡直是震耳欲聾,同時我看見了天帝的眼睛裏開始冒出了紅光。

連西王母看到這一幕都驚訝了,她輕聲的說道,“你竟然練成了這等邪功?”

“什麼功?”我不禁問道。

鳳念這時候在我的耳邊說道,“天帝練了被六界統一列爲禁術的鞋功,叫做破天決!”

“很厲害?”我皺眉問道。

鳳念嚴肅的點頭,“當然,能讓六界都列爲禁術的邪功,當然不是一般的厲害,連神界的人都要忌憚三分。”

聽到鳳唸的話,我的心裏頓時一涼,這樣說的話,那豈不是不可戰勝?

鳳念繼續說道,“不過也不必擔心,看天帝這眼眸的樣子,他這功力估計只練到了八層,還沒有完全的煉完,還是可以打敗他的。”

“我和天帝糾纏,你就去攻破換着翩若驚鴻的結界,將他們帶走。”鳳念在我的耳邊輕聲的說道,“看現在這陣勢,神界估計是不會插手了,不過有妖界的幫忙,我們估計可以險勝。”

這時候狐王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狐王銀色且高貴的身姿出現在了天帝面前,看到天帝,狐王的臉色瞬間變得冰冷。

“過去了這麼多年,不知道天帝還記不記得在下?”狐王冷哼了一聲問道。

天帝看到狐王出現,只是眯了眯眼睛,像是響起了久遠的事情,過了一會兒才說道,“原來是你啊,妖界狐王真是好久不見了,好幾千年了吧。”

我看見狐王的眼神裏騰騰的冒出火光,“你記得我,不知道是否還記得芷兒?”

說到芷兒這個名字的時候,天帝的臉色明顯變得非常的難看,我心想這芷兒是誰,竟然能讓天帝瞬間變色。

狐王繼續說道,“我真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會被芷兒下手,居然用九天玄雷將她劈得身形俱滅,這就是你的愛?”

聽到這裏,我瞬間知道芷兒是誰了,芷兒應該就是阿狸的母親,妖界的妖后。

難道妖后還有天帝有一腿?不過看樣子又不太像啊,如果真的和天帝有一腿的話,那天帝爲什麼要九天玄雷將她給劈死?

想了想我得知了一個可怕的結論,那就是小肚雞腸的天帝喜歡妖后,但是被拒絕了,所以秉着得不到就毀掉的思想,將妖后給劈死了。

我的猜測在狐王和天帝之後的談話中得到了確認。

“呵呵,我得不到的東西,爲什麼要讓別人得到?我即使毀掉,也不會讓別人得到的!”天帝冷聲說道。

我真是懷疑冷筱若是不是天帝的種,這兩人的性格竟然是如此的想象。

“你真是絕!”狐王此刻恨不得殺掉天帝。

這時候西王母突然說道,“今天的事情我不插手,我就是來看看而已。”

臥槽,果然 ,神界的人也不是什麼好人,真是看看?我估計是看到天帝練成了破天決,不敢動手了吧?

西王母什麼時候這麼慫了?

而九天玄女跟在西王母的身邊,一句話也沒有說,就像是一尊雕像一樣。

衆仙現在也已經凌亂了,全部都不敢亂動。

天帝囂張的說道,“我現在已經練成了破天決,一統六界的話我不敢說,但是五界還是可以的!衆仙家如果有想要跟着我一起的,就站出來。”

天帝說完這句話,倒是真的有仙家站到了天帝的隊伍來,而且還越來越多,有的仙家還是被別的仙家給拉去的。

看到這裏,我真是替這些仙家痛心。

我悄悄地問鳳念,“我們該怎麼辦?” 二長老直接來到了三樓大長老的煉丹室,在門口猶豫了許久,才抬手敲門……

許久,裡面也沒有動靜!就在二長老以為大長老是不是出去沒在的時候,裡面忽然響起「彭……」的一聲,接著一個蓬頭垢面,滿臉漆黑的老頭兒直接沖了出來,對著二長老吼道:「你丫的沒事敲門做什麼?我的丹藥都被你敲炸爐了……」

二長老默……

對於大長老每一次煉丹失敗,都賴在別人身上已經見怪不怪了!總之誰在大長老煉丹的時候來找他,誰就是錯……

也怪他忘記了這個時間大長老在煉丹,不然打死他也不想這個時間來……

「大長老,我是有事找你才來的,沒想到你煉丹又失敗了……」二長老無奈的說道。

「什麼叫我煉丹又失敗了?分明是被你打擾的好么……」大長老黑著臉不滿的說道。這個丹藥他已經煉製了無數次了,也不知道為什麼,一次比一次炸爐的快。

本來他想要放棄的,可是已經煉了接近一年的時間了,讓他現在放棄,他又非常的不甘心,可這丹藥分明他已經熟悉每一步的操作了,可每次到了凝丹的時候就會炸爐,真是氣死他了……

「咳咳,大長老,是這樣的,三長老等人……」二長老可不想跟大長老吵架,直接將三長老等人的額情況說了一遍……

因為他深知大長老除了對於煉丹入迷之外,就是對各種疑難雜症感興趣,別人越是治不好的病,他越是有興趣……

果然,大長老一聽二長老的話,頓時來了精神,至於二長老說的具體什麼事情,他壓根就沒在意,他只聽到二長老說三長老等人,現在都昏迷不醒,而且二長老根本看不出有問題……

「是嗎?既然如此我們趕緊過去看看吧,雖然三長老死了更好,但是那些弟子都是無辜的……」大長老佯裝正經的說道。

要是三長老聽到大長老的話,估計就是醒了也的氣死過去,什麼叫他死了就是了,那些弟子是無辜的啊,他才是長老好不好……

二長老也知道大長老絕對沒有將自己的話都聽進去……

不過,這倒是不重要,只要大長老過去了,相信事情總會解決的……

「大長老,你要不要換件衣服?」二長老看了一眼大長老,含蓄的問道。

「救人要緊,換衣服急什麼?趕緊走吧……」大長有些不滿的說道,如果不是好奇三長老等人得了什麼怪病,他才懶的去呢,竟然還要他換衣服,真是麻煩……

二長老也不好再說什麼,直接帶著大長老來到了二樓,三長老等人已經被人都送到了墨九狸她們所在的房間裡面……

雲夏看著昏迷一地的三長老,還有淡定的墨九狸,整個人都緊張的不行了。可是她說了那麼多,墨九狸也不打算離開,她也沒有辦法……

墨九狸倒是說了,如果她害怕可以先離開,並且答應她,說要是有可能,她會讓煉丹公會的大長老去為她爹爹看病的…… 鳳念在我的耳邊輕聲的說道,“還是按照我剛纔說的,小絃樂,以前你不聽我的話,我希望這次,就這一次,你聽我的好不好?”

我第一次在鳳唸的眼睛裏看出了祈求,不知道爲什麼,看見鳳念這個樣子,我完全是捨不得拒絕。

我只好點了點頭說道,“好,我就聽你這次,你說。”

鳳念見我答應,非常燦爛的笑了,不知道爲什麼在這樣的情況下,鳳念竟然還能笑出來。

我懟哭了整個三國 鳳念特別溫柔的對我說道,“你待會兒你什麼都不要做,我會趁機打開這個結界,你帶着翩若驚鴻,頭也不回的走掉,記住,什麼都不要管,你只要帶着他們走。”

“那你呢?”我趕緊問道。

鳳念微微一笑,“當然是和天帝死磕到底了。”

說着鳳念趁着我不注意將手扣住了我的命門,我大驚,鳳念扣住我的命門難道是想殺我?我剛這麼一想,突然感覺到自己體內那魔王的力量正在源源不斷的朝着鳳唸的體內的涌去。

“你,你做什麼?”我驚訝的問道,難道鳳念還算計我?我的心在此刻簡直是碎成了渣渣。

鳳念朝着我淒涼的一笑,然後說道,“小絃樂,我知道你現在在想什麼,但是現在我解釋不了那麼多了,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愛你。”

接下來,鳳念將我朝着翩若驚鴻的方向一推,對我說道,“帶他們離開,有機會的話,你帶着我之前給你的那把鑰匙找到那間密室,你會知道你想要的一切。”

我身體裏的魔王力量已經被鳳念給吸走了,我看見鳳念朝着天帝走了過去,狐王也漸漸的走近了天帝,而西王母和九天玄女只是冷冷的站在了一旁,絲毫沒有要幫忙的樣子。

當斗羅大陸回到八千年前 遠遠的我只看見幾團光芒在空中交匯,而我面前的結界突然被一道光給擊碎了。

看到結界擊碎,我趕緊進去,將四人從琉璃柱上給解開,我要將他們四個人都帶走!留下任何一個都不可能!

可是當我扶起主人的時候,主人卻一把推開了我,他着急的對我說道,“絃樂,你不要管我,你快走,我已經不行了,你帶孩子和梵音走吧……”

陸梵音聽到主人的話,趕緊搖頭,“我不走,沒有主人,就算我活了下來,又有什麼意思?”

現在情況緊急,全部的人都去關心天帝和狐王,鳳唸的之間的戰鬥了,根本沒有人注意到我這邊。

可是,我是不會放棄主人的,我看了看翩若和驚鴻,我狠下心,決定先帶走主人和陸梵音。

結果在我剛扶起兩人的時候,似乎是被天帝給發現了,他手一揮一道強烈的光芒朝着我這邊襲來。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主人和陸梵音突然將我狠狠的一推,我被推開了,難道強烈的光芒擊打在了主人和陸梵音的身上。

我生生的看見那道光芒將主人和陸梵音擊飛,兩人倒在了地上,我愣了一秒後朝着他們跑去,他們的身形越來越淡,似乎是要消失一般。

主人的身體裏本來就是一道殘魂,現在被天帝給擊中,已經是活不成了。

我不可置信的跪倒在主人和陸梵音的身邊,眼睛裏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蓄滿了淚水,我是一個很少會哭的人,可是現在我的心裏非常的害怕,我害怕主人和陸梵音會離開我,可是我心裏已經有了答案,他們恐怕救不活了。

“絃樂……”主人輕聲的叫我,“在這彌留之際,我只想聽你叫我一聲蒼燁。”

主人不只是一次讓我叫他的名字,可是我都沒有叫他。

看到主人漸漸消失的身體,我終於忍不住眼裏的淚水了,淚水就像是斷線的珠子一樣,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我看見主人看我的眼神裏竟然帶着一絲絲的祈求,主人只是想讓我叫一聲他的名字而已。

“蒼燁……”我輕輕的喊了一聲,眼淚也掉在了他的身上,我拼命的想要將主人從地上抱起來,可是我的手穿過了主人的身體,抱到只是空氣。

陸梵音輕笑着看着我說道,“我這輩子沒有做什麼好事,我傷害了你兩次,如今我也彌補不了什麼了,我我只能對你說一聲對不起,絃樂。”

說完這句話,陸梵音看向了主人,她努力朝着主人爬了過去,可是最先消失的就是他們的手,最終陸梵音還是沒有抓到主人的手。

在主人消失之前,他輕笑着看着我,“我終於聽到你叫我蒼燁了,如果下輩子我還能爲人的話,我希望是我先遇見你。”

說着他伸手揭開了一直戴在左臉上的金色面具, 曾經主人說過,誰看了他的臉就要嫁給他……

“主人……”我喃喃的喊道,非常的震驚,他是要做什麼?

主人說道,“我這輩子就只喜歡你一個人,我只想給你一個人看我的臉,即使你不願意嫁給我,我還是想給你看。”

手起面具落下,我終於看見了主人另外的一半臉,劍眉如畫,眼眸如星,薄脣輕輕的抿在一起,彎起一個絕美的弧度,特別左臉上那道曾經跟我臉上一模一樣的紅色印記,更是給主人的臉平添了幾分脣色。

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男子,就算是在鳳唸的面前,也不會輸上半分,主人這樣優秀的一名男子……

“絃樂,好看嗎?”主人問我。

我狠狠的點頭,“好看好看!主人是我見過最好看的男子。”

“那你爲什麼不喜歡主人呢?”主人輕聲問道。

我沒有回答主人,因爲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爲什麼不喜歡呢?可能是因爲有喜歡的人了吧。

“哎……”輕輕的喊了一聲,最後無比眷戀的看了一眼後,身影在空中消失不見。

“主人————”我大喊了一聲,趕緊撲上去,可是我撲倒的只是一堆空氣。

陸梵音看着主人消失的方向,臉上露出一絲解脫和滿足的笑容,隨後也消失了。

這是灰飛煙滅了麼?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主人,梵音就這麼消失了……

我扭頭看向天帝的方向,我看見鳳念和狐王一身白衣都沾染上了血跡,西王母和九天玄女冷冷的觀戰。

我跑到夏天的身邊,一把奪過他懷裏的孩子,刑天轉世,現在是時候派上用場了。

“姐姐,你要做什麼?”夏天看見我的舉動,驚訝的問道。

我對夏天說道,“夏天我現在拜託你一件事情,你將翩若和驚鴻帶走,走得越遠越好!”

“那你呢?你要做什麼?”夏天問道。

“你不要管我做什麼,你自己帶走他們就好了!”我將夏天朝着翩若驚鴻的方向一推。

夏天見我這麼決絕,也沒有辦法,只好將翩若和驚鴻帶走了。

我抱着刑天轉世,輕聲的在他的耳邊說道,“小孟生現在只能你幫我了,你把你的力量借給我好不好?”

小傢伙眨巴着大眼睛樂呵呵的看着我,“阿姨,呵呵呵呵……”

你別對我笑啊,我現在需要你的幫助啊。

也許是看到我這麼着急的樣子,小傢伙的樂呵呵的樣子也變得嚴肅起來,他的智商很高,能理解我的意思,而且看到鳳念在那邊已經是佔了下風。

“阿姨……您說……”小傢伙含糊不清的說道。

我將自己的想法給小傢伙說了,小傢伙非常認真的聽着我說話,等我說完後,小傢伙說道,“好……好的。”

說完,小傢伙將自己的體力的神力聚集在了一起,朝着天帝擊去,天帝一個措防不及,被神力給擊中。

被擊中的天帝受到了不小的傷害,不過他有破天決的存在,天帝受到的傷害對他來說,也不算什麼。

我的心裏一涼,連刑天的攻擊對他來說都沒有什麼傷害,這個天帝到底是有多麼的厲害?

我想,如果是加上西王母和九天玄女的實力的話,估計可以險勝!

不過讓人糾結的是,她們兩個並不幫忙。

現在簡直是氣得我心肝疼,我看見鳳念和狐王已經被天帝給連擊了好幾招。

鳳念和狐王的身上全部都是鮮紅的血跡,觸目驚心。

“鳳念,你們怎麼樣了?”我趕緊朝着鳳念跑了過去。

鳳念百忙之中看了我一眼,看着我跑過去,他的表情一滯,隨後對我大聲吼道,“你快走!”

“我不!”我眼睜睜的看着主人消失在我的面前,怎麼能讓鳳念再消失?

鳳念吸取了我身體了裏的魔王力量,不是爲了自己,而是爲了打敗天帝,可是現在這魔王的力量在天帝的面前,也不夠!

鳳唸的表情變得有些猙獰,“你怎麼就不能聽我一次話?”

說這句話的時候,鳳唸的背部又受到了天帝的攻擊,我現在體內只剩下僅僅一絲的靈力,只是和凡人相比,比較強一點點而已。

下一秒,鳳唸的眼神中帶着濃濃的眷戀,他輕聲的對我說道,“小絃樂,再見……我愛你,以前欺騙你,那並不是我的本意,我希望你能原諒我。”

說完這句話,鳳念大手一揮,通往人間的法陣再次出現。 可是她本來就是來請大長老回家給爹爹看病的,加上不知道為什麼,她對墨九狸和墨寶寶非常的有好感,所以她還是留了下來……

雲夏暗暗在心裡想著,如果有危險的話,她一定會保護墨九狸母女的,連她自己都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

「娘親,他們怎麼還不來啊?好無聊……」墨寶寶趴在桌子上面無聊的說道:「這煉丹公會真是太窮了,連接待客人的靈果都沒有……」

「嗯,是窮了點!估計這裡的煉丹師水平不怎麼樣!不然也不會這麼窮了……」墨九狸看著女兒寵溺的說道。

「也是,估計是這裡人煉製的丹藥不怎麼樣?都賣不出去了,所以才會這麼窮吧……」寶寶稚嫩的聲音說道。

剛走過來的二長老和大長老,剛好在門外聽到寶寶說的話,二長老還好一點,大長老聞言怒了……

什麼時候他們煉丹公會,竟然被一個小女娃嫌棄窮了?

「小娃娃,你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大長老人未到聲先到,不滿的問道。

墨寶寶聽到聲音抬起頭來,就看到了一身髒兮兮的大長老走了進來,顯然剛才的話是這個老頭兒說的……

看到大長老的樣子,寶寶更加確定自己心裡的想法了,這老頭穿的衣服都破成這樣了,這煉丹公會究竟的有多窮啊……

二長老看到墨九狸三人看著大長老的眼神,臉上火辣辣的,早知道他剛才說什麼也要逼著大長老換件衣服再過來……

這倒好,本來人家就嫌棄煉丹公會窮,大長老又穿成這樣來質問人家,這簡直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啊!估計這會兒誰看到大長老的穿著,都會覺得他們煉丹公會很窮吧……

「老爺爺你是誰啊?我說煉丹公會很窮不對嗎?」寶寶看著大長老有些好奇的問道。

「我?我是這裡的大長老,小娃娃,你剛才為什麼說煉丹公會很窮?煉丹公會哪裡窮了?我告訴你,我們煉丹公會可是非常有錢的……」大長老非常傲嬌的說道。

要是他們煉丹公會窮,那就沒有富的地方了……

「老爺爺你騙人的吧!你要是這裡的大長老,那煉丹公會就不是窮了,那真是太窮了……」墨寶寶有些不信有些嫌棄的說道。

「我說的是真的!我真的是這裡的大長老,我們也真的不窮……」大長老吼道,這小娃娃太不可愛了。